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09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江苏一年来复辟与反复辟斗争大事记 (1968.1)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江陈集团的幻灭——江苏一年来复辟与反复辟斗争大事记


  引言
伟大的“一月革命”风暴自上海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国,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了庄严的号召: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这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的一场大决战,围绕着夺权斗争,江苏南京地区和全国一样,无产阶级革命派与一小撮走资派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博斗。

  假夺权
(67年1月26日——3月5日)
  在1.3事件中取得辉煌战绩的江苏、南京无产阶级革命派,乘“一月革命”风暴的东风,向以江渭清、陈光为首的江苏旧省委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江、陈集团预感到全面覆灭的命运即将来临,负隅顽抗,改变反革命策略,采用钻心战术(派专人在—九六六年十二月份从上海陈丕显,广东赵紫阳处取来的反革命经验),用假造反打入造反派内部,搞反革命“三凑合”,阴谋策划假夺权。

  假造反
  一月十五日,陈光到南大慷慨陈词:“我要造反,要造江渭清的反!”这可把许家屯吓一大跳,急忙告江,并问:“陈光会不会变”,江安然答道:“不会的,放心好了”。
  许家屯正是蒙在鼓里,一月十四日深夜,黑书记处开了一个绝密黑会,参加的除江、陈外,仅有李士英、包厚昌,彭冲三人,会上陈光为自己要“造反”表白一番:“你们放心好了,我晓得的我揭发,我不晓得的也不会冤枉别人”,江接着暗示,“我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是认识问题,是思想作风问题”,“作风问题可以揭”。江早就说过:“你们都不是三反分子,我也不是三反分子”。包厚昌表态:“我要站完最后一班岗”。彼此心领神会。陈光一再关照“这次会不能对外讲,否则人家说我们订“攻守同盟”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次黑会后,江、彭、许退居幕后,陈、李、包走到台前,以“造反”姿态往造反派内部钻,即所谓第一道防线和第二道防线,江、陈还设下第三道防线,即陈扬一伙,准备必要时出来接替。
但陈光的假造反被造反派识破!1月16日被揪到南大挂上黑牌,这可急煞李、包二人。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李士英改变路线,直奔×革总找杨华去了,政治大扒手杨华受宠若惊,当即拍胸说:“你们站出来,不要怕有人揪你们”。通过杨华的一番努力,李士英在17日受某造反派负责人接见研究成立“生产委员会”问题。接着李士英,包厚昌,陈扬钻进“生产委员会”。李士英回来后得意忘形:“这下好了,有头绪了”。第二天,李士英放大胆子去某造反派负责人家中“亮相”,阶级敌人假造反阴谋暂时得逞。http://www.wg1976.com

  一·二六假夺权

1月25日,深更黑夜偷偷摸摸地搞了个没有大联合的少数人夺权,江渭清的老部下,旧交通厅副厅长,被某些人吹棒为“造反老人”的刘思明公开吹嘘“1.26夺权实际上我是总指挥,我们这次不是向江渭清夺权,而是向×××夺权”,杨华讲:“快夺,不夺×××要夺了”,早在一月十八日,李士英对×造反派贫责人说:“你们不夺权,人家就要夺了”。
  夺权后,陈、李、包等人拼命叫好“1.2 6夺权大方向完全正确”,二月十一日,江渭清说:“1.26夺权好的,谁反对就把枪口对准谁”。
  种种迹象表明,1.26夺权是受阶级敌人利用的假夺权,没有大联合的1.26假夺权受到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抨击和反对,但立即遭到了白色围剿。
1月30日反夺权派被打成“新老保”。
2月5日“谁反对1.26夺权就是反革命”的大幅标语刷满南京城,但是反夺权派没有被吓倒,于是××日报,××电台也被动用来为1.26夺权叫好,打、砸、抢开始了。还提出了革命派内部“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的反动口号。
  反革命两面派杜方平也跳出来,疯狂叫嚣:“把敌人(按:即指反对1.26夺权的人)的反扑打下去”,“要大搞武装大游行”,“要加强专政机构”等等,于是黑看守所也设立了起来。
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白色恐怖中冲杀出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不畏强暴,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揪出了钻进夺权委员会的阶级异己分子耿兴等人,但是在阶级敌人的挑拨策划下,无产阶级革命派开始分裂成为严重对立的两大派组织。

