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03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中央首长接见宁夏军区及驻军赴京同志的谈话(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六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央首长接见宁夏军区及驻军赴京同志的谈话

〖时间: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六日凌晨二时半至五时半,地点:人民大会堂一四八号会议室。参加人员:宁夏军区、固原分区、有关县市武装部以及六十二师前指、三工区负责同志,兰州军区康健民副司令员、群工部副部长张振太等也参加了会议。〗  
(二时三十分,总理、李天焕同志先到会)  

总理:我没管这个事,康老叫我来见见大家。(接着总理念名单认识大家。先问了朱声达入伍后历史,当朱说他给段德昌同志当过警卫员时)  
总理问朱:你对段德昌同志怎么看?  
朱答:我认为不是改组派,七大时已平反了。  
总理说:(大意)傅传作同志告诉我两件事,一是贺龙不是正确路线的代表;二是段德昌同志被杀时,贺龙问他有什么要求,段说:一我不是改组派,是共产党;二洪湖老百姓很好;三给我一颗子弹。贺龙说他一贯正确,实际上立三路线时期,他执行的最坚决,只剩下他和关向应、夏曦三个人,谁都不相信了,段德昌同志就是他杀的,洪湖根据地是段德昌同志搞的,那时贺龙在山上,他篡了段的功劳。这一段历史贺没有给组织讲,也没有人揭发。关向应是个好同志,但到延安时我去找他,也没有讲。贺龙是冒险主义,后是逃跑主义。这件事你(指朱)是知道的,也不揭发,你怎么没把段德昌同志的作风学到,而是学了贺老总的作风,所以这次宁夏搞的很不好,要好好反省反省。  
(然后,总理逐个念名单,并问了一些同志入伍后的历史情况。会议开始十多分钟,康老进来。三时,总理离开会场)  
康老:中央召宁夏同志来开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部队和群众组织都来,中央开会就是这样,不管那一方面都听,对造反派、保守派都是一样。这是主席一贯的方针,兼听则明。因此,与康健民同志研究,听听各方面的。群众代表来了没有?(张怀礼:没有来)筹备处来了没有?(张:没来,他们还提了几个条件,要求保证安全!解决经费)希望他们来,不来就不勉强,到中央来,还保证什么安全!告诉他们愿来就积极来,不能向中央提条件,看来他们来中央积极性不大,本来他们杀了人,是没有资格来的,中央是照顾的,还是希望他们来,接受教育,他们过去受朱声达反动路线的影响,是没责任的,可能他们不是向中央提条件。  
去吴忠谈判的是那个团?告诉他们谈判的态度不对,他们(指筹备处)是犯错误的,要求他们坚决执行中央的路线,不能与解放军平起平坐,告诉他们赶快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一八六团谈判态度太软弱,我们解放军与他搞重庆谈判是不行的。告诉他们,是犯了错误,不是革命行动。见到他们就说他们是受了朱声达反动路线的害,教育他们改正错误,不要抵抗中央的指示。(张怀礼:看他们没有改正错误的念头,还准备一、两万人进攻青铜峡)好!让他们搞!(此时康老很气愤)如果这样搞性质就变了,就镇压!他们有本事就让他们使,什么本事都使出来。看人武部、朱声达有多大的罪恶。当然还是要做思想工作,教育受蒙蔽的群众。一八六团要做大量的政治工作,进行政治攻势,揭露朱声达的问题,大量散发传单,(张怀礼:他们把传单都撕了)不会完全撕的,(康健民:他们还用枪打撒传单的飞机)让他打!让他打!不怕打。广大群众是懂道理的,是会接受教育的,还可以派宣传车去。  
现在是吴忠武装部还在里边?王光福你表示什么态度?(王:已起草了七条)吴忠县的问题你要负责全部解决,你和朱声达研究如何解决,主要是你们搞的,我看武装部的活动现在并没有离开朱声达,没有离开你王光福!同志们,我们是爱护、信赖解放军的,但个别人他反对毛主席,不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就不能代表解放军,就没资格代表解放军。  
领导小组那个同志来了?(答:王仅同志来了,他是六十二师前指的)王仅同志你什么时候到的?(王:前天)你讲讲银川情况(王仅同志汇报了部队的开进、部署、态度、敌情等情况。当王仅汇报说部队进去后,干部、战士情绪很高,旗帜鲜明,坚决支持总指挥部等左派,群众热烈欢迎时,康老连连点头。当王汇报说一八六团进驻吴忠途中筹备处组织农民拦阻时,康老问:真农民还是化装的?)  
