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39阅读
  • 0回复

阎红彦  向云南部分大、中学校师生的讲话(1966.08.23)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向云南部分大、中学校师生的讲话
云南省委第一书记 阎红彦
1966.08.23

(阎红彦: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政委)

同学们!我首先欢迎同学们这个行动。你们有一条标语叫“造反有理”,就按这个办。对省委的批评,提出意见来,都很好。我们能够立即改的,马上就改。但是今天提的问题很多,我来不及一一答复。

第一,上北京的问题。同学们提到,为什么毛主席十八号在首都接见百万群众的时候,没有云南的同学?也没有西南的?在北京我们就知道这个事情,也讨论过这个事情。中央已经答应大学生到北京去,但是,又告诉我们一条,先不要告诉学生,讲了大家乱了也不好。现在看起来,北京一下子去的人多了,吃成问题,住也成问题,全国有上百万的大学生,如果中、专学生都要去的话呢?那就几百万、上千万,那怎么办呢?应付不了。所以,讨论了一个大概的布置,准备大学生全去,但是要等中央安排,不能一下子都去。就是说:中央已经同意大学生到北京了。同时也同意高中学生、中专学生派代表去。这对我们的师生是个很大鼓舞。省委对怎么去法?什么时候去?怎么安排?都作了讨论。但还要等北京答复,北京虽然原则上同意了,但是究竟安排哪个学校什么时候去,哪个地区什么时候去,还不知道,大家一起去是不行的。还有个交通问题,上万人去,火车得多少列车!你们有的说“走路去”,这个精神是可嘉的。时间一安排定了,我们就可以通知了。我们要安排好,北京也要安排好。等北京答复了叫我们什么时候去,我们就好组织。这就是为什么前一段没有西南的,只有其他地方的。其他地方的去了,一家一家的都要毛主席接见,多少万人,所以就来一个总的接见,这个总的接见的时间事先我不知道。要开百万群众大会,中央也没有正式通知,十八号那天是六点钟左右开始,我是五点五十分听收音机前才知道这个消息。

至于学生要到北京去,我也知道。我们地方工作的同志请求了中央,要求让我们的学生都去。零零碎碎去也不好,究竟怎么个去法?还有许多是自发去的,那有什么办法呢?因为不仅是我们云南有这个问题,各地都有这个问题呀!有的省去了一些,有些没有去,有些去了少数,有些去了多数,都是自发去的,没有具体组织。前一段,我们也没有组织云南学生到北京去,你们也没有提出来去嘛!我们没有组织也没有必要主动组织去。
到北京主要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学习,一个是参观,参观人家的大字报,学习人家好的经验。至于解决问题,还得要靠自己来解决,你们大家去要求毛主席答复什么问题,我想他就会告诉你们:自己革命嘛!自己解决嘛!当地能够解决的当地解决嘛!二是如何组织去,要组织去,还有许多具体问题呀!所以就没有告诉大家。几十个省都要求去嘛!总要有个安排,所以我只能这样答复这么个问题,怎么样去?还有些具体问题,总不能一天去一车,一天去一车,还是要集中一点,还有些中专学校怎样选代表?所以请你们耐心点等。大家说要立即答复今天就要走,那有什么办法呢?北京也没有准备,一去几十万人,吃、住都是问题哩!所以你们要求我立即答复,我答复不了。我们积极向北京联系,希望你们把这个意见向其他同志传达。省委绝没有隐蔽这个问题,我们一定按中央统一安排的办法办,我想中央这个办法是对的。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不介绍北京的经验和河北的经验?北京的经验很多,有好经验,也有有缺点的经验,也有方向性的错误,路线性的错误,这个问题就多了,我也没有办法介绍。我在北京主要是集中力量参加十一中全会,我们的会也开得很紧张。在这次会议上,对于依靠群众,相信群众,这些问题,都讨论过,很多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不很清楚,只是知道些原则,究竟怎么搞,怎么发动群众,怎么按毛主席指示办,我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事情。我作一个地方工作人员向大家来传播各种各样的经验,也没有必要,因为有的对,也有的不对,你们不是很注意嘛,那我也不能随便说,随便说了,我倒不怕大字报,也不怕罢官,你们该罢就罢,该贴大字报就贴。但是正确的东西还是按政策办,总的有个十六条,十六条就是经验总结,是文化革命的行动纲领。其他那些具体经验,有对的,有不对的。所以我们只能按照十六条办,自己可以创造自己的经验。各地的经验不一定都一个样,你有这个经验,他有那个经验,你认为这个好,他认为那个好。而且我们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么大的革命,这么大的行动。基本上说来,我们是没有经验的。我们有造国民党的反的经验。但是在我们这个国家领导下,这个“造反有理”,“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老实说,我是没有经验的,过去我们是打过国民党的,那是打嘛,看到穿国民党衣服的就打嘛,开枪嘛,没二话可说。现在,在我们国家领导下,怎么样造反,这个还是要靠我们独立思考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学习。毛主席批评有些同志不向群众学习,不依靠群众,就是这个问题。你们说我们是官僚主义,不看你们的大字报,不接见你们,这是应当受到批评的。但是,今后我也不敢保证,每一个都接见,一天几万人都要来叫我讲话,我不可能办到,当然我们尽量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要完全做到,我是没有把握的。