  三凑合
  夺权斗争一开始,就受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重视和关切,并立即邀集两派代表去京汇报。
  陈、李、包混入了夺权派代表团赴京。
  二月十日复辟资本主义急先锋谭震林插手江苏工作,在谭震林的授意下,陈李包三人竟然在北京又一次“密室亮相”成为“革命干部”。
  二月二十一日谭震林正式提出要结合江渭清,陈、李、包得意忘形,原形毕露,陈说:“迟结合不如早结合”,前两天还在大骂江渭清的李士英说:“与江渭清结合保证没有问题”,并指着×××鼻子拍桌大骂:“你造谁的反,造到我头上来了”,反动气焰十分嚣张。
  二月二十四日,陈、李、包与杜方平一起去探望江渭清,请江出来“三结合”,杜对江表示“一定尊敬”,同日,杜请陈、李、包上台帮助开好“三干”会议。
  在此期间,陈光、包厚昌在京分别主持了三次生产会议,李士英骗取信任,列席夺权派代表团勤务组会议,并畅游颐和园,某些人还与陈、李、包合欢留影,“三凑合”丑剧在密锣紧鼓声中进入高潮。
  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早已觉察谭氏复辟阴谋,向中央文革写信揭发,在全国造反派共同努力下谭震林终于被揪了出来。
3月5日周总理、中央文革接见双方代表团,作了重要的3.5指示否定了1.26夺权,戳穿陈、李、包假亮相丑剧,江苏实行军管,江、陈企图用“三凑合”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破产了,无产阶级革命派无不欢欣鼓舞。

  “一边倒”
(67年3月5日——5月27日)
3月5日中央首长接见后、3月11日江苏军管会宣布成立,南京的文化大革命一派大好形势,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狠批黑修养狠批刘邓在干部问题上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形成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的革命大批判高潮。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日益陷入孤立,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五·二黑会
  正在这个时候,陈,包反革命集团为了挽救他们即将覆灭的命运,利用广大干部要求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的良好愿望,利用造反派内部在解放干部问题上的某些观点分歧,精心策划了一次臭名远扬的《五·二事件》。
  五月二日下午和晚上,在商业厅举行的一次部分厅局长以上干部会上,包厚昌,陈扬,李士英三人赤膊上阵搞了“一边倒亮相”,陈扬书面声明:“坚决站在×革总一边”,并狂妄地宣称“决不参加×××总部所召开的一切会议”。包厚昌拍着桌子说“今后决不参加×××总部的会议”李士英不仅如此,还疯狂地叫嚣革命的小将批斗和审查他的叛徒历史是“污蔑”“造谣中伤”“这种人决不能相信”等等。在一小撮叛徒的带动下,有五十二个厅局干部会上发言或发表声明“一边倒”
  现已查明《五·二》一边倒表态的五十二人中有叛徒7人占百分之十二,三反分子八人占百分之十三,有严重问题的边缘人物有十八人,占百分之三十二,共占总数57%。
  这是一起极严重的政治事件,是一次道道地地资本主义复辟的黑会。
  他们为了策划这次黑会,进行了假亮相、拉一派,打一派,将一派捧为坚定的革命“左”派,将另一派打成“改良主义”,“新老保”大造复辟舆论,吹捧陈扬是一面“旗帜”,李士英“打不倒”,江渭清“政治上糊涂”,更有甚者包厚昌、陈扬等还为大叛徒张志强涂脂抹粉,开脱罪责。五·二黑会以后,在这些家伙煽动蒙蔽下又有100余名干部表态要“一边倒”。

