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788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上柴东方红《勇往直前》战斗组从上柴厂文化大革命的发展看东方红斗争的大方向(一九六七年六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从上柴厂文化大革命的发展看东方红斗争的大方向

  最高指示

  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四日)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九一页

  前言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了夺取政权,巩固政权。”

  上柴厂的一场场惊心动魄的资产阶级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斗争,就是集中地表现在政权的问题上。

  被叛徒朱文斌为代表的一伙人盘踞十几年的旧上柴,是资产阶级复辟的典型。十几年来,叛徒朱文斌等人利用厂内窃据的要职,依靠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势力,勾结厂内的地、富,反、坏、右和一切反动势力,操纵了上柴厂的命脉,疯狂推行了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把上柴厂变成修正主义的工厂,变成刘邓资本主义复辟的重要据点。朱文斌等人就是百恶不赦的反党分子。

  “东方红”的战士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使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朱文斌等人显出了原形。这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由于朱文斌的叛徒问题刺中了刘少奇大叛徒集团的致命要害。因此,从中央到华东局、旧市委等大大小小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顿生杀机,上下串通,残酷镇压上柴厂的革命造反派。然而,正如毛主席所说的:“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东方红战士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不畏强暴,不怕牺牲,勇往直前,勇猛战斗,使得敌人丧魂落魄。在全国和全市革命造反派的大力支持下,在人民解放军的大力支持下,迎来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但是,敌人是必定要作垂死挣扎的.他们人还在,心不死。他们百倍疯狂,万倍仇恨地利用保守组织,纠合社会上的反动势力,造谣生事,混淆黑白,疯狂打击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拼死保护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牛鬼蛇神,梦想扼杀上柴厂的文化大革命。这就是上柴厂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大搏斗的客观实际。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革命的同志们,在我们共同战斗小的每一个胜利,每一点成绩,归功于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归功于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归功于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决心为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六条,贡献出自己的一切,坚决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铁的事实证明,上柴东方红总部的斗争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

  一、清算四清工作队执行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

  一九六五年六月,以八机部副部长李济寰为正队长、市监委副书记许萌为副队长的四清工作队进厂后,不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突出政治,以阶级斗争为纲,按《二十三》条办事。而是执行了刘少奇在四清中提出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和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相对抗。因此,在将近一年的四清运动中,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保护过关。在四清工作队离厂的当天,就出现了反动标语,预示着我厂阶级斗争将更加尖锐复杂,也反映我厂四清工作存在着严重问题。

  被四清工作队保庇过关的有蜕化变质分子、前党委副书记王子元;有混入党内的大资本家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吴梅生;有霸王书记、大坏蛋王永安;还有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特务出身的副总工程师杨芳榔等等。厂长朱文斌这个大叛徒则更是他们的保护对象了。

  朱文斌有着严重的政治历史问题,一九四一年九月在我江南太仓三五区工作,当时日本鬼子清乡,革命处于艰苦时期,朱贪生怕死,临阵逃跑,背离了革命组织,私奔敌占区上海,后因形势变动,又混入党内。一九四六年九月,朱在我江南苏、常、太地区,任常熟县委特派员和地下党的区委书记。当时蒋介石撕毁协定向我根据地进犯,形势极为紧张,在这紧要关头,朱文斌再次欺骗组织,贪生怕死,丢掉枪枝,临阵逃跑,叛变革命、私奔敌占区上海,并通过大战犯宋子文驻上海私人办公室的译电员的关系进入国民党军用仓库工作,忠心耿耿为敌效劳。任职期间与特务分子搞得火热.上海解放前夕,还为特务分子提供去根据地的路线,解放后还竭力包庇反革命分子,为反革命分子出具证明,大肆美化敌人,实际上在上柴厂掌权的十几年时间内,在其黑主子的保护下,一贯招降纳叛重用坏人人,培植个人势力,将全厂技术、生产、经济、计划、财务、检查等各方大权都控制在自己亲信手中,竭力推行“一长制”“专家治厂”“利润挂帅”“物质刺激”“生产第一”等修正主义货色,妄图将社会主义国营企业引向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深渊。

