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92阅读
  • 0回复

黄建常  “文革”时期南同蒲铁路被冲击记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黄建常

  中共九大是在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北京召开的,是“文革”第三年
的事。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在新闻影片中,毛主席扳着指头说“已三年了。”这是“
文革”达到的一个高峰时期,回忆起来,正是在九大前后,山西南同蒲铁路却混乱
的出奇!两派群众的武斗冲击铁路,使铁路这个国民经济大动脉无法正常运转。非
法的3.18列车即是当时晋南铁路的“怪胎”,为此毛主席亲自批发了“照办”
的“7.23”布告,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携带武器(以前是四不政策,支左解放
军不准带武器的)去制止该段铁路的混乱。下面根据记录时间顺序,将当时该段铁
路的实况叙述如下:

  太原铁路局管内,在动乱时期,冲击铁路行车的事件大都发生在南同蒲线段。
而在该线段内,以临汾为界,临北的行车被中断事件大都是路外群众组织的冲击造
成的。而临南的武斗中断行车事件,则主要是路内的一派群众组织与路外勾结冲击
铁路而造成的。

  一、临汾以北情况

  (1)在临汾以北的冷泉—灵石间,1969年3月13日,因路外两派群众
武斗,调度电话被打断,危及、中断行车一天,现场查看被打断的线路计四孔21
条。致使两对客车和42对货车停开和滞留区间。处置:14日,我与生产组成员
郭长生、曹益荣等协同现场工人乘马力车前往处理。在经过平交道口处时,亲眼目
睹了血肉横飞的现场,据称:两派在武斗中死亡6人,伤十余人。其中一派乘汽车
路过平交道口时,由于车上自带的地雷因震动而爆炸,造成自身的伤害。我们于1
3点开始抢修,当工人爬上电杆时,又有武斗人员时断时续朝我们人群开枪,我们
冒着危险沉着抢修,于15点20分接通了线路,乘车返回。

  (2)4月22日13点,临汾北段南关—富家滩发生两派严重武斗。声称前
方线路埋了地雷,炸坏了道岔,威胁列车不得过去,致使384次客车中途停车,
给旅客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与调度人员分析后,派就近人员前往查看。但去后,
也未获详情,判断武斗可能仍在继续。至于埋地雷与否和道岔是否炸坏可能有诈;
客车中途停车,旅客的生活怎么办?!……此事因故延续数日。处置:分局决定派
出专车单机挂卧铺和餐车各一节,由我与调度所的刘柱同志带领解放军战士一个班
的护路部队及工兵前往察看。排除了钢轨上设置的水泥柱等物,并未发现地雷,道
岔等也完好无损,但见到大路旁小推车前躺着一具穿着红裹肚的尸体。当我们的专
列到达时,旅客及当地群众热烈欢呼着:毛主席万岁!解放军万岁!这几天被困扰
的列车旅客多亏地方政府及人民群众的热心照顾,送饭送水,生活才得以保障。当
日18点以后,我们将384次车底拉回太原。此次停车造成的损失比上次更大。


  (3)4月24日,榆次站因受到武斗冲击,无人接发列车,16点左右,有
单机挂守车在修文站等待,由于榆次站无人接发车,列车一直等了4个小时。处置
:后经调度电话出令,同意其开出在榆次站外停车,观察道岔线路,对后就进。这
样将其放了进来,接着549次客车也采用类似方法放了进来。从此以后,这一方
法一直延续到5月11日。

  (4)5月11日5点左右,榆次市在粮食局附近发生大型武斗中断了行车,
拂晓我与生产组成员前去处理,目睹钢轨上放置的枕木、石头和麦地里横七竖八躺
着的十几具尸体。处置:当即与车站人员一起排除了路障,组织了该站由任锁贵同
志组成的临时通车指挥小组,进入行车室指挥接发列车,于当日16时完成通车任
务,以后逐步恢复了正常工作。

