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30阅读
  • 0回复

到底是谁在鼓噪“一·二六”血案“双方交火”论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转自余习广博客,地址:
http://blog.163.com/baby_captive/blog/static/3540222020098192945677/

·二六"双方交火"论,"武斗"论呢?

既然大量的"双方交火"论发表在网络上,那我们还是从网上来查找根源吧。

通过查询得知,最早在网上提出石河子
·二六血案是"双方交火",是"武斗"的,是网名叫oldhorse(中文意思是"老马")的人,于2003年7月19日在"超级大本营论坛"上转载的一篇文章,叫做"文革灾难",这篇文章是这样来描述石河子·二六血案的:"全国性的武斗起于六七年新疆。一月初,毛泽东号召「夺权」。但军队不能夺权。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的一个汽车团的造反派要夺权,当权派不服,请部队派人支援,想用武力解决。双方交火,死伤百余人。军队大获全胜。这便是一月二十六日的新疆「石河子事件」,全国武斗的第一枪。"这是互联网上最早的一篇谈及石河子·二六血案的文章,以后涉及"双方交火"、"武斗"的文章,大多是抄自这篇文章。

oldhorse发表在超级大本营论坛上的:文革灾难

oldhorse没有说明转载文章的出处,也没有使用转载文章原来使用的标题。那么,这篇文章来自哪里?出自谁手?文章的名字是什么?

进一步查询得知,这篇文章出自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社区学院(Normandale Community College二年制专科学院)的一名华裔教授,名字叫丁抒。这篇文章发表在《华夏文摘增刊》文革博物馆通讯(二
九)期上,原来使用的标题是《文革死亡人数的一家之言》。

见丁抒2004年3月15日正式发表在《华夏文摘增刊》文革博物馆通讯(二
九)上的文革死亡人数的一家之言

文章真正涉及石河子
·二六血案的文字并不多,只130个字。却错误频出。虽然他把这一事件定位到"第一枪"的高度,但事件根本不是武斗事件,无论是值班部队和群众之间,还是群众和群众之间,双方始终没有出现对打的局面,定位就定错了,谈不上"武斗第一枪"。事情也没有发生在汽二团,也没有发生双方交火,地点、情节都是错的。

堂堂的美国大学教授,为什么会出这么多错呢?

我们来看看丁大教授都作过些什么。

9.11那天,他和异见人士刘*晓*波一起,给美国总统布什写了一封信,要献出他的一夜情。信的末尾是这样写的:"今夜,我们是美国人,愿上帝保佑美国!"

5.12那天,人们再没见到他出来说:"今世,我们是中国人,愿上苍保佑中国!"

unfair-bias发表在著名的反对西方媒体anti-cnn上的: 强烈对比:911和314后国内某些知识民主精英的表态

再用"丁抒"这个关键字到网上搜一下,原来,丁抒是专门收集中国大陆的阴暗面,拼命计算建国以来各个时期死过多少人的"勾"命鬼。按照丁抒的算法,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中国大陆非正常死亡人数是4400万,比任何一个诋毁中国大陆的外国政客算出的都高。

红马大叔发表在人文与社会的:我对1983年正式公布的1960年中国人口统计数据的浅析(2009-1-18

如此,知道异见作家丁抒是一个专门针对中国大陆,舔美国政客的屁股,制造文字错乱和数字错乱的人,他把石河子
·二六血案恶意描述成是"双方交火",是"武斗",我们就见怪不怪了。
石河子·二六"血案"的正反之争,实质上就是"双方交火"和"单方开火"之争。

看了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教授朱培民发表的《新疆石河子·二六血案》后,细心的读者都会得出这样一个判断:新疆石河子·二六血案是单方开火。经中央认可的1978年12月20日新疆自治区党委对该案重新定性为:"这一事件是丁盛、裴玉周及其帮派一手策划的的武装镇压革命群众事件",也印证了这一判断。

其实,事件本身的事实早已查清了。67年到73年,抓了49人,用刺刀,皮鞭,棍棒查,查了六年,要查出那臆想的22个射向值班部队的火力点,没能查出来;73年到79年,用嘴,笔和腿来查,也查了六年,前后共用了12年,才查出是武装镇压。
·二六之所以被称为冤案,冤就冤在颠倒黑白,把单方开火硬说成是"双方交火"。

但是,自互联网问世以来,在网上可以查到的有关新疆石河子
·二六血案的描述,却统统一致地说是"双方交火",是"武斗"。不是很怪吗?

