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1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康生李天焕对宁夏军区及宁夏总指挥部代表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九月六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七年九月六日康生李天焕对宁夏军区及宁夏总指挥部代表的谈话
〖时间:晚十时至七日凌晨三时半。〗  

康老:今晚来了多少人?(军区38人,总指挥部28人)筹备处来了没有?宁三司、宁总司来了没有?(没有)筹备处是没找来,还是没通知他们来呢?(张怀礼:名单报来了,人也听说来了一部分,但未联系上)是什么情况呢?是害怕不敢来,还是什么原因?总指挥部同志你们看是什么原因?(牟元礼:在银川已经联系过了……)还是积极同他们联系一下。宁三司呢?(张怀礼:联系上了)怎么没来呢?(联络组:他们对代表名额有意见,没有来)告诉他们,不是两个国家,不是重庆谈判,怎么那么计较呢!他们的主要力量在那里?(张怀礼:银川、石嘴山、吴忠较多些,其他地方很少。牟元礼:以主要在银川,他们和宁三司共约五千余人)。  
好,我们谈今天的会议。开会,还是各派代表都来,观点不同可以到中央来讲嘛。今天主要是谈军区的问题,让总指挥部的同志也参加。因为部队支持你们,对朱声达的问题,你们与部队是一致的,所以要你们也参加这个会议。在谈军区问题前,我想先对总指挥部同志交待几句。总指挥部同志要注意你们的思想、方向和工作作风。你们在北京搞这样大的东西(展开为刘格平平反大会的串连海报)!我们反对!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大的海报,一千多个单位。你们到这里到底干什么?!宁夏问题到底是中央解决,还是你们解决!怎么刚刚支持一下,就成了这个样子,是你们解决就不必来中央,外地来中央的,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你们张贴出来自己去看看。同志们,你们这是宗派主义的根子的,你们不仅要夺杨马的权,还要夺头脑里无政府主义、宗派主义的权,你们到中央开会,给中央下命令,揪这个,要那个,到底是你们领导我们,还是我们领导你们,这种作风是不好的,你们还没有当权呢,你们这样还能掌好权!我们要告诉北京的单位不能支持你们的这个作法,北京什么机关帮助你们搞这个东西?(指海报)还有没有一点社会主义的节约闹革命的思想?你们向中央下命令要揪安子文,揪李维汉,这样搞是不行的,你们对的我们支持,错的我们不支持,你们开这样的会,事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你们在中央嘛!有代表嘛,也不请示我们一下,也不打个招呼,独断专行怎么行!刚刚支持一下你们,家里又在闹分裂,这怎么行,跟人家达成了协议又撕毁,这怎么行!你们不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搞大批判,向大联合、三结合方向走,你们自己先搞分裂,我希望总指挥部的同志,你们注意一下!  
当然,朱声达过去对你们镇压,激起你们义愤是自然的,你们的革命精神是对的,在革命中有些义愤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说,朱声达下飞机你们拉去斗了,可以不采取这种形式。当然群众揪去斗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朱声达以此为借口,思想不通,你(指朱)镇压群众就能想得通?死伤了多少人!你是皇帝,你是贵族,难道不能斗一下!当然,不是说总指挥部不对,还是要向群众解说一下,义愤压抑一下,你们在中央开会,要听中央的安排,要请示中央,不要搞那个形式主义的东西,要多学习毛主席著作,多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我第一次接见你们的代表时,已经把中央的方针给你们讲过,根据毛主席的方针,各派群众组织都可以来参加会议,无论是革命的,还是保守的,都来在会上摆事实,讲道理,把是非弄清楚,对受蒙蔽参加保守组织的群众,要做好政治思想工作嘛!毛主席教导: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总指挥部你们要主动给筹备处,宁三司做工作,不要造成人家来中央开会就抓人家的影响,你们应该懂得中央的政策,人家来了,你们就揪斗,结果给中央,给北京卫戍区增加麻烦,你们不能唯我独尊,唯我革命。今天不多谈这些了,兰州军区、自治区军区、还有驻军还是要向保守组织群众做工作,我想,我们的工作还是没有做到家的。  
