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30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康生李天焕接见宁夏军区代表时的谈话(一九六七年八月十六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六日康生李天焕接见宁夏军区代表时的谈话

〖时间:一九六七年八月十六日晚11时25分至十七日晨2时45分。会议开始时,康老按名单点了每个同志的名。之后,会议正式开始。出席者有朱声达(宁夏省军区司令员),李天焕(第二炮兵司令员),康健民(兰州军区副司令员)。〗 
 
康老对着朱声达说:你装糊涂,你们天天喊拥护毛主席、党中央,拥护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但你可以把副司令软禁起来。  
李天焕:毛主席叫部队支左,你们把造反派打成这个样子,是怎样支左的?  
康老:你们那一套是不是支左?不是支左,是发武器镇压造反派。朱声达你讲一讲你的想法。你听不听毛主席的话,林副主席的话?你怎么搞的,总有个想法嘛!有个方针政策嘛!有教训,内蒙就是教训嘛!你也得讲一讲你是怎样想的。在中央开会有什么都可以讲。对的错的都可以讲。毛主席历来的方针就是这样,各种不同的意见都听。这次处理问题,就是这样,地方的、军队的不同意见都听。  
李天焕:有错就改,改的越快越好。这次来到中央,就把自己的观点讲讲嘛。你们行动总是受思想支配的嘛!  
朱声达:我们是来请罪来了……。  
康老:你这是空话,有什么罪?不讲具体事实,具体错误,是空的。  
李天焕:毛主席一贯教导我们,有什么错误就检讨。到中央来了,有什么都可以讲。就是康老讲的,为什么搞成这个局面。  
朱声达:开始我们支持是对的,二月十一日又退出来了……(大家都给他算时间)  
张怀礼:实际上是二月六日退出联委的。我六日回军区汇报工作,从那天起就不叫我去了(指联委会),就断绝了关系。二月十一日是正式发声明退出的。  
朱声达:当时我只看到联委会的支流,没有看到主流。又甘春雷讲话后,大家对他贴了不少大字报,提了不少意见,要打倒他……。  
康老:你听的那些群众的意见?你下决心,总有个道理,这不是儿戏,夺权是大事,总不能一点考虑都没有。和打仗一样,有了情况才下决心。这是个方向上的转变啊!为什么不请示就转?你们闹清楚错了,那些错了,错在什么地方,好改嘛。  
康健民:原来支持是对的,以后退出是错的,你们是知道的。兰州军区早就给你们讲了,你们就是坚持不改。五月份我到宁夏,朱、江对我说:如果中央决定说我们支持错了,我们组织服从,思想不通。赵永夫是直接带部队打,你们是借手群众,让群众打造反派。  
康老:不要学赵永夫。你总有个指导思想嘛,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样。赵永夫是下命令叫部队打,你是给群众发枪,让群众打革命造反派。  
李天焕:你们独立师闹事,怎么处理?  
涂宗德(独立师长):我还不知道。军区瘫痪了,有好多工作推给我们,没有办法,我们直接请示……。  
李天焕:他们的态度怎么样?你们那样做,对不对?  
康老:军级干部会议军区有人参加没有?  
康健民:他们没有参加,文件他们看了,精神传达了。  
康老:你们怎么想的,农民舍不得丢下家,耽误工分,为什么进城呀!  
