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68阅读
  • 0回复

mandy:我的十六岁——蓄势待发(九年级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文革回忆 移动到本区(2017-03-19) —
古榕畅想曲之五
风来雨过沙沙沙
我的十六岁
——蓄势待发(九年级篇)

1、
刚上九年级的时候,我们除了关心离校同学的去向,我们更多的心情是在欢呼是在庆幸。
老榕树爷爷,咱们都沐浴在金色的秋光下,朝露清晚霞美,空气多麼清爽,没有污染,没有焦虑……    爷爷,您那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是多麼舒畅惬意。
您那样挺秀,我这样神气!
打开大十六开十年一贯制九年级的课本,在散发著油墨香的气氛中,我在母校省实第四年的学习生涯开始了。
同样的校园同样的老师同学同样的课室同样的学习态度方法,我们信心百倍,一切都是轻车熟路举重若轻哦:语文的中心思想写作方法嘛,对著课文瞄几眼就可以写出来了;英文的所有的语法和句型几乎全都学过了,剩下的单词量和思想深度无非就是日子有功呗;数学是麻烦点,但是来来去去不就是多了些什麼αβ的东东罢了,那些永远也不可能搞明白的定理公式,看看用在哪儿就是了;化学更简单,等把无机的学完就会学有机的了,政治物理等等什麼什麼科已经不在话下……啦啦啦啦啦啦啦,我们几乎是唱著歌儿享受著寒窗之乐……
老师却在那唠唠叨叨,什麼“失败是成功之母”呀 “戒骄戒躁”呀 “哀兵必胜”呀 “半桶水才会晃晃荡荡”呀,真是好笑又烦人呢!
永远,也不会忘记九年级的第一次中段考。
全班各科总括起来有六成以上不及格!我们真的吓坏了。老师却没有对我们瞪眼睛,也没有说什麼“成功之母”之类的话,而是摊开两手无奈地说“怎麼办呢?”“怎麼办呢?”
我们震惊我们恐惧,我们知错了,擦乾泪水我们暗暗发奋……从此,那骄傲的欢快的啦啦啦不见了,代之以更加科学的方法更加顽强的刻苦……
后来,我常常回忆起那次中考——究竟是我们真的集体失准,抑或是老师们有意给我们击一猛掌,让我们惊醒,让我们从内部爆发原动力?
不管怎样,都得谢谢你们老师,在不经意间,你们已经把我们送上了新的起跑线。准备高考,已经成为一个明确目标提出来了。
我选择了文科,我预制了高考的复习提纲,我开始整理从六年级起的各科笔记,我和同学们一起搜集每一年的高考试题……
我学著用唯物辩证法分析所遇到的一切事物;我有意识地用这个方法指导自己的行动,我深信——当你遇到的困难达到你几乎撑不下去的时候曙光就会来临,我必须坚韧不拔,在学习方法上力求抓主要矛盾领会精髓提纲挈领融会贯通触类旁通……
我知道我的很多同学都在这样努力著,默默地准备著;我们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相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全力克服数学上的难题,我和吴声薇天天晚上通过两大机关的总机分线讨论数学习题,一直打到总机阿姨说:有重要电话进来你们快收线!怎麼天天都是你们这俩孩子!
我全力克服自己议论文的立论不鲜明理据不充足说理不深刻的缺点,为此,我甚至反复学习过九评里面的文章,学习各大报章的社论,以提高议论文的辨析力度。
我熟背六至九年级的英语单词。
我还是老习惯,看课外书籍文艺杂志的时候把不懂的和精彩的词句抄在小笔记本上。
小时候家里有很多书,我好奇想读,可是爸爸说那是大人读的书,於是我只能透过玻璃“读”书柜里的书名,书名很好读,《神曲》、《十日谈》、《文心雕龙》《战争与和平》。我有意把《红楼梦》读成“红萝卜”,把《静静的顿河》读成“顿顿的静河”,爸爸每次听了都会哈哈大笑说:小家伙!长大了才看。我那时候很羡慕大人,什麼书都可以看。
啊,还有一年我就可以上大学了。长大了我就可沿著自己喜欢的道路走下去,可以走到很远。我梦想著进入中文系新闻系或者古汉语研究之类的学系,我梦想进入中山大学甚至北大!一个个令人振奋令人激动的大学校名像一剂剂强心针鼓舞著再接再厉自强不息的莘莘学子!