  对于这样一个坏人,竟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被保护过关,在四清运动中,始终不发动群众进行揭发批判和斗争。后经广大群众的坚决斗争,拖延到运动后期,才被迫成立了专案组。李济寰、许萌又为专案组定框框,只准在《一九五六年审干结论》范围内进进核实、调查。群众要求朱文斌下楼检查,李、许等人讲:“下楼可以,但不能交代政治历史问题。”还说:“这是党内问题,不能在群众中谈论。”后来仅在队委、厂党委扩大会议上进行批判。但一批一九六四年从部队转业来的中层干部对队委公然践踏《二十三条》,监视群众,严重压制民主的错误,进行了激烈的斗争。但是,以李、许为首的工作队委排斥群众意见,主观决定给朱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了事。当这一做法遭到广大革命干部和群众的强烈反对时,李济寰却说:“上柴六千人不同意,我个人负责。”就这样把全厂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丢在一边,包庇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叛徒朱文斌过关。为了“安全”,“四清”还没有结束,就偷偷的将他调到三线贵阳去当正厂长了。

  四清工作队,不仅保护了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跻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而且混淆敌我界限,蓄意树立党的宽大政策的倒样板一一裴建文。将这个六毒俱全的历史反革命分子包庇过关。四清工作队蓄意背离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二十三条》执行了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遭到了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的强烈反抗。

  因此,上柴厂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尖锐斗争,在四清运动中早就明显地显露出来,而且剧烈地发展。

  二、遏止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猖狂进攻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发表了,从此便点燃了无产阶级革命派轰击资产阶级司令部的熊熊烈火。我厂广大革命群众和全国革命人民一样,积极响应毛主席的战斗号召,把久久压抑在心中的怒火一起进发了出来!数以万计的大字报集中地揭露了朱文斌、王子元、吴梅生,王永安和杨芳榔等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的滔天罪行,也揭露了四清工作队执行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而其中对于朱文斌的揭发最为突出。

  (一)开展与旧市委插手上柴厂、企图保朱过关的斗争。

  毛主席教导我们:“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当朱文斌问题刚刚摆开,特别是叛徒问题的揭出,打开了全国抓叛徒的大门,触动了薄一波等叛徒集团的问题,击中了刘氏“叛徒理论”活命哲学”,惊动了旧市委的老爷们。他们怕得要死,耍尽花招,使出全身解数,软硬兼施,企图扑灭革命的火焰,妄图使我厂的文化大革命归于夭折。就在去年六月十日,教育科革命群众童隆顺等同志贴出了全厂第一张揭发朱文斌政治历史问题的大字报后的第三天,旧市委就派联络员来厂指责:“运动方向不对头。”“朱文斌是党内问题,不要揭”“内外有别”等等。旧市委书记处书记马天水竟亲自插手,连夜调阅了朱的全部档案材料,给厂里划框框定调子。他说:“朱文斌没有新的材料就不要揭了。”企图上级党组织的表态来阻止对朱的揭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厂广大革命群众和干部,奋起毛泽东思想千钧棒,打破刘记“组织观念”的束缚,立即掀起了一场揪朱文斌的斗争。

