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80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支部生活》1967年第四期“反经济主义”专题摘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原载 文革研究网

《支部生活》1967年第四期 “反经济主义”专题摘选


坚决支持革命农民运动,彻底摧毁反革命经济主义!

——告上海全市人民书

  全市革命工人、革命农民、革命学生、革命干部和各革命造反派组织的同志们!战友们!
  上海的革命农民起来造反了!
  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给上海市各革命造反团体贺电的极大鼓舞下,上海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革命造反派的力量迅速壮大,反击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火力更加猛烈,形势越来越好!在万炮齐轰上海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隆隆声中,上海郊区三百多万农民纷纷起来投入革命洪流,大造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大造地、富、反、坏、右的反,大造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矛头所向,锐不可挡。革命农民运动的兴起,是上海地区文化大革命中一件值得欢庆的大事,他们的革命行动好得很’他们的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一切革命同志必须最坚决地支持革命农民运动。
  革命的贫下中农起来造反了,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造反了,把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极少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篡夺的领导权,统统夺回来,坚决夺回来!这个革命行动,吓得那些反动分子丧魂落魄。但他们仍然在进行疯狂挣扎,千方百计在革命造反派内部制造混乱、挑起纠纷,破坏革命造反派的大联合,破坏这个具有伟大战略意义的夺权斗争。现在,他们又企图固守农村阵地,把反革命经济主义的黑风从城市刮到农村,进一步扩大工农差别、城乡差别,竭力制造工农之间的矛盾,煽动农民和工人闹对立,以此来破坏农村社会主义经济,破坏无产阶级专政的基础——工农联盟。一月九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公然对上海郊区十县农民造反队代表们说:“他们工人要造你们的反,你们就把它造回来嘛!”这就充分暴露了他们的政治阴谋。正如毛主席所教导的:“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我们革命造反派的战士们必须百倍地提高警惕,谨防他们转移斗争大方向,随时准备给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任何新反扑以迎头痛击!
  我们必须永远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上海市委内一小撮人制造工农之间的矛盾,我们广大贫下中农就要更坚决地和革命工人、革命学生、革命干部和其它革命群众团结在一起,誓死捍卫无产阶级专政,誓死捍卫工农联盟,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命运,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命运,把社会主义经济的命运,紧紧掌握在自己手里!
  两条路线的斗争到了关键的时刻,全面的阶级斗争正在展开,我们必须乘胜追击,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展开全面进攻!正值农民运动兴起的时候,我们呼吁一切革命组织、革命工人、革命学生、革命干部都要大力加以支持。
  一、近来,许多革命农民起来批判上海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反击反革命修正主义的经济主义黑风,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我们对他们的革命行动表示最坚决的支持!我们呼吁各革命造反派组织立即行动起来,坚决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各革命造反派战士一定要突出政治,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交流革命经验,使来到市区的农民兄弟尽快地把革命造反派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经验带回农村去!同时,也必须警惕农村中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逃避群众斗争,转移斗争大方向,使自己蒙混过关,而采取“调虎离山”计,煽动农民大批离开生产岗位,涌向城市,增加城市压力的新阴谋。革命造反派在工厂在农村都要做“抓革命,促生产”的模范。
  二、上海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少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为了达到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目的,胡乱签字,任意挥霍劳动人民的血汗,以增加工资、提高福利和改变企业管理的所属关系、并厂、改变所有制的办法来破坏生产、破坏文化大革命,转移革命斗争的大方向。他们在农村集体所有制企业和亦工亦农社员、外出的下放工人的收入分配上,制造矛盾,扩大差别,挑动群众斗群众,阻碍了今年年终分配的正常进行,严重影响社员的生产积极性。为了击退这股反革命经济主义的黑风,我们郑重宣布: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经济问题上的这类签字,自即日起一律作废,坚决按照中共中央反对经济主义的有关规定办事。当前对农村年终分配问题,必须充分发动群众,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正确处理国家、集体、社员三者之间关系,认真执行分配政策,坚决反对不留和少留生产资金,不提和少提集体积累,单纯追求片面多分的做法。
  三、为了实现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组织的大联合大团结,为了积极地支持农民革命运动的兴起,根据群众要求,决定把上海市委内推行反革命经济主义的罪魁祸首揪到市郊各县交给群众批判斗争,进一步揭露和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彻底肃清反革命经济主义的流毒。
  四、革命学生、革命干部要积极行动起来.有组织、有计划地到农村去,同农民群众相结合,大力宣传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横扫经济主义的黑风。前几年下放农村已参加农业生产的工人和知识青年,应该安心参加农业生产,积极投入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革命师生、革命干部联合起来!
  展开全国全面的阶级斗争!
  革命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万岁!
  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
  上海农民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筹备委员会
  上海市农业经营管理系统革命造反总司令部
  上海市畜牧兽医革命造反总部
  上海市炮打司令部联合兵团
  新北大捍卫毛泽东思想战斗团
  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驻沪联络站
  同济大学东方红兵团
  上海市委机关革命造反联络站
  上海市市级机关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
  红卫兵上海市大专院校革命委员会(红革会)
  北京工农兵体育学院毛泽东主义兵团
  上海新闻界革命造反委员会
  上海出版采统革命造反司令部
  上海交通大学反到底兵团
  上海交通大学革命造反团
  上海市中等学校教工革命造反委员会(教革会)
  上海市小教革命造反总司令部
  赤卫军上海市大专院校革命委员会
  上海艺术院校文艺界革命造反司令部
  上海医务界革命造反司令部
  上海体育战线革命造反司令部
  上海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红卫军指挥部
  红卫兵上海第三司令部
  首都一司驻沪联络站
  上海社会科学院革命造反兵团
  天津大学“八一三”红卫兵驻沪联络站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六日


