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08阅读
  • 1回复

[中学生文革]天愚 在北京四中读书时所认识的高干子弟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国史纵横 移动到本区(2016-12-15) —
在北京四中读书时所认识的高干子弟     原创


我是于1960年从西城区一所普通小学考入北京四中的。初入四中感到有许多新鲜之处,比如班上有三个同学的爸爸是将军,而在小学时同班同学的家长中连个当科长的都没有。

这几个同学能告诉一些我闻所未闻的事,以前我不知道吉姆车和吉斯车,他们告诉我如何识别和哪级高干可以坐这样的车。

这三个高干子弟之中有一人叫梁凯民,他的爸爸是梁必业中将。初一时我们班曾开过一次班会专门批评梁凯民。现在努力回想它犯了什么大错吗?想不起来。他是有点散漫,有时对老师有些顶撞,这些都不是大事,但在大部分同学都对老师毕恭毕敬的年代他就显得另类了。当然这些不足以构成开一次批他的班会的理由。导火索是他与同学聊天时大骂赫鲁晓夫是大流氓,而这位多嘴的同学向班主任告了密。当时中苏分歧尚未公开,按当时的惯例骂赫鲁晓夫就是反苏就是反革命。一两年后我们才理解他提前得到高层动态知道中苏关系已经恶化了。开班会时他是有口难辩,无法说出原委,只好自认倒霉。

61年暑假快结束时梁凯民突然骑车来我家,因为第二天他要补考俄语,希望我能帮他复习一下。我随他来到一座离中南海不远的四和院。在他的房间里高悬着一张大字报大小的表格,上面写着五个孩子的姓名和各科成绩,看得出他们的父母很重视他们的教育。我浏览了一下这个表格,很明显五人中以梁凯民的成绩最差。我帮他复习期间他的爸爸梁必业中将曾过来与我们打招呼,从没面对过这么大的官,我显得很据束。那天梁凯民工作得很认真,但临时抱佛脚没能起作用,他的俄语补考失败了,成为我们班近五十多人中唯一的蹲班生。

梁凯民蹲班后与我是同校不同级,之后他不曾再留级,我上高三时他仍在四中读高二。为了写这篇文章我上网查了一下,得知他不幸因癌症先于其父离世,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我们班的陈崇北的爸爸是陈其涵上将,时任最高军事法院院长。陈崇北学习好并平易近人,是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好学生。我们初二的班主任是一位刚出校门的女教师,可能很想接触高级干部,于是找借口对陈崇北进行了家访。陈崇北的父母很热情地接待了她,全家陪她共进了晚餐。可我们的班主任饭后依然滔滔不绝,迟迟不离,我们私下都认为她此事做得不得体。

我在四中时每学期考试后,总务处在每班挑几个学生帮他们将各科成绩抄在一张学籍卡片上。学籍卡片上记载着每个同学的家庭情况,就这样我们知道了陈崇北的爸爸的工资是440元,它的母亲(一个工厂的党委书记)的工资是220元.两人工资加起来是660元,对我们平民百姓来说绝对是超高工资。那个年代人们丝毫没有仇富思想,同学都觉得对于出生入死干革命的人,享受这个待遇,完全应该。

陈崇北曾送给我和另一同学两张话剧票,使我俩能有机会在民族宫剧场欣赏了南京部队文工团的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这是我出国前看到的最好的话剧。63年陈崇北在升高中的统考中以几分之差未能升入四中,录取他的是八中,那也是一所在北京名列前茅的中学。

63年的夏天,即我们从初中升高中的那个暑假,我被选入市射击集训队为全国青年射击通讯赛备战。与我一起被选上的还有我四中同年级邻班的两位同学,一个是粟裕的儿子粟寒生,另一个是姬鹏飞的儿子姬军。我们同睡在一张通铺上,享受着运动员的伙食待遇,训练之余我们一起打牌,日子过得很潇洒。八月中的某天,他俩接到高中录取通知书,不幸的是他们都没能被四中录取。我明显感到他俩的失落,记得粟寒生还为此潸然泪下。

63年9月我升入四中高一,在新的班上有了更多的高干子弟,有薄一波的大儿子薄熙永,孔原的大儿子孔丹,五个同学的爸爸是将军,其中包括带领部队击毙日本名将之花的陈正湘将军。