我的心咚咚跳著热切地期待这一天。
那是一个奋发的年代茁壮成长的年代真正培养英才的年代……我们生活在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细胞里,学校给我们遮风挡雨,让我们尽情享受学习的成功感,让我们看到不远将来的那条属於自己的路。
爷爷,您那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是我们天天向上的和音,那里有金色年华最和谐悦耳的旋律。

                  2、
1965年底,有一份在中学生中很流行的杂志《中学生》登了北大附中初三学生宫小吉的文章《分,分,学生的命根》,讲学生们为了获取高分而拼命学习甚至各出奇谋,虽然拿到了高分其实根本没有学到知识。
这篇文章当时影响很大,在很多学校都引起热烈讨论。反叛的年龄,反叛的行动,这是一个颠覆社会秩序的信号;敏感的我,被这篇文章的潜台词震撼,我觉得这篇文章来头不小。宫小吉这个名字也烙在我心上,直到1966年底江青痛骂“什麼东西”的时候才知道他也是联动发起人之一。
当时,外校的同学兴致勃勃把这个题目扩大到政治的层面去讨论,把矛头指向教育制度,还有些学校的学生拒绝考试,拒绝做功课……很是闹了一个时期。而我们省实的同学对这篇文章反应冷淡——没有分数何来衡量,没有量化何来公正!过去现在将来都不可以取消分这个东西!道理就是这麼简单,於是接下来便继续埋头读书了。
省实的学生就是这样,外来的风,搅不动校园内浓浓的学习气氛。我们继续勤奋学习。
这个时期,我校同学在校际数学比赛棋类博弈百米男跑女子羽毛球赛球类比赛中都获得骄人成绩。
(旁白:今天,每当我们看到现在在读的省实小弟弟小妹妹们叱吒风云横扫世界的学业成绩艺技水平,我们并不惊讶,因为你们正是传承了我们当年的薪火,你们知道我们的“当年勇”吗!你们知道我们的热量热力热情热血后来是怎样遭到冰雪覆盖而凝固乾涸枯竭毁灭的吗!)
爷爷,您那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清爽悦耳,那是鼓励,是赞许。

3、
政治挂帅风靡一时,只专不红受到批判。
广州的中学校园出现了两位学生共产党员。
我们学校高年级的团员也正在争取入党。
我们振奋!
我们团支部的同学这个时期都在学习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我喜欢刘少奇的理论也关注他踏实高效的农村经济政策、工业政策以及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但是,我们心中最响亮的声音还是来自毛主席。
“卫星上天,人头落地”掷地有声。
毛主席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编辑部发表的《关於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中说:
为了保证我们的党和国家不改变颜色,我们不仅需要正确的路线和政策,而且需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身上。我们一定要使帝国主义的这种预言彻底破产。
毛泽东提出接班人的五个条件,强调应当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考查和甄别干部,挑选和培养接班人。我们都能够一字不差地背诵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条件。
我们的书包里面装著毛主席《矛盾论》、《实践论》的单行本。
我们在中山纪念堂听麦贤得讲自己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事迹。
我们到六年级给弟弟妹妹讲团课。
我们利用课间十分钟读《中国青年报》,彭加木,焦裕禄的事迹随著一整版一整版动人的文字流到我们心里,我们感动我们流泪,我们一同唱起有点儿悲凉的歌曲——古道黄河东流去,留下一片荒沙地……
我们读《红岩》读《欧阳海之歌》读《红旗飘飘》,当然也读《李自成》……(《青春之歌》《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迎春花》《苦菜花》早在几年前就读过了。)
我们读《人民日报》读《红旗》杂志读《共产党宣言》(后来发现此宣言非彼宣言也)……
我们常常在第六第七堂课分组学习毛选,我最记得我们喜欢讨论毛主席的《反对自由主义》,检讨自己自由主义的表现,大夥对“各人自扫门前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津津乐道,并且常常挂在口头互相嘲讽特别过瘾。
每个团员轮流写团支部的“支部日记”, 记录每天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和我们幼稚而铿锵的誓言,那整齐的一笔一划记录了那个时代花季少年追求理想的歌。可惜我们班那本现在找不到了。但是我看过Long保存的他们班那本支部日记,有对班里同学小资产阶级思想的苗头的分析,有对自己的自由主义上纲上线的批评、有对即将发展入团的同学的评价和团员之间的意见分歧……当那些涉及中学生活所有层面的生活场景一一再现眼前的时候,真的会令人捂著心口发笑呢。
爷爷,您那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在讲述什麼?有点让人捉摸不定呢:赞许吧却又要摇头,欣慰吧却又要叹气……爷爷您是怎麼了?
其实爷爷,如果不是后来国家的政治形势发生巨大逆转,政治挂帅也没什麼不好啊。
是的,那时候的我们求知欲多麼旺盛,学习的能力多麼强,我们已经蓄势待发,我们已经有能力接受尖端科技以及学术思想的攻坚战,我们有能力迎接国家最高层级淘汰试的挑战。
那时候,我们并没有想到读硕士博士做院士,我们只知道:前面,在通往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4、
接下来让我说什麼?怎麼说呢?
