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12阅读
  • 1回复

[原始文献]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访问记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坚强战士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访问记



中国文革研究网扫校 wengewang.org


川西平原红旗招展,长江两岸凯歌高奏!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节节胜利的凯歌声中,在以张国华、梁兴初、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为首的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领导下,无产阶级革命派正在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我们走访了成都军区副政委、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组长刘结挺同志和筹备小组成员张西挺同志。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是原四川省宜宾地委书记和宜宾市委书记。一九六二年以来,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与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西南地区"土皇帝"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斗争,最后取得了胜利!他们分别写的《李井泉是西南的赫鲁晓夫》和《愤怒声讨李井泉的滔天罪行》的文章,在《新贵州报》上发表和在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以后,在全国各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祖国各地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纷纷来稿来信,说看了这两篇革命文章,是上了"一次活的毛泽东思想的教育课",给他们"增添了很大的勇气和力量",表示"一定要好好向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学习,做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忠诚战士!"

同时,广大读者也很希望进一步了解:为什么宜宾问题的斗争,是全国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典型?李井泉之流为什么特别害怕宜宾问题这个缺口被突破?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为什么能够坚持这样长期的斗争?在斗争中他们是怎样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等等。我们根据读者的这些要求,从贵阳到成都,从成都到宜宾,访问了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和他们的战友以及红卫兵革命小将。他们在百忙中热情地接见了我们,回答了读者提出的问题。

(一)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一九六二年,宜宾地区风云突变,一时乌云翻滚,掀起阵阵黑风——

地富反坏右分子从劳改埸所跑到城里,住进招待所,出没于地市委机关,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这一小撮阶级敌人磨刀霍霍,杀气腾腾地叫嚣:"现在蒋介石要反攻大陆了,我们要翻案写材料了。"

在我们的专政机关里,一小撮混蛋竟公然和四类分子开座谈会,胡说什么"你们的案件是谁处理的?谁批准的?有意见都可以提!"

看!地富反坏右分子是何等的嚣张!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是何等的猖獗!这是一幅多么严重的阶级斗争画图啊!反革命复辟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谈到这里时,愤慨地说:"那个时候呀,硬是右派翻天,资产阶级专政,宜宾已经改变颜色了。"

水有源,树有根。宜宾地区出现的资本主义复辟逆流绝不是孤立的,它是全国阶级斗争的一个典型反映。

一九六零年到一九六二年,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结成"神圣同盟",更加疯狂地掀起了反华反共反人民的逆流。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余部的那班家伙们,以为复辟资本主义的时机已到,便倾巢出动,煽阴风,点鬼火,鼓动牛鬼蛇神,大造反革命舆论,大刮"翻案风",向我们党和我国人民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在大西南的代理人——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井泉及其同伙和他的黑后台一唱一和,大刮特刮"翻案风",策动了自上而下的全面的反革命复辟活动。郭一案件就是李井泉替阶级敌人翻案的集中、露骨的表现。

早在一九五九年八月党的庐山会议以后,宜宾地专机关革命的党员干部,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揭露出混进军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郭一。可是,时隔二年半后,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总头目公然替彭德怀反党集团翻案时,李井泉同中国的赫鲁晓夫密锣紧鼓,亲自登埸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郭一涂脂抹粉,赞美他是什么"好党员、好干部"。

被李井泉吹捧为所谓的"好党员、好干部"的郭一是什么货色呢?

这个所谓的"好党员、好干部",在一九五六年的肃反运动中,公然包庇反革命分子,并恶毒地攻击、诬蔑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延安整风运动。

这个所谓的"好党员、好干部",在一九五九年底中央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在党内传达后,他公开跳出来与毛主席和党中央大唱对台戏,同意并赞扬彭德怀的《意见书》,为彭德怀反党集团喊冤叫屈,并且明目张胆地散布什么"跟着彭老总走没有错"。

这个所谓的"好党员、好干部",造谣言,放暗箭,胡说"共产党就是厉害,说你这个人好就是好得很,说你这个人有问题,把材料一整就够了"。

这个所谓的"好党员、好干部",大肆攻击人民公社"办早了",借机攻击总路线"要多快就不能好省。"

李井泉那样狂热地吹捧郭一,郭一又那样卖劲地为彭德怀喊冤叫屈,说明他们是一根黑藤上的瓜,是一路货色!郭一正是一个长期隐藏在党内的货真价实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说:"李井泉之流替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翻案,就是否定庐山会议的伟大功绩,反对毛主席的英明领导。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决不可等闲视之!为了保卫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保卫庐山会议上反右倾斗争的成果,我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要坚决与李井泉、郭一之流斗争到底!"