我们还是先解决军区的问题,总指挥部同志也可以发言。群众组织的问题待各派到齐再说。  
总的看来,宁夏的形势是大好的。特别是六十二师进驻宁夏后,形势大大变了。说明不管哪个地方发生什么问题,只要把毛主席的指示,党中央的指示传达下去了,只要有了毛主席革命路线,依靠人民解放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广大群众和人民解放军是拥护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一时是气势汹汹的,但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面前,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会很快土崩瓦解。林副主席说,有了毛主席革命路线,有了人民解放军,坏事就可以变成好事。  
中央有个方针,不管任何同志犯了错误,都要给一个改正的机会,朱声达你到中央采取不讲话、抵抗的态度是错误的,你不讲话,我还少见到解放军干部抱这个态度的。我现在第四次要求你朱声达,不!是第四次请求你朱声达讲一讲,你这个态度不是解放军的态度!不是革命者的态度!不是共产党员的态度!你不是有四个想不通吗?想不通不要紧,你可以讲一讲嘛!讲出来,大家可以帮助你解决通嘛!今晚主要讲军区的问题,也可以联系讲一讲宁夏的形势问题,谁有意见就讲。(朱声达表了态)你几次都是这个调子,你犯下的什么罪嘛!要具体讲一讲嘛!你犯的什么错误我们还不知道呢,这又不是讲什么理论问题,以后再写嘛!你在文化大革命中究竟有那些不对,也许你也还是有功劳呢!你具体讲出来,你来了二十几天了,还是那么几句空话,戴空帽子,说那个空话有什么用嘛!有那些想通的想不通的都讲出来嘛!,你这叫我们怎么帮呢?主席说对犯错误的要一看二帮,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帮呢?二十多天了,还是叫我们看吗?你具体讲一讲嘛!  
(朱作了粗糙的、挂一漏万的、不痛不痒的检查,大家不满意,批判他态度不老实,强烈要求他老老实实地向中央交待具体罪行。)  
同志们,我看会议这样开,今晚我主要想听一下在整个文化大革命中,群众和军队方面对朱声达有什么意见,看造反派同志哪个讲一讲。(牟元礼作了扼要汇报)马思义同志怎样被打死的?那个同志知道讲讲。(牟元礼:略)朱声达!你讲一讲马思义同志是怎样被打下去的。(朱声达:略)打死马思义同志的凶手是谁?这样的凶手要惩办!总指挥部的同志去了吴忠,对受蒙蔽的群众要争取团结教育,当然对杀人的坏头头应该处罚、逮捕法办。当然,捕人不要太多,但是是非要弄清楚。解放军现在吴忠进去了没有?(进去了)进去后要对死伤了多少人调查清楚,要做踏踏实实的工作,主要是做群众工作,他们知道情况,让他们自己起来揭发。你们造反派也要做大量的群众工作,不要搞图形式的那些东西。你们看到死伤了多少人有些气愤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也要看到,受蒙蔽的群众,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间接受害者,要做工作,让他们起来反戈一击,建新功,把他们的反革命头头揭发出来,造反派决不要搞报复。你们要学习中央对武汉“百万雄师”的处理方针和办法。现在,吴忠这里还有多少人?(牟元礼:已回去了五百多,还有二百多人)这二百多人造反派同志要做工作,张怀礼同志也可以告诉他们回去如何做工作,不要因看到死了很多人,就想报复,要分化保守组织。吴忠人武部的同志你们知道不知道马思义同志是怎样被打死的?(王光福:我七月二十七日来京,不知道)我希望你承认错误,检查和改正错误,帮助党和解放军解决那里的问题,稳定那里的秩序。同时,你应当知道那里犯罪的是什么人,揭发了出来就是对人民将功赎过,希望你作作这个工作,用行动来改正自己的错误。朱声达,死了多少人!