  旧市委眼见工作无效,不得不求援于华东局,而华东局当时不便明目插手,于是马天水就打电话给中央工交政治部求援,大叛徒钟民(中央工交政治部副主任)立即派王屏(中央工交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来厂,妄图借中央的名义来扑灭这场革命烈火。正在这关键的时刻,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公布了,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八月十三日,王屏、夏明芳(旧市委工业政治部副主任)、胡扶摇(华东局巡视员)、杨士法(旧市委组织部长)、许萌等人以“介绍”朱文斌政治历史问题为名来厂参加党委扩大会,极力宣扬旧市委关于朱文斌不是叛徒,不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不是包庇反革命,不是定时炸弹的“四不是理论”,借以分化瓦解干部,当场遭到了一部分革命干部的强烈反对,并要求第二天进行辩论。就在第二天的党委扩大会上,愤怒的革命群众冲进了会场,造了党委扩大会的反,造了王屏、夏明芳等一伙老爷的反。在广大革命造反派的坚决斗争下旧市委被迫作出决定,把朱文斌揪回来交给我厂革命职工处理,这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起造反的第一次胜利。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旧市委在市内设立专门接待站,用刘少奇的“活命哲学”,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安子文等一伙叛徒制定的一九五六年四月《中央十人小组关于反革命分子和其它坏分子的解释及处理的政策界限的暂行规定》作为依据,蒙蔽群众,收罗保守势力,肆意对革命派进行围剿。旧市委物色了陈守芬(三反分子,五七年前任上柴厂党委书记,五六年审干时包庇朱文斌过关,文革前任仪表局旧党委书记)的女儿陈宪珍进行活动,纠结一批保守势力,成为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中坚,作为推销叛徒哲学的工具。他们就是这样上窜下跳,分裂群众,分裂干部,利用保守势力和厂里的反动势力,打击革命派,保护一小撮。但是革命派是压不垮的,相反斗争的热情越来越高涨。

  上柴厂革命派的斗争有力地冲击了旧市委。他们为了挽回将要毁灭的命运,在去年第三季度,旧市委又派专人赴京,请示大叛徒安子文(中央组织部长),在刘、邓的指示下,安子文说:“朱文斌不算叛徒。”这就是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疯狂镇压我厂文化大革命的铁证。尽管这些老爷资格很老,职位很高,但是,只要是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就敢起来造他的反,把他拉下马,还要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我们这个反是造定了!

  (二)斗争以刘东海、王永安为首的旧厂党委和红色革命指挥部的成立

  六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旧市委派以刘东海为首的工作组下厂(原计划五十余人,怕太露骨只派六人,后又将组员偷偷调走,让刘东海留任党委书记。)刘东海进厂后,立即按照其主子的意旨,一面设法控制厂党委,企图使之成为旧市委的工具,一方面与保守势力眼目传情,助长保守派的气焰。被揪回厂的朱文斌等人,厂党委不组织批、斗,相反革命造反派却遭到围攻,“四大”权利没有保障,处于危急的状态。

  就在这关键时刻,部分革命小将,革命群众和四清中坚决与四清工作队的形“左”实右的机会主义路线斗争,而受到压制的一些中层干部(其中大多是六四年部队转业来的),为了捍卫1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遵照了毛主席关于“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的教导。在九月十四日召开了关系全厂革命命运,为革命群众组织奠定基础的“红色革命指挥部”筹备会议。这是一个造反的会议。他们杀气腾腾地提出了围城打援,把矛头直指叛徒朱文斌及其保皇派,直指旧市委和八机部旧党委,决定有计划地包围厂党委,改组已失去无产阶级专政机构作用的保卫科,要旧市委及机电一局的联络员滚蛋。并于九月十五日成立有一千多人参加的全厂第一个革命造反组织一一红色革命指挥部。宣言中庄严提出:“发展和壮大左派队伍,坚决依靠革命的左派,争取中间派,团结大多数,彻底孤立最反动的右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打倒一切资产阶级保皇派,打倒叛徒朱文斌,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厂党委和中层干部中革命的站出来!不革命的滚开!反革命坚决打倒!”这是多幺革命的口号!我们的革命行动使厂内外内外一切反动势力胆颤心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丕显阴险地说:“不要急于和他们谈,让他们暴露吧!暴露以后,再狠狠地整,使他们得个教训,才晓得什么是组织。”充分暴露了敌人企图疯狂镇压革命的狰狞面目。