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下定决心要与李井泉、郭一之流斗争到底。他们一方面赶写控告材料,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反映李井泉替阶级敌人翻案的反革命罪行;另一方面,再次以地委的名义,向省委写报告,提出了对郭一案件的处理意见。

李井泉施展了一系列的反革命伎俩。他将宜宾地委的"报告"原封不动地退回,并强令"重新讨论",更恶劣的是李井泉竟然利用他窃踞的职权就在这时给郭一提级、升官。

李井泉耍出的这一系列反革命伎俩,大大激怒了宜宾地区的广大革命干部。大家认识到,这已不只是什么翻案与反翻案的斗争了,而是一埸尖锐、复杂的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的大搏斗。

不出所料,一埸怵目惊心的事件爆发了。

一九六二年的八月十九日,在宜宾地委常委会上。当讨论到郭一案件时,与会大多数同志认为,李井泉打出的所谓"重新讨论"招牌,其实质就是要替郭一之流翻案,这一千个办不到,一万个办不到。会议决定维持原议。这下,郭一便歇斯底里大发作,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下毒手殴打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这就是震惊宜宾地区的"八•一九"流血事件。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坚贞不屈的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在炽热的阶级斗争中愈战愈强了。他们学习毛主席的伟大教导:"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他们凝聚起对阶级敌人的深仇大恨,下定决立下誓言: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可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谁替阶级敌人翻案,就和他决一死战!

狼,终究还是狼。狼子野心的李井泉,紧密配合着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刮起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妖风,以百倍的疯狂和卑鄙手段,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动了全面的进攻。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不但把反右倾斗争的伟大成果一风吹,而且还进一步把翻案范围扩展到反右派斗争,扩展到肃反运动。

无限热爱毛主席、拥护毛主席的革命干部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彻底戳穿了李井泉之流妄图全盘否定历次伟大政治运动的阴谋诡计。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说:"历次政治运动都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在毛主席和党中央制订下的政策、路线的指引下进行的,成绩伟大,好得很!好得很!李井泉之流替阶级敌人翻案,否定历次政治运动,就是把矛头指向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我们要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坚决回击,彻底粉碎!"

于是,这埸阶级斗争,在更大的范围内展开了。

李井泉为了替李鹏等右派分子翻案,提出了一个反动透顶的理论:"就是右派也不能划为右派"!

"就是右派也不能划为右派",这不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逻辑又是什么?!这不是中外赫鲁晓夫之流的修正主义理论又是什么?!这句话彻底暴露了李井泉的反革命丑恶嘴脸!

但是,阴险毒辣的李井泉,竟然把"罪名"强加于人,说什么李鹏是被刘结挺、张西挺利用运动"打击陷害"的。

看!李井泉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到何等程度!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和宜宾地专机关许多革命干部,人人义愤填膺,肺都气炸了。

怎么办?刘结挺、张西挺和王茂聚、郭林川、李良等同志一起,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关于判断香花毒草的六条标准。他们根据毛主席指出的"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路和党的领导两条"的教导,反复研究了李鹏案件,坚定地认为过去处理李鹏,没错,完全符合毛主席指示的鉴别香花与毒草的六条标准,李井泉要为,右派翻案,坚决顶住!

就是这样,从反右倾运动到反右派斗争,从郭一案件到李鹏案件,李井泉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拼命地替阶级敌人翻呀!翻呀!前后翻了上百个案件。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激动地对我们说:"通过郭一、李鹏等案件与李井泉展开的一系列斗争,使我们进一步看清了李井泉的反革命丑恶嘴脸,认清了他的本质——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霹雳一声震天响,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英明地指出社会主义社会里面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并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陈济民、李良、田禾等同志听到毛主席发出的伟大号召后,兴奋得雀跃狂跳,奔走相告,情不自禁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他们还立即通知在成都治病的刘结挺同志赶回宜宾。战友们久别重逢,集聚在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家里,兴高彩烈地畅谈:

"毛主席的指示,句句是真理!毛主席的号召,字字说在我们心坎上!"

"毛主席啊,毛主席!您的伟大战斗号召给我们增添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您给我们指明了斗争的方向和前进的道路!

""我们一定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坚决与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斗争到底!"

"有毛主席给我们撑腰,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无产阶级革命派,属于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革命路线!"

大家齐声朗读毛主席的教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在举国上下欢呼八届十中全会公报发表的时候,李井泉之流对公报的发表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他凭着反革命的阶级敏感,预感到"李氏王朝"的日子越来越不好了。他绝望,他挣扎,变本加厉地、不择手段地对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进行打击、陷害、斗争。公报九月底发表,十月二十三日就宣布对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停职审查";非法剥夺他们的一切政治权利,在各种大小会议上,对他们开展大规模的"揭发、批判、清理";甚至违反党纪国法,限制人身自由,无理进行抄家;到十二月,竟公开派人监视、盯梢……。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那里压迫越厉害,那里反抗越强烈。在那乌云笼罩着天空的艰苦斗争中,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根据毛主席的教导,"清醒地估计了国际和国内的形势,知道一切内外反动派的进攻,不但是必须打败的,而且是能够打败的。""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指引下,他们抱病夜以继日地向党中央和毛主席赶写了一份关于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在宜宾大搞反革命复辟的罪恶材料,一针见血地指出李井泉是"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是"地富反坏右在党内的代理人"。

在五年以前,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就能认识到李井泉这个"庞然大物"的反动本质,是何等的难能可贵啊!他们不愧是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坚强战士!不愧是党和毛主席的好干部!