革命的农民运动万岁!

本刊评论员

  在全市各革命造反派组织大团结大联合的一片大好形势下,一声春雷,革命的农民运动紧接着兴起来了!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我们从心底里热烈地欢呼:好得很!好得很!!
  对革命的农民运动,从来就有“好得很”和“糟得很”的争论。早在四十年前,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指出:“好得很”是农民及其它革命派的理论;“糟得很”是反革命的理论。我们一切革命造反派的同志,热烈欢呼、坚决支持革命农民运动的兴起。在我们看来,这真是好得很,太好了!决没有半个“糟”字。
  上海郊区广大贫下中农和广大革命的农民群众起来了,这就给修字号的上海市委敲响了最后的丧钟。工人、学生、革命干部组成的革命造反大军,打倒了已经霉烂发臭的上海市委,而农民运动的兴起,将最后砸烂它的修正主义的根基。一股反革命经济主义的妖风,在市区已经遭到革命造反派的迎头痛击;农民运动一起来,城乡夹攻,八方起火,将把它包围起来彻底粉碎,彻底歼灭掉。这就将使得上海市委破坏生产、破坏革命的阴谋彻底破产,使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取得光辉的胜利。农民运动和工人运动、学生运动紧密结合在一起,陈丕显、曹荻秋等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坚持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地、富、反、坏、右和一切反动分子,就将陷落在革命群众的汪洋大海里。什么经济主义的破烂货呀,什么“调虎离山”,煽动农民涌向城市呀,都将被彻底粉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打!打!打!城乡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打得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打得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大好特好的好事!我们每一个革命造反派战士都大声欢呼,都决心为支持革命农民运动贡献自己全部力量。
革命的农民运动万岁!