你无动于衷,下飞机后斗了你一下,你就不行了!还有指挥部的哪个同志讲(范泰昌同志:略)你们宁大有几派?(三派)你们这一派有多少人?(范:全校一千五百人,我们有一千一百人)哈忠国你是代表吗?(哈:我是今天临时来凑数的)你在北京搞的那个一千多个单位的串连海报,都是些什么人你们知道不知道?北京什么人都有,有美蒋特务,苏修特务,还有反革命组织“五·一六”,“星星之火”,北京的情况很复杂,你们串连光以派别来分,支持你们的你就要,难道美蒋特务支持你们也要吗?你们还到北京来给刘格平同志平反,中央早给刘格平同志平反了,现在他是北京军区的政委,是山西革命委员会主任,这能说没有给刘格平同志平反吗?你们来这里开会究竟是给他平反,还是糟蹋他呢?这些问题你们要好好考虑一下,要动动脑筋嘛!接受个教训,以后注意吧。(范继续控诉朱声达)我再讲一个事情,你们要注意一下铺张浪费问题。你们开会来了三十名代表,工作人员就带来了三十九个,你们又不是来作官当老爷的,你们的派头真不小啊,准备材料你们自己动手嘛,应该让工作人员回去抓革命促生产。你们带工作人员的作风,恰恰是我们文化大革命要反掉的东西,听说你们代表团在北京搞了四十张月票还开来两部华沙小轿车、两辆小吉普,一辆卡车,你们领导成员外出坐小轿车,光汽油就花了一千六百多元,我要下令没收你们的汽车,告诉汽油站不卖给你们的汽油,联系你们出的那个串连海报,你们的大手大脚不是偶然的,这样给你们指出来,是对你们的帮助,你们要把形式主义铺张浪费好好整整风,兰州军区和张怀礼同志应该帮助你们整整风,你们来北京是革命来的,不是当老爷来的,你们那里斗争还很艰苦,你们要节约闹革命,不要摆阔气。你们来北京的人有带枪的没有?有的话要立即交卫戍区保管,在毛主席身边带枪是犯法的,有这样的人是要逮捕的,希望你们彻底清查一下,这不是儿戏的。(“总指挥部”揭发朱声达拒不执行中央文革办事处六·五三点指示的罪行)这些事朱声达应该是记得的,也不是要你作文章,写出来再检查,这是中央的指示,你不执行。把中央派出通讯社抢了,还叫革命行动?这是革谁的命!这些事你自己讲了多主动,人家讲了多被动。中央派出的机关,任何人没有打砸抢的权利,即使他有缺点错误,也应反映到组织上来解决吗!这么重要的政治事件,你不交待,叫人怎么帮助。(当指挥部同志揭露朱打倒杨马甘李吴实际是保杨马的阴谋后)甘春雷来了没有?(甘:来了,他们把我囚禁了五个月)这样的政治问题你(指朱)讲了就算了,你怎么能忘了呢,恐怕不是忘了,你是忘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品质。(“总指挥部”揭发朱不贯彻中央222号文件的罪行后)这件事要查清,他们对我们伟大领袖这样污辱,朱声达你是知道的,你是怎样处理的?为什么在印制毛主席著作中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什么人搞的?(朱答:不知道)对我们伟大领袖这样污辱你为啥不管(黄立:在军内有人说222文件是黑线上下来的,是大毒草)在你管辖的部下出现这样现象,是不可理解的,你对这件事采取什么态度?你把你那灵魂拿出来,你算不算共产党,这样污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事件,你认为不严重,那你认为什么是严重的!你恶毒的反对毛泽东思想,(李天焕:很明显你就是仇视毛泽东思想,千条万条,毛泽东思想是第一条,三岁小孩也知道,你为什么对贺龙的象片那样感兴趣,为什么对毛主席的著作不感兴趣,你就交待这个问题)(朱:这实际是个立场问题)(李:为什么在中央指出这是很严重政治错误之后,你仍不处理?)(朱:我抗拒中央。)  
康老:这件事,政治委员江波知道不知道?你看到中央这个指示,你是怎样处理的?(江:我当时派工作组,派人都不去。)你为什么不去!你这个政委到底是干什么的!你是代表党的,你代表的那个党,你为什么不处理?军区党委的委员你们为什么不处理?你们也是有责任的。按理,这件事你们应主动的处理,用不着中央作指示打招呼,但是中央发了报你们还不处理,中央责成兰州军区处理,你们还认为把你们的权夺了,这样的权为什么还给你们,看看你们反动到什么地步了!你们反毛泽东思想竟然到了这种程度,你们那里简直成了个独立王国,谁的话也不听,你们这样干,究竟谁在支持你们?你们背后的人是谁?