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69阅读
  • 0回复

曾庆彬:又是一年八月八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又是一年八月八
   又是一年八月八
  
   结束了塔园一年一度的公祭活动,送走了远方的来客,我又匆忙地踏上了江浙的旅途,十多天过去了,我恢复了往日生活的宁静,今天,终于坐在小书房里,开始随想今年塔园公祭礼的一些特别的地方。
   自去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协助沈校及王平老师接待北京“王佩英基金会”前来塔园为王佩英纪念碑揭幕之后,今年八月八日公祭礼,我又一次协助沈校接待外地前来参加公祭的各路宾客。本次,前来参加人员中有:
   河北的孙英平先生。




   重庆的徐小青老师姐妹。
   广西的陈焯先生。
   深圳的邓金城先生。
   还有远道而来的黄雄先生。
   在公祭礼活动事前准备接待的人员中,未能前来参加有:
   北京王佩英基金会工作人员来信说:“因为工作上的冲突,8月8日的活动我们未能前往参加”
   深圳的宋如山先生(中国文化大革命事典作者)当日有其他事务未能前来参加。
   珠海的纪迪先生也出差外地未能赶来参加
   重庆作家杨银波先生因家乡涨洪水,居历史最高水位,母亲又生病住院故也未能前来参加。
   塔园公祭活动自二00六年至今年已经是第七届,每年公祭礼总有一些特别的地方,但今年的特别之处在于一方面中共高层即将更换领导人,塔园的创建者寄望于因领导人的更换而使塔园有更好的政治环境,故而此次活动事前显得默默无闻,只在《动态。十二期》中公告称活动如期进行。虽然,这种想法仍旧与塔园因反思文革而所产生的“建设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思路相违背,但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毕竟,塔园的创建者们也都“垂垂老矣”彭老更多次感叹“服老、服输”
   但另一方面却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在今年的公祭礼中,以民间人士,从网络上,从各种渠道上了解塔园的潮州市网友东方鸣先生及杜东虹先生也带着他们的网友团队前来参加,这是继汕头市网络朋友马创鹏先生团队之后的又一队新兴力量到塔园来,他们是一股很有文化知识的中青年,他们置身于网络之中,接受了一种全新现代知识的洗礼,他们对于“建设一个民主与法治的中国”有着很大的信心以及不断地在这一条道路上作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这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的“政治的改革必须要有人民的觉醒”,在潮汕大地上,他们正是这么一批批的觉醒者。
   更令我高兴的是,在本次活动中,我“奉命”前往接待客人时,彩塘民生网在祥游及松斌的带队下,不止作好了自身工作,更很好地协助沈老师照顾“潮安团”几十位老同志的旅途安全,这种“新老”的结合正是今日塔园所需要的,当有一天年青人能完全代替老同志担负起这历史使命时,中国大陆也就能彻底完成“民主与法治”的建设了。
   彭老的“服老”是对的,毕竟,人有“生老病死”的规律,是人都躲不过这规律,但是“服输”却是值得商榷的,一时的“输”与不“输”却无法阻止人类文明的进步,无法阻止现代社会“民主与法治”的普世价值,那怕塔园被摧毁,中国的春天也照样到来,塔园的创建者们也一样会被记载于历史之中,他们在如此艰难的特定政治环境下作出了伟大的贡献,谁都无法否认他们的历史地位。
   也许明年的八月八公祭礼会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会继续进行,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还有更多的年青网友前来,塔园将会成为一个圣地,一个追求“民主与法治”的圣地,当有一天铁流老师的“反右斗争”博物馆在北京建立起来时,当铁流老师主张的“我们不仅要有文革博物馆,还应有反右斗争博物馆、三年人祸博物馆,以及‘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博物馆。不是建一个,要建千个、万个,千千万个”实现时,塔园也就完成了它独特的使命,那时,中国也就彻底告别过去历史中的“周期律”,这也是中共党魁毛泽东他老人家与黄炎培所对话的“改变历史周期律”的主张。
   对此,塔园期待着,塔园创建者期待着,我也期待着。
   2012-8-22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7/zqb123/3_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