  红色革命指挥部这个新事物一出世就遭到反动势力,保守势力的刻骨仇恨,他们紧急动员起来进行了一场反革命大反扑,企图把她掐死在摇篮里。以刘东海、王永安为首的厂党委强迫红色革命指挥部,在成立后的第三天改名为“红卫兵指挥部”。借此,割裂革命干部、革命群众与红卫兵小将的鱼水关系。红卫兵革命小将识破了他们的阴谋,继续与广大革命干部、革命群众团结在一起,进行顽强斗争。不但粉碎了敌人的如意美梦,而且还把地、富、反、坏、右分子揪出来示众。开始动摇了反动势力的社会基础。

  (三)全厂逞现出一片革命的大好形势

  无产阶级革命派顶天立地的站起来了!这可吓坏了刘东海、王永安及其追随者,吓坏旧市委和八机部旧党委中一小撮混蛋。经过一番精心策划,在王永安的支持下刘东海“九.二十”反毛泽东思想的黑报告出笼了。他把革命群众自己组织起来闹革命的大好形势说成是“大敌当权、党委分裂,内忧外患,处境十分困难”的局面。并采用“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训政来对付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刹时间全厂上下顿时乌云四起,“红色革命指挥部”成了“反革命”组织,一批又一批的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被打成“黑帮”“黑帮走卒”。白色恐怖笼罩在上柴厂的上空。“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毛主席的教导给我们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我们革命造反派,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捍卫毛泽东思想,天不怕、地不怕,眼前出现的一点波折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岿然不动,越战越勇,掀起了愤怒声讨“九.二十”黑报告的浪潮。我们曾多次召开批判、斗争刘东海及其帮凶王永安的大会,并在去年十一月份提出罢刘东海和王永安的官的革命决定。为了声讨刘东海屡次挑动武斗的罪行,我革命造反派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将这个黑司令揪出去游街示众了,真是大快人心!刘东海、王永安则落得一个“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结果。

  (四)开展与旧市委调查组(工作组)的斗争

  在刘东海“九.二十”黑报告出笼之后,旧市委为了置我革命造反派于死地,公然再次抗拒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在九月二十二日孤注一掷地派来了早已策划好的工作组(后改为调查组)。

  调查组进厂后,干了许多不可告人的黑勾当。一是积极策划、组织保守势力,建立了以陈宪珍为首的旧市委御用工具一一串联站,与我革命造反派相对抗。二是广为收集、整理我革命造反派的黑材料,准备“秋后算帐”,就目前所知调查组汇总、收集的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的黑材料达七十余份。调查组还以“调查”为名,四下游说,全力推销主子黑货。在群众中大肆散布流言蜚语说:“朱文斌等人的问题,四清运动早已解决了。”朱文斌是党内问题,贴大字报不妥当。”“上海市委没有烂掉,不必怀疑。”“要相信四级党委”等滥调。以达到蒙蔽群众,保主子过关的目的。更可恶的是调查组还从事特务活动,暗中盯梢,监视革命造反派行动,是可忍、效不可忍!

  尽管旧市委手段很高明,安排得很巧妙,做得很隐蔽,但怎幺也逃不脱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造反派的火眼金睛。十一月十日东方红贴出“请问调查组”的大字报。同日“红卫兵指挥部”对调查组采取了革命行动,封了调查组的黑材料。下班后东方红召开大会,批判调查组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十一月十二日“红卫兵指挥部”贴出大字报,发表“关于调查组材料处理的决定。”同日下午继续召开揭发、批判旧市委调查组的罪行。十二月二日,东方红贴出“勒令调查组滚蛋”的大字报。东方红战士团结一致坚持斗争,克服重重阻力,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调查组终于被赶出厂去了!这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这是东方红战士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起造反的又一伟大胜利!