  妖风何处起,“阎王殿”里出

——揭一月一日市委黑会内幕

  革命每前进一步,敌人都会耍出新的花招,制造新的阻力。《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元旦社论,吹响了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展开总攻击的号角,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欢欣鼓舞,资产阶级反动派却感到灾难压顶。如何蒙混过关,怎样顽抗到底,他们又精心策划了。
  一九六七年的头一天,“市委地下联络员”、市委委员、市妇联主任关建,打电话通知一批人在晚上九点多钟到一个饭店开会。后来又感到在那个地方开会还不“安全”,又秘密转移到香山路中山故居;并且关照:汽车停得远一点,下车后三三两两走。所以直到晚间十一点钟,由曹荻秋这个老混蛋主持的黑会才开场。参加这次黑会的,除了曹荻秋和关建外,还有:市委书记处书记王一平,副市长宋季文、末日昌、张承宗,劳动局长王克,市委副秘书长杜淑贞;市公安局警卫处处长马学增也前来保驾。
  会上,几个混蛋先简单地议了一下接待工作、里弄文化革命和工人赤卫队成立经过等内容,接着,大家就全神贯注研究了工资、福利等经济问题。王克很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和一迭有关资料,作了长篇发言。他讲了精简下放工人和上山下乡青年回城市、回工厂的情况,社会青年安排和临时工、外包工改长工的情况,以及增加工资等问题,并提出了具体方案。这个方案是由宋日昌和王克根据陈丕显的“独立作战,独立思考”,“经济问题放松些,不要顶”的黑指示提出来的,并且在元旦前一天晚上由宋日昌向曹荻秋详细汇报过的。所以王克一发言,曹荻秋一一点头同意,并且还煽动说:“现在这些问题,请示中央、国务院也没有用,还是自己先干起来吧!”王一平说:“唉,现在有许多意见,不同意不好办啦!”这个黑会的参加者们,在所谓“讨好群众,稳定整个局面”,“缓和缓和空气”的指导思想下,最后订出了一个黑“五条”。即:
  一、一九五八年以后精简下放的工人全部回原厂安排工作;
  二、社会青年要积极安排工作;
  三、街道工业可以先戴国营的“帽子”,适当增加劳保福利;
  四、郊县五类地区的工资可考虑升到八类地区的标准;
  五、长期临时工和外包工改为长工。
  一月三日,宋季文打电话给市委经济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熊中节,传达了这黑“五条”。熊中节接到电话以后,立即向市经济计划委员会的处长作了传达,还向外贸局、商业二局作了布置。于是,一股加工资、增福利的经济风就在工业、财贸等系统的基层愈来愈猛地刮起来了。若问妖风何处起,正是“阎王殿”里出。
  上海市委抛出这个黑“五条”,难道是“关心群众生活”吗?显然不是,这是一个特大的阴谋诡计。他们是想以经济福利为诱饵来转移斗争的大方向,企图把一场你死我活的严肃的政治斗争引到签字画押的经济斗争的邪路上去;妄图用物质刺激来腐蚀革命群众组织和造反派的革命斗志,迎合少数落后群众的心理,使他们不顾国家利益、集体利益、长远利益,去单纯追求个人的暂时利益。这是慷国家之慨,保自己的命,破坏生产,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恶阴谋。
革命造反派的同志们,真相已经大白,经济主义的妖风黑浪是上海市委这个“阎王殿”里刮起来的。这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阴谋,新反扑。我们革命造反派及时识破了上海市委大搞经济主义的阴谋,并给予了有力的回击,这是毛泽东思想的新胜利!“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让我们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千百倍地提高革命警惕,发扬更大的革命造反精神,去夺取新的胜利!


李广破坏海港运输的滔天罪行

  以市委候补委员、北方区海运管理局党委书记李广为首的一小撮人,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生产,对党对人民犯下新的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上海港几乎瘫痪

  上海是我国最大的港口,是国际贸易大港,也是国内交通运输的重要枢纽,港口运输稍有停顿,就会严重影响社会主义建设和人民生活,就会直接损害我国的国际声誉。但是李广等一小撮人,为了达到他们的罪恶目的,竟然不顾一切,胆敢对抗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利用被他们窃踞的职权,随便签字许愿,挥霍国家资金。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一月一日至九日,仅局属上海地区各单位,就发出现金一百四十八万元之多。同时,造成大批生产工人离开码头,离开生产岗位,使上海港的运输几乎陷于瘫痪,港口物资严重阻塞,国内外货船停航,情况极为严重。九天中,平均每天约有七十多艘中外轮船因无人装卸而停止生产,有一天竟停了一百十四艘轮船。外国运输船在港时间超过规定期限,就要赔偿他们非生产停泊损失。仅这一项,在九天中,要损失外汇好几万英镑。
  由于上海港货物堵塞,北方海区各港口也引起了连锁反应,造成恶性循环。从一月一日开始,各港口之间纷纷停止发运物资,如电力用煤、生铁、木材等重要物资已严重积压,使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蒙受巨大损失。
  四大恶果

