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831阅读
  • 15回复

转发一组珍贵历史照片--1978年云南版纳知青首批赴京请愿团纪实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手工转贴这些照片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不知有没有更高效的转贴照片的办法?


原载 粤海农垦知青论坛 http://yhzq.asiadcp.com/dispbbs.asp?boardid=59&id=28893&page=&star=1



景洪街头坚持北上的知青刷出的标语



首批请愿团的代表证





原首批请愿团最后到京的十一名团员(重庆七名上海四名)




1978年首批赴京请原团从西双版纳出发时的四十三名团员



原1978年西双版纳首批赴京请原团(现在渝七名团员)于2008年金秋



公元一九七八年末,云南西双版纳各农场,一场势不可挡的返城风暴刮起,在面对地方当局的高压与知青内部产生(是否坚持北上)的暂时犹豫、分歧时。一群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青年,毅然率先扬起北上先遣的大旗。他们徒步北行,历经通关经费失窃、昆明卧轨、内地宣传、北京跪雪的苦难,最后仅剩下一个十一人的坚强团体抵京。

在京期间,他们如实地向党中央、国务院反映了当时云南农场知青的心声,受到了时任国务院总理王任重同志、邓小平同志的秘书亲切接见和处处关心。他们在北京一直坚持到版纳知青开始办理户口的喜讯传来。
  事过境迁,弹指一挥间。风华正茂的青年已经步入天命,
往事不堪回首。
  金秋之际,先谴队在渝战友又重逢。再展大旗,以祭奠他们逝去的青春……


                            北上日记摘录
                                      ——《北上前夜》
   时间:1978年12月15日晚
   地点:西双版纳州州委礼堂
   人物:西双版纳北上请愿筹备总组全体成员
         以及版纳知青数百人
   在北上出发时刻即将来临的时候,北上筹备总组负责(丁惠民)同志提出了推迟一下再让一步,给点时间给州委,让他们再考虑一下作出答复。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按造民主集中制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对此(丁惠民同志)的意见进行了表决。
  就是这推迟一下,(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省委、州委领导借和谈(机会),利用各种(手段),甚至诱导、拉弄知青负责人。同时派出工作组在知青中扇动、分化、瓦解一部分知青的意志,削弱北上的信念,我们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出的“即将到来的时刻。此时几万颗心在巨烈地跳动,几万知青不怕疲劳,长途跋渉聚集景洪,打听北上出征的喜讯,准备欢送北上代表。景洪街头人山人海,大家谈论着,欢心着:明天准时出发吗?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几个知青代表,以二十团(勐满农场)的名义向在场的全体知青表了个态:“请大家放心,就是天塌下来我们也能顶住,坚决北上”。此刻多少双眼睛在盼望着我们,多少双手冲我们伸来:你们放心去吧!我们一定作你们坚强的后盾。
   预料不到的夜幕降临了,我们的负责同志(筹备总组总指挥丁惠民与省委、州委领导谈话)回来了。(他立即)召集各团代表开会,统一思想(进行关于是否北上的)表决。八个农场,其中两个农场人数少没表态,其余一致通过:第二天准时强行北上。此时丁惠民发言了:一、目前看来强行北上对我们不利,要想到全局,我们再给州委几天时间考虑考虑。二、中央电话通知已学,中央关于对知青问题统筹解决的文件马上下达,等等吧!难道谁敢与中央精神作对?三、我看省委已找我谈过,可以给我们解决些具体问题,是已说好了的。丁惠民谈到这里,代表们愤怒了,暴跳如雷。质问(丁惠民):你不是说最后等一天吗?你曾经立过誓“就是死了也要把我抬上北京”。(你)简直是出尔反尔。要只是为了改善点我们的生活,为了点油、盐、酱、醋至于吗?不是为了回家,大家的心有这么齐吗?!最后丁惠民表态:“对于北上,我不支持也不反对,我弃权”。(在此情况下)全体代表(举手)表决,以5:3票取得了强行北上的通过。
   然后,又有三个农场发言谈到:一、丁惠民去,我们才去。因为我们是看了丁惠民的联名信而来景洪的,他都不去了我们怎么去。难得让我们跟那些不明不白的人去吗?二、从各方面看我们觉得还是要等几天,省委、州委解决就行了,不解决咱们再北上。(这些同志)他们完全没考虑到已经推迟了一天,在知青中已造成了不好的后果,对知青打击很大。很多知青说像现在这种情况,怕没有人再会支持你们了,很有可能会造成全局大乱。
  在这紧要关头,我们几个团的代表再次向知青们表态:头可断,血可流,北上,北上,坚决北上!明天一早出发,跨过澜沧江。那怕有数十挺机枪几百门大炮,我们会举起我们的大旗冲过去。
时间已过凌晨2点,抓紧时间重新筹备。当时的(州委礼堂)的情况就象“十月革命”的前夜,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各自都在作自己的准备工作。等我们筹备工作完毕,版纳已迎来新一天的曙光。
马上漱洗完毕,我们整装待发。(欢送)的群众来得多早啊,(几百辆)单车在前开路,北上代表夹在欢送的人群中,锣鼓声、口号声、歌声汇成一片。几千知青放声高呼:“向代表们学习,祝你们成功”!………整齐的队伍,迈着骄健的步伐,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了澜沧江大桥。
                              