王仅:当时发现有军人化装指挥。  
康老:农民不会用军队作战的一套办法,何其仁恐怕就是你们搞的!  
王仅:筹备处对我们进去反的很凶。  
康老:嚣张得很哪!还叫我们解放军与他谈判,算什么东西!  
王仅:在董府发现有军区的人。  
康老:何其仁、刘恒业,你们两位是朱声达的核心人物,是你们派的吗?(刘:不知道,我们没有派)怎么不知道,有人指挥,很清楚。  
王仅:筹备处扬言要攻打银川。  
康老:好!让他们打好了!  
王仅:他们想把六十二师赶出宁夏,还骂我们……。  
康老:这都是朱声达、王光福的教育。  
王仅:他们截火车,审问旅客,让举手通过,把铁路、公路都中断了。  
康老:(很生气)反革命!这就是你们(指朱)依靠的力量。……独立师二团回去的人怎么样?一、三团态度怎么样?  
王仅:二团第一批回去了,第二批没去成。一、三团比较好,比较稳定。吴忠巴塘农场一个连参与了,一个战士还上车检查我们。  
康老:是那个连的?(王有生:一团四连)要派人去做工作,(李天焕:要贯彻最高指示)二团现在情况怎样?(二团长:现在通了)所以不通就是干部不通,关键是干部,政委、副政委、参谋长那个比较好一点?(二团长:现在都通了)那么快?不那么简单。你们要经常打电话告诉他们。告诉二团要与六十二师炮团合作。你们指挥部确定一下,那个地方指挥关系,二团听炮团指挥,当然不仅是指挥,还要帮助做工作。(李天焕:涂宗德要打电话,就是要很好与炮团联系起来)  
平罗情况怎样?(平罗同志作了简要汇报,当说到他们去做工作筹备处还打他们时)二团、炮团没有去做工作,联合起来,人武部他们可能不相信。还要做耐心的群众工作,他们没责任,告诉指挥部要争取他们,实际上他们是受蒙蔽的,也是受迫害的。  
蔡春志你谈一下永宁情况(蔡简要的汇报了永宁情况)人武部站在那一面?(蔡:现在站在指挥部那一边)以前站在那一边?(蔡:和军区一起站在筹备处一边)现在要和筹备处站在一边,那不是站在空中了。(当蔡汇报说筹备处准备攻打银川时)这是叫叛乱。(当蔡汇报说他们要来京告状,想给中央施加压力时)对中央倒没有什么压力,压的是他们自己。  
张建武同志,你们那里怎样(贺兰)?(张简要汇报了情况)杨、马现在那里?(张怀礼:在银川,现在正研究如何让他们来)你们要关照一下,在北京不要一下飞机就被群众抓去武斗,朱、何都武斗了,我们不赞成,要告诉总指挥部,这是中央决定叫来的,揪人不符合中央精神,有道理会上讲,摆事实,讲道理,在毛主席居住地方不许有这种现象,这样搞耽误时间,把问题解决了回去好搞革命,要反复讲,他们有一股气,这是难免的,要反复做工作。(张建武:筹备处提出先攻平罗、后打银川)人武部态度要鲜明、坚定,要挺身而出(张建武:他们动员农民去参加武斗,我们对他们说农民去了会有伤亡,不好交待)这个道理对,农民去了会有伤亡,不好交待,最后火要烧掉自己。  
青铜峡情况怎么样?(曾铭同志作了简要汇报)枪是拿走的,还是发的?(曾:我有怀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是这样看,全国人武部大多数站在保守派一边,省军区比较好的是建立了革命委员会的,大部分人武部还是站在保守派一边,这是个严重问题,很值得注意。(曾铭讲到军区五条命令、刘恒业讲制定经过时)徐洪学同志是好的,他的建议是好的,他们不纠正朱声达的错误,下命令他们怎么会交枪。(曾铭:部长有倾向,但军区强调不能把不同观点暴露在社会上。乔克广:军区要求政出一门)  