  (五)“东方红”在大造四级党委工作组的反的斗争中诞生

  旧市委在群众斗争的汪洋大海里,一筹莫展,于是就不得不抛出最后一张王牌,请求中央八机部来人解危。十月初,八机部部长陈正人便派了“老革命”、“在部队工作过的”、“有这方面经验的”副部长徐斌洲率领四级党委(八机部、华东局、市委、机电一局)组成的高级工作组进厂了。他们利用毛主席和党在群众中的崇高威信,把自己说成是党的化身,把自己的言行说成是党的领导,把相信党说成是相信他们自己。徐斌洲等人下厂后,首先在全厂党员大会上表明“是受中共中央华东局、上海市委、八机部党委、机电一局党委的委托来上柴厂的”,叫喊什么“要相信市委”,“上面没有保皇派”,“三家村是政治帽子.戴错了要负政治责任”,又威胁说:“华东局是中央派出机构,反华东局你们想想这是什么?”等等。妄图以此来压制群众,压制革命,并竭力为我厂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开脱罪责,说什么“对朱文斌也要一分为二”。还不遗余力地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上海旧市委歌功颂德:“你们上柴厂各方面搞得不错,这是同志们做的工作,是党的领导,主要是市委的领导。”他们还开了黑会,谋划把斗争的矛头对准敢于向他们造反的革命干部,说:“这些人是个人野心家”“早就反党”,等等。为了扶植保守势力,他们竭力吹捧串联站,高叫:“串联站肯定是革命的。”四级党委的表态确实迷惑了不少群众和干部。四级党委工作组来厂时间不长,但干的坏事不少,给我厂文化大革命带来了巨大的阻力,革命造反派再次困入白色恐怖之中。“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这就是我们造反派的气魄,我们高举起革命造反大旗,向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四级党委工作组及厂党委重炮轰击。就是在白色恐怖笼罩下,在四级党委的压制下,重重困难的包围下,失去四大权利的情况下,四十五名红卫兵小将于十月二十九日组织了震动全厂的长征控告队,步行赴京控告四级党委及厂党委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行。这一强有力的革命行动,使一切反动势力丧魂落魄,激励了造反派的顽强斗志,决心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大造四级党委工作组的反,彻底清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行!

  敌人十倍的进攻,只能得到我们百倍的还击。红卫兵小将和广大革命群众、革命干部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严词驳斥种种谬沦,坚决抵抗种种迫害,从白色恐怖中杀了出来,以更新的姿态,投入了新的战斗。四级党委工作组眼看无法镇压上柴厂的文化大革命,不得不逃之夭夭.一个个灰溜溜地滚回去了。这是我们奋起造反取得的又一新胜利。

  就在这斗争的关键时刻,“东方红总部”于十月三十一日壮严宣告成立了!

  “东方红”闪耀看毛泽东思想的光辉;
  “东方红”荡涤着上柴厂的污泥浊水;
  “东方红”动摇了反动势力的阵营;
  “东方红”在上柴厂高举着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旗帜。

  东方红总部成立以后,与红卫兵指挥部紧密团结、共同战斗,为革命造反大喊大叫,猛冲猛杀。与红卫兵指挥部一起查封了调查组的黑材料,召开批判调查组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赶走了调查组。

  毛主席教导我们:“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派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当“东方红”向顽固的反动势力展开全面的攻势时,反动势力也发动了入墓前的疯狂反扑,进行了残酷无情的阶级报复,他们指使一些不明真象的群众,采取谩骂、围攻、打、砸、抢、抄、抓等等恶毒手段,妄想压垮“东方红”。

  “东方红”战士义愤填膺,三次杀向社会,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示威和控诉,与旧市委进行了不调和的顽强斗争,闯出了闻名全市的“瑞金事件”和“红都事件”,得到了革命造反派热烈支持,和兄弟单位的革命造反组织建立了牢不可破的革命友谊。