(二)

毛主席说"在人类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是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井泉对刘结挺、张西挺进行了种种打击、陷害还不满足,竟在一九六三年四月以"省委找去谈话"为借口,把刘结挺、张西挺同志骗到成都关进秘密监狱。

"李井泉把我们抓起来,想达到几个目的",张西挺同志指出:"第一,割断我们和毛主席、党中央的联系,第二,割断我们和广大革命群众的联系,特别是把我们和王茂聚、郭林川等战友分开,妄图各个击破;第三,通过关押我们,把宜宾革命派压下去,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扫除障碍;第四,一旦时机到来就进行杀害。因此,关押我们的地方非常秘密,在狱中我们一直没有弄清楚被关在什么地方,附近群众也不知道这里关着人。因为比较秘密,在文化大革命中,李井泉为了逃避革命群众斗争,还把这座监狱改作他的'避风港',真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张西挺同志接着说:"关我们的时候,戒备森严,很小的一个院子,有十几盏电灯,照得夜间比白天还亮。十几个人日夜监视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连咳嗽一声,去厕所或在去厕所路上的片刻停留,都被详细记录下来。关我的房子有五个窗户,被钉死了四个,只剩下一个面向监视哨的小窗,屋里空气非常龌龊。刘结挺患有严重的风湿脊椎性关节炎,他们是知道的,却偏偏把他关在一间非常潮湿的房子里。……"

忠于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并没有被李井泉的反动气焰所吓倒,相反,敌人的疯狂镇压使他们更加坚定。他们把阴森的监狱当作战斗岗位。

李井泉妄图割断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联系,这是痴心妄想!毛主席的好战士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从入狱的第一天起,就夜以继日地向毛主席、党中央写揭发李井泉罪行的材料,每天写作都在十二小时以上。他们深信自己的斗争是正义的,而正义的事业是一定要胜利的。

狱中写作条件极端困难。缺少纸,刘结挺同志就把香烟盒翻过来写。有一次,看管他们的"组长"的孩子在院坝拉屎,用几大张纸擦屁股,张西挺同志就把他擦第二次的纸拾起来写材料。晚上,关押他们的房问里,只有一盏二十五瓦的电灯,还是装在天花板上的,又昏又暗,和室外照得通明的警戒灯形成鲜明对比。但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灯光暗算得了什么,照样写!

凭着忠于毛主席的赤诚之心,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在狱中两年写的揭发、控诉李井泉罪行的材料有两百万字左右。两百万字啊!请同志们算一算,如果广播,整整要八天八夜才能播完。如果登报,整张报纸都登它,要连续登五十天才能登完。

这些材料,深刻地、系统地揭发、批判了李井泉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言行,揭发、控诉了李井泉为地富反坏右翻案,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每一个字都是一颗射向李井泉的子弹,每一句话都是一把投向资产阶级司命部的匕首。

对这些揭发、控诉材料,李井泉之流害怕得要死,根本不许他们往外寄、更不许直接寄给毛主席、党中央,每个字都要经过看押他们的小组、省委监委、甚至李井泉检查,层层的检查,材料也层层被扣下来了。但是,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并没有停止斗争,你今天扣,我明天写,你扣下来不往上转就增加你一条"扣压给毛主席的信"的罪状,总有一天要新账、老账一齐算。

当然,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对所写的材料,也根据斗争需要作了多种准备。刘结挺同志说:"李井泉这样的大阴谋家、大野心家,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要防他几手。" 当时,他们曾经估计,李井泉可能杀害他们,这个估计并没有错。李井泉之流确实写了杀害他们的报告,只因为毛主席在八届十中全会上对于这方面的问题有过指示,才不敢马上下毒手。但是,他们仍然作了牺牲的准备。刘结挺同志曾经专门写了两封给毛主席的信,一封带在身上,准备在被杀害时,把它丢在刑埸上,他说:"我相信执刑的人不是铁板一块,忠于毛主席的同志看到这封信,一定会交给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和李井泉的斗争仍然可以取得胜利!"另一封信,反贴在抽屉的板子上,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交给毛主席,李井泉的罪恶终久会得到清算。