这样严重的问题,在北京就会当成反革命抓起来,而在你们那里却无人处理,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我看你们是另外一个党了,你们那个党委要检查,这件事不能马虎过去,你们要交待,如果我们马虎的放过了,我们就要犯罪,我们帮助你们是爱护你们,你们难道还想勾结走资派来搞吗?朱声达你还想靠贺龙搞复辟吗?你是在想搞复辟,想把文化大革命搞失败。你们不是依靠毛主席,是依靠刘少奇。告诉你们,那是作梦!痴心妄想!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朱声达,我今天是第三次见你啦,发生这样严重的问题,这是反对毛泽东思想,不但是思想,而且是行动,你还不向中央交待你的问题,难道你要我们给你磕头吗?!你把我们帮你的好心都不当回事情,一点也听不进去。告诉你,你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在以后的会上不让你讲话,永远不让你讲话。(张怀礼同志揭发朱声达攻打吴忠、永宁计划后)这个问题是军区谁搞的?要查清楚,告诉那里知道情况的同志,让他们反戈一击。指挥部的同志也可以帮助做些思想工作,这些同志是受蒙蔽的。何其仁,你们有没有对付中央的计划?你说一说。(何其仁作了很不老实的检查和揭发)我想你还是采取高姿态,学习山东的解放军,高姿态比低姿态好,早检查比晚检查好,彻底检查比不彻底检查好,这些问题在会上你要检查,同志们也要揭发。  
下面我讲几个问题:  
当前文化大革命的形势问题。当前是大好形势呢,还是形势不好呢?北京有的学校认为武汉事件后,形势好象不好,北京也落后啦。这种看法不对。同样,你们宁夏的代表总指挥部的同志,你们对宁夏的形势怎样看的呢?是好形势还是不好形势,你们有的代表怕这里开会受围攻,因此到处搞串连,寻求支持,大造舆论。所以对形势要有个明确的看法。中央、中央文革认为,当前文化大革命的大好的形势,这个形势,从全国来看,从历史来看,从你们宁夏来看,都是会看到的。一年前,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邓反动路线是何等猖狂,现在全国搞大批判,全国人民对刘、邓的路线共同声讨,刘、邓反动路线失败了,毛主席革命路线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还可以看到隐藏在党内的被刘邓包庇的一批叛徒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等,都被挖出来了,潜藏在党内很深的特务分子、反革命分子,也都被揪出来啦。全国各省市的问题一个一个得到解决,象宁夏把杨马揪出来了,朱声达的反动路线也被揭露啦,当然还没有揭深透,可以说基本上揭出来了,你们可以看出朱声达反革命的面目,反党反毛主席的丑恶面目,广大受蒙蔽的群众正在觉醒,军区和独立师的干部、战士已经开始觉醒,朱声达的反动路线,在毛泽东思想阳光下暴露之后,很快就陷于土崩瓦解,这就是看出反动路线是怎样见不得太阳。六十二师部队进驻宁夏后,解决了青铜峡的问题。吴忠虽然部队到的晚了,造反派受了些损失,但以后还是进去了,做了很多工作。永宁的问题,只要坚持按毛主席革命路线办事,也会很快解决的。因此,宁夏问题不难解决,形势会很快更加大好起来。朱声达把形势估计错了,他还以为贺龙还会上台,资本主义还可以复辟,你们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所以三番五次不交待,包括江波,你们不要以为你们还有后台,痴心妄想,负隅顽抗,以为还有什么力量还在支持你们,等待时机,那就要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下,碰得头破血流!你们还有黑手,还想复辟,告诉你们,清醒一点,你们的阴谋破产啦!你们的反动路线土崩瓦解了!你们不要以为你们的反动路线了不起,你们是小丑,是见不得太阳的,青铜峡,就是一个例子。你们应该认真检查了,不然就要倒台了。我们希望犯错误的同志,还是迅速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这是我们的主观愿望。但这个问题不光靠我们,还要靠你们自己。你们把形势估计错啦,你们那一套彻底破产啦,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造反派也要对宁夏形势很清醒,宁夏问题只要认真坐下来,冷静考虑,不图形式,问题是好解决的,比起全国来,宁夏问题是好解决的。