                      首批请愿团副团长(重庆知青XXX)
                                      
                               于1978年12月16日凌晨








1978年12月16日首批请愿团在景洪宣誓出发,徒步踏上北上征程






首批请愿团在普洱与前来堵截的省、州委领导对话谈判。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2-23



首批请愿团途经思茅时向当地群众和过往知青进行宣讲。




请愿团员在公路上书写大字报。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2-23

通关,昆洛公路上的一个重要隘口。首批请愿团经过艰难跋涉400余公里刚到此地歇息。随团携带的4000余元经费,瞬间神秘被窃,使得已经是疲惫不堪的队伍,顿时陷入无钱无粮的绝境。加之过往车辆均接到云南有关方面通知,拒载北上知青,首批请愿团滞留通关动弹不得。
  为不负北上重望,请愿团员被迫阻断昆洛公路,向过往司机、群众宣传北上精神,唤起了广大民众对知青的同情和支持,最后一支受感动的解放军车队,主动搭载请愿团员驶向昆明。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0-02-23
首批请愿团一到昆明,就被云南省委和农垦当局缠上,请愿团一边与其对话争取划合法北上,一边在昆明市区展开大规模的宣传募捐活动,争取社会同情筹集北上经费。



时任云南省副省长、省委书记的薛涛同志





首批请愿团在昆明的宣传、募捐活动。



昆明讲演现场



昆明大街上刷标语




昆明百货大楼前的宣传演讲




昆明街头反映农场知青现状的漫画。


首批请愿团与云南省委和农垦当局几天的对话、谈判是激烈而又尖锐,一方主张严禁进京就地解决问题,承偌改善农场知青待遇。一方仍然坚持北上向中央反映问题,知青要回家。双方观点南辕北辙,对话谈判常常是两方大拍桌子不欢而散。首批请愿团清楚地认识到:知青要回家必须找中央,与云南方面无谓的纠缠只能是坐失良机。在昆明几天的募捐已经筹集了少量进京经费,时不待我立即强行北上。
  1978年12月22日晚10:30分,首批请愿团打着红旗列队前往昆明站。当请愿团以23快手表和证件作抵押购票时,得到车站方面明确回答:“就是有钱也不会卖票给你们”。请愿团无奈之下,强行冲站登上发往北京的62次列车,当局立即停发62次列车,并将情况迅速报往中央。
62次列车的停发,立刻引起了大量旅客的不满和社会对知青的同情。更有不少过往昆明的知青前来车站声援,一时昆明站人山人海局面混乱。国务院有关领导的指示这时反馈云南:“如实在不行,请愿知青可派数名代表进京反映情况”。为配合国务院工作,请愿团主动撤离车站,与云南省委就进京人数问题艰难地谈判。虽然请愿团作出大幅度让步,但云南省委仍坚持不准进京上访。双方僵持不下,谈判破裂。
  1978年12月24日晚10:00时,首批请愿团再次打着红旗强闯昆明站,遭到了有组织的暴力袭击。由于事前有纪律要求,先遣队员保持着极大的克制。但闻讯赶来的各农场途经昆明的知青和过往旅客震怒了,  为了保护先请愿团员,双方扭打起来。不断有人受伤,现场一片混乱。
为了表示对暴力袭击的严重抗议和避免继续有人受伤,请愿团员愤而抬上受伤团员卧上了铁轨,进行卧轨绝食。西南大动脉瞬间瘫痪,数万旅客滞留车站。
  消息传开,举国哗然、朝野震惊。国家农林部部长兼国家农垦总局局长赵凡临危受命,率领国务院工作组紧急飞往云南。
次日,国务院总理李先念签发“三点紧急通知”:“一、铁路是国民经济大动脉,不允许任何个人和组织随意拦截;二、殴打民警和铁路工作人员是违法行为,如果再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将依法严肃处理;三、在昆明的农场知青要尽快返回农场,在当地党委的领导下,搞好抓革命促生产......”。
  昆明站大批军警开赴实施戒严、清场,疏散旅客,高音喇叭不断广播国务院通知,对卧轨知青进行反复劝诫警告。并不断传达国务院:“实在不行,可派数名代表来京反映情况”的指示。在云南省委领导和已经抵昆的国务院工作组亲临卧轨现场的劝导下,首批请愿团见同意代表进京的目的达到,为不继续恶化事态,饥寒交迫的请愿团员们才抬着受伤的队员,含泪撤离卧轨24小时的现场。