狱中斗争是多方面的。李井泉为了软化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分散他们的斗争精力,曾经把刘结挺、张西挺同志最小的两个孩子送到狱中住了两天。但在阴谋未得逞时,就在半夜下令把已经睡熟、正在发高烧的两个孩子抢走。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告诉我们,在孩子身上还有一埸斗争。五岁多的女孩岷沙,一到张西挺身边,就急急忙忙地把裤带解下来递给她,她仔细一摸,从带子中摸出一张纸条。这是十二岁的大女儿写的。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看完条子,就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李井泉之流发觉这张条子没有?孩子只穿了一个背心,一条短裤,这种条子是很容易被惯作特务工作的李井泉的爪牙发觉的。如果发觉了,为什么又留下来?在文化大革命中,据当事人揭发,他们很早就从孩子身上搜出了条子,估计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会用同样的办法和狱外战友联系,让它带进狱中,是为了抓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反党新罪证"。但是,李井泉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识破了这个阴谋。同时,他们也没有失掉这个和狱外战友联系的机会。他们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大女儿,作为回信,叫看管小组转。这封信被扣下来了,但也起了麻痹敌人的作用。张西挺同志把另一封信(实际上是一张小条子)精细地缝在岷沙的鞋袢里。这封信是给宜宾战友王茂聚、郭林川等同志的,只有一句话:"只要坚持斗争,就能取得胜利。希望注意身体。"岷沙到了宜宾,急忙找到郭林川同志,把鞋子脱下来给他。这是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在狱中两年里送出去的唯一没有受到检查的信,也是直接写给战友的、对方亲自收到的唯一的信。这封信把狱中狱外战友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造反更知北京近,斗争倍觉毛主席亲"。这是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共同体会。为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被李井泉关进秘密监狱的刘结挺、张西挺同志,更是时时刻刻想念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张西挺同志说:"李井泉之流可以搜走我们的毛主席著作,但是,太阳的光辉是挡不住的,我们想念毛主席的心情是隔不断的。每当灿烂的阳光照进阴暗潮湿的牢房的时候,我们就如同见到了毛主席。在寒冷的夜晚,我们仰望着北斗星,想念着北京城里的毛主席。想到毛主席,我们就浑身是劲,想到毛主席,我们就增加了斗争的必胜信心。"所以,尽管他们在监狱里受到种种折磨和摧残,仍然那样乐观,那样信心百倍。当他们从看管人员的收音机里听到电台教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派人来》这些革命歌曲时,也忘记了自己是四十岁左右的、平时又很少唱歌的人,兴奋得象小学生一样,跟着收音机一句一句的学,千遍万遍地放声歌唱:

大海航行靠舵手,

万物生长靠太阳,

雨露滋润禾苗壮,

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

刘结挺同志说:"我们一唱这首歌,心里感到无限幸福,好象就站在伟大领袖毛主席身边,正沿着毛主席开辟的航道,乘风破浪前进!"

有一次,凌晨四点多钟,刘结挺同志突然从床上摔下地来。原来,他又在梦中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从入狱以后,他们已经不知有多少次在梦中见到毛主席了。这一次,刘结挺同志又梦见了伟大领袖,毛主席还伸出巨大而温暖的手要和他握手,他赶忙迎上前去……。他从地上起来,还久久地回味着这幸福的时刻,激动得流下了兴奋的热泪。带着这种深厚的感情,他动笔写了想念毛主席的长诗《向往北京》。可恶的是,李井泉却把歌颂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诗句当作反党材料。李井泉罪该万死!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在狱中唯一的学习材料,是一份经过多次斗争才准订阅的《人民日报》。这份党中央的机关报,每天给他们带来了毛主席的声音,党中央的声舌,鼓舞着他们前进再前进。《人民日报》编辑部、《红旗》杂志编辑部所写的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的九篇文章,指导着国际反修斗争,也指导着他们和李井泉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斗争。特别是报上刊登的每一幅毛主席的照片,每一则报道毛主席的活动的消息,每一次毛主席的讲话,他们都反复学反复看,越学越看越亲切。

一九六四年元旦的报上,发表了毛主席的十首诗词,刘结挺、张西挺同志欣喜若狂,读啊,背啊,联系狱内狱外、国内国外阶级斗争形势推敲啊,领会啊,从中吸取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在那阴暗的监狱里,不时传来洪亮、有力的声音,这是他们在朗读毛主席诗词,听: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这不正是苏联的赫鲁晓夫和中国的赫鲁晓夫之流的写照吗?!

"蚍蜉撼树谈何易。"

李井泉及其后台和爪牙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不正是蚍蜉撼树吗?!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决心在这"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湖震荡风雷激"的时代,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钩棒,以"只争朝夕"的革命精神,和广大革命群众一起,"扫除一切害人虫","敢教日月换新天",攀登无限风光的险峰!

(三)

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对李井泉之流的斗争,不是小是小非问题,不是个人恩怨问题,而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因此,从斗争一开始,就有许许多多的革命干部、革命群众和他们并肩战斗,和他们一起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刘结挺同志说:"我们从来没有感到孤立过。就是在两年关押期中!也有许许多多战友在狱外坚持战斗。他们为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作出了巨大贡献。这是我们斗争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秦。"

李井泉在一九六二年大规模地给地富反坏右翻案时,宜宾地区的党政财文大权就被李井泉的爪牙篡夺了,整个宜宾一片白色恐怖。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向毛主席、党中央写的揭发、控诉材料是寄不出去的。有一次,张西挺同志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询问那一段时期先后寄给中央的十几份揭发李井泉的材料收到没有。不久,在斗争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时候,李井泉之流竟把这封信拿出来,作为他们的又一"反党"罪证。

