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92阅读
  • 0回复

陕西文革资料:西安市第一保育小学是培养修正主义的苗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光荣的传统难忘的校风
  
光荣的传统难忘的校风

西安市第一保育小学原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在抗日战争爆发的一九三七年它诞生于革命圣地延安。
当时主要是招收革命遗孤和革命战士、革命干部子女的。学校的学生来自祖国各地,有农村的拦羊娃娃,有和日寇作过斗争的儿童团员,他们大多数是从小跟著父母在革命队伍里成长起来的,他们都有著强烈的阶级感情。
当时,美蒋匪帮勾结日寇对陕甘宁边区进行了经济封锁,他们企图把根据地的军民饿死,困死。在这种情况下,学生的生活条件和学习环境都是十分粗劣的,可是孩子们并不害怕,他们在毛主席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发奋图强,自力更生”的伟大号召下,和父兄开展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没有袜子,自己纺毛线织;衣服烂了,自己动手补;没有褥子和门帘,自己下山割草编。他们组织起了农业组、木工组、泥工组、装订组等等许多活动小组。修建校舍,制作桌椅,磨制笔砚,装订课本……。学校道路不平坦,同学们一边唱著歌,一边干起来。
我们号舍在山上,今天把路修好了,
伙房课堂在山下。大大小小都呀么都高兴。
天阴下雨道路滑,自己动手样样有!
吃饭上课多麻达。什么困难都不怕!
高年级同学帮助贫下中农扫盲,帮助军属抬水砍柴、和老乡开会联欢,每逢普选等政治运动,就去宣传鼓动。和当地老乡的关系非常亲密,群众们把同学看作自己的亲儿女,老大娘、老大爷都称赞不绝地说:“你们真是毛主席教养出来的好娃娃……”。
抗日战争胜利后,一九四七年胡宗南匪帮对我陕甘宁边区发动了进攻,在毛主席和边区政府的关怀下,延安保育小学全体同学行军二千里、转移到河北武安去。
行军一天就够累的了,可是一到宿营地,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到村子里去宣传。刷写“打倒蒋介石,消灭胡宗南,解放全中国”的大标语,向老百姓报告前方的胜利消息,自编自演小节目宣传党的政策,在行军路上,天天要宣传,又不忘学习。同学们利用走路功夫,看实物识字,看到大炮就学“炮”字、看到谷子就学“谷”字……。
一九四八年,解放军收复了延安城,这群小八路在老师们的带领下,又回到了老边区。他们重建被炸成了废墟的学校,耕种荒芜了的田园,又开始了紧张的劳动和学习。这个学校在战争的年代,为革命事业培养了大批人材。

蜕化变质和平演变
但是,自一九四九年进城后,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把持下,这所学校逐步被引向了英、美式的“贵族子弟学校”的道路。
毛主席和党中央很快地觉察到干部子女集中寄宿制问题的严重性,要求各地取消这种学校,一九五五年,中央特别发布了关于逐步取消干部子女学校的指示。
但西北局,省市委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明目张胆地对抗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更顽固系统地推行修正主义的教育路线。
贵族少爷式的待遇
在黑帮分子的直接授意下,学校规定只招收十三级以上干部子女。在一九五七年后,又开始招收教授,导演,名演员等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子女。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习仲勋、张德生、赵守一、牛卫中、张锋伯、郭琪、李宗阳、柯仲平等。可是广大劳动人民家庭子女就连本校教职员工子女也得另找校门。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这所学校真是“关怀备至”。学校仅有千余名学生,竟占地上百亩,环境幽美,条件优越,待遇特殊。学校座落在风景优美的南郊西北局机关宿舍旁边。学校里花园,果树,洗衣房,理发室,图书馆,体育室,医疗所,洗澡塘,缝纫厂,木工厂,应有尽有。一切设备尽善尽美,追求第一流水平,讲究高级化。
为了保证这些子弟的健康,医务所就配备有十三个医务人员,而且多是经省、市委和教育局挑选来的好大夫。医疗器械,齐全无缺,治疗医药,应有尽有。连许多大医院都没有的贵药品,这个医务所都样样配齐,其他象隔离室,病房,钢丝床等,胜似一般医院。
这个学校里,每班都配有1-4名保育员,专人给学生送洗脸水,洗衣,洗澡,扫厕所。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叫嚣:“一切为学生服务。”逼著教职工跟著学生屁股团团转,甚至学生洗头,洗脚,剪指甲,梳头都要保育员包了,学生在这所学枝里完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著资产阶级寄生虫的生活。
学生生活特殊,待遇优厚,经常是尤鱼海参,逢年过节还要另调味。鸡鸭猪羊把一些学生都吃腻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给主子尽养子之忠,便令炊事员作饭时将大肉皮剥掉,以满足这些小姐、少爷的口味。50年春节留校生摆八碗,吃酒席,坐席面达半月之久。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西北局,省市委和学校里一小撮三反分子串通一气知法犯法,走后门,跑黑市,进行特殊照顾和非法供应。糕点,牲畜,鸡涵鸭脂,水果,整车整车往学校拉。国家虽遭灾害,校内犹如丰年。就这那些坐高官,拿厚禄的家长老爷还嫌不足,责备学校:“应该给孩子吃好一点嘛!定点牛奶加强营养,多花几个钱,家长不在乎!”有的黑帮分子竟派保姆,将牛奶从城里送到南郊小寨,给孩子加营养。