孔丹是在四中读的初中,并获得银质奖章而被保送升高中。当时四中的初中有六个班,近300学生。在这些学生中只有两人荣获金质奖章,四人荣获银质奖章。当时教育局有严格规定,必须在初中六个学期中主课全部是五分,副科为四分的不可超过两三门的学生才能与奖章有缘,而且是只问成绩,不论出身。那年拿下金质奖章的一名同学就是出身不好的平民子弟。可以肯定地说孔丹的银质奖章是完全凭自己的实力获得的,与他爸爸是不是高干没有任何关系。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初中时与孔丹同班,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下未能如愿留在四中,从而在八中完成了他的高中学业。

孔丹的文笔出众,高中作文课上老师常把他的文章作为范文读给大家。至今我还能复述出他一篇范文中的精彩段落。孔丹的一篇文章曾被登在当时全国发行的”中学生”杂志上,那篇写得短而精练,读后叫人有少一句则不足多一句则有余的感觉。因学习成绩优秀和组织能力极强,在高中三年中孔丹一直担任我们班的团支部书记。64年十一前学校要求每班排演一个舞蹈节目,这可难坏了众人,我们班里只有笨手笨脚的秃小子。孔丹利用自己观看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的记忆,愣是排出一个让全校刮目相看的歌颂长征的舞蹈。其实这是一件很小的事,令我欣赏的正是他不拒绝小事,认任真真地去办好每件小事。

当时的校领导把孔丹树为全校典型,并把他发展成全校第一个学生党员。离开四中已有四十多年了,可以肯定现在我与孔丹在政见上已经相差甚远。即管如此,我必须承认.在我在四中上学的六年中,一个学生能让全校师生都认识,都佩服,孔丹是仅有的一人。

我印象中的薄熙永常微笑着。记得他说过报纸和杂志总说革命者被捕后如何坚强,可据他爸爸的朋友说,那时被捕后叛变的是多数...。爱听他聊天,因为我们可以听到在报刊上读不到或与之截然相反的东西。文革中在其父薄一波倒台,其母自杀后一次与我们三两个出身不好的同学闲聊中他说谢富治趁文革搞投机,早晚要被揭穿。当时正是谢富治大红大紫之日,说这些话是要冒风险的,尤其是作为黑帮子女的他,是罪加一等的。另外,当时告密盛行,他本应将这些话藏在心里,看得出他信任我们,确信我们中没有卑鄙的下三烂。

最后谈谈高干子弟的缺点。文革中我发现绝大部分高干子弟发自内心地接受老毛对17年教育战线是修了烂了的极左分析,他们比我们更深地卷入极左思潮。他们中不少人批评校领导歧视压制打击红五类出身的同学,这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文革使他们变得不理智,文革也害了他们。

http://blog.wenxuecity.com/bbs/memory/572014.html

• 从下边往上看高干子弟高高在上。接触就发现比较低调。没有的东西才想象成特别好的。 -相当冷静- ♂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8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5:58:47


• 那时候一个被公有化的私人业主以CEO的身份拿的月薪是500-600元,现在的财富是按社会财富增长同比例的增长而已 -没头没脑- ♀  给 没头没脑 发送悄悄话  没头没脑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04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3:13:19


• 打江山和坐江山是两码事。 -数字证- ♂  给 数字证 发送悄悄话  数字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6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8:17:06


• 孔丹他弟孔栋也是四中的。我记得孔丹那篇登在中学生杂志 -走资派还在走- ♂  给 走资派还在走 发送悄悄话  走资派还在走 的博客首页  走资派还在走 的个人群组 (46 bytes) (143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7:49:03


• 人应该都是差不多,有些人家教好些,只是文革把人的恶性都暴露出来了。 -数字证- ♂  给 数字证 发送悄悄话  数字证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3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8:10:57


• 人之初性本 恶~! 文革确实是 鱼龙混杂 各种人物 人性 的大舞台 大亮相~!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0:31:44


• 好品质是从好待遇中来的 -走资派还在走- ♂  给 走资派还在走 发送悄悄话  走资派还在走 的博客首页  走资派还在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8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7:07:15