宜宾寄不出信件,许多革命同志就冒着危险,把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写的揭发材料带到自贡、内江、泸州等地去寄。有一份揭发材料,是由刘结挺同志的警卫员的一个亲戚坐火车带到内江,然后步行了十几里路,在一个小埸上寄交的。另一份揭发材料,是张西挺同志的母亲在被抄家时急中生智,把材料缠在腰上带出来,交给一个同志带出宜宾寄出的。

象这样的事,不是一件两件,不是一人两人。还有许多同志,不仅帮助他们寄信,还直接向中央控告李井泉。据张西挺同志回忆,在一九六二年以后的白色恐怖时间里,先后给他们带信到外地去寄的达二三十人。这些人中,有干部、工人、公社社员、学生、街道居民,有相识的,也有不相识的,是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共同决心和坚决打倒李井泉的共同意志,使革命同志紧紧地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

一九六四年夏天,李井泉之流用药物使狱中的张西挺同志中毒,头昏眼花,周身痉挛,在短时期内头发大部分脱落,连续七天没有吃东西。李井泉乘人之危,派了省委监委副书记带了十几个人闯进牢房,把张西挺同志拉下来斗争了三天,企图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骗取他们需要的口供。经过刘结挺同志的多次抗议,李井泉才不得不把张西挺同志送入医院,而她在医院里的一切行动都有人监视。

从宜宾到成都学习的一个护士长,在医院里偶然发现了张西挺同志,她十分关心张西挺同志的病情,但很快就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觉了,不许她再进张西挺的病房。一天,护士长训练班的学员集体查病房,她借给张西挺同志掖被子的机会,摆脱监视,把一张早已写好的纸条送到张西挺同志手中。上面写道:"我们相信你和刘结挺不是坏人,我们心里明白。宜宾的广大干部和群众支持你们。一定要把身体搞好。你需要什么东西,我想办法给你送来。"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里,在李井泉欲把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时刻,在层层监视下的医院里,出现这样的信,这是多么深厚的阶级感情,多么难忘的战斗友谊啊!张西挺同志现在谈到这件事还很激动,她说:"只有在艰苦斗争中才能体会这种阶级感情的重量。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纸条,它代表千千万万革命人民和李井泉斗争到底的决心。"

随着斗争的深入发展,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以及和和他们并肩战斗的许多同志,更深刻地认识到这是一埸较长期的斗争,要作好各种准备。特别是在李井泉把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秘密关押起来以后,大家认为斗争已进入一个新阶段,一个更加激烈的阶段。狱外的王茂聚、郭林川、田禾、陈济民、李良等同志商量,决定作斗争十年到二十年的准备,这一代斗不完,下一代接着干!直到彻底取得胜利为止。

为了适应长期斗争的需要,大家决定要很好地整理揭发材料,妥善地保存原始材料,并在生活上节衣缩食,把钱积聚起来,以备不时之需。王茂聚同志和爱人每月的收入不少,从这时起,他们就把大部分工资存入银行,一家六口每月生活费控制在四十元左右。连王茂聚同志抽了许多年的香烟也戒了。他说:"这是斗争的需要!"

王学明同志一家老小十口,每月收入只有八十多元,本来开支就比较紧,但他们把生活费用减少到最低限度,到文化革命开展时,在银行已存了三百多元,他说:"为了国家不变颜色,我们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生活苦一点算什么!"

象这样的同志,在宜宾有一大批。去年八月,当王茂聚同志把历年节衣缩食的存款两千元从银行取出来,到北京告状时,把宜宾地委中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吓得要死,马上通知银行,冻结了和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等人有联系的七十多人的存款,不许这些同志提取,并诬蔑说这是"反革命活动经赞"。这不是什么"反革命活动经费",是真真实实的进行革命活动的经费。

李井泉之流为了维护资产阶级专政,一切卑劣的伎俩都能够使出来,他们的面孔千变万化,手段阴险毒辣,但在革命者面前总是以失败而告终。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刚入狱,李井泉的忠实爪牙、宜宾地委书记就找生病住院的王茂聚和郭林川同志谈活,动员他们"起义",揭发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同志大怒,指着这个家伙的鼻子大骂。"你叫我出卖同志,办不到!"不久,省委监委一个副书记也找王茂聚、郭林川同志谈话,更露骨地对他们说:"把问题推到刘结挺身上,也不是个人主义。"多么无耻。当然,他遭到的是严厉驳斥。刘、张、王、郭这个战斗的集体不仅没有被分化瓦解,反而在斗争的风暴中锻炼得更加坚强。

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三日,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命部批准了李井泉关于开除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党籍的报告。李井泉抓住这个机会大造舆论,说刘结挺、张西挺的案子通了天了,一辈子也翻不了。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认定这个案子是中央书记处中和彭德怀有关系的人批的,绝不会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批的,更不会是毛主席亲自批的,因此,他们的态度很鲜明:要告!一要告!告到毛主席那里去!