造反派要看到这个大好形势,从这点出发,你们才能真正掌握毛泽东思想,才能相信中央能解决好宁夏问题,用不着你们出那样的大海报,你们要认清形势,好好掌握斗争大方向,你们要提高警惕,防止上一小撮走资派的当,有那么一小撮走资派、美蒋特务、苏修特务、地富反坏分子造谣,妄图破坏我们的文化大革命,你们头脑要清醒,你们应当有敌情观念。宁夏那里接近苏修和蒙修,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他们妄想从“左”的或右的方面来动摇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北京有一小撮象“五·一六兵团”,他们就是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妄图动摇党中央,北京的群众组织也是复杂的,你们应当相信宁夏的问题你们能够解决,有兰州军区的支持,有中央的领导,你们应该相信你们自己的力量,相信你们那里的解放军,相信区党委内的大多数干部,北京的群众组织对你们的事情并不清楚。朱声达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对抗毛主席革命路线非常非常突出,甚至连中央的指示都不执行,个别的、少数的反革命对毛主席著作恶毒污辱,他们都不关心,他们是很少数的人,但相当顽固。所以我们必须掌握斗争大方向,坚决紧跟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决执行中央的指示,坚决紧跟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搞好革命的大批判,把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和他在各地的代理人批深批透,巩固和发展革命的大联合,三结合。你们造反派的复仇情绪要克服。你们在北京不请示中央,做这个做那个,要加以警惕,不要搞宗派,中央正在解决宁夏问题,你们还在那里另搞一套,串连了一千多个单位。你们知道那些单位都是些什么人吗?不要搞那个宗派支持,中央不赞成你们,你们还拥护不拥护中央?你们到中央来解决问题,而又用另一个办法解决问题,这一点你们弄不好会上当的。在大好形势下,你们要掌握好大方向,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决听从中央对解决宁夏问题的部署,你们不要发急,宁夏问题不难解决,没什么了不起,就是几个小丑在那里搞的。  
另外,造反派、军区、独立师的同志,要注意一个问题,武汉事件后,我们报纸上有个口号是错误的,就是提出揪军内一小撮走资派。这个口号不对,毛主席在六五年中央讨论二十三条时,就指出运动重点是整党内一小撮走资派,这是毛主席英明战略口号,英明的指示,现在提出揪党内军内一小撮,实际上军内的一小撮那个不是党内的,军队是在党的领导下的嘛,这个提法没好处,反到对刘、邓反动路线有利,对敌人有利。我们有些青年人也对这个感兴趣,有些大学一下子就出动几千人到各地去抓陈再道、王再道、李再道,这是不对的,我们军队的个别人犯了错误,广大指战员是好的,打不还手,枪被夺了都不还击,那里有这样好的军区。军区的同志要注意,把朱声达等人犯的错误,和下边干部、战士要区分开,造反派的同志要特别搞好拥军工作,这在你们那里更要突出出来,一定要搞好,军区的干部、战士要加强教育,不要受少数坏人的挑拨,去跟六十二师闹对立。最近中央作出决定,独立师不归军区管了,划归野战军管,河南的独立师已经归野战军管啦。要教育独立师好好向六十二师学习,千万不要受人挑拨,对六十二师怀疑,二十一军在山西、陕西支左都是搞的好的,独立师与六十二师要亲密合作,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加强团结,不要受反革命分子,走资派和朱声达的少数亲信的挑拨。同志们要注意,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摇对解放军的相信,这点你们宁夏要特别注意。不能因为朱声达犯错误,就动摇了相信和依靠解放军的信念,你们那里拥军爱民工作,比任何地方都重要。当然,有些人还是会挑拨的,会说在中央开会,康某人路线错了,矛头对准了解放军。