江波:我是农民出身,我是有体会的……。  
康老:你是农民出身,有体会,这个问题你怎么解释。  
(这时,外边传来新华社记者访问刘德夫对朱走前成立领导小组的看法和领导小组的紧急命令)……  
张怀礼:这些人都是他的干将。  
乔克广:我们的权早就被他夺走了。  
朱声达:(支支吾吾)我和他们几个商量。(指成立领导小组)。  
康老:你来之前,同谁商量过,他们同意不同意,这个领导小组怎么成立,怎么决定的,还是你独断决定的。你同那几个党委委员商量的,是谁。  
张怀礼:这些人都是忠实于他的人,如司令部刘恒业……。  
康老:你和那几个同志商量的  
(朱:和江、陈、向、赵)  
(马克:没召开会议讨论,只是他个别说了一下)  
江波:我们来以前,兰州军区党委办公室李世祥同志打电话,说中央要你们去北京开会,家里可叫赵、向负责,以后叫向开会,我们商量成立一个领导小组。)  
康老;你这个领导小组,实际上就是叫执行你的反动路线的人,接你的班,你把你那里看成一个独立王国,不是中央不告诉你们,而是你们拒绝,反抗中央的指示,问题的性质就是这样的。独立师的同志也要检查,难道中央的指示你们一点都不知道,你们的电报转来了,那是朱声达想通过你们压中央,你们知道不知道。  
涂宗德:军区瘫痪了……。  
康老:没有瘫痪,现在还没有瘫痪,你说这些都是假话。  
江波:机要处电报发不出去,通信站符合他们观点的,才给打电话,否则打不出去……。  
康老:说瘫痪那是借口,中央的贯不下去,反对中央的你们贯的很彻底。  
张怀礼:我给中央的信,要求用电报发出去,就是不给发……。  
康老:朱声达同志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朱:我错了,检讨)你们来中央干什么?你们采取什么方针,你讲嘛,为什么不讲,江波你也讲讲,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你们来了这里,家里出了乱子你们不负责任?(朱:那还能那样,是要中央给我们撑撑腰,我们好改……)要中央撑什么腰,撑你开枪镇压革命群众的腰?!(乔克广:你从兰州回来第二天,就给机关干部发枪,打了靶,国防师来了,你就大发脾气,说对你不信任,气的把桌子都推倒了。)  
康老:(问朱)是不是事实,为什么发枪,是不是为了镇压革命群众。朱声达你为什么发枪?(朱:大家说安全没保证,我错了)这是空话,错了为什么错了,错在那里,(朱:方向路线错误)这也是空话,要讲具体事实。我现在第三次问你,你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错了,讲具体事实。  
康老:那个通知(指朱声达中央218号文件后转发的一个通知)是怎样说的,什么时间,什么内容,(朱:沉闷答不上来)  
江波:转是转了,就是党委没有讨论,没有具体措施。  
康老:你这话还象个话?  
康健民:就是这样,不符合他们思想的,就不讨论,不执行,抵制。  
康老:这话说对了,江波说的对,只表了个态,没有具体措施。  
向辉宇:我们党委自文化革命以来,没有开过一次象样子的会,对中央文件、指示没有认真讨论过,张、冼的指示,没有很好地讨论,冼政委的话很肯切,你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最后一次党委会,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到十九日,马克同志把冼政委的指示传达了,就是没有认真讨论,实际上是朱声达没有从思想上转过来。  
乔克广、向辉宇、文亭:机关干部围斗我们,说我们是叛徒。朱给群众讲:我和大家坚决站到一起,风雨同舟,他对筹备处的群众也这样讲,群众热烈鼓掌,说朱是好司令。  
康老:我了解一下,机关干部反对你们,说你们是叛徒,是些什么人?  
向辉宇、文亭:我们机关实际上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是以朱声达为首的少数处长。  
康老:是呀,到处都是几个小头头,没有那几个小头头起不来,朱声达就是你那几个小头头。  
向辉宇:我早就没有权了。  
江波:新华分社问题,没有及时处理,就是因为观点不同。  
江波:当时我们没有很好的处理,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支持一·二七也有盲目性,以后为什么退出,主要是甘春雷讲话后,群众意见很大,认为是假夺权,甘和杨、马关系很密切,没有划清界限……。  
张怀礼:朱和杨、马的关系必须闹清楚,杨的权被夺以后,还给军区写了几次报告,信……,说他不想让权。  
涂宗德:我们犯方向路线的错误,当时看到没有三结合,静坐绝食,冲击军区机关……。  
康老:独立师的副政委,你们是支左还是支了右,你的政治工作做的怎么样?  