• 所以制度的好坏比领导人是否“伟大”更有意义 -钉- ♂  给 钉 发送悄悄话  钉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8:22:50


• 很多问题说穿了就是家教的问题。 -laha- ♀  给 laha 发送悄悄话  laha 的博客首页  lah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8:51:55


• 还是衣食无忧,要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早就上街范抢去了 -走资派还在走- ♂  给 走资派还在走 发送悄悄话  走资派还在走 的博客首页  走资派还在走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5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3:16:06


• 不敢想象怎能把人活活打死? -laha- ♀  给 laha 发送悄悄话  laha 的博客首页  lah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5:34:41


• 那确实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我曾经和几个朋友谈论过文革打人的事情。 -走资派还在走- ♂  给 走资派还在走 发送悄悄话  走资派还在走 的博客首页  走资派还在走 的个人群组 (160 bytes) (197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5:52:25


• 是人性中丑陋一面的大暴露。 -laha- ♀  给 laha 发送悄悄话  laha 的博客首页  laha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5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6:02:36


• 不能全怨环境,人性是主要的。当时持住自己的好人很多。 -石假装- ♀  给 石假装 发送悄悄话  石假装 的博客首页  石假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3 reads) 01/19/2014 postreply 03:42:14


• 好文, 谢谢. 我那时是北京师大一附中的 -千里- ♂  给 千里 发送悄悄话  千里 的博客首页  千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7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8:35:40


• 真实客观的好文。文中提到的陈崇北,陈小鲁都是我的校友。 -月城- ♂  给 月城 发送悄悄话  月城 的博客首页  月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09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9:36:29


• 是校友不是同学 -月城- ♂  给 月城 发送悄悄话  月城 的博客首页  月城 的个人群组 (81 bytes) (182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53:09


• 实在的记述, 往事堪回味~~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09:58:41


• 诚谢 我不信邪, 千里, 月城, 弓尒 等网友的鼓励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0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0:52:32


• 是我的原创, 我真名是天*,而这个*字与愚的词义正相反.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6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07:34


• 呵呵, 那与天一 好近 哦~:)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7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33:51


• 那就是天聪或者天慧。谢谢好文 -小小老猫- ♂  给 小小老猫 发送悄悄话  小小老猫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0:37:32


• 不敢受礼,我是学理工的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7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15:09


• 还有原北京市长焦若愚,此愚公还是18大中年龄最大的代表。 -吾道悠悠- ♀  给 吾道悠悠 发送悄悄话  吾道悠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9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4:55:31


• 遗憾,我都不认识,可能他们与我不是同年级的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58:56


• 北京师大一附中的高干子弟比四中还多, 当年干部子弟表现确如天愚所述,在校并无特权 -千里- ♂  给 千里 发送悄悄话  千里 的博客首页  千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7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0:53:14


• 只有北京师大一附中的校名为毛泽东亲笔题写,这是毛亲笔题写校名的唯一中学 -千里- ♂  给 千里 发送悄悄话  千里 的博客首页  千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9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18:20


• 老毛说了,粪土当年万户侯。这些家伙全是粪土,不比任何人多长一颗蛋! -coach1960- ♂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01/21/2014 postreply 16:25:44


• 我想你应认识文革中有名的北京中学红代会主任陈永康,初中四中和你同届,高中在师大附中 -千里- ♂  给 千里 发送悄悄话  千里 的博客首页  千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66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42:23


• 陈永康初中与孔丹同班,63年在初三四班,我在初三六班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0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1:56:46


• 您老没参加孔单的“西纠”啊?那个在当时可是个响当当的红卫兵组织。 -北京板爷- ♂  给 北京板爷 发送悄悄话  北京板爷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9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13:57


• 本人出身不好,怎可高攀?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17:50


• 陈崇北“母亲(一个工厂的党委书记)的工资是220元”,应该是十级干部了。 -北京板爷- ♂  给 北京板爷 发送悄悄话  北京板爷 的个人群组 (77 bytes) (29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07:33


• 其父440 比老毛还多,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9 bytes) (6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30:51