宜宾的战友对这一问题又是什么态度呢?王茂聚、郭林川、田禾、陈济民、李良等同志反复作了研究,也得出结论:绝不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批的!坚决和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共同斗争到底!

那时候,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和宜宾的战友已经两年多没有见面了,为了共商下一步斗争大计,住在医院里的王茂聚同志以到成都检查病情为名,设法找到了刘结挺同志。当时,李井泉不仅开除了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党籍,还分别降了七级、八级,调刘结挺同志到一个边远县工作。到底应该怎么对待这些问题,两个老战友认为必须坚决抵制,决不领工资、不去报到,否则就等于承认了李井泉的处理。再说,到了边远地区后,李井泉更容易控制,到北京找毛主席更加不方便。两人商定:一定要冲破重重阻力,不惜一切牺牲,到北京控告,向毛主席报告,誓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井泉斗争到底!

(四)

一声霹雳惊天地。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发表了。一埸史无前例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烈火,由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手点燃了。

当时,还被李井泉软禁在成都罗家碾招待所的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看着报纸,激动得热泪盈眶。他们说:毛主席呵毛主席,我们日盼夜盼的这埸反修斗争,在您老人家的英明领导下,比我们设想的大大提前来到了。毛主席呵毛主席,只要您老人家知道我们这些年来和李井泉之流的斗争,就一定会大大支持我们的。

"到北京去!到毛主席那里去!"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回忆当时的心情说:那时,我们什么都不顾了,只有一个念头:离开成都,到北京去,越快越好。

"到北京去!"这是李井泉最怕的。为了阻止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到北京,他们不是把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关进了私设的监狱吗?不是要把他们分到离北京更远的县里去工作吗?现在,不是又把他们软禁在这个招待所里吗?

面对眼前的处境,刘结挺和张西挺同志经过一番商量,下定决心,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到北京去。为了防止万一,张西挺同志留在成都作掩护,由刘结挺同志一人先去。走前,他们写好一封给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信揣在刘结挺同志怀里,如果在半路遭到不幸,他们相信其他革命同志一定会把这封信转上去的。六月下旬的一天夜晚,刘结挺同志想法摆脱了监视,翻墙、过河,坐上火车只身往北京去了。wengewang.org

在宜宾,和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一道战斗多年的王茂聚、郭林川等许多革命同志,也是一样的激动,他们从心底里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茂聚,这个木工出身、参加革命二十多年的老同志,心里有多少话要向毛主席和党中央倾诉呵!自己从小没有读过什么书,身体又多病,但他和郭林川同志一道,从早到晚废寝忘食地写呵!写呵!一直写了两个月,修改了八次,最后向中央写了将近四万字的报告。当他知道刘结挺同志已经到了北京,立即派他的女儿亲自把材料送给刘结挺同志,再转交给党中央。事后查明,这些材料都落在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手里去了。

不久,张西挺同志回到了宜宾,他们一起商量,决定王茂聚和李良同志再到北京去,其他同志则留在宜宾坚持斗争。王茂聚把他和郭林川同志写的揭发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罪行的三十张大字报,公布出来后,便于八月中旬,和李良同志先后离开了宜宾,到达西安再会合。他们向党中央报告的材料,则由李良的弟弟秘密带往成都,在火车上转交给他们。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告诉我们:"和李井泉之流的斗争一开始,我们这些同志就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早已下定决心,'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我们的决心更大,信心更足了"。

李井泉这一小撮资产阶级司令部里的人也十分敏感。他们深知自己的末日已经来临。他们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埸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他们特别害怕宜宾问题这个缺口被突破。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就这样说过:"看来宜宾这个问题,是李井泉的导火线。"李井泉也说:"西南是文化大革命的关键,宜宾是关键的关键。"李井泉的忠实爪牙、宜宾地委书记上也写着:"西南的问题,宜宾是突破口。"

是的,宜宾是突破口,是导火线,是关键的关键。这个关键的关键一旦被突破了,这个导火线一旦被点燃了,这个关键的关键一旦被抓住了,那么,上至他们的总后台——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下至他们的黑爪牙,一切大大小小的牛鬼蛇神,统统都要完蛋了。他们在西南多年苦心经营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独立王国,就要宣告彻底破产了。宜宾问题的斗争为什么这样尖锐、激烈?刘结挺、张西挺同志说:"这就是宜宾问题的实质所在,

就是四川问题的实质所在。"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因此,早在文化大革命前夕和文化大革命初期,一批批黑线上的"大人物",什么彭真啦,彭德怀啦,李井泉啦,等等,不断来到成都、宜宾,互相勾结,密谋策划。千方百计要把刘结挺、张西挺等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同志置之于死地,想方设法要把刚点燃的革命烈火扑灭下去,妄图挽救他们垂死的命运。