关于红卫兵的问题,我们在北京时,已经有了红卫兵,毛主席还批了一封信,我们带回来了,已经印发给学校了。但是据我们知道,这主要是青少年自发的组织,不是谁下命令组织的。有的学校组织了,有的就没有组织,有的叫红卫兵,还有叫什么别的名称,当时,没有说要统一领导,统一组织。我们只能传播毛主席的信。关于红卫兵,究竟怎么组织,应该是经过一段过程,也不是一个晚上都组织起来的。你如果是叫我们来组织,那么我们的框框套套就多了。只有你们自己组织,该怎么组织,组织起来做什么,由你们自己去思考,自己去定就好了。省委只能够把毛主席的信转给你们,启发大家自己去组织。你们要省委搞个章程、条例,那个现在搞不出来,搞出来肯定也是框框套套。我还是希望你们自己组织,通过你们自己。省委不可能下个通知,怎么组织。明天你们组织起来了,我们就承认、支持,如果你们组织不起来,那有什么办法呢?

关于斗争几个人的问题。××的问题,昆明市委已经作了准备,原来准备昨天、前天斗的,市委准备两千多人参加。后来省委提了个意见,是不是把各校的同学都吸收去参加,搞一个规模大一点的会,当然大家都去参加也不可能,也没有地方,光大学就一万多人,还有机关,还有高中,怎么组织?为了把会组织好,我们决定把它推迟了。

×××的问题。大家提到是谁用的,这个问题将来再说吧!但是×××的问题,不完全是在云大的问题,在云大的问题只是一部分,他到省委以后,也有许多问题,省委机关干部贴他的大字报,比云大贴他的大字报份量重得多,因为省委机关知道情况更多一些。我到过云大,听到云大一些同学对×××的问题有不同意见和看法。比如说有两个同学写了一张大字报,说搞×××的问题,是别有用心的人搞的,好似是捏造的。引起同学中争论,马上贴了很多大字报,说它是反革命的大字报,那么后来一部分同学又贴了大字报,说你不能给人家戴帽子!认为这个大字报不一定是反革命的大字报,批评那两个同学提的意见不对,说人家是反革命,也不对,问题没搞清楚,怎么能说人家贴了一张大字报就是反革命呢?不能这么做结论的。所以,我去也是看大字报,你们批评的也对,说我走马看花,我连走马看花也办不到。一去大家都围笼来,我还看什么大字报呢?大家围着,我就没有看成呀!同学们都上来了,围着一圈,我有什么办法?我还碰到那几个意见不同的同学,他说:那个大字报是他写的。我说:你来给我们谈一谈。他们就来了几十个人,有些同志硬要我讲话,我知道我讲话肯定要犯错误的,讲什么话呢?没有准备,我就鼓励同学们好好闹革命呀!毛主席过去批评我们,不走群众路线,不依靠群众,不相信群众。现在我们要相信你们,你们自己会闹好革命的,会革好命的。给这部分同志说了以后,另外又有几十个同学要求单独谈,他们也谈了很多意见。他们有两派意见,一部分人说,这个大字报,不是反革命的大字报;一部分人就说是反革命的大字报,争论不休。我怎么能够作这个结论呢?我告诉他们按十六条办。我说,我得请求你们,对这两个贴了大字报的同学,不要打击人家,不要围攻人家,我只提出这一条,我说,你们还是让人家说,如果能够争论起来,争论一下也好。是非经过争论就清楚了嘛!我对云大的同学就讲了这么一个意见,我只希望你们对这两个同学不能作为反革命,你们有意见可以争,不同的意见可以争,不能因为贴一张不同意见的大字报,就说是反革命啊!即使那个大字报是反革命的,你也不能这样做。关于×××的问题,我们准备在云大搞一个辩论,因为思想上有一部分人赞同,有一部分人不通嘛。

关于×××和××的问题,我只能讲这么多,将来云大怎么斗争×××,这要云大同志自己来决定的。云大有文化革命委员会,有同学,是斗争,还是批判,还是辩论,还得他们来定。