• 嗯,即便同级,当时军队高干工资要比地方平均高10-20%。别说老毛还主动自降薪水了。 -北京板爷- ♂  给 北京板爷 发送悄悄话  北京板爷 的个人群组 (21 bytes) (11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38:34


• 不止那么点儿, 59年 元帅1000, 朱除外 与毛同几百,; 倒也不是样子, 真的94那般,梅兰芳等2000+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43:01


• 军队的干部有“军龄津贴”,如果没记错,最高有工资的45% -滚子刀肉- ♂  给 滚子刀肉 发送悄悄话  滚子刀肉 的个人群组 (86 bytes) (150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5:31:23


• 我家父辈有11级的198,9级的240 -老哥XD- ♂  给 老哥XD 发送悄悄话  老哥XD 的博客首页  老哥XD 的个人群组 (19 bytes) (76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5:06:15


• 家父是知识分子,也是十一级,一切在1969年,画上句号。。。 -wenxue0415- ♀  给 wenxue0415 发送悄悄话  wenxue0415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5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9:14:04


• 北京地区(6类)行政10级的工资是218.5(1956年定级) -游水皖鱼- ♂  给 游水皖鱼 发送悄悄话  游水皖鱼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9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2:52:26


• 我的老公公50年时拿300多元,听说是部级的,不知道是几级。 -满儿- ♀  给 满儿 发送悄悄话  满儿 的博客首页  满儿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9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10:41:52


• 我的大哥是清华附中的,班里也是有很多高干子弟,我们是知识分子家庭。。。 -wenxue0415- ♀  给 wenxue0415 发送悄悄话  wenxue0415 的个人群组 (202 bytes) (1372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25:31


• 身感同受~! -弓尒- ♂  给 弓尒 发送悄悄话  弓尒 的博客首页  弓尒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5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2:38:51


• 大哥是5字班的? -zneteng- ♂  给 zneteng 发送悄悄话  znete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4:16:02


• 对不起,我不太清楚。我一直仰视大哥,琴棋书画都精通,高考回复后,一进大学4门外语, -Wenxue0415- ♀  给 Wenxue0415 发送悄悄话  Wenxue0415 的个人群组 (96 bytes) (429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9:11:30


• 那时北京每个重点中学都要树立一个孔丹这样的典型。 -anon888- ♂  给 anon888 发送悄悄话  anon88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0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6:59:16


• 一般的高干子弟不会傲慢,最难顶的是军干子弟,典型的八旗子弟(文革时期)。 -xrh513- ♂  给 xrh513 发送悄悄话  xrh513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8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7:58:12


• 赞学长好文章。 我比学长低两级, 高中时与 薄熙来, 北岛, 礼平。。同年级不同班 -蒙老乡- ♂  给 蒙老乡 发送悄悄话  蒙老乡 的博客首页  蒙老乡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2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18:59:41


• 借学长好文来认校友。我和刘源、薄三同班,初二的。 -房崇- ♂  给 房崇 发送悄悄话  房崇 的博客首页  房崇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83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0:03:23


• 我跟年轻一辈讲当年能进四中的高干子女都是凭成绩他们都不能相信 -东沙沱滦- ♀  给 东沙沱滦 发送悄悄话  东沙沱滦 的个人群组 (140 bytes) (412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1:09:15


• 现在四中初中是划片儿+后门,高中是凭分数考的,光靠后门基本不可能。 -愤怒的石头- ♀  给 愤怒的石头 发送悄悄话  愤怒的石头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1 reads) 01/17/2014 postreply 23:46:02


• 好文,谢谢。与那些大发国家财,醉生梦死的周大公子们相比,天上地下。 -JustWondering- ♀  给 JustWondering 发送悄悄话  JustWondering 的个人群组 (36 bytes) (57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4:34:07


• 看来当时的高干子弟基本上是努力的,也较低调,同时那时基本上分数面前,人人平等。 -吾道悠悠- ♀  给 吾道悠悠 发送悄悄话  吾道悠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4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5:27:18


• 那时候,干部子弟绝大多数都能严格要求自己,社会风气很好!不像现在的官员,一片乱象! -eeo- ♀  给 eeo 发送悄悄话  eeo 的个人群组 (18 bytes) (32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5:32:01


