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489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南京大学揪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匡亚明 (66.6.16)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革命师生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大闹无产阶级文化革命
南京大学揪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匡亚明
江苏省委决定撤销匡亚明一切职务,受到热烈拥护

《人民日报》1966年6月16日,第一版
作者:新华社

新华社南京十五日电 南京大学举行万人大会,广大革命师生员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愤怒揭发和声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匡亚明的罪行,一致表示要坚决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十二日下午,南京大学举行全体师生大会,动员进一步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声讨匡亚明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南京各大专院校推派大批代表参加了大会。在会上,首先宣布了中共江苏省委关于撤销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第一书记匡亚明的一切职务的决定。这一决定宣布以后,全场热烈欢腾,长时间地热烈鼓掌欢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在十二日的大会上,刚从溧阳分校赶回来的几百名师生,受到了校本部师生的热烈欢迎。分校学生胡才基、朱英才、孙家正、王晓中和教师苏寿祁,在台上以极其愤怒的心情,揭发了匡亚明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他们热烈拥护省委撤销匡亚明一切职务的决定,说:我们有伟大的党的领导,有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作武器,有广大群众的支持,一定能够把匡亚明和其他一切牛鬼蛇神全部揭发出来。我们不斗倒他们,决不罢休。校本部学生陈季平在大会上发言,对遭到匡亚明打击的师生表示亲切的慰问。他说:“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谁反对毛泽东思想,谁就是我们的死对头。不管他有多高的职位、多老的资格,我们一定要同他斗争到底。”分校学生唐力行、王世泰、杨家玉、张秋良等纷纷表示:省委撤销匡亚明一切职务的决定,是对南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撑腰。我们无限地热爱毛主席,无限地热爱党,我们要读一辈子毛主席的书,干一辈子革命,永远捍卫毛泽东思想,永远和一切牛鬼蛇神斗争到底。

广大师生员工通过对匡亚明的揭发和声讨,擦亮了眼睛,进一步认识到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尖锐性和复杂性。一致表示:匡亚明虽然被揭发出来了,但匡亚明在学校散布的毒素还远远没有肃清,其他一切牛鬼蛇神还没有被揭发出来,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揪出来,彻底揭发,彻底批判,彻底打倒!

十二日的大会是由中共南京大学委员会第二书记胡畏同志主持的,他在会上讲了话。

参加大会的各大专院校师生热烈拥护中共江苏省委的决定,坚决支持南京大学革命师生的斗争。南京师范学院广大师生上午听说南大要开大会,当时就写了声援南大革命师生的大字报,下午,他们派出了二百多名代表,带着大字报和声援信参加大会。南京工学院、南京林学院、华东工程学院等院校师生代表,都当场写信,一致表示拥护省委的决定,支持南大革命师生的斗争。南京师范学院的代表在信里说:“我们坚决和南大的革命师生员工站在一起,并肩战斗,坚决向一切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进行斗争,把一切抗拒和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资产阶级保皇派,把一切牛鬼蛇神斗倒斗臭,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大会结束以后,各高等院校师生还纷纷写大字报、写信、打电话到南京大学和新华日报社,表示热烈拥护中共江苏省委的决定,支持南大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斗争。

新华社南京十五日电 最近,在江苏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争中,南京大学革命师生揭发了该校党委第一书记兼校长匡亚明的反动罪行。匡亚明以卑鄙毒辣的阴谋手段,镇压校内的革命群众运动,走上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道路。中共江苏省委决定撤销匡亚明的一切职务。

六月一日以前,南京大学广大师生响应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积极投入这场文化大革命的斗争。六月一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七位同志的一张大字报的消息后,进一步激起了南京大学广大师生的革命热情。正在进行劳动建校的南京大学溧阳分校的革命师生,二日下午贴出大字报。他们一致声援北大革命师生的正义斗争,同时对匡亚明领导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态度,提出了严肃的批评。

在这以前,有一位工人写信给南大党委,对该校编著的《左联时期无产阶级革命文学》提出批评,指出这本书竭力吹捧“三十年代”文艺传统,抵制毛泽东文艺思想。南大溧阳分校政治处印发了这封信,由匡亚明亲自写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的“按语”。这个按语,有意混淆了这场文化大革命的性质,要学生“投入学术大批判运动”,根本不提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按语特别强调“实事求是的原则”,强调通过运动要“初步拟定今后教学计划,为下半年教学作好准备”,企图把文化大革命运动引到邪路上去。按语故意把水搞浑,要“在全校开展一次群众性‘兴无灭资’的自我教育运动”,转移斗争目标,打击左派。这个按语还左一个“无意识”,右一个“客观上”,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打掩护。分校学生周冠华、陈云绮、郑立业、王钟元、吴相乔等写出的第一张大字报,就对分校政治处提出责问:是否愿意彻底革命?接着,二年级学生蔡琼、潘玉玲、李为华、施锐琴、王秀英、鲍玉花、周慧和苏寿祁等八人,联名写了一张《十问匡校长》的大字报,义正词严,向匡亚明对待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言行提出了责问。这些大字报提出的责问,条条问得对,条条问得好。

就因为这些大字报,触犯了匡亚明这个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尊严”,他就公开暴露出那副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嘴脸。六月二日下午和晚上,匡亚明在分校连续召开党总支扩大会和全体党员大会,挟持党组织,欺骗党员,先把自己说成是“绝对正确”,然后别有用心地诬蔑批评他的人是“不怀好意”,布置立即组织“反击”,煽动大家“不能手软”,对革命师生进行恶毒的诬蔑、谩骂和恐吓,把革命师生贴出的大字报说成是“毒箭”。

六月三日,匡亚明继续猖狂地进行反革命活动。在上午他召集的党总支扩大会上,命令进一步“跟踪追击”,用大大小小的所谓“讨论会”(按:即斗争会)进行反扑,打击革命派。为了做出样子,匡亚明亲自出马,赤膊上阵,参加所谓“讨论会”,破口大骂革命师生。在外语系,他诬蔑写大字报的学生是“反动派”,他甚至谩骂有的学生连“反动派”都不如。并且一再在群众面前,给那些革命积极分子戴上各种无中生有的“帽子”,强迫他们“检讨”,还下命令要一律取消那些写大字报的预备党员的资格。这些暴行,完全暴露了匡亚明这个资产阶级保皇派对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刻骨仇恨。

在匡亚明的策划和组织下,从二日到五日为止的短短四天内,在溧阳分校的五百多师生员工中,被斗的共达七十人,包括学生六十四人,教师四人,工人二人。其中党员九人,团员二十二人。他们大部分是劳动人民的子弟,其中有一些是革命烈士的子女。四个团总支书记,除一个不在家外,三个全被斗了;四个学习毛主席著作、突出政治的标兵,也被斗了。有的被反诬是“小三家村”,有的被说成是“黑帮”,被戴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有的甚至遭受到人身侮辱。三日下午匡亚明回到南京后,竟然趾高气扬,叫嚷“反击”形势大好,命令溧阳分校对被斗的师生要“扭住不放”,并立即召开党委常委会,大肆吹嘘他在溧阳分校的“经验”,颠倒黑白地说是“粉碎了一次六小时的政变”。匡亚明为了压制常委会内部的不同意见,还强调“加强领导”,“统一认识”,“分清敌我”,妄图继续打击革命师生,破坏文化大革命。

中共江苏省委及时发现了这一严重事件,立即派人进行检查,发动南京大学党组织中的革命派和广大革命师生,彻底揭发了匡亚明的反革命罪行。现在,南京大学广大革命师生,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进一步揭发和批判匡亚明的反革命罪行,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