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75阅读
  • 1回复

关于山西女劳模解悦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劳模,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个特有现象。王进喜、陈永贵、时传祥、李素文、吴贵贤、张秉贵、李素丽……这些普通劳动者的名字,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同样名扬四海。这本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一个重要体现。不过,劳模们一旦遇上了政治,那表现和遭遇可就五花八门啦,有的可以官至高品,有的却沦入地狱。今天俺给大家讲一个劳模的故事,只是因为这个劳模的名字在互联网上还不见经传,从未有人提起过,俺以为,劳模们的名字,本应当更多地被人们提起,被人们尊重的。

闲话打住,这就开说。

俺说的这个劳模名叫解悦,女,山西人,生于1942年(大约)。本来是个普通的农村姑娘,赶上1958年大跃进,她当上了纺织工人。俺对纺织行业不大熟悉,她干的那个活儿大概就叫“挡车女工”吧,反正就是看纱绽,接线头。她头一天上班,按规定是看一百个纱绽,第二天就要求看二百个,过了几天,她要求看到四百个,就这样,她的技术不断提高,到1964年,她创下了一人看一千八百锭的亚洲纪录。需要提醒各位看官的是:这是两个以上挡车工的工作量,而且她并未因此多拿一分钱的奖金。

于是乎,解悦同志成了新闻人物。1965年,她作为全国劳模之一,受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亲自接见并合影留念。刘主席、邓总书记、薄副总理等等高官要人都曾夸奖过她,当时身为《红旗》杂志总编和《哲学研究》杂志主编的关锋同志亲自上门采访她,并发表了署名“关锋”的文章赞扬解悦的革命精神。

解悦同志勤奋好学,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特别是对老人家,那是怀着无比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出名以后,约她写文章的也就纷至沓来,她也曾写过不少文章,其中有一篇叫做《接头的规律,纺纱的哲学》,在1965年第六期《哲学研究》杂志上发表,同期发表的一组工农兵学哲学的文章中,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作者,当年号称“青年鲁班”的李瑞环同志是也。

文革开始后,解悦同志紧跟党的战略部署,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系列批判“三家村”的文章,表现出工人阶级对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权威的无比痛恨。不过,没过多久,她本人也遭到炮轰和火烧,因为她是刘邓的“黑劳模”,呵呵。解悦同志决心努力跟上党中央的前进脚步,坚决跟刘邓划清界线,坚决参加革命造反的队伍。一九六七年二月,她参加了“山西省革命造反联络总站”,该站的主任是陈永贵同志,副主任是解悦、牛发和、李顺达三位劳模。一个月后,又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实现革命的大联合,自动解散了这个组织。山西省革命委员会成立时,以上四人全都作为工人阶级的代表和贫下中农的代表,被“结合”进领导班子,陈永贵和解悦都当了省革委会的常委。

不过,革委会的成立,并不标志着大好形势的到来、山西还是跟全国一样,派性泛滥,斗争不止。解悦同志在革命的洪流中,尽管竭尽全力想跟上形势,无奈形势变化多端,今天这个是太上皇,明天又成了阶下囚。曾经在文革前著文赞扬过她的关锋同志,本来是中央文革的大员之一,谁知转而变成了“王关戚”,于是乎解悦同志也就成了“小爬虫”。那个年代,真可谓“站不完的队,流不完的泪,写不完的检查,请不完的罪”。

1967年7月,在北京开会的时候,阴谋大师康生同志对山西问题讲了一番话,点了不少名,又打倒了一批人。解悦感到不理解,就在一次受到周总理秘书接见的时候,向该秘书谈了她的疑惑。哪知此事很快便被康老探知,把解悦叫去痛斥一顿,并要求她明确表态反对某些干部。解悦同志当然不敢怠慢,在第二天的会议上便痛斥走资派,谁知当天发言的人太多,解悦同志的发言并未引起足够的注意,没有被登在“会议简报”上,这就算把康老先生得罪啦。

这次会议之后,解悦同志使被送进了“学习班”,要求她交待问题。交待什么问题?有人向她透露:康老点了她的名,说她是“五一六分子”!从此之后,劳模解悦告别了工厂,从这个学习班转到那个学习班,从这个批斗会揪到那个批斗会,一直到林副统帅驾崩之后的1973年,周总理陪同外宾访问大寨时,忽然想起山西省有个劳模叫解悦,便向省领导问起解悦的情况。这下省领导们着了慌,草草结束了对解悦的长达六年的“审查”,省领导亲自向解悦同志陪礼道歉,安排她担任山西省轻工业厅的副厅长。解悦同志拒绝当官,要求回厂继续当工人,这当然不能允许,经过反复讨价还价,最后安排她到某工厂当一名副厂长。

四人帮被粉碎后,解悦同志作为劳模代表,再次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谁知没过多久,开始清查“三种人”,解悦同志又成了清查对象。查来查去,直到1983年,也没查出什么,这才算是不了了之。不过,解悦这个劳模的名字,从此也就被人们忘记啦。

解悦同志如果还健在,现在大概已经退休啦。想想解悦的遭遇,俺于是乎常常嗟叹不已。以解悦、时传祥这些劳模为代表的普通劳动者,他们才是共和国大厦的基石。那些善于玩政治的人们,连这些劳模也不能放过,实在是没有天理。而另一方面,社会主义的劳模又不可避免地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他们就是想远离政治也是不可能。他们不得不积极介入政治运动,不但要当建设的劳模,也要当政治的“劳模”。殊不知政治这个肮脏的舞台上,从来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从来就不承认有什么永恒的“劳模”。解悦同志努力真诚地跟党走了一生,最后还是走错了,落得个晚年凄凉。俺于是乎也是工人出身,没当过劳模,却见过不少大小劳模,深知“劳模”这个名号来之不易且当之不易,不能不为之再叹。

http://chuansong.me/n/288382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24
《戚本禹回忆录》下册374页记载:

一次关锋跟我讲,山西有个工人,是个女同志,叫解悦。本来我也认为她的文章是别人替她写的。我就去跟她探讨,她没稿子,却能把写过的文章讲得清清楚楚。我没想到那么漂亮的年轻姑娘,能有那么高的水平。我说,是不是人家给她作了辅导,再让她背下来的。关锋说,不像,我提的问题都是临时想到的,她都讲得很好。解悦在文革中参加造反,后来成为山西省革委会的常委,再后来就也跟我们一样的受难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