  (5)5月18日6点,介休、义崇地区发生大型武斗,声称线路附近埋有地
雷,并有武斗人员在看守。致使行车无奈中断,全天客货列车均受阻。383次列
车在鸣李站停车3个多小时,车上有晋南军分区的宣传队300余人,直到20日
才开下去,到达临汾。

  (6)5月28日14点30分,太谷车站发生武斗,致使行车中断。我与梁
国瑞副主任前去处理,合并区间才使列车畅通。后查明武斗原因是站内两派群众因
撕大字报引起,后经与站内两派职工座谈,解决其矛盾,直到30日10点才处理
完毕。

  以上记录是我印象最深的临汾以北的几起武斗断线事件。可能还会有遗漏的。


  二、临汾以南的情况

  从5月1日起,临南的线路各站不断的受到干扰,严重影响行车。5月3日起
,路过襄汾的客货列车一律被迫停车,接受群众组织的检查,有的旅客被中途拉下
车。5月4日的384次和90次列车因故开不上来。客车在经过襄汾站时,被强
行甩下一节车厢,并抢走17套卧具。5月5日,9台机车在临汾以南被扣而滞留
开不过来,严重影响了机车交路计划。而且机车乘务人员不断被殴打,并被威胁说
“再敢过来就枪毙!”一些车站同样也遭冲击。由于上述原因,383次不能开下
去,旅客只好到临汾后下车,自找短途抵达目的地。由此就给旅客和临汾站造成了
旅客疏导的困难。5月5日,分局决定381次客车要坚决开下去,虽已找好了机
车的司机,却又因调度电话中断而不能开出;此刻却发现在侯马—襄汾间,有群众
组织利用被扣客车和货车组成的列车运送武斗人员的情况。由于上述原因,5月1
4日,分局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由王铁山同志起草,报分局军管会张副主任签发
了一份电报。电报通告说“临汾以南客货列车因故暂停开行,通告广大旅客。”一
石激破千重浪,当时分局万没想到,此电竟被临南的一派群众组织污为“大毒草”
。后来我想列车“暂停”本就是被迫的,我们的出发点是为旅客着想的。但未采取
像南关—富家滩等处的方式,以听之任之的方式,相机处理可能会更好些吧!另外
,暂停也是为寻求“消除滞涉原因,实现正常通车”暂时的必要的措施。因而从暂
停开始,分局生产组筹措组织正常通车了。处置:⒈向省革委汇报,派汽车沿线视
察铁路设备状况,调查解决滞涉原因;⒉建议省革委印发中央有关维护铁路畅通的
“布告”、“命令”,以宣传群众;⒊组织省专列宣传车南下,但调度电话仍未通
,怎样保障行车呢?于是建议动用2.5-7.5KC无线电机代替调度电话,指
挥专列南下。上述计划省里大力支持,行动快速,不久线路情况查清了,未发现有
设备遭破坏情况……中央有关的“布告”、“命令”,及省新拟定的通告都正在印
制中。动用无线电机的事经省革委韩生儒同志批示后,请刘格平、谢振华、张日清
、陈永贵、袁振等领导圈阅完毕后,于5月20日,将开行专列的编组和人员组成
等组织工作就绪,并将约半个车厢的宣传品装上了专列。