• 那时候,干部子弟绝大多数都能严格要求自己,社会风气很好!不像现在的官员,一片乱象! -eeo- ♀  给 eeo 发送悄悄话  eeo 的个人群组 (18 bytes) (17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5:32:08


• 当年参加革命是要掉脑袋的.后来的这些人就是冲着生官发财才如党,当官的. -DLS101- ♂  给 DLS101 发送悄悄话  DLS101 的个人群组 (236 bytes) (91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7:25:48


• 文革前的干部90%以上都是两袖清风的。子女也不搞特殊化。 -过路客efbrk- ♀  给 过路客efbrk 发送悄悄话  过路客efbrk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7:39:02


• 诚谢 小小老猫, 蒙老乡, 房崇, JustWondering 等网友的鼓励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2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7:44:48


• 天愚人不愚 -草庐- ♂  给 草庐 发送悄悄话  草庐 的博客首页  草庐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8:19:35


• 我父亲是北京101中学的,那会儿也是所高干子弟学校 -回到童年- ♀  给 回到童年 发送悄悄话  回到童年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35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8:25:30


• 同谢天愚真实客观的写出他所了解的当年的干部子弟和历史。 -wantong - ♀  给 wantong  发送悄悄话  wanto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0 reads) 01/18/2014 postreply 08:36:19


• 文革不但搞坏了风气,也使一大批真正有识之士两袖清风之士罹难,那才是中国的损失 -穿越回汉唐- ♀  给 穿越回汉唐 发送悄悄话  穿越回汉唐 的个人群组 (16 bytes) (22 reads) 01/19/2014 postreply 05:11:00


• 读老同学之大作 -倚剑- ♂  给 倚剑 发送悄悄话  倚剑 的个人群组 (1304 bytes) (82 reads) 01/21/2014 postreply 14:53:37


• 倚剑是我高中同班同学,我的叙述线条略粗,他的补充有助于更准确地了解高干子弟的表现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12 reads) 01/22/2014 postreply 08:18:18


• 诚谢 草庐 wantong 我冇醉 倚剑 等网友的鼓励 -天愚- ♂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3 reads) 01/24/2014 postreply 07:06:37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29
2018年文
在北京四中讀書時所認識的高幹子弟

在北京四中讀書時所認識的高幹子弟



我是於1960年從西城區一所普通小學考入北京四中的。初入四中感到有許多新鮮之處,比如班上有三個同學的爸爸是將軍,而在小學時同班同學的家長中連個當科長的都沒有。
這幾個同學能告訴一些我聞所未聞的事,以前我不知道吉姆車和吉斯車,他們告訴我如何識別和哪級高幹可以坐這樣的車。

這三個高幹子弟之中有一人叫梁凱民,他的爸爸是梁必業中將。初一時我們班曾開過一次班會專門批評梁凱民。現在努力回想他犯了什麽大錯嗎?想不起來。他是有點散漫,有時對老師有些頂撞,這些都不是大事,但在大部分同學都對老師畢恭畢敬的年代他就顯得另類了。當然這些不足以構成開一次批他的班會的理由。導火索是他與同學聊天時大罵赫魯曉夫是大流氓,而這位多嘴的同學向班主任告了密。當時中蘇分歧尚未公開,按當時的慣例罵赫魯曉夫就是反蘇就是反革命。一兩年後我們才理解他提前得到高層動態,知道中蘇關係已經惡化了。開班會時他是有口難辯,無法說出原委,隻好自認倒黴。

61年暑假快結束時梁凱民突然騎車來我家,因為第二天他要補考俄語,希望我能幫他複習一下。我隨他來到一座離中南海不遠的四和院。在他的房間裏高懸著一張大字報大小的表格,上麵寫著五個孩子的姓名和各科成績,看得出他們的父母很重視他們的教育。我瀏覽了一下這個表格,很明顯五人中以梁凱民的成績最差。我幫他複習期間他的爸爸梁必業中將曾過來與我們打招呼,從沒麵對過這麽大的官,我顯得很拘束。那天梁凱民工作得很認真,但臨時抱佛腳沒能起作用,他的俄語補考失敗了,成為我們班近五十多人中唯一的蹲班生。