  东方红广大战士的革命造反精神,打乱了上海旧市委的阵脚,为彻底摧毁上海旧市委的统治,我东方红战士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三、“东方红”在社会上几件重大事件的斗争

  (一)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成立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九日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宣告成立了!这是上海工人阶级向以陈、曹为首的旧市委发动总攻击的进军号,为彻底摧毁旧市委鸣响了丧钟,每一个革命者都为之欢欣鼓舞,热烈欢呼工人阶级的左派组织的诞生。我“东方红”战士派出代表参加了在人民广场召开的成立大会,九日当晚大量翻印了《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宣言》。第二天上午贴出大字报,详细报导了十一月九日工总司成立大会的情况,热情洋溢地赞扬了工人阶级敢于革命、敢于造反的精神。这就是我们东方红对工总司成立的态度。不久我们就参加了工总司的行列,并于十二月二日正式宣布工总司上柴大队成立。

  (二)“安亭事件”

  “安亭事件”的发生,标志着上海工人阶级登上了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舞台。这是向以陈、曹为首的旧市委的第一次宣战。我东方红战士坚决支持震动全国的伟大的“安亭事件”。为工总司的革命造反精神较好。当我们得知张春桥同志代表中央文革小组同意工总司提出的五项要求的喜讯时,情不自禁地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上海工人造反派坚持斗争的伟大胜利,我们立即翻印了《特急喜讯》进行宣传。

  (三)“解放日报事件”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发生的“解放日报事件”是打开上海旧市委缺口,向陈、曹为首的上海旧市委展开总攻击的一个重大战役。我们东方红战士坚定的站在革命造反派一边,坚决支持上海革命造反派的这一革命行动。大量翻印了支持封闭《解放日报》社得革命行动的《紧急通知》和“你们为什么看不到<解放日报>”等传单。我们还参加了工总司支持封闭《解放日报》社的游行。以实际行动支持了红卫兵小将的斗争。

  (四)首都三司、聂元梓和蒯大富同志

  首都三司是坚定的革命左派组织,她为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我们东方红战士坚决与首都三司的战友们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聂元梓、蒯大富同志是从白色恐怖中,杀出来的革命造反派。我们东方红战士坚决支持他们的一切革命行动。任何攻击、反对首都三司、聂元梓、蒯大富同志的反动逆流的出现,都是我们所不允许的。当有人紧密配合社会上的反动逆流,张贴翻印反三司,反聂、反蒯的“特快消息”时,我东方红战士立即挺身而出,进行斗争,贴出:“向首都三司学习,向首都三司致敬”的标语,并翻印了驳斥他们这一小撮谎言的传宣,坚决反击这股逆流。

  (五)张春桥同志

  张春桥同志是毛主席信得过的人,是坚定的革命左派,谁反对张春桥同志就是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我们坚决不答应。一月下旬,社会上再次出现炮打张春桥,反对中央文革的反革命逆流吋,红革会某些头头伙同上柴联司等织组策划召开炮打张春桥大会,并准备赴京告张春桥同志的状。真是反动透顶!我们及时地揭露了他们这一小撮人的罪恶阴谋,和上海广大革命造反派一起,奋起反击,将这股反动逆流彻底击退。

  四、“东方红”坚决执行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伟大号召

  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东方红”的战士始终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以毛主席亲自制定的《十六条》为行动准则,坚决贯彻执行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有关指示。

  (一)抓革命、促生产

  十六条指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为的要使人的思想革命化,因而使各项工作做得更多、更好、更省。“东方红”战士一直响应了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特别是今年五月下旬,在“联司”头头煽动群众罢工以后,“东方红”的同志更是不辞辛苦,抓紧一切时间完成更多的生产任务。还积极响应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抢运赤卫队积压下来的物资的号召,多次放弃休息时间,利用假日参加了义务劳动。他们忘我的精神,获得兄弟单位革命造反派的一致赞扬。