王兴云:我们部队是正面教育,军区让干啥就干啥,现在从实际行动看,我们是支了右……。  
康老:你是支左还是支右,看来你是支了右。  
张怀礼:朱声达支持联委会是假的,逼迫的,联委会二月五日游行,要部队支持他们,我提意见出兵支持联委会,朱坚决反对,以后几次批评我,要我检讨。  
康老:你们说人家是假夺权,实际上你们是假支持。  
朱声达:我承认错误,我改……。  
康老:宁夏军区的同志和独立师的同志,你们首先要认识,宁夏的问题是什么性质。军人嘛,没有经验,犯错误是难免的,只要改了就行了,有些干部,由于文化革命没有认识,支左支错了,支了右也是有的,但绝大多数同志犯了错误,当党中央、毛主席、林副主席指出以后,很多干部就改过来了,这表明了毛主席亲自缔造的、林副主席指挥的人民解放军的优良品德,山东军区,济南部队作出了好的样子,他们总结了三条经验:早改比晚改好,公开比不公开好,高姿态比低姿态好。毛主席早就讲过,人要工作,还能不犯错误,但要争取不犯错误,或不犯大错误,犯了错误,改了就好嘛。解放军支左将近八个月,可以犯错误,犯了就要改,绝大部分是这样。宁夏的问题不是性质的问题,宁夏问题的严重性是:一、对中央的指示不贯彻,不执行,违背、抗拒、抵制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内蒙的问题,中央就指出,上抗中央的指示,就必然下压革命群众,宁夏的问题就是这样。上抗中央的指示,下压革命群众,这与我们解放军的本质是不相一致的,这不是所有同志的责任,主要是朱声达,你和毛主席的思想,是另一种思想,你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另一种路线,你和群众是站在另一个立场上;二、中央、兰州军区不是没有指示,早就指出来了,而朱声达坚决抵制,坚持错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说:如果犯了错误,改正了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如果坚持下去,那就变了。从宁夏的问题可以看出,坚持错误就会造成什么样的恶果。我希望军区的同志,独立师的同志要注意,我们共产党员,人民解放军的指战员,毛主席历来教导我们,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教育共产党员对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要无限忠心。你们反对毛主席、党中央耍两面派,千方百计掩盖错误,欺骗中央,欺骗毛主席。我们解放军是是非明确的,对党忠实的,既便一个时期不认识错误,也是允许等待的,但不允许耍手腕,搞小动作。从今晚上看,朱、江你们对毛主席、党中央、中央文革是不诚实的,不要凡是人家不知道的,就企图蒙混过关,还想欺骗中央,今天没有人公开说反对毛主席,反对中央,是打着红旗反红旗,耍两面派手法;三、直到今天,你们没有认真检查错误。林副主席说:中央对一些犯错误的同志,希望他们不垮台。但是,如果对错误不认识,不改正,坚持下去,欺骗中央,就非垮台不可。朱声达你不要用空话搪塞,不要蒙混过关,要老老实实的。如果坚持下去,欺骗中央,就会自己搞垮自己,这就非垮台不可。今天晚上会快结束了,要交心,这次来中央,要触动灵魂,采取老老实实的态度,不要想蒙混过关。江波你是做政治工作的,实际上就是政委,过去第一政委是杨静仁。你怎么办?采取什么措施?我们解放军过去打仗不怕牺牲,现在犯错误还不能丢掉,要打倒私字,脱裤子改。其他同志犯点错误不要紧,要改。  
我要求你们三条:一、犯了错误就承认,就改;二、同朱声达的错误,划清界限,不要跟着犯下去;三、犯错误,要立新功。所谓立新功,就是同志们说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要吃老本,这个别人忘不了。过去我们闹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搬掉三座大山,现在搞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时代,我们没有思想准备也没有经验,难免犯错误,犯了错误就改,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犯了错误,改正错误,还要立新功。对不对,希望同志们考虑,如果对,就去做。但是要把问题弄清楚,你们拿中央的文件,兰州军区的指示,比一比朱声达干了些什么,就清楚了,你们看宁夏的局势,把造反派闹的那样大的损失,现在正是农忙,搞农民进城,发枪,借民兵之手镇压革命造反派,为你朱声达服务,打死人,人家是要找你算帐的。  
党的政策你们学了没有,陈再道毛主席还批了五条,就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得到群众谅解。还可以回到革命行列来。承认不承认,改正不改正,群众谅解不谅解,就看你走不走这条路。  
给你们打个招呼,象宁夏这样的错误,发展下去,很危险。不能一方面操纵群众,开进军队镇压革命造反派;一方面操纵保守组织,包括军队的人在内,来北京给中央施加压力。过去内蒙两千多人,甘肃詹大南来了二百多人,都叫他们自己动员回去的,今后来人,你们自己动员回去。  
李天焕:关键是你们按康老的指示办事,希望你们悬崖勒马。  
康老:还有一个问题要注意,宁夏是少数民族地区,如果挑起民族问题,就是罪上加罪,你们里面有无回民?(别人说,马克是回民)要注意,记者反映,固原地区“五二”、“四八”叛乱的头头,有的现在起来活动,发现杨启昌有三本反动日记,海原县县长马志宽煽动群众说:发扬过去的老办法,上山打游击。这个问题,要注意。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