  大搏斗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心最红,眼最亮,《五·二黑会》一出笼就遭到革命小将的迎头痛击,在5月2日至6月2日,一个月期间进行了一场激烈大搏斗。
5月3日革命造反派去揪陈,李,包及陈扬,陈扬翌日凌晨一时潜逃。
5月4日李士英被揪至南大后,竟然拍桌捶胸自称为军管会干部、党员,向革命小将提出“抗议”,遭到吴大胜同志的严历训斥。
5月5日六人领导小组、十人指挥部成立,(由陈扬、刘史明,槐亚东,朱仁俊,胡翠华等人组成,实为老人串联会班底)至此,江渭清的第三道防线正式发挥作用。
  同日陈扬在人民大会堂叫嚣:“有人说我挑动群众斗群众,完全是胡说八道”。
5月7日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南大斗争陈,李包,张等人,他们被迫供认,此次《五·二黑会》是由陈光幕后策划的(张仲良交待:4月25日张问陈光“目前两派斗争激化,我们怎么办?”陈光答:“我们还是要一边倒”,李士英当时也在场)黑会的真相因而大白。
5月9日张春桥、姚文元两首长到达南京。
5月10日晚在文化宫,陈扬,王野翔,朱仁俊,刘史明,槐亚东等数人帮助×××起草向张、姚首长汇报的提纲,出谋划策直至深夜12时,当讨论军管问题时王野翔献策说:“你的汇报太直通通,太露骨了,对军管会有意见要婉转一些,要用事实来说明”。
  同日在反革命集团策划下×厂反对军管小组的“三绝丑剧”(即绝食,绝水,绝医)开始。
5月11日张姚二首长接见双方代表并听取汇报。陈扬等人对×××汇报大为不满,为了欺骗中央首长,陈扬,刘史明,胡翠华等八人当日下午写信要求张姚二首长接见,信由叛徒朱仁俊执笔。张姚二首长未予理睬。
5月14日张姚二首长接见无产阶级革命派代表在大会上申斥了《5.2》事件及《三绝》事件。张姚二首长讲话象青天一声霹雳,宣判了《5.2黑会》的死刑,一小撮反动派的变天美梦又一次焚灭,但这一小撮阶级敌人是不死心的,他们删减歪曲5.14讲话,恶毒污蔑5.14讲话是株大毒草,并在他们的操纵,策划下5月17日派出一个所谓“告状队”去北京告张、姚二首长的状。
5月27日李士英这个躲藏在革命阵营内数十年的大叛徒,终于被无产阶级革命派揪出了。当夜我无产阶级革命派乘胜追击,一举抄了十人指挥部成员及杨华的家,抄出大批资本主义复辟及反对军管会的罪证,分为四批陆续加以公布。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更加心明眼亮,看出陈、李、包、陈扬等一小撮人的丑恶嘴脸。至此一场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以革命造反派取得辉煌胜利而告一段落。

  大决战
(67年5月27日——68年1月26日)
  六月中旬十人指挥小组突然销声匿迹了。六月上旬徐智全家“失迹”,六月九日张子华潜逃,六月十七日胡翠华预言将有爆炸性行动出现,果然6.17,6.21,6.24连续发生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军管会领导下的公安机关的政治事件。
  这一小撮人狗急跳墙了,为了挽救覆灭的命运他们进一步加强了他们的反革命策略的推行,这一阶段特点是利用造反派内部的极“左”思潮,刮起“揪军内一小撮”黑风,挑动反军倒许,毁我长城;煽动派性,挑起大规模武斗,企图利用一派,吃掉另一派。冲击军管下的专政机构——公安机关,则是推行他们反革命策略的一颗白色信号弹。

  毁我长城
  江苏实行军事管制,是对一小撮人企图复辟资本主义的一次最沉重的打击,阶级敌人恨之入骨,凭着他们反革命的阶级本能,必欲踢开这块“绊脚石”而后快。
  他们利用部分群众对解放军支左工作中存在的某些缺点和错误的不满,无限上纲,扩大矛盾,煽动群众把矛头指向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八月初省委一小撮走资派,陈、包反革命集团与反革命两面派杜方平,反许干将李仲麟之间终于组成了神圣同盟。
  早在67午四、五月份这一小撮人就在群众中刮反军阴风说什么“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军管会也不是真实”,“现在矛盾处于量变状态”(胡翠华67年4月28 在纺工厅的形势报告)。说什么:(军管会内)路线斗争的主要特点是“扶植保守势力,压制革命势力,煽动保守派与革命派作斗争,并一律归之为宗派斗争,在宗派斗争的幌子下,到条件成熟时,把革命派打成反革命”(朱仁俊四五月份手记摘录)。
  他们知道许世友同志是毛主席司令部里的人,是紧跟毛主席坚决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因而许世友同志成为他们的攻击中心,他们最卑鄙的伎俩就是大造谣言恶毒地污蔑攻击许世友同志,说许世友同志要搞兵变,说许世友同志一贯反对毛主席,说中央首长如周总理江青等同志要打倒许世友等等。例如8月14日陈光以交待为名抛出了一份“关于我和南京军区许世友、杜平接触的一些问题”在这份材料中陈光放肆地攻击许世友同志,把省委一小撮走资派在《1.3》事件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赖得一干二净,还恶毒地污蔑许世友同志用“枪”指挥“党”,三反分子王彬(南京副市长)等人抛出大量反许“炮弹”,为江渭清翻案,华工副院长(9级少将)李仲麟(此人不容忽视)8月15日在群众大会上公开表态“不打倒许世友,死不瞑目”,捏造历史说自己“与许世友一起长征过”(李于1938年入伍,而长征则在1934——1935年),说许“一贯反对毛主席”。反军倒许的急先锋杜方平更为活跃,8月7日公然说“我们揪军内一小撮,要做解放军的工作”(即煽动解放军起来“造反”)。