还在去年三月,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在他们炮制的反革命"二月提纲"刚刚出笼后到了成都,李井泉就指定他的心腹、宜宾地委书记亲自向彭真汇报了刘结挺、张西挺的案件。人们不禁要问: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案件"一年以前已经处理,他们的党籍早已被开除,他们早已不掌权了,为什么此时此地还要拿他们的"案件"向他们的主子汇报呢?狼子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更加慌了手脚,更加歇斯底里大发作。他们运用还窃踞在他们手里的党、政、财、文大权,疯狂地对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大镇压、大围剿。

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串通一气,四处游说,大造特造反革命舆论。说什么:"刘结挺过去处理轻了,要重新揭发,要重新处理。""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的问题很多,过去只处理了一个问题,而且他们不服,还在那里闹翻案,有必要组织人再把他们的问题揭发开。"他们曾经作了"小乱、中乱、大乱''的准备。所谓"大乱",就是"刘结挺把大字报贴到街上去。"当王茂聚和郭林川同志写的三十张大字报公布后,他们吓得脸发黄,心发慌。李井泉的忠实爪牙、宜宾地委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咬牙切齿地说:"我们不把他们(指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打成反革命,他们就要把我们打成反革命。"他们白天黑夜,紧张地召开各种会议,阴谋策划进行疯狂反扑。为了先下手为强,他们通过自己的御用工具——一原宜宾地委旧文革办公室,把王茂聚和郭林川同志写的一封信和三十张大字报,加上按语,发给地、专、县、市级机关全体干部。他们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把这三十张革命大字报说成是"反革命"的大字报,宣布"刘、张、王、郭"是"反党反革命集团",是"宜宾地区最大的黑帮,最深的黑线,最危险的敌人。"要"彻底揭发、坚决打倒。"一时乌云滚滚,黑云压城,宜宾地区到处是一片白色恐怖!

对于他们所谓的"反党集团"的主要成员,特别是所谓"反革命头头"刘结挺同志,更加恨之入骨。一方面,他们组织了大批的"专案"人员,抬出早已被驳得体无完肤的刘结挺、张西挺"打击陷害"的十三个"冤案",一再叮嘱要把其中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分子郭一、右派分子李鹏等主要案件搞"扎实",还无中生有,捕风捉影地编造了大量的所谓"其他问题"。单是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所谓"作风部分",就搞了三十多期大字报,并且印发给各个单位"学习"。这些所谓的"其他问题",极尽造谣侮蔑、丑化之能事。比如他们造谣说:张西挺同志家里存有很多麻油,吃不完,生霉倒掉了。麻油会生霉?这确实是天下奇闻。可见这般资产阶级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到了何种惊人的程度。另一方面,由宜宾地委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亲自出面,组织庞大的所谓"缉拿团",分别到成都、北京"追捕"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等同志。"缉拿团"到了成都、北京,都得到了李井泉及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大力支持。这个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十分"关心"这件事,他通过他在中央接待站的爪牙,极力"安慰""缉拿团"的人,说什么"待刘结挺把申诉材料写完后即要他回宜宾",因此,他们十分"热情"接待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一再催促他们赶快写材料。所以,李井泉的心腹、宜宾地委书记亲自打电话到北京,要"缉拿团"绝对服从"中央"。所谓"中央",就是指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在成都,李井泉的一小撮同伙,更加忙得不亦乐乎,一会儿把刘结挺同志的照片传真到北京,送到边防;一会儿又打电话到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老家,询问他们的下落,等等。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留在宜宾的同志,无一幸免。刘结挺、张西挺同志的家和在成都的住所,被他们一抄再抄,甚至连小孩的尿布都抄走了。更加命人气愤的是他们抄家时,把毛主席著作到处乱丢,任意践踏。他们恨不能把所有的革命造反派斩尽杀绝。给张西挺同志看过病、打过针的医生、护士,教过他们小孩的老师,刘结挺同志的警卫员,警卫员的爱人,爱人的亲戚,等等,凡是和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多少有过来往的人,都要遭到他们的怀疑、监视、直至抄家、斗争,甚至送进监狱。仅在宜宾一个地区,就有三百多名职工,被他们打成"张、王、郭反党集团"的成员、"爪牙"、"爪牙的爪牙"。有一个刚满三岁的小孩,因为学着大人,在街上说了一句"刘结挺是受迫害的好干部",也被他们打成"反革命",取消了上幼儿园的权利!心黑手毒,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他们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事实正是这样。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对刘结挺、张西挺等革命同志的迫害越残酷,越使更多的革命群众看清了这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的凶恶面目。在许许多多的事实面前,越来越多的革命同志擦亮了眼睛,提高了阶级觉悟,坚定了斗争信念。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少同志冒着坐牢、被斗、被抄家的危险,响亮地提出:敢不敢为刘、张、王、郭翻案,是真革命和假革命的分水岭!很多同志成立了各种各样的战斗组织,和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走在斗争最前列冲锋陷阵的,是我们伟大统帅毛主席的忠实红卫兵,他们天不怕,地不怕,高举造反有理的革命大旗,直捣李家王朝。打得它落花流水,打得它人仰马翻!刘结挺、张西挺同志以十分激动的心情,向我们介绍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

