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26阅读
  • 0回复

令人难忘的苏寿祁老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令人难忘的苏寿祁老师

  不知怎么搞的,突然想起了苏寿祁老师。在网上一搜,居然搜索到他捐赠另外一所大学图书的报道图片,呵呵,那个样子(中间那位)还没有多少变化。太高兴了!

  


  苏寿祁老师是我们班的俄语老师,教学认真,态度和蔼。他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天真,老天真。那时候,他整天和我们泡在一起,谈笑风生,一点老师的架子都没有。我们同学对他也不太“尊敬”,有时候还要抓住他的缺点嘲笑一番,他也不计较,笑哈哈一阵了事。记得在溧阳果园劳动的时候,大家一起休息,我拉京胡,他也拉京胡。他拉西皮,像模像样的,摇头晃脑,像个真的京剧琴师。我们班陈荣看不惯,说他矫揉造作:“你不就是摇头晃脑么?其实你还没有黄丝拉得好!他就不会做样子而已。”他听了这样不客气的话,也不生气,照样拉他的西皮,很沉醉的样子。

  南大毕业的,都知道有个六二事件。而六二事件的重点戏码,就是那张名扬全国的《十问匡校长》,九个学生,就他一个老师,签名在最后一个。后来匡校长组织反击了,大字报成了反动宣言书,一个个都挨批判了。尽管他签名在最后,但是你是老师啊,于是成了黑后台,被批得东倒西歪。有一天,我从图书室出来,看见众多学生把他困在垓心,打倒啊,交待啊,不用说了,就连和他一起写大字报的班干部,也上去狠狠的揭发批判,说他是策划者,幕后指挥。在震天的“苏寿祁不老实就叫他灭亡”声中,他在垓心里结结巴巴,很无奈很可怜的样子,看了叫人有点不忍心。

  后来呢?平反了,“胜利”了,正当那些曾经与他一起写大字报后来又批判过他的人大势宣传造反经验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他的声音,连个人影也没了,整个消失了。但是他的那些和蔼可亲的面容,滑稽可笑的语言,天真的处事态度,却永远刻在我心里,几十年忘记不了。有时候真的很想他,想他的天真,想他的认真负责,想他的风趣轻松的教学方法,想他的不懂人情世故老小孩般的纯洁。

  大概1983年吧?最迟1985年,我到南京大学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竟然在外宾招待所大门口看到了苏寿祁老师,他正在和几个老外说话,好像讨论什么似的。我不便打搅,等在他的身后,到他们对话告一个段落,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过头来,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我问:“苏老师,还认得我吗?”一萨那间,他猛的抓住我的手:“黄丝啊,黄丝啊。我怎么能不记得你呢——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呀!有的人做了一辈子事,没有人会记得他,有的人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却令人永运难忘!你黄丝就是叫我难忘的人啊!”

  接下来,我们互相介绍别后的情况。知道他去苏联学习了两年的计算机,回来给苏联专家当学术翻译,已经有了译著出版发行。他高兴地说,黄丝啊,这下子我们变同行了啊。忽然,他低下头来,在我的耳边兴奋地说:“黄丝,知道不?我当官了!俄语教研室主任!你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我心里一突:这老小孩看来是永远长不大了。

  不过,令我高兴的是,正因为他永运是个长不大的老小孩,所以有无尽的活力,这活力不但感染别人也会感染自己。要不,你看上面那个照片,快八十的人了,依然那么健康、年轻?!

  没有城府,幼稚,天真,尽管会被老谋深算的君子嘲笑,但是它却是一付真正的不老药。

  苏老师,黄丝想你啊!

  (文中真名,用网名黄丝替代了)


http://blog.tianya.cn/m/post.jsp?postId=433595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