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96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湖北省委会议记录摘要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湖北省委


  常委会议记录(摘录)


  一九六六年九月一日下午






  张体学:学生分期分批的到北京去,以后再回来搞内部革命。谁先去?讨论一下。我的意见是大放,连中学都去。


  王树成:我们应该肯定湖北省委没有犯错误,是放手发动群众,坚决按十六条办事的。(体学:把武大、湖大、医学院留在家作战,后一批去。)对的,把他们留下,收兵三天,再总攻两个礼拜,这是光荣的一页。


  许道琦:先把工学院、测绘学院放出去,留下红五类守家,把武大、湖大《呼吁书》带着去。


  张体学:分三批去完,一个半月的时间,把武大、湖大、武医留下来战斗,第三批去正是国庆节,可以见见毛主席。第一批叫工学院、测绘学院、水运学院、水利学院去,第二批华中师范学院、农学院及其他学院去。


  杨锐:分三批去等于分三批作战,留武大、湖大、华师、华农、武医,把那些右派抓住,不要放他们去了。


  张体学:杨锐、姜一在湖大公开应战,道琦、衍绶在武大公开应战,我在幕后指挥。估计这两所学校会不会攻跨?(衍绶:攻不跨。)我们要准备武大、湖大攻跨,战略上要蔑视困难,战术上要重视困难,武大、湖大用广播宣传辟谣。韩宁夫到武昌跑几个中学(华师附中、水果湖中学),湖大造反队是两个?子弟带头搞的,不要对他们讲。






  省委常委扩大会议记录(摘录)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晚






  张体学:


  一、有两个臭逻辑:北京乱了,湖北不乱?湖南乱了,湖北不乱?左派、中间派脑子很热,右派以极左的面孔出现,抓住了领导权。因此,


  (一)我们的战术要灵活,方法要具体。谈话不可不谈,要谈,也不能谈多了,情况不明要作分化工作。谈话只能个别谈,集体谈不能暴露缺点,哪个学校好就集体谈,哪个学校不好就个别谈。(二)北京来的学生提出的问题,凡是对革命有利的事,我们都要办,他们所放出来的不管是香花还是毒草,都给他们印。这对我们武汉人有什么好处呢?便于分清是非,辩明方向,对革命有利表示我们言论自由。(三)对内部学生的右派要采取高压政策,工学院的右派跑到武大放毒要抓住整他,不能内部右派嚣张,等到外来学生走了,再让他放出来。


  二、外地来汉的学生好些,不会再是高峰,高也高不了好多了。武大、湖大、武医、华师、农学院攻不跨的。左派担心湖北省委是不是顶得住,中间派担心湖北省委是不是黑帮,这五个大学攻不跨,其他的大学不行,湖医革委会主任跑到北京玩去了,工学院不要紧,测绘学院是一个导火线。水利学院多数人在革命委员会领导下,少数人在闹。革命委员会有两派意见,一派意见要斗刘真,一派意见要斗李凤祥。我的意见两个人都去,李凤祥是少数派,刘真是多数派,保护张如屏的,叫他们讨论,要回去都回去,要不回去都不回去。湖医没有搞起来,我的意见搁着,不要烧火了,烧得好是好火,烧得不好可能烧到我们面前。


  三、湖北省委头可断,血可流,千万不能干王定春那样的事。哪个要干什么,是合理的就支持他,他打着红旗反红旗,你也要支持他,如果他一个劲地念语录,你也要跟着他念,你不念要犯错误的。但要注意一个问题,对他们态度要沉着,有一批人在糊里糊涂地闹,他们的精神可嘉,骂我们是黑帮,不要紧,不是黑帮骂不成黑帮。


  王树成:现在的情况是相持阶段,坚持就是胜利,再搞三、五天,该讲的话讲了,如果再转,是另一种形势,目前情况集中在湖大,再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象湖北大学那样的《呼吁书》只能出一份,象刘小青三人讲演,也只能印三份,现在看,应该采取武大的办法,他提十一条,我们提十一条,调子要高一点,如果调子不高,显得力量不强,有理才有力,先把他们看成是百分之九十五,是人民内部矛盾,就可以把少数的百分之五孤立起来,湖大非要硬着头皮顶住,不能有丝毫动摇。


  黄石市的情况,这两天还好。昨天技校有二百多人要把孙德枢拉出来斗,冯洗尘说你要斗争可以,有几条什么材料?他们说不知道。冯洗尘说:“不知道,你们回去讨论讨论。”他们说:“回去也不知道。”就回去了,以后再也不来了。襄樊市技校有二、三百人到市团委围了五、六个钟头,我对他们讲:“要停止这个观点,什么学生包围了五、六个钟头,他们又没有拿枪,无非是提问题,你们回答就是了,他们提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答复了就回去了。沙市现在是薛坦在抓。这个市抓得紧,可以避免蒲圻那样的事,蒲圻给我们提供了经验。


  王树成:翻印的时候要加点按语或语录,看出来我们是高姿态。


  杨锐:不能搞按语。


  张体学:香花毒草都让他放出来,他一张我一张,他印一千张我印二千张。


  许道琦:……现在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呼吁书》,另一方面是学校搞辩论。还要注意从长沙和北京来的人,要采取及时措施,我们要掌握红卫兵的组织,他起骨干作用。


  杨锐:北京来的学生,先来的一批坏一些。我们要“放”,不怕他讲,反正省委不是黑帮,不是北京市委,也不是湖南,我们理直气壮,我们是坚决执行毛泽东思想的,我们什么也不怕。……我们已经和他们较量了几个回合,他打了败仗,已转入以守为攻,给他一个面子就走了。我们的战术应该转入防御退却。但有几个不能退:①对毛泽东思想不能讲一个不字;②对十六条不能讲一个不字;骂湖北省委是黑帮是不行的。不要发生冲动,对他们还是团结、教育、争取、分化、瓦解、孤立的方针,不管他是香花毒草,都印发出去,使人们看了有个比较,因为我们是革命的,不怕印他们的传单。湖大的《呼吁书》是正确的,我们应该支持左派。我们为什么要去湖大开欢迎会,在湖大开好了,就准备到武大去开,没有实践就没有经验。湖大没有开好,到武大欢迎会就不开了。






  常委扩大会议记录(摘录)






  张体学:一、明天开欢迎外地革命师生、职工大会,可能会出现几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骂够、讲够、坐够,准备干八小时。头天讲不完第二天讲,讲它一个礼拜。第二种情况,把我们拉下来游街,要走一路走,我就朝湖大、武大和华师走。第三种情况无非打人,如果打伤了,我就到处演说,拍照,在《湖北日报》发表消息。准备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不行就两个礼拜,两个礼拜不行就搞半个月,最后留下几个人还不愿意走,红卫兵就和他辩论。二、湖大、武大搞小型辩论,用大字报辩。其他学校不要到湖大武大去支援了。三、不管十条罪状,多少条罪状,湖北省委不是黑帮。四、我搞病了,树成同志代行职权。我和道琦、衍绶、宁夫、阎钧去,辩一个礼拜,他就跨了,我们辩不跨的。农学院革命委员会的旗子不能倒的。


http://www.71.cn/2012/0409/614483.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