正是那乌云密布的日子里,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处在斗争最困难最关键的时刻,是红卫兵小将帮助他们找到了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找到了毛主席司命部里的人。没有住的,他们找,没有吃的,他们安排。刻印传单,搜集材料,许多红卫兵小将熬红了眼,跑酸了腿。不少红卫兵因此被无情斗争,被打成"反革命",甚至被关进了监狱。

我们在宜宾,就看到这样一种情况,所有的革命组织名字前面都要加上"红旗"两个字,或者干脆叫做"红旗"派。这是什么原因?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告诉我们:这里面有一段令人感动的故事。他们说:原来一中有个红旗红卫兵战斗组织,他们成立以来,就遵循毛主席造反有理的教导,集中火力向李井泉及其一小撮混进党内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猛烈开火。在李井泉之流掀起的"二月黑风"中,竞丧心病狂地宣布这个红卫兵组织为"反动"组织,把一些革命小将打成"反革命"关进了监狱。什么"罪名"呢?仅仅一条,就是他们坚决要为所谓的"刘、张、王、郭反党集团"翻案。

"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可丢!"革命的红卫兵手捧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向敌人展开了更加顽强的斗争。办公室被砸了,算什么?到街上搭起个棚子照样干。你不准贴大字报,偏要贴。早上撕了,晚上贴;黑夜撕了,白天贴。你不准用"红旗"的名字吗?休想!什么"红旗漫卷"、"红旗如画",越用越多。你要抓吗?好吧!四五十人一起,要抓就一齐抓。他们问:"谁是头头?"小将们齐声回答:"我们全都是。"弄得那些家伙瞠目结舌,难以对付。

革命小将们这种革命的大无畏精种,深深教育和鼓舞了广大无产阶革命派的战士,他们以红旗战士为榜样,以当一名红旗战士为荣。大家自豪地说:"红旗战士抓不完,吓不倒,一杆红旗倒下了,千万杆红旗立起来。"就这样,宜宾城内红旗林立,红旗招展!

这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胜利,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历史就是这样无情地嘲弄着李井泉之流这批蠢人。这些年来,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坚持党的原则,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与李井泉之流的"庞然大物"展开了不屈不挠的顽强斗争,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直接领导下,在全国革命派和红卫兵小将的大力支持下,由李井泉一手制造的,经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彭真、杨尚昆批准的刘结挺冤案,党中央亲自平反了,中央领导同志一再接见了刘结挺、张西挺等同志,对他们的斗争作了高度的评价,说他们"是坚贞不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事实又一次雄辩地证明:尽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可以猖獗一时,尽管斗争有许多困难和曲折,但是乌云遮不住太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定会取得彻底的胜利!

在访问结束时,刘结挺、张西挺同志十分谦虚地说:我们只不过起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革命干部应该起的作用。成绩和功劳完全归于毛主席和党中央,归于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现在,宜宾的阶级斗争盖子已经揭开,我们四川的革命形势大好,越来越好。但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和李井泉之流,他们还不是"死老虎",一有机会他们就要对无产阶级革命派进行疯狂的反扑,企图复辟资本主义,我们一定牢牢记住毛主席的教导,发扬痛打"落水狗"的彻底革命精神,和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一道,更好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高举革命的批判大旗,把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从政治上、理论上、思想上批深批透,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把我们四川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坚强阵地!

(原载1967年9月2日《新贵州报》, 中国文革研究网扫校 wengewang.org)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4-06

中共中央关于四川省宜宾地区刘结挺等同志平反的通知

1967.04.04;中发[67]154号

    关于四川省宜宾地委刘结挺等同志案件,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十分关心,并指示周恩来同志同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找双方有关人员来京,加以处理。我们根据主席指示,研究了刘结挺等同志的申诉材料,也研究了西南局、四川省委和中央监委有关这个问题的全部档案,听取了有关宜宾问题的各方面的意见,问题是很清楚的:
    一、这个案件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李井泉一手制造的,经邓小平、彭真、杨尚昆批准的冤案,完全颠倒了黑白。例如,对于刘结挺同志坚持要划为右派的李鹏,“省委明确指示,李鹏就是右派也不能划为右派。”这是四川省委监委《关于刘结挺、张西挺严重违法乱纪、打击陷害同志的检查报告》中公然这样写的。
    二、刘结挺案应予平反。所有因为这个案件而受处分的同志,应一律取消处分,开除党籍的应恢复党籍,关在监狱里的,应当一律放出。
    三、受陷害的刘结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李良等是坚持党的原则的好同志。他们对右派分子郭一等人,对李井泉等人的翻案风,坚持革命原则的斗争,是完全对的。这些同志和其他同志有权参加四川省和宜宾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地驻军的负责同志要协助他们,支持他们闹革命。
    四、这个通知,可在当地群众中宣读,对这一冤案,要发动群众进行揭发。

          一九六七年四月四日

http://ccradb.appspot.com/post/20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