  三、开行专列南下

  分局决定以5101/2为专列开行。以太铁分局专列先导前卫车的名义开出
,并事先在调度所放风出去给该派群众组织,此专列要直开风陵渡。专列于21日
上午从太原开出,10点22分到达介休站时,专列临时停车,向正在该地区处理
武斗事件的省领导谢振华、刘格平、陈永贵等请示,谢司令说:“大动脉!大动脉
!赶快通……”领导们支持专列南下,并随即下令,沿线武装部门和部队要给专列
通车以保障。列车一路以天女散花方式向沿途各站散发宣传品,到达临汾站时,忽
得报告,临汾以南调度电话全线开通。但当专列到达襄汾站时,我从窗口望去,却
发现约数十人的武斗人员,荷枪实弹,在麦地里匍匐卧倒,作出向列车射击的战斗
姿态。站台上挤满了人群,此刻我令列车停车一分钟,让事先已准备好的列车工作
人员,从窗口向站台大量抛发中央早已颁布的“七三”、“七·二四”、“二六命
令”和省里新拟发的“通车通告”。当列车到达侯马站时,我们以同样的方法,向
站台上的人群抛出宣传品,专列于当日17点40分顺利到达鸡鸣三省之地——风
陵渡。第二天,我和列车人员到正在修建黄河大桥的五局工地参观,看到咆哮的黄
河冲击着已在河中心竖起的高大桥墩奔腾而下,听取了大桥修建计划和当前涉路取
送车中的一些问题。22日17点40分,专列从风陵渡开出,当天到达运城住下
,向运城的群众组织做了宣传工作。23日9点30分,从运城开出,14点03
分到达侯马车站,按计划停车后,我与车上成员同分局革委会周万喜副主任和新华
社记者田培植、李国祥等下车,车上有护路部队和生产组成员郭长生、王铁山、冯
维军等守护专列。当我走出列车时,站台上早已挤满了人,此刻周副主任与相识的
(与其观点相同)3.18派头头曹福兴相见握手后,告我这是曹福兴。这时我心
中有了底,而此刻站上的人群有组织的高呼异于寻常的口号,“支一派,压一派,
你说应该不应该……”(当时群众组织林立,他们的言行不是以国家人民的利益为
准的,因而解放军很难对他们事事都予以支持)这与平时常听到的“向解放军学习
,向解放军致敬”的口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我心中仍是沉着的。因有周副主任
的一派群众头头在场。我随即拿出身上的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在众多群众让出
的一条道中,大步走向车站室内,与该派的几个代表人物举行座谈,在听取了对方
的意见后,我讲了大家要维护列车畅通,不要冲击铁路,对中央及省的布告和命令
精神,希望大家遵守,保障国民经济大动脉的畅通。座谈了约两个半小时。开车后
,待专列到达襄汾站时被拦截。专列停车后,在群众“要专列负责人下车”的喧闹
要求下,我不得已,向车门走去。此刻被后面上来的人踢了一脚,我回头看了他一
眼,未予理会,当然我还是找周万喜一同下车的。下车后,我问周“这号人中你认
识谁。”周说:“一个也不认识。”这时我警觉起来,新华社记者也有点惊慌。田
培植告我说“他去与武装部联系。”在一片骂声中,我与群众一问一答,正理论辩
解时,武装部很快来了十几个人,把群众劝说开了。然后我们又上车,专列继续前
进。当晚到达临汾站住下,与临汾1.26派座谈。第二天(24日)由临汾发车
,18点30分返回太原。分局领导张秀同志前去迎接专列人员,和新华社记者亲
切握手道谢。至此,5101/2专次专列胜利地完成了此次通车任务。

  四、毛主席签发“7.23”布告

  24日开通临南线路以后,一切并没有象我们期望的那样,从此就可以顺利地
通车了。不是的,在列车勉强通行不到一周的时间后,临南的干扰铁路行车事件又
重演,并升级了。群众组织公开开行了3.18派性列车,并且武斗更加升级了。
6月初,列车在严重的枪弹袭击下,只好退回临汾。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7月23
日。毛泽东主席终于了解到该段铁路的真情,批发了“照办”的针对晋南地区铁路
的7.23布告,在布告中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携带武器,对3.18非法列车进
行处置,(同时全国各铁路干线的护路解放军也均可仿效行之)。这样不久,3.
18列车就被制服了。从此南同蒲铁路才开始了正常行驶,这条大动脉才真正的畅
通了。

  在这次通车中,生产组张颉同志前往。他回来后交给我两张3.18列车被制
服的照片,并告我说,3.18列车的组织者说:“没想到我们的列车毛主席竟也
知道了。”

《文史月刊》 2008年第8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