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67阅读
  • 0回复

四川宜宾文革老人的呼吁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四川宜宾文革老人的泣血呼吁

发布: 2011-10-12 20:24 | 作者: 小萝卜头同志


尊敬的党中央及全国人民大众: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可是还有数以万计的共产党员干部、工人、农民、战士、知识分子、学生这一广大群体因参与“文革”运动蒙冤受屈,(从青壮年步入老年)还在饥寒交迫贫病交加的苦难中顽强挣扎至今,到底为什么???
大不了就是因为我们响应了中共中央及党主席毛泽东的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积极投身于“反修防修”,反对资本主义复避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何错?何罪之有?!
按理说“文革”是党中央政治局由刘少奇主持的集体讨论后经八届十一中全会一致通过向全国各族人民发出的传大号召,作为“造反派”是中共党的忠实拥护者,(基石)故而积极参加,按党的部署行事,(党叫干啥我就干啥)并非始作用者,错在哪里?罪在何方?难道要广大人民群众不听党的号召,抵制党的决策部署才对吗?!要是这样中国共产党还有号召力、领导力来推翻国民党建立新中国吗???
就算“文革”错了,责任也只在中央的领导层(集体领导吗)和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全体中央委员们。为什么只清算毛泽东而不追究刘少奇、邓小平等等的责任?既然说“两派都是错的”为什么要支一派掌权,镇压另一派(造反派)呢?就按中共中央(82)9号文件指出的“文化大革命从全局来说,终究是一场政治斗争,必须以政治斗争的办法来处理”。说明了是党内路线斗争,也只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是自“一O六”事件,特别是十一届六中全会后,个别阴谋家(全家特殊暴富)对“造反派”采取的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还要贼喊捉贼,“除恶务尽”,要斩草除根。以对敌斗争和法西斯手段层层办“学习班”(逼死无数)示众游街,捆绑吊打(致残致死),关监判刑、处死,超过了历次路线斗争和阶级斗争,打击面之广,历时之长。(共产党执政一半多的时间)无怪乎2009年我们到四川省人大上访,省人大说他们管不了喽,“文革”是共产党发动的,你们找共产党伸冤去。
我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自判就没服过。申诉不断,无人问津;生活无着,谁也不管。地方抱着拖死一个少一个的策略。对抗十七大以来党中央倡导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2006年我们二十多老人在告状无门的情况下,要广邀媒体记者开“要求落实政策新闻发布会”鸣冤,宜宾市委市府才高度重视了,将我们文革老人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派遣多部门领导召集我们开联席会议并表态:一定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按党的政策国家法律解决好我们的问题。市中级法院主任也在会上表态:我们法院不是不愿为你们这些老同志平反,平反很简单,但善后工作难,说穿了我们法院没有钱,只要市委市府在这方面支持一下,问题就好解决了。当即市委副秘书长叫中级法院立即写报告给市委。这也说明我们实在太冤了,否则法院敢表这个态吗?他也说白了,关键在个钱字上。2007年由于换届,后任市委书记表态:仍按原市委决定办。中级法院就搞了个“不进入法律程序”的“复查组”敷衍我们。后法院三次到市政法委与领导们讨论我们的问题,最终达成“多数人解决,少数个别人不解决”的共识。可是中院院长背着市委到省高院告状,李少平院长以“文革是当前的敏感问题,这个口子不能开。”我们的问题又搁浅了。
我们再找法院,中院副院长说:以前的中央文件过时了,不管用,除非喊中央新发文件来指明解决你们的问题才能解决。我们到中央访办,接待人说:中央文件没发文宣布作废 的都是有效的,你们宜宾好大口气,敢喊中央新发文件才解决。全国人大也指出:只要判决事实不符就该法院解决,你们去找省法院。省高院仍不接谈,再找全国人大。指示:再去省法院,他们再不理,你们去省人大,说我们讲的请他们介入。可是省人大出具介绍信督促,(有据可证)省高院被逼接谈,说我们不懂法律和程序,要我们请有资责的律师与他们交涉。可以说四川律师哪个敢接我们这样的涉诉案?有律师就明说:在目前这种政治气侯下,你们再有理也赢不了官司。何况我们这些无任何收的全无人员不仅没有大价钱请律师,就是有请了也白搭,何苦呢?!(如O七年中级法院某副院长写条子到翠屏区法院才立案的彭光荣,主办法官查遍全案卷也找不到犯罪证据,结论为无罪报院领导,院长都要他改写为“维持原判”可证)
要说按“党的政策国家法律”解决文革老人的问题。我们成百封卦号上访信给中央都石沉大海。从“政策层面”解决我们平冤问题有中央文件(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中发(78)48号;中发(78)78号;中发(79)96号;中发(82)9号;中办发(83)9号等等为政策支撑。
要说按国家法律层面解决我们平冤问题;司法的核心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可在那特殊年代刑讯逼供,指供诱供,苦打成招,栽脏陷害,移花接木甚至“莫须有”均可入人罪,哪有事实可言。可以肯定地说,在我们的“案卷”里基本没有犯罪的事实存在,不信就把我们的“案卷”拿出来在真正的法律阳光下晒一晒就可真象大白了。
说穿了都是派性在作怪,派性是万恶之源。而宜宾的派性根深蒂固,“文革”前宜宾地委领导班子“邓、崔、陈”“刘、张、王、郭”“牟、沈、贾”所谓的三套马车的路线斗争之激烈,是全国有名。所以毛主席、周总理在解决四川问题时将宜宾定为“突破口”故宜宾造反派落难最早最烈。69年底70年初在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人称四大金刚)为“中央学习班”四川班的领导,将宜宾地区和县市革委会成员和造反派骨干弄到北京“学习”(全隔离)而宜宾各级“革委会”被另一派在“军管会”支持下推倒重来掌权,造反派的恶运就降临了,人人过关、隔离审查(逼死无数)大抓捕,关判就拉开了序幕。又如市城建局老党务干部邓某刑满回家再申诉,省高法院复查无犯罪实际,宣告无罪。判决书到宜宾,由于城建局党委书记不同意,高院无罪判决竞成废纸,这样的怪事竞出在宜宾说明了什么?例如:我们“文革”老人集体要求落实政策,翠屏区法院(原宜宾市法院)退了休的院长公然站出来扬言:要给造反派落实政策平反,首先在我这里就通不过。退了休都还有那么大的权利又说明什么?再加前彭光荣案例说明派性执法之严重。
尽管我们受到非人待遇数十年,哪种苦我们没受过,哪种罪我们没遭过,悲惨至极还株连妻室儿女,(予情予理,予法,予度恐怕都说不过去吧?!)但没有一人用“伤痕文学”来发泄,唯一只能压抑心情向党中央真情呈述,求生存讨清白。请共产党的中央予以重视和全国人民理解我们这些文革老人的无奈之举。这不是乞讨,是为维护共产党的良好声誉,是求祖国真正的和谐稳定。
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真正化解积怨,才能促全国万众一心,建设好社会主义中国。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此致
敬礼

四川省宜宾市文革老人群启

二O一一年十月七日





后附:
极力支持湖南文革老人“至党中央及全国人民的呼吁书”。
宜宾文革老人:李顺伦、李世兆、李世金、黄玉林、曹昌贵

林克明、肖文光、胡克云、唐剑鸣、易启友

文学之、谢大明、谢英富等


二O一一年十月十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214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