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55阅读
  • 0回复

1966年6月6日西安交大“六·六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1966年6月6日“六·六事件”,西安交通大学学生李世英被戴上高帽子“游校”

--文革1966

1966年6月6日在西安交通大学发生的“六·六事件”。6月6日那天,西安交通大学一些学生有组织地到工作组的办公地点,提出要赶走工作组,并且贴出了大字报,他们还提出:省委有黑帮。接着,数十名学生分别到西北局、中共陕西省委、新华分社、陕西日报社,提出省委工作组和省委内有黑线等问题。西安交通大学部分学生的这种行为,遭到了中共西北局的坚决抵制。工作组对这批学生展开了反斗争,在反斗争中出现了过火行为,带头闹事的学生李世英被戴上高帽子“游校”,李世英自杀未遂,由此引起了更大的矛盾。

**********
      一九六六年六月六日,西安交通大学一些学生反对工作组,提出工作组有黑线、省委有黑线。   当晚,工作组开会,认为漂上来一批闹事的尖子,出笼了一批牛鬼蛇神,要组织队伍追根子。    省委听了错误的情况报告,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认为是一种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康策划的反革命事件。  
    把交大同学反对工作组不革命、抗议陕西省委、西北局不支持同学的革命行动,把同学的革命行动看做是“闹事”,看做是彭康这个坏蛋组织的反扑,错误地判定为反革命事件。因而把所有对付敌人的办法和手段(所谓防范措施等)都用上去了,登记姓名,照象,电话录音等;组织围攻;印发传单,进行反击;后来又大搞“查上当、放包袱”,把不少革命同学打成“反革命”,有的被逼自杀。  
以后又在革命师生中进行“查上当,放包袱”,错整错斗了一批革命同学。  

       一九六六年六月七至九日,全校各系对尖子开了大小斗争会,并把学生领袖李世英等人戴上高帽子游校。  

      一九六六年六月九日中午,李世英自杀未遂。他给党的遗书,给他的父亲母亲的确遗书。说明他是一个好同志,是一个革命的青年,只有二十一岁。虽然他受了打击,他不埋怨党,而且告诉他的家庭也不要埋怨党。  
   
**********
有文称,毛泽东称李世英为“学生领袖”。(何时何地与何人????)
《共和国史记》第三卷第104页,吉林人民出版社1996年出版第99页,西安交通大学发生“六·六”事件,7、8、9日三天,交大各系对“尖子”开了大小斗争会,并把学生李世英等人戴上高帽子游校,9 日中午,李世英自杀未遂,后来,毛泽东称李世英为“学生领袖”

*********
西安交通大学官网对1966年6月6日未有记载,但在6月18日和8月29日记录中,有如下显示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陕西日报》发表本报讯:《西安交通大学掀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高潮,揪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彭康,全校广大师生员工热烈拥护省委决定,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共陕西省委决定改组西安交大党委,撤消西安交大党委书记彭康的一切职务,改组期间由省委交大工作团代行校党委职权》。《陕报》报道说:“晚,彭康在广播中听到‘北京大学7同志一张大字报揭穿一个大阴谋’的消息后,反革命的政治警惕性使他感到形势的发展对他们不利。他便禁止学校传播这条消息,阻止师生员工出大字报,并连夜部署人员收集情况,准备对策。”“广大师生员工在一天之内贴出近万张大字报,表示坚决支持北大7同志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和斗争精神,质问校党委为什么迄今按兵不动?并揭露了以彭康为首的校党委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量罪行。”“彭康黑帮见事不妙,就在这一天,急急忙忙召开了一系列会议,精心策划破坏这场革命的群众运动,并组织他们用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思想‘培养’出来的一小撮亲信,向革命师生反扑。”“,省委工作组同广大师生见面,坚决支持广大师生揭发本校问题的彻底革命的行动。”“坚决反革命到底的彭康黑帮,一计未成,又生一计。从5日开始,在这伙黑帮的策划煽动下,出现了大量恶毒攻击省委工作组和省委的大字报。”“以彭康为首的一小撮黑帮分子制造了反革命的舆论以后,接着在6日这一天,实施了更加猖狂的反革命行动。”“这批黑帮分子煽动、欺骗一部分人上街闹事的反革命活动,当场引起了广大工农兵群众和机关干部的极大义愤,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目前西安交通大学文化大革命出现了空前未有的大好形势,连日以来,大字报一层层贴满了校内墙上,许多班级一次又一次举行了声讨会,广大师生员工怀着极大的愤慨,进一步彻底揭发、批判彭康的一系列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从大量的大字报初步揭露的材料来看,彭康是一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
    同时发表社论:《大胆放手发动群众,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社论中提到:“长期以来,西安交大被以彭康为首的黑帮控制着。”他们“有组织、有计划地向革命力量猖狂进攻,打击群众的革命行动。省委工作组进校后,他们更进行了疯狂地反革命反扑,他们狂妄地要‘赶走省委工作组’,并组织反革命骚乱。他们采取造谣欺骗手段,利用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学生,到处串联活动,制造谣言,煽风点火。他们在大街上贴大字报,发动煽动性讲话,鼓动闹事。他们到工厂和大专院校进行串联,阴谋煽动搞‘联合行动’。他们甚至哄闹报社、广播电台、邮电局,企图扩大他们的反革命宣传。最后直至西北局、陕西省委进行纠缠,猖狂地攻击、诬蔑西北局、省委的正确领导。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严重的反革命事件。他们企图制造反革命大混乱,以达到其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恶阴谋。”
    8月29日,《陕西日报》发表消息:《无产阶级的革命造反精神万岁,西安交通大学文化大革命出现新高潮,所谓“六·六”事件是西安交大革命师生的革命行动,不是反革命事件》。同时发表社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平反西安交通大学所谓“六·六”事件》。本期发表的文章还有:齐东峰《彭康黑帮死心塌地反对教育革命》、交锋《彭康黑帮毒害青年十大罪状》。

********
6月1日晚8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北师大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交大广播台破例未予转播。2日晨7时30分,交大广播台转播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的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上午10时许,行政楼前出现质问校党委的大字报。下午,停课。深夜23时许,省委派严克伦率工作团进驻交大,向全校发表广播讲话,同时校长彭康宣布,停课3天,搞文化革命。期间,质问校党委的大字报越来越多,学生会主席唐素等一批学生干部公开表示,要誓死保卫校党委。省委工作组要求全校同学辩论“校党委究竟是红线还是黑线”。
6日,以李世英、杨克剑、刘维娜为首的激进学生分别在交大402大教室、陕西省委、西北局等处反映意见,认为工作组包庇校党委,参与人数众多,态度激昂,言辞偏激,酿成震动全国的“六六事件”。所幸我班无人介入。
8日,为对付学生的“造反”,西北局和陕西省委紧急抽调500余名县团级以上干部组成工作团进驻交大。我班亦分配到2名工作组成员,其中一名为新疆某县县委书记刘之华。
中旬,在工作组主持下,撤消原班委会,组建班级文革领导小组。全校展开对激进学生的批判和斗争,王永婷跳楼身亡,李世英自杀未遂,杨克剑、刘维娜被搞“动物展览”。各班都开展对参与“六六事件”的学生的排查和批判。时间长达40余天。我班无人参与“六六事件”,只能对“班内走资派”(原班干部)进行批判。

摘自由李大河根据个人回忆编纂的《无线53班在校大事记》,
以上内容摘自http://hi.baidu.com/rjhsg/item/7f754fd90b4725f0ca0c397c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57606f01014nzy.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