  “黄金时代”
  陈、包、张反革命集团在沪宁沿线各城市挑起大规模武斗的同时,南京地区在这一小撮人的挑动策划下自六月中旬后武斗逐步升级,不断加剧,如张志强以情报联络员身份经常出入某武斗指挥中心“120”,李仲麟则是指挥中心的首席参谋,刘思明则是“文攻”的核心人物,杨华负责“后勤”陈扬则“串联”干部,通过精心策划,武斗指挥中心抛出了“十二点指示”的黑行动纲领,提出了“武装保卫南京城”“打出一个江苏省革命委员会”等行动口号,制订了“使用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主动出击,各个击破”,“先吃外围,后攻核心”等一整套战略战术,把另一派组织污蔑为“匪”。http://www.wg1976.com
  被反革命两面派杜方平誉为“黄金时代”的八月,他们利令智昏,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江苏天下唾手可得,8月14日,刘史明在一个有73人参加的部分厅局长会议上得意忘形地说:“自从武汉出了陈再道以后,我们江苏是一片大好形势,×××组织肯定垮台了,这是1.26的光辉胜利”,随即抛出一份早已酝酿成熟的“三结合”名单,名曰“革筹小组”。
  抄录如下以作历史见证。
  主任:杜方平 付主任:杨华,陈扬等五人。常委:刘史明,胡翠华,徐智等人。
  一年辛苦,总算没有“白忙”,封“官”许“爵”,此其时也。
  反军反许,以武斗压垮×派,打出一个“革命委员会”来,终于接近“实现”,其实只是“一枕黄粱再现”,好景不长。
  东风劲吹
  正当这一小撮人手舞足蹈,利令智昏的时候,北京吹来了一阵阵强劲的东风
  八月十三日以刘锦平同志为首的中央调查团抵宁,带来了毛主席党中央对江苏4100万人民的巨大关怀和温暖。
  八月十二日中央文革批评了北京的“支派大会”的召开。
  八月十四日姚文元同志制止了上海“支派大会”的召开。
  八日十六日江青、周总理批评了当前反军的极“左”思潮。
  八月二十日海军党委来电反对“对许世友采取打倒的方针,对×××组织采取压倒压垮的方针。”
  至此江陈集团、杜方平之流凭着他那反动的嗅觉已经预感到“垮台”的可能性,但是一切反动势力决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再次掀起一股反许高潮——向许世友同志下“勒令书”,妄图挽救灭亡的命运,真是“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www.wg1976.com
  《八·二五》拥军通告发布。
  《九·二》周总理中央文革及张春桥同志从从北京上海两地发出命令制止号称20万人的“反许大会”的召开。
  《九·五》命令发布。
  《九·二八》指示象迅雷一样传遍大江南北,东风劲吹,西风衰竭,反革命的神圣同盟开始土崩瓦解了。
  在那惊心动魄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大决战的生死大搏斗的日子里,无限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的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战士,他们手捧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顶妖风战恶浪,抬头望着北京城,心中想念毛主席,在那最艰苦的日子里,他们遵照毛主席的伟大教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发出一遍又一遍的豪迈誓言“活着紧跟毛主席,死了去见马克思,赤胆忠心为革命,海枯石烂不变心”!
  毛主席说:“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他们运用毛主席这一光辉思想分析形势,始终高举拥军爱民的大旗,高举革命大批判的大旗,团结广大革命群众,在阶级斗争的烽烟烈火中与阶级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的胜利。
值此伟大的一月革命风暴一周年之际,黄浦江畔又响起了一声春雷,《文汇报》、《解放日报》、《工人造反报》的重要文章发表了,陈、包、张反革命集团被揪了出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是上海战友对江苏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最大支持,也是对江陈集团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美梦终于彻底破产了。

  结束语
一年前的今天,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勾结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利用无产阶级革命派队伍中的派性搞了一·二六假夺权,一·二六以后,曾战斗在同一条战线上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忽然对立起来,成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江苏南京地区发生了“内战”,连绵不断,延续了长达一年之久,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回顾一年来的战斗历史,血的事实擦亮了我们的眼睛,难道不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派性侵入了无产阶级革命派吗?难道不是资产阶级的黑手插进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吗?打倒派性!斩断黑手!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让我们用实际行动来落实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新指示,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吧!


《东方红战报》1968年1月26日
  ·《紧跟》战联《红色风暴》战斗队


http://162.243.158.9/read.php?tid=2055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