梁凱民蹲班後與我是同校不同級,之後他不曾再留級,我上高三時他仍在四中讀高二。為了寫這篇文章我上網查了一下,得知他不幸因癌症先於其父離世,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我們班的陳崇北的爸爸是陳其涵上將,時任最高軍事法院院長。陳崇北學習好並平易近人,是老師和同學公認的好學生。我們初二的班主任是一位剛出校門的女教師,可能很想接觸高級幹部,於是找借口對陳崇北進行了家訪。陳崇北的父母很熱情地接待了她,全家陪她共進了晚餐。可我們的班主任飯後依然滔滔不絕,遲遲不離。我們私下都認為她此事做得不得體。

我在四中時每學期考試後,總務處在每班挑幾個學生幫他們將各科成績抄在一張學籍卡片上。學籍卡片上記載著每個同學的家庭情況,就這樣我們知道了陳崇北的爸爸的工資是440元,它的母親(一個工廠的黨委書記)的工資是220元.兩人工資加起來是660元,對我們平民百姓來說絕對是超高工資。那個年代人們絲毫沒有仇富思想,同學都覺得對於出生入死幹革命的人,享受這個待遇,完全應該。

陳崇北曾送給我和另一同學兩張話劇票,使我倆能有機會在民族宮劇場欣賞了南京部隊文工團的話劇”霓虹燈下的哨兵”,這是我出國前看到的最好的話劇。63年陳崇北在升高中的統考中以幾分之差未能升入四中,錄取他的是八中,那也是一所在北京名列前茅的中學。

63年的夏天,即我們從初中升高中的那個暑假,我被選入市射擊集訓隊為全國青年射擊通訊賽備戰。與我一起被選上的還有我四中同年級鄰班的兩位同學,一個是粟裕的兒子粟寒生,另一個是姬鵬飛的兒子姬軍。我們同睡在一張通鋪上,享受著運動員的夥食待遇,訓練之餘我們一起打牌,日子過得很瀟灑。八月中的某天,他倆接到高中錄取通知書,不幸的是他們都沒能被四中錄取。我明顯感到他倆的失落,記得粟寒生還為此潸然淚下。

63年9月我升入四中高一,在新的班上有了更多的高幹子弟,有薄一波的大兒子薄熙永,孔原(時任中共調查部長)的大兒子孔丹,五個同學的爸爸是將軍,其中包括帶領部隊擊斃日本名將之花的陳正湘將軍。那年的錄取分數線是260.5,所有人在分數麵前一律平等,差一分也不行,不論家長的官有多大。陳毅的兒子陳小魯初中時與孔丹同班,沒能達到260.5,未能如願留在四中,因而去八中。走後門僅有一例,某人的爸爸是將軍,初中是四中的,他考了256分,隻得離開四中。過了幾個月靠西城區教育局長(母親老戰友)轉學回來。

孔丹是在四中讀的初中,並獲得銀質獎章而被保送升高中。當時四中的初中有六個班,近300學生。在這些學生中隻有兩人榮獲金質獎章,四人榮獲銀質獎章。當時教育局有嚴格規定,必須在初中六個學期中主課全部是五分,副科為四分的不可超過兩三門的學生才能與獎章有緣,而且是隻問成績,不論出身。那年拿下金質獎章的一名同學就是出身不好的平民子弟。可以肯定地說孔丹的銀質獎章是完全憑自己的實力獲得的,與他爸爸是不是高幹沒有任何關係。

孔丹的文筆出眾,高中作文課上老師常把他的文章作為範文讀給大家。至今我還能複述出他一篇範文中的精彩段落。孔丹的一篇文章曾被登在當時全國發行的”中學生”雜誌上,那篇寫得短而精練,讀後叫人有少一句則不足多一句則有餘的感覺。因學習成績優秀和組織能力極強,在高中三年中孔丹一直擔任我們班的團支部書記。64年十一前學校要求每班排演一個舞蹈節目,這可難壞了眾人,我們班裏隻有笨手笨腳的禿小子。孔丹利用自己觀看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的記憶,愣是排出一個讓全校刮目相看的歌頌長征的舞蹈。其實這是一件很小的事,令我欣賞的正是他不拒絕小事,認任真真地去辦好每件小事。