康老:那是政出朱声达的门,应出于毛主席这一门,这是个什么问题?就是刘少奇讲的做驯服工具,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谈驯服工具,这就是刘少奇黑修养的毒,不能离开政治路线来讲驯服工具。有些同志还想不通这个问题,认为做驯服工具还有啥错的呢?他就没想到作什么路线的驯服工具。  
田有胜同志,固原情况怎样?(田:固原情况复杂,我们原来准备给造反派发枪,兰州军区说暂时不发,我们的想法是尽量不让造反派拿走,如果说服不了,拿就拿去了。我们认为要给指挥部发枪,不然筹备处一旦窜据山区搞不好要发生暴乱)你的想法是对的,这就对了。  
看来宁夏形势是一个好的形势,一方面,人民解放军野战军进去了,具体说就是二十一军六十二师。我们知道二十一军支左是有成绩的,是好的。我听说反对六十二师去宁夏,他们说二十一军在山西犯过错误,因为二十一军去山西与张日清合作过,张日清犯了错误,好象二十一军也犯了错误,这是谣言。张日清同志在夺权前支持左派,那时他是有功劳的,张日清错误是在夺权以后。夺权时候二十一军支持他们是对的。他们在山西支左是有很大成绩的,胡炜同志是执行了毛主席路线的。他们到陕西后受兰州军区管,支左工作也是有成绩的。反对六十二师去宁夏是别有用心的,是败坏毛主席、林副主席领导的人民解放军的。朱声达犯了错误,但我们毛主席亲自缔造的人民解放军是好的。现在宁夏形势好,六十二师进去,坚决支持左派,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是决定关键。  
另一方面,朱声达的错误揭开了,过去长期蒙蔽干部、战士、蒙蔽独立师的同志,同志们不要睡在鼓里了。北京小将都知道朱声达是什么样的人,执行什么路线。很久以前,就把朱声达所崇拜的贺龙当镇守史时,戴军阀大帽子挎指挥刀的照片寄给我们了。中央几次指示,兰州军区几次指示,都被朱声达等人拒绝了,这次也揭开了。有了毛主席的指示,我们人民解放军会很快觉悟起来,不会再受蒙蔽了。但是现在我们的工作还是繁重的,重要的是还要深入地、耐心地、反复地做政治工作,向群众做宣传教育工作,要动员一切力量,把受蒙蔽的农民教育过来。参加筹备处的绝大多数也是受蒙蔽的,也要向他们做宣传教育工作。银川总指挥部要有政策,不能压,不是很简单的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在部队里边也要进行教育,特别是独立师、军区司政后,从这次可以看出政治思想工作很差。更重要的是要大量的农民、一部分工人中做宣传工作。广播电台在那一派手里?广播、宣传车要宣传,飞机还可以再撒传单,不管怎样,也还是个政治攻势。我看宁夏问题不难解决,只要把朱声达的盖子揭开,同时做艰苦的群众工作,问题就不难解决、不复杂。很可能筹备处的人不大愿意来,有点害怕,这一点要说服他来,来的好处是可以争取教育他们。那天我接见了总指挥部的几个同志,他们思想也有点不通,我提议让筹备处也来点人,他们说打死了我们那么多人,他们有什么资格来,我说要争取群众,他们还是同意叫来。你们要做工作,当然要注意不能打、不能揪。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北京?所谓第三势力是怎么回事?(张怀礼:他们要坚决打倒甘春雷……)这是怎么回事,有了甘春雷就成了社会主义,没有甘春雷就成了资本主义!把矛头指向群众,那要犯错误的,不能有私心杂念,为什么不把矛头指向朱声达的反动路线(张怀礼:他们对指挥部、筹备处都打)不从阶级观点、革命路线看问题,只从这个人那个人上看问题,这就没有是非了。给他们谈一下,还是做艰苦工作。独立师二团不管怎样,还是有进步嘛!叛变朱声达是好事,犯错误的同志只要改还是好同志。林副主席九号指示你们看了没有?有错误改了就好。  
