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4阅读
  • 0回复

[文革初期]于首三:50年的最后一天,我说一声道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50年的最后一天,我说一声道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有几小时,我们就要告别2016年了。退休以后,我一直在思考,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在我这个年纪赶紧做完?50年前的文革经历浮现上我的头脑。
文革初期,血统论的思潮传到了沈阳。更传到了干部子弟集中的辽宁省实验中学。十六岁的我,正是思想要求上进的时期。对于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然不肯落人其后。更遑况我是刚入团的青年团员。总想站在斗争的最前面。如果落在后面,或者没有积极参与,这个脸也是丢不起的。
记得那时,潮流上激进的事情,也都做遍了。比如,参加对校领导的批斗会,破四旧,抄家(我们家后来也被抄过几次),武斗,去图书馆偷书,去校食堂半夜偷馒头,通通都干过。
记得去中街参加过一次有组织的抄家。由派出所提供的黑名单,跑到人家家里把“流氓”抓到学校。头上蒙上衣服,不问青红皂白,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人家浑身都是血,然后将嘴边的蒙头衣服割一道口子,让这个“流氓”交代问题。
在学校里,为了表示自己革命,我跑到木匠房,找了一根一米长,拳头粗的木棒,削成大马棒的样子,整天带在身上。记得1966年8月26日,听说学校大礼堂有聚会,立即带上那个大马棒跑去参与。原来是有些人,组织批斗“坏”学生。我站在台下,看到高三二的柳xx跪在台上,并被踏上一只脚。高三三班张海燕比较理智,怕武斗继续升级,微笑着把我手中的大马棒收缴去了。张海燕是我姐姐的同班同学,跟姐姐关系很好,而且跟我也很熟,我拉不下面子,只好让她把我的大马棒收去了
再过几小时,整整五十年的时光就过去了。我一直以曾经是辽宁省实验中学的学生而感到荣耀。她给了我知识,让我懂得了做人的基本道理,让我体验到了同学间的友谊。到现在为止,我的小学,中学,大学,几个研究生阶段同学之间的友谊,中学同学的友谊是最深厚的。
尽管每次回学校,往日的老师都对我们笑脸相迎,我们的同学,也都能愉快聚会。但我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到这些问题。也许大家都在想,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翻篇儿了,不要再提他了......
今天我不想让它过去。尽管我不是武斗的策划者,不是批斗会的组织者,但是我确实参与了这一切的一切,我的思想意识也确实是与当时的极左思潮同步的。我应该为我负有责任的一部分,向当年的实验中学老师和同学道歉。
不忘那场浩劫,才能保证它不再发生。也许有人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可我只做我的良心需要我做的事。
于首三
2016-12-31


http://www.jianshu.com/p/6f260f8db46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