象今晚我批判了朱声达、江波等人,不是把矛头指向解放军,正是爱护解放军,为了把“三支两军”工作搞的更好,我几次苦口帮助朱声达,是为了挽救朱声达,希望他不要垮台,这个信念我到今天还没有消失,我希望犯错误的同志赶快觉醒,我们这样做恰恰是为了巩固解放军,是使解放军更加巩固。这点宁夏的同志要了解,不然就容易接受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或者认为我们是把矛头指向了解放军。解放军是保护人民的,我们能去镇压枪杀群众吗?!那种路线那种思想,不能代表解放军,我们的目是帮助他们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你们看到主席对武汉问题的批示第二条讲到,对犯了严重错误的干部,包括陈再道在内,只要认真检讨错误,坚决改正错误,取得广大群众的谅解,还可以站起来,走到革命的行列中,朱声达、江波你们应该体会到中央政策,应该把你们的灵魂拿出来,好使我们帮助你改正错误,我们这样做,为的是使解放军更加与人民群众密切结合,使解放军威信更加提高。宁夏是少数民族地区,过去朱声达的反动路线,长期蒙蔽了群众。宁夏的情况比较复杂,同志们应该坚决遵照中央指示办事,这样吴忠的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宁夏前一段乱了一点,乱可以变成治。乱了矛盾暴露了就好解决了,有了解放军的支持,有了群众的觉悟,宁夏的文化大革命就好解决了。这里边有几方面的政策,指挥部和军区的同志都要注意。宁总司、宁三司既然来北京了,你们指挥部和军区要给做工作去,他们争位子闹派性,要打掉这个小派性,要他们做无产阶级革命派,要关心大事,不要争宗派小事。给他们做工作,最好要他们派出代表参加会议。  
对筹备处要把头头和群众分开,对那种杀人头头要惩办,对群众要教育要争取,对吴忠反革命头头要逮捕法办,对受蒙蔽的群众要做工作。对永宁人武部要指出他们是错误的,他们的错误主要由朱声达来负,人武部也有责任,希望他们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我们在政治上不能让步,要他们和朱声达划清界限,要他们出来向群众做宣传制止武斗,让受蒙蔽的群众把武器放下,第一步自己封存起来,第二步再交出来。警告他们,对抗解放军,他们的矛盾性质就变了。  
(康健民:筹备处说青铜峡的反击是赵永夫的人物搞的。)  
这完全是革命的行动,告诉他们,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还是照样办理。这点要给新生的支左指挥部告诉一下,指出他们(筹备处)是赵永夫式的人物,我们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对那些反革命头头镇压的好,教育受蒙蔽的群众不要搞武斗了,必须指出他们在政治上是错误的,他们对六十二师的态度是错误的,同志们看到了中央的九·五命令了吧?不管那一派都要照这个命令办,解放军要执行,造反派要执行,保守派也要执行,这是命令,不是一纸空文,对这个命令要好好学习,坚决贯彻。解放军的通讯员外出,他们见了就射击,有的打死了,或打伤了,这怎么行!要坚决回击,我知道你是那一派。你们指挥部的同志,有大量群众工作要做,还要改正你们组织中的缺点错误,纠正你们头脑中不纯的东西,我们相信你们,支持你们,但不支持你们的缺点,批评你们正是为了爱护你们。对筹备处,中央决定了,还是让代表来开会,希望你们劝说,来了不要抓他们,来了就让他们讲话,真理在你们一边嘛!杨、马他们参加会议好,还是不参加会议好,没有征求你们意见,今天没让来,中央解决其他省的问题,让走资派参加了,象河南的赵文甫就参加了,看来参加有好处,你们考虑一下,提出意见,至于筹备处的杀人犯是不能参加会议的,那些人要法办。你们造反派对毛主席著作和中央政策了解不够多,我希望你们少搞形式,多学习主席著作和党的政策。最后,我看宁夏问题不难解决,我们有这个信心,那些小丑欺骗蒙蔽了群众,只要把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深入贯彻到群众里去,群众就会觉醒,只要相信和依靠解放军就能把事情办好,你们好好研究研究,讨论讨论,多研究一下中央的政策,少到外面搞串连,把屁股坐下来,多读毛主席的书,不要坐上汽车摆那些阔气。完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