  (二)积极支持工学运动

  广大革命师生响应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要“和工农相结合”的号召,上海和各地来沪串联的五十多个革命组织的革命师生走进上柴厂,与工人革命造反派并肩战斗。他们按照中共中央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十条规定(草案),在工人业余时间进行革命串联,和工人一起一起上班,一起劳动,一起学习.一起讨论文化革命问题。他们遵照毛主席要调查研究的教导,对上柴厂的文化大革命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取得了发言权。他们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热情地全力地支持革命造反派。但是他们一进厂,旧党委书记就挑动了“联司”中的一小撮坏蛋对观点不同的学生百般刁难,组织围攻,讽刺挖苦,骂他们是“保皇派”,“诸葛亮”、“反革命学生”等等,并扬言要赶他们出厂。当革命学生遭到毒打时,东方红同志用身体掩护他们,当革命师生静坐抗议时,东方红战士自动买了馒头送给他们,当革命学生的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语录被抢走后,东方红战士把宝书送给他们。在这场阶级斗争中,东方红战士和革命师生,始终战斗在一起,结成了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

  (三)大反经济主义黑风

  在一月份进入夺权斗争的阶段,不甘心灭亡的资产阶级和他们在党内的代理人,又搞了一个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大搞反革命经济主义妄图将这场严肃的政治斗争引向单纯的经济斗争的岐路上去,从而转移斗争的大方向。我厂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极力迎合,“联司”的闯将,伪保长陆阿佛等带头闹“补饭贴”之风。刘东海大笔一挥,一天就签发了二十万八千元。使国家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东方红”坚决贯彻执行了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等三十二个革命群众组织发表的《紧急通告》。一面动员“东方红”领到“饭贴”的同志退款,一面召开了批判揭发反革命经济风的大会,阻止了这股歪风。

  (四)热烈拥护解放军

  驻沪三军坚决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的“人民解放军应该支持左派广大群众”的指示,从今年一月份开始就密切注意上柴厂文化大革命的发展情况,并进行了多方面的认真的调查研究,在基本上弄清楚事实情况之后.即于三月二十三日派出三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厂。解放军进厂以后,满腔热情地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和党中央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方针政策,并按照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建立了临时的“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而“联司”中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坏人,却把这个指挥部诬蔑为“自上而下的反革命复辟的产物”,是“反革命指挥”。蓄意挑起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干部“坚决不承认”这个指挥部,百般刁难和顶抗它对生产的领导和安排,同时先后七次抢、砸了这个指挥部。既严重影响了“抓革命促生产”,又恶毒地阴谋煽动群众把矛头指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破坏解放军的支左工作。

  毛主席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解放军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自从三军进厂后,东方红色战士无限热爱解放军,坚决执行三军的一切决定。在“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的领导下,积极完成任务, 并与“联司”一小撮坏蛋反解放军的种种邪恶活动,作不调和的斗争。

  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要完成打倒敌人的任务,必须完成这个整顿党内作风的任务。”一年来的上柴厂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是异常尖锐复杂的。东方红的战士一直勇敢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但正如十六条所指出的那样:“在这样大的革命运动中,他们难免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他们的革命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东方红尽管在运动中犯了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错误,有些甚至很严重,但他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他们进行了整风,对缺点和错误进行严肃的检查,批判,并向广大革命群众公开检讨,从中吸取教训,改进工作,进一步提高了战斗力。

  东方红战士奋起千钧棒,口诛笔伐,对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起了猛烈的总攻击,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批判黑《修养》,推动了上柴厂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毛主席教导我们:“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革命的谁胜谁负,要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才能解决。如果弄得不好,资本主义复辟是随时可能的。”为了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东方红的战士将更好地学习毛主席的思想,更好地掌握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更好地贯彻毛主席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中的一些重要指示,他们一定能够克服阶级敌人的一切反抗,一定能够从胜利走向胜利!

  上柴东方红《勇往直前》战斗组

  一九六七年六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