朱声达,你怎么样?(朱:改)还是一个字,那有什么用,要有一个方针嘛!我觉得你有个方针,我希望我的话没说对,就是多听少说。这是陈再道、钟汉华指示河南的“多听少说”。你还不愿意对我们说真心话,只拿一、两个字搪塞我们,希望你不要下这个决心,走这个绝路。你总是对我表示改,你改的是什么!?你改,没有行动,改什么,什么错误,怎么犯的,你来北京冼政委怎么讲的,回去又怎么做的,你连这个都不想讲,想往垮台路上走,我们总是想帮你改错,按照毛主席、林副主席指示的路走,但你要给条件的,如果你下决心往垮台方面走,那我们有什么办法呢!你有自己的章程,用你的办法来对付我们,这样不是对付我们,是对付你自己。这样子干什么,把错误包起来干什么!来的这些同志,三十七个,分分小组,大家自己研究一下,经验教训,自己检讨一下自己,同时也要帮帮朱声达同志,(康健民:研究了,也帮了,前天晚上我给他谈,他,他说的一是记不清,想不起,二是说不清)你不要以不变应不变,把你不敢见人的东西拿出来,你是个军人怎么那么不勇敢没勇气。今晚我们再帮一次,再说一次,我们是按中央、主席指示,我们是有耐心的,但还要靠你自己。群众工作我们也要耐心作,但要遇到反革命分子叛乱的时候,就要实行专政。因为,向指挥部讲一讲条件成熟时,要武装一部分左派,当然条件不成熟不能随便搞。固原分区同志讲的是对的,条件不成熟不能随便搞。我们不能眼看到左派大量的被镇压,条件成熟时就要发枪武装他们。当然这样做不是就不做政治工作了,即使发了武器,还要政治挂帅,不是武器挂帅。对犯错误的同志还是要帮助改正,但革命靠自己,你(指朱)看怎么样?(朱:听康老的话,坚决执行主席的指示,改正错误)那就好好的把你的话兑现,我们解放军干部不能说空话,不要走很顽固的路,你再考虑一下。你们有没有简报,不然我们不了解,搞个简报给我们看。  
现在五点半了,代表们来了,见见面,不是正式会议,正式会议也是这种形式,大、中、小。  
有个经验,部队同志犯错误,红卫兵小将批评,对我们认识错误有很大作用,有时过火了,是次要的,他们的革命精神是主要的,有些地方还要他们帮助,部队同志不要轻视革命小将,我们开始也是向他们学习,希望同志们虚心向他们学习。我举个例子,解决山西问题时,省军区犯过错误,检讨不深。太原五中一个十七岁的学生郭红,应当说他的政治水平比军区同志高,他被错关了一个月零三天,神经受了损伤。他来这里后,不管关在牢里,不管怎么样,他对文化大革命、对解放军是坚决相信的,他认为关他的不是真正的解放军,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好处是把军队缺点暴露在社会上,对部队支左对军队本身有很大好处。这么一个小女孩子,她讲的体现了毛泽东思想,她对文化大革命理解,对主席思想的体会比我们老干部看来高,看得深,所以即使十七岁,我们也要向她学习。  
指挥部来了没有?(答:在路上)宁三司怎样?(张怀礼:三十名代表两家还不好分)到中央来开会,不是做买卖,愿开就开,不愿开就算了!它要不改变方向,我们还不依靠它呢!世界上没有第三条道路。  
好吧!今天晚上就到这里。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