美帝苏修式的教育
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及西北局、省市委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对这座学校抓得很紧,高岗、彭德怀、习仲勋、张德生、牛卫中、刘庚、张锐曾多次到“一保小”视察并作了不少黑指示,极力推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而校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则当作圣旨,句句照办。在其主子的授意下,他们公然明目张胆地攻击毛泽东思想,公然提出“守纪律,有礼貌,讲卫生”的“三好”标准来对抗毛主席的英明指示。他们不准在宿舍悬挂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的画像,他们公然叫嚣:“不要把语文课变成政治课”,“为了加强学生对基础知识的理解和掌握,不能牵强附会,穿靴戴帽,乱用政治术语”,他们甚至破口大?学习毛主席著作,“顶个屁”“有些人还越学越坏”,看他们恶毒到何等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为了推行智育第一,刺激学生争名夺利,大搞奖励优秀生制度,高年级语算在90分以上,中年级在95分以上就是优秀生主要条件。一旦选中优秀生,又是照相,又是发奖,又是大会宣布张贴喜报。
他们极力反对学生下乡下厂去参加劳动,与工农相结合。而每逢假期,到太乙官等地设置“夏命营”,让学生游山逛水,吃喝玩乐。
为了达到培养资产阶级接班人的目的,他们全面推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灌输“血统论”,“等级观念论”等修正主义思想,他们对老师说:“咱们这些学生,将来都是直接接班的,都是当然接班人”“象我们学校的学生,家在机关,住在城市,父母都是领导干部,不升学怎么办?”他们在教师中散布“咱们学校学生的家长都是领导干部,他们忙忙碌碌的工作,把孩子交给学校,如果升不上中学,咱们咋有脸去见家长呢?”给教师施加压力。曾经有一度,因为该校学生是高干子弟,不经考取,破例全部“保送”到“重点中学”。
学生被关在这与世隔绝的“大观园”里,不参加劳动,不接触社会,变的愈来愈“修”,来回往返汽车接送,夸官比级,挥霍浪费。有的竟然拿饭菜打架,对教工极不礼貌,视作下等人,对劳动人民更无感情。在图画课上,有个学生在一个农村小娃拾粪的图画边上写上了“乡里棒”三个字,哈哈大笑;有个教师穿了件中式衫子,有的学生竟耻笑道:“乡巴佬!”学校附近是农田,看到农村小娃,有些学生讥笑地喊“稼娃,稼娃……。”进了中学也是如此,他们和工农子女相处不在一起,嫌中学的饭不好吃,整天逛大街,买零食,下馆子,甚至经不起三年自然灾害的考验,招摇撞骗,贪污盗窃,而犯罪法办。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触动了他们的特权地位,有的“红恐”分子公然叫嚣:“我爸爸革命三四十年了,最后落了个黑帮。”有的还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高干子女倒了霉!”其中有一小撮对我们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和中央文革,对无产阶级专政和革命造反派,怀著刻骨仇恨,而高呼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万岁,难怪帝修称颂他们是“中国的希望。”
触目惊心的恶果