最后一点意见,就是如果有的工作组讲过省委是绝对正确的,这是不对的,中央从来没有这样讲过。省委也没有说省委是绝对正确的,省委也不敢这么讲。正确不正确,只有拿毛泽东思想来衡量,没有其他的标准。那一天有一个同学也提到这个问题,他说,我们一切都不相信,我们只相信毛主席。这个意见也对。你相信毛主席,你就应该拿毛主席的思想衡量,究竟哪个单位,哪个部门是黑帮,哪个部门是反革命,哪个人是反革命。但是,你不能说我只是相信毛主席,你们这些一切都是牛鬼蛇神,这个也不对!“我们都不相信你们”,你们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们根据什么不相信,还是应该有个根据。比如,今天同学们问我很多问题,那些问题你们可以研究,你们可以贴大字报。工作组讲“省委是绝对正确”,“不能反对省委的工作组”,是错误的。中央已经批评了这个问题,报纸上这几天也经常讲这个问题。如果是我们这样讲也是错误的。这是压制群众运动的一种方法。这样一讲,你都是正确的了,我们还有什么意见可提呀?就没意见了。应当是基本正确,还是有意见,或者这个正确,那个不正确,或者总的正确,部分不正确,还有意见。但是如果有人用这个方法来压制人家发言,压制发动群众,那是十分错误的。

省委是不是黑帮?你们可以揭,你们可以积极地揭,你怕什么,你又无官可丢,我们还怕丢官,你们还怕什么?你说对了就对了,说错了就算了。你可以讲,你发现他是黑帮,你可以讲,我们愿意听你们的意见,你们可以写大字报来,你们可以讨论辩论,什么问题都可以。就是“炮打司令部”,如果这个司令部是黑帮,当然应该打,黑帮你还不打?牛鬼蛇神你还不打?那你叫什么“造反精神”呢?对不对?这当然应该炮打。今天有人发言讲“炮打司令部”、“炮打省委”,可以打,完全可以打。但是,司令部总还要区别一下,比如我们毛主席就是一个司令部,领导大家,号召大家革命,在天安门接见群众呀,你是不是要打这个司令部啊?当然不能打。如果发现各省、各部门、各学校,是执行毛主席指示的,你们看该打不该打?如果不执行毛主席指示,那你们就打,集中火力打。这是有两种司令部,要打那个反对文化革命的司令部。所以讲省委是绝对正确的,是错误的,我们从来不会绝对正确的,只有毛主席的思想,毛主席的方法才是绝对正确。我们一个地方党委,地方机关,地方工作人员,不可能全部正确,我们只有一个正确思想,就是毛泽东思想。你们发现省委有黑帮,有不正确的东西,可以打,所以就请你们来贴大字报!我代表省委表个态,你们贴,贴省委的,也可以贴个别人的,比如我阎红彦。我希望你们贴大字报,发现黑帮,你就可以贴,压制了群众运动,都可以贴。我们是想按照毛泽东思想办事情,但是不是照办了,我们没有把握,要靠你们大家检查。

我今天想答复的问题就是这些。你们还有意见吗?你们开会讨论也可以,写大字报也可以,你们辩论的时候,请我们去参加,我们一定去。当然你们到处请,一请,就得来,那就办不到。我认为我这个答复,你们可能不会满意的。你们的好多具体问题,我没有答复。

我们是按毛泽东思想来办,至于能办到多少?办的中间还要出什么偏差错误?那个没有保证,因为虽然我们也努力地学,但是没有经验,我们肯定还要犯错误。今天我解答问题,就是这些。

(医学院三个红卫兵联合提出,这个会议这样开法不好,又说这个会议是谁掌握的,这不是向省委提意见……。红彦同志又说了几句话。)
我建议那几个同学的发言不要再讲下去了,我再讲几句话,本来我没有其他话可说了,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我请求那个同学不要发表这个意见,因为今天同学们主要是来给省委提意见的,很多是要求上北京的,你们有颗火热的心,不管意见对与不对,我们都赞成。

同学们,你们既然要我讲,我再讲两句好不好?本来我的话是讲完了。今后文化大革命中的问题还多得很,我讲话机会也多,检讨的机会也多。我拼命的跟毛泽东思想,拼命的学毛泽东思想,也跟不上,所以,今后的问题是很多的,为什么我又要讲呢?是因为刚才同学提出什么人掌握会场,是同学们掌握嘛,你们掌握嘛。

至于说“火烧省委”问题,有的同学得到消息,说有“火烧天津市委”、“炮轰河北省委”这个口号。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你们能知道这些消息,我们就不知道,中央不发给我们,我们也不晓得,这些事我们都不晓得。

至于今天,“火烧省委”、“炮打司令部”,那你们就提嘛,有错误的司令部还不应该打吗?要打,该“火烧”就“烧”嘛!至于提到的很多问题,同学们是可以辨别的,所以我不同意那个同学再讲下去。是占他还有多少意见?我就讲到这里。

来源:李原、明朗、王腾波、唐忠信主编《阎红彦同志讲话集》(1950·7-1966·11),1996年。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40656&fpage=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