让我们用"石河子事件"和"双方交火"这两个关键字,在流行的网络搜索引擎上搜索一下。

百度搜索的结果:找到相关网页120篇
Google搜索的结果:获得大约6,980条查询结果

让我们用"石河子事件"和"单方开火"这两个关键字,再搜索一遍。

百度搜索的结果:找到相关网页42篇(其中真正涉及石河子
·二六血案的,只有一条,是笔者发的)
Google搜索的结果:获得大约510条查询结果(其中真正涉及石河子
·二六血案的,只有两条,都是笔者发的)

讲假话的声音连篇累牍,讲真话的声音只言片语。这也是为什么笔者要转载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朱培民发表的《新疆石河子·二六血案》的原因。基于同样的原因,朱培民教授和余习广老师也是实在看不过这样大量的,肆藜傻?氐叩购诎椎谋傲幼龇ǎ?旁诔聊?私???曛?螅?阉?窃缭?SPAN lang=EN-US>1979
年就写好的文章放到网上来的。

到底是谁在违背历史事实,拼命鼓噪

 
令人痛心的是,在我们石河子,却有人去随和这些境外的败类。网上可以看到,早前仅有的两篇所谓·二六亲历记,也不顾事实,硬说亲眼见到了有编制以外的人向他们开枪(也即"双方交火"论)。进一步调查才发现,这两位作者虽然没有境外背景,但家庭背景却惊人地相似,他们的父辈,都是当年在石河子手握军权,甚至是直接下达指挥命令的高阶领导。
 
看看他们是怎样描述的吧:
 
正说着,从北大门方向响起了清脆的枪声!……一些士兵爬上房顶,向院墙外开枪还击。我们亲眼看到,几个叔叔中弹倒下,鲜红的血染红了洁白的雪地……几个叔叔弯着腰把妈妈护送回家,妈妈流着泪说,看吧,明天,·二六事件就会全国知晓!(文中的妈妈是指农八师管武装的龚建章副师长的夫人)──直至文末,未见说明这是自伤,因为查了12年,始终未曾查出他伤的情节。
 
圣域雪莲2009年5月27日发表在聚友网上的:永远的军礼
 
王副校长是"9.25"起义部队的国军中校,是个文化人,为人和善,不是那种爱张扬的人,但一次批斗后,他的一个很标准的国军向后转引起了我的反感,于是莫名其妙地挨了顿打,大概知到了是被我这个共军后代看出了破绽,每次见到我都毕恭毕敬。
──始终无法知道,对于王副校长这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第九军)二十六师转业军官来说,两种向后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区别。
 
出了校门,远远的看见师部围墙外的马路上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跑到跟前一看,只见约一个班的穿灰军装的武装民兵站在围墙西南角的路上,一群大人和他们激烈的争执着,隔着围墙可以看见许多穿灰军装的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楼顶上,脚下是一挺挺重机枪和轻机枪,就在我们呆看的时候,听到一声枪响,顺着枪声看去,一个民兵倒下了,紧接着,一片枪声响起来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我和同学们下意识地,卧倒在地上,子弹象刮风一样呼呼地响,突然,枪声嘎然而止,当我们惊魂未定的爬起来,却发现焦东震已经起不来了,原来,就在我们卧倒时,他却一个人往林带跑,被另一个方向射来的子弹打中,我们赶紧找了一辆板车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却冷冷地对我们说,人早死了。”──注意,第一声枪响,被打死的是13岁的学生王万东。又,一个和平年代的中学生,竟然能在卧倒在地时,看出子弹是从那个方向射来的,这无疑有助于对那49个被错关的冤犯的审讯。

困守在农八师师部的武装人员被数万造反派团团围住,虽然他们用密集的火力把人流挡在了围墙外,但不可能驱散他们,更难办的是无法对付暗枪的狙击,眼看一个个战士倒下,部队只能撤到办公楼里。用更强的火力吓逐人群。”──"密集的火力","更强的火力"造就了那始终不能说出的两个字:"自伤"。