组织保守势力镇压群众运动
十几岁的小学生,由于修正主义毒害,有一小撮人忠实地充当了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御用工具。他们把斗争矛头对准革命教工,千方百计保黑帮分子过关。对教工拳打脚踢,吐唾沫,浇凉水,皮带抽,石头砸,揪头发,挂牌子,实行武斗,制造恐怖。他们叫嚣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比地主、资本家好”,“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是受害者,今后也要给出路呢?”他们破坏斗争会,复盖造反派的大字报,还在人家大字报上批语乱骂,至今还有人暗中联系,秘密组织,积极为“西红司”“红恐队”翻案,并企图将“八月红卫兵”大本营设在本校,与造反派对抗到底。

散布反动言论炮打中央文革
在这次文化大革命中,有些学生家长被定为“三反分子”,让广大造反派揪出来了。这一点上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于是一小撮对文化革命非常不满,对毛主席也怀恨在心。他们瞅准机会,发泄不满。他们撕毁毛主席画像,涂改歌颂毛主席的大字报,撕毁大标语,在操场上用刀子刻写“刘邓万岁”的反动标语,捣毁纪念延安时代的校史展览室,叫嚣:“红恐队”好得很!“红恐队万岁!”,“红恐队那里是反动组织?事实全属捏造!”,“活著干,死了算”,公然把矛头指向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指向坚决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中央文革小组,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破坏国家财产发泄对党不满
他们乱打,乱抢,乱烧,乱偷,有的烧学校的竹帘,有的烧桌椅床凳,有的偷电线,有的卸广播,人少居住的地方,玻璃全部被砸光;空房子的铜锁全部被拆卸卖掉;全校路灯和空房的灯泡全部被打碎,图书馆五次被砸,书籍大量被抢,体育室被撬开,体育用品被偷走,木工厂另件被拿走,少先队队部彻底捣毁;连为他们效劳的卫生所也被砸抢,全部钢丝床的弹簧被拆掉了,有一间房的瓦被打碎剥光,他们干完后还写上“破坏纵队永垂不朽!”的反动标语,他们这种反革命破坏行为,使国家财产遭受到严重损失。

吃喝玩乐游手好闲
在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毒害下,一小撮家伙追求资产阶级腐朽的生活。开学三个月来,虽然学校已复课闹革命,但他们未上过一堂课。住在学校的,想睡就睡,想吃就吃,嫌不可口就大骂炊事员,男生喂狗,偷教工的牛奶来喂狗;女生养鸡,鸡死了开追悼会,有的吸纸烟,有的酗酒,有的打架成性,有的低级下流,爬在女厕所墙上,有的在外改头换面,招摇撞骗。腐朽糜烂的生活使得他们越吃越馋,他们高喊著“吃葡萄无罪,摘苹果有理”去果园偷果子,他们偷卖学校东西,偷吃公园桃子,偷拿书店书籍,偷取别人存摺,偷开教工门窗,偷盖总务处分章。
这些学生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为什么会走上这种道路呢。就是因为他们多年来生活在这种修正主义高干子女集中寄宿制的学校里,这种学校是直接违背毛泽东思想的。学生在这脱离社会,脱离广大劳动人民的学校里愈养愈修,他们在政治上受著血统论的影响,在思想上又存在著严重的“自来红”,而长期以来又没有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进行艰苦的思想改造,因此受毒很深少数人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作出了反革命的勾当来。这都是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恶,是高干子女集中寄宿制的罪恶。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面对这样一种现实,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只有一句话:“坚决砸碎它”,“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份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我们就是要大造特造修正主义的反,彻底铲除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大观园”,为建立一个充满毛泽东思想金色阳光的新型的教育制度而努力,为实现毛主席的英明指示而奋斗!

  (原载《春雷》砸烂干部子女集中制、批判“联动”思潮专刊续编,1967年12月;首都八一学校东方红公社主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f097d101008lu2.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