當時的校領導把孔丹樹為全校典型,並把他發展成全校第一個學生黨員。離開四中已有四十多年了,可以肯定現在我與孔丹在政見上已經相差甚遠。即管如此,我必須承認.在我在四中上學的六年中,一個學生能讓全校師生都認識,都佩服,孔丹是僅有的一人。

我印象中的薄熙永常微笑著。記得他說過報紙和雜誌上總說革命者被捕後如何堅強,可據他爸爸的朋友說,那時被捕後叛變的是多數...。愛聽他聊天,因為我們可以聽到在報刊上讀不到或與之截然相反的東西。他不是那種深藏不露的人。文革中在其父薄一波倒台,其母自殺後一次與我們三兩個出身不好的同學閑聊中,他說謝富治趁文革搞投機,早晚要被揭穿。當時正是謝富治大紅大紫之日,說這些話是要冒風險的,尤其是作為黑幫子女的他,是罪加一等的。另外,當時盛行揭發,他本應將這些話藏在心裏,看得出他信任我們,確信我們中沒有告密者。

高幹子弟不都一樣,就像其他階層的子第一樣。孔丹樸素。在號召繼承革命傳統時愛穿一件粗布灰軍裝,是他父親紅軍時穿的。讓其他同學羨慕不已。他還告訴我們他父親原在江西萍鄉做裁縫。另一高幹子弟(且稱之甲)就不同。衣冠光鮮(在用布票的時代)外國名車(自行車)名表名筆(自來水筆)。這在當時是了不得的。功課不錯,可吊兒浪鐺。


最後談談高幹子弟的缺點。文革中我發現絕大部分高幹子弟發自內心地接受老毛對17年教育戰線是修了爛了的極左分析,他們比我們更深地卷入極左思潮。他們中不少人批評校領導歧視壓製打擊紅五類出身的同學,這完全是莫須有的罪名.文革害了他們,使他們變得不理智。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2018-04-27 05:37:31
我同學在四中工作,她爺爺是那的校長,早沒了
天愚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22:17:41
回複 'bjszh' 的評論 : 馬凱比我高一屆,但當時我對他沒有了解。同一年級有六個班,近三百人,即使是同年級的,我認識的也不到一半。
天愚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22:12:34
回複 '五梅' 的評論 : 是的,我說的是北京男四中。
天愚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22:10:23
回複 '雨女' 的評論 : 謝謝指正。
五梅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8:28:43
我表哥是66年男四中高三畢業,您說的是男四中嗎?
雨女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8:26:28
您的句號“。”是copy paste 來的吧?所以顏色是灰色的。下次 Paste 的時候選下麵那個 Paste as plain text。 灰色背景就沒了。 如果,您是故意的,那就算我多嘴。

這文章寫得挺好的。讓我們更多的了解四中,還有那個時代。
雨中的春樹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8:05:13
從你文章的字裏行間得知: 走後門的某人不就是梁凱民麽。
愚若智大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6:34:05
braker999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09:29:04
文革為何絕大多數老人都不願多談,因為基本肯定全部人都是不理智啊。文革對中國發展的傷害遠不止十年啊,很可惜地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
-----------
黨也希望大家都不談,黑不提白不提地就糊弄過去了
~~
bjszh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6:02:54
馬凱可能比您高一屆,對他有了解嗎?
天愚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4:59:56
回複 'Masefild' 的評論 : 你好,對林立果沒有印象。知道並見過劉源,比我低幾屆。
Masefild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4:11:08
天愚,你好!你可記得在當年林彪之子林立果和劉少奇的兒子劉源等人也都在北京四中就讀。
天愚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4:00:29
回複 'Masefild' 的評論 : 我是66年高三畢業生。
Masefild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2:58:03
不知道您在北京四中時是哪一屆的畢業生?
yuentin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10:32:47
天知道?
braker999 發表評論於 2018-04-26 09:29:04
文革為何絕大多數老人都不願多談,因為基本肯定全部人都是不理智啊。文革對中國發展的傷害遠不止十年啊,很可惜地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

http://zh.wenxuecity.com/blog/201804/73854/28521.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