一营的北面发现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团长从炮队镜里看到,远处密集的步,骑兵呈散兵线正在往前推近,大概十分钟后,对方停止了前进,开始构筑野战工事,团长和几个领导紧急商量了一阵,决定针峰相对,好汉不吃眼前亏,六门加农炮一字排开,战士们一边骂娘,一边挖助锄,这些兵都是沈阳军区大比武的尖子,个个身手不凡,很快,炮架支好了,瞄准手快速摇着方向机,六门火炮分头对准了远处的重机枪。对方的指挥官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切,他知道,一个营有xx门火炮,如果来几个齐射,后果是什么。<事后才知道,指挥这次荒唐行动的是父亲一起转业的师侦察科长,他是工二师的,不了解情况,听信了谣传,> (文中的父亲是指独立炮兵团副团长孟志新) ──这就是为什么需要传递真实声音的原因,我们始终无法知道工二师侦察科长会说些什么。

顿时,我们的轻,重机枪,几十支冲锋枪,步枪一起开火,整整打了十分钟,二千多发子弹把十几个高音喇吧打成了筛子。打成了哑巴。”──无语
 
见孟晋中2008年发表在网易博客上的:我们的半个世纪(该文过于暴力血腥,已被网警删除,见快照1、快照2快照3)
 
更有甚者,一个自称原兵团1.26专案组(成立于67年)的人(署名王冈龙),竟将当年丁盛用来欺骗中央领导(当然也是用来栽赃陷害那49个冤犯的)的黑材料,全文约5万字,一股脑塞进了2005年5月出版的《新编新疆文史资料第二集》,还美其名曰《历史的震颤》。作者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大谈那些用手铐和皮鞭查了多少年也没有查到的所谓火力点,用那些当年制造了几十上百宗冤假错案的诬蔑不实之词(作者称之为"放弃实在可惜"),来记录这一段"失去总不是好事"的历史。
 
"七号楼第一单元二、三楼便向下面人群开枪","有人用手枪向二排射击,四班长刘英华胸部中弹负伤","有人相继用步枪、手枪从几处向值班部队和群众射击,武装处会计王锦宝和两名学生当场中弹牺牲","遭到了总机房附近厕所内和小东门外火力点的射击","部队在撤离石河子途中,在公共汽车站和石总场门口,又遭到了冷枪的射击",等等──正是这些所谓"双方交火"的不实之词,致使事后49人六年(武光七年半)冤狱,逼供致死6人,1000余人受株连,经过十二年的核查,上述谎言没有一件被证实。
 
笔者及相关人士积极写信向自治区党委反映,今年3月31日区政协艾斯海提.克里木拜主席亲自召集阿尤甫.铁衣甫副主席及政协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有关负责同志开了会,要求遵照"不折腾"的指示精神认识发表这篇文章的严重后果,对文史工作进一步整改。
 
艾斯海提.克里木拜主席的批示如下:
1、发表此篇文史资料是错误的;2、向写信当事人赔礼道歉;3、主审、主编写出深刻检查;4、采取措施立即把此书收回销毁。

但迄今为止,新疆大学图书馆(5),石河子政协(2)的藏书均未收回,其他地州政协各两本,是否回收不得而知;对署名王冈龙(据说连真人是谁也没有搞清)的处理也不得而知。
 
我们应该记住,石河子·二六血案是单方开火,群众包围农八师大院是为了让被围的值班部队交出杀害王万东的凶手,石河子·二六血案是流血+冤案。历史的事实不容篡改。
 
屎盆虽然扣到了丁盛的头上,但是,到底是谁撒下的弥天大谎,写材料欺骗中央领导,以致制造了无辜关押几十人的特大冤案,对我们来说,还始终是个谜。
 
话又说回来,有关·二六的谎言铺天盖地,真话寥寥无几,我们自己──石河子那些直接受伤害的人,也值得深深反省。人家能够红口白牙,指鹿为马,出书,几千几百地发帖子,我们就甘心沉默么?难道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我们就那么快忘记了吗?我们石河子不是也出过像艾青,易中天那样能动笔的文人么?我们也能写。采访,回忆录,口述笔录,调查报告,小说,报告文学,博客日志,跟帖,回帖,评论,如果可能,电影,电视剧应该也去尝试。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