就是这样一群省实十几岁的孩子,一班后来绝对可以成为国家栋梁的孩子,因为生在错误的时空里,因为顺理成章地进入一个魔咒,我们卷入了那场席卷中国无人能够逃离的世纪海啸。
那是一场没有人能够及格的世纪大考。
那是一场黄色人种大面积杀伤的人祸。
那是一场没有任何胜利者的权力角决。
当我们把满腔的热诚和智慧贡献给那场动乱直至被驱赶到广漠荒凉的边陲挥洒热血冷汗的时候,全球掀起了翻天覆的伟大的科技革命,IT行业蓬勃兴起,互联网的出现给力地标榜人类文明的辉煌——
可是这一切与我们无关!
与我们勤奋好学成绩超卓的省实之子无关啊!
想想,究竟从什麼时候起,让我们走上这条至今仍然令人惊怵颤栗之路?
不愿意想那不行!
那是一个无需独立思考的年代,那是个“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的年代——毛主席是天共产党是地,有天就有地,听著跟著准保不会错。
那个时候,我们绝对相信:
中国共产党是新中国的领导核心。
马列主义是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
阶级斗争的理论一定能够救中国。
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一定能够实现。
……
为了理想,我们不会吝惜自己一生的忠诚!
中段考过后不久,中国大地风雷滚滚乌云密布山雨欲来了。
上海《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是一篇分量很重来头很大的文章,一系列点名批评吴晗、邓拓、廖沫沙主笔的《三家村杂记》和邓拓的《燕山夜话》专栏——“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结论来势凶凶!连我们的课桌都感觉到震动。
革命阵营将要重新洗牌。
风声越来越紧……山雨欲来。
我们仍然端坐在课桌前,努力学习,努力学习。要考大学,要考名牌大学,要上中文系,要把宋词元曲、把契柯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泰戈尔惠特曼美妙的世界拥进怀中……
在我那小小的心灵里面,愿望在挣扎。
在我们小小的校园外面,风雨不停歇。
毛泽东已经走上神坛,毛泽东思想已经被神化,毛主席语录已经圣经化;中国的法律尺度简化成“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打倒谁”。一个几乎全民统一的对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崇拜的意识形态推波助澜,文革呼之欲出了。
一九六六年五月,《5.16通知》像一声炸雷,响彻我们的校园!那个夜晚,我们全班是坐在课室里倾听的。  
在《5.16通知》里,宣布撤销《二月提纲》和原“文化革命五人小组”,重新设立隶属於政治局常委会的“文化革命小组”,为展开“文化大革命“准备了最权威的领导机构……
那一个个中国字掷地有声振聋发聩,没有呼吸,只有心跳——这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一道命令!
革命,真的来了!
听到这个决定,我的心庄严肃穆,要放下手中的学业了,要扬鞭跃马驰骋疆场了——为了那多年的梦想,也为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麼灾难的国家。
风来了呼呼呼,雨来了唰唰唰……
爷爷爷爷,您满面忧伤欲哭无泪,一年多以前,那场特大台风横扫广州的时候,您没有低头,可是现在,您沉重地低下头,您那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传递著苍凉。
爷爷你听啊: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革命的感觉多麼新鲜!
爷爷你听啊:
革命歌曲“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多麼动听!
爷爷你听啊:
毛主席语录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多麼有道理!
爷爷你听啊:
毛主席的诗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多麼振奋人心!
……
刚满17岁的我和我的teen age的同学们,即将和同龄的共和国一起走上波澜壮阔风雨漫天的青春之路,荡气回肠,斗志昂扬哦!
暴风骤雨真的来了,哗啦哗啦……天塌了地陷了,山呼海啸泥沙俱下,盼望已久的革命风暴终於来了!您的孩子们张开双臂,欢呼从天而降的大革命洗礼,并且准备冲向暴风雨。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爷爷爷爷,您应该高兴啊!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我们这麼好
的年华,比父母舍家弃舍奔赴延安太行还要小呢!
风来了!雨来了!
爷爷,您宽大的树冠中飒飒的风声是爷爷您那悲怆的呜咽……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1a44f9ee5690c66c0101b43f3602ba7a1020ca7870fd33a541b0120a1ac26510d19839b213216af3e5feef1217240527de88697db168bf0d47b72ce74696d4cd81c47ce58e998007e903d9350ecae1ee4baf63493acd1d3dc5750ca50077b8bf68b5c0112d7&p=8b2a97069e8311a05ded822c5742&newp=c439da59c8934eaa58b3c7710f5992695803ed623ed4c44324b9d71fd325001c1b69e7ba2c261404d5c0766c04ac495fecf03773321766dada9fca458ae7c476&user=baidu&fm=sc&query=%A1%B0%B9%AC%D0%A1%BC%AA%A1%B1&qid=8daa288400239dbc&p1=22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