  

  

62次列车乘客贴出的大字报



首批请愿团的告全国人民书。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2-23
就在首批请愿团北行路上一波三折、大造声势的最艰苦时刻。原先放弃北上的丁总指挥在内外压力下,这才定下决心,领着二批请愿团悄无声息地从版纳北上,绕过是非之地昆明,经成昆线顺利进京。
  虽然国务院已网开一面同意在昆首批请愿团数人进京,但云南省方面仍以各种理由给以阻止,强行进京已不现实。
  首批请愿团总结经验继续做出重新布署:把队伍一分为三,一部分留在昆明继续与云南省有关方面周旋。另外分两部分,分赴上海、重庆,请求家乡父老兄弟支持,宣传北上精神募集进京经费,而后相机再行北上。
  两天后,一只二十余人的队伍打着红旗出现在山城重庆的街头。他们的宣传得到了家乡人民群众的极大支持,募集的经费远远超过从版纳出来沿途募集的总合。



云南知青的情况让家乡人民的极为关注



首批请愿团在重庆大田湾体育场向群众讲演。





首批请愿团在重庆三中向家乡人民宣传。



家乡父老踊跃捐款。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2-23
身披亚热带的风暴,迎着“两个凡是”的寒酷,北京——我们来了。
1979年1月6日,历经坎坷的北上先遣团最后十一名代表,终于由重庆抵达北京。







王震总理的谈话纪要中,除了空洞的政治说教外,没对云南知青的返城要求有丝毫的具体答复。看来二批请愿团应该是黯然离京的,按丁总指挥的话说:“在中国见了皇帝都不答应的事就没有办法了”。面对严峻的局面,首批请愿团紧急磋商,大家一致认为:我们背负着版纳知青的期望而来,一定要在北京继续抗争,等候中央一个明确的答复,否则无颜见农垦知青,更对不起家乡父老。
  1979年1月8日,北京飘起鹅毛大雪,首批请愿团打着红旗列队来到天安门广场,十一名队员默跪在雪地中,每人身上都挂了一个字牌,组成了“我们要见华主席邓副主席”的十一个大字。从上午到下午,在凛冽的寒风中犹如一座座悲壮的冰雕。引起无数首都群众、外宾的围观拍照,不少人失声痛哭。
  云南知青的命运一时成为北京市民街头巷尾的话题。不少首都群众、知青、干部纷纷前来看望慰问,给首批请愿团出主意想办法,衷心希望中央能够彻底解决云南知青的问题。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2-23

  由于首批请愿团从版纳愤然出走的原因,离开版纳后就再也没和版纳指挥总部发生过任何联系。

  北京的通讯较为方便,首批请愿团到京后,就能适时直接与各农场罢工知青负责人保持密切的联系。首批请愿团每天都能够收到来自版纳各农场知青罢工动态的信件和电报,尽管此时官方媒体已反复报道了版纳罢工知青总指挥给王震的检讨信,版纳罢工知青总指挥也下达了复工令。但版纳乃至云南全垦区知青誓死返城的决心依然没改,全云南垦区知青要求返城的罢工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在开展着。这对于首批请愿团在京的活动,无疑是巨大的鼓舞和配合。

  首批请愿团一边坚持不懈地向中央、国务院领导反映情况,一边在首都展开广泛的宣传、讲演、静坐活动,为使云南知青的问题引起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而大造舆论。







  

首批请愿团在北京西单民主墙




  

首批请愿团在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前




首批请愿团在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宣誓



首批请愿团在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向首都群众宣传



首批请愿团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2-23

就在首批请愿团在京期间,随着中央、国务院工作组对云南垦区各农场的实际情况深入调查。云南各农场知青爆发了更为惨烈的要求返城的绝食、请愿、罢工活动,给中央最后对云南知青的去留定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孟定知青的绝食现场



孟定知青誓死回城





让我们要回家吧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2-23



赵凡部长与孟定知青对话



版纳某农场知青列队割指摁血印:不回故乡死不暝目





跪呈血书



“青天”啊,我们求您啦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2-23


爷爷:我想回奶奶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