  (一)直接影响到工农业生产的发展。
  由于炼钢用的块煤供应不上,有的钢铁厂一度被迫停止炼钢炉的正常生产;由于原料运不来,轻工业局系统有一万工人一度被迫停工待料;由于小麦卸不下来,上海阜丰面粉厂的面粉一度生产不出来。由于石岛到南通的砂子运不过来,影响了六个县的水利建设。
  (二)直接影响到人民经济生活。
  由于粮食、煤炭运输受阻,辽宁、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存煤、存粮急剧下降,情况十分严重。
  (三)破坏我国国际威望,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
  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极端仇视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拼命造谣诽谤,攻击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李广等一小撮人却偏偏为他们效劳,和他们里应外合,为他们制造“炮弹”,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政治损失。
  (四)助长经济主义思潮的泛滥,转移斗争大方向。
  李广等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大搞经济主义,腐蚀工人意志,制造工人之间的矛盾,挑动群众斗群众,从而转移当前斗争的大方向,逃避革命造反派对他们的揭发和批判。
  李广还企图把斗争锋芒直接指向党中央。他公然唆使几百名在“工农兵十七号”轮上的工人,开航去北京,造成震动全国的上海港事件。李广等一小撮反动家伙猖狂地向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发动反扑,已经滑到反革命的泥坑中去了。
  工人阶级是腐蚀不了的

事实证明,工人群众的阶级觉悟是很高的,他们对社会主义祖国的政治责任心最强,最懂得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深远意义。在困难的时候,革命造反队的许多同志都坚持生产岗位,一个顶几个;机器没有人开,他们用双手操作。他们还做广泛的宣传工作,团结群众一起坚持生产。他们不上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当,有的同志把发给他们的钱退还。他们还积极起来揭发批判李广的滔天罪行,开了斗争大会。这场大斗争,使广大职工更加认清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的丑恶面目,也教育了许多原来受蒙蔽的同志,他们纷纷醒悟过来,返回生产岗位。许多革命小将也到海港去,和工人同志战斗在一起,劳动在一起。现在上海港的生产已经恢复正常了。


经济战线上的一场政治仗

  一九六七年一开始,市人民银行遭到了经济主义黑风的猛烈冲击。人民银行市分行革命造反队总部同本市和外地在沪各革命造反派联合在一起,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有力地粉碎了这一股黑风。这是经济战线上的一场有着重大意义的政治仗。
  从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下旬开始,银行就发现有少数单位补发工资。今年一开始,情况就急剧地发展了。一月三日这一天,就有几百个单位到银行提款,有的一次提取几十万元,单位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华东电业局原来每月工资总数只有三十三万元,而一月五日却去提取补发工资一百二十八万元,接近四个月的工资总数!
  本来银行是实行工资基金管理的。今年年初,市分行的当权派——党委书记兼行长姚国桐,却用心险恶地宣布今年银行不管工资基金了!这就为上海地区的反动分子大刮经济主义黑风,开了方便之门。在很多单位前来大量提款的情况下,银行当权派去请示市经济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马一行。马一行这个混蛋竟说:“中央没有讲话呀!银行也不大好顶……势不可挡,银行不付不好办。……”这是道道地地的反革命黑话,而银行当权派就立即遵照马一行的这个黑指示办事。
  在一月七日,银行当权派又提出了一个反动口号:“小数目付,付光算数。”所谓“小数目付”,根本没有什么界限,实际上是见票即付,听任经济主义黑风挤垮国家银行。在这些黑指示下,几天之内不正常地流到外面去的人民币竟有几千万元之多,猛烈地冲击着市场!顿时,经济主义的黑风席卷全市。这股黑风侵入了工厂,部分受蒙蔽的工人同志为着工资福利问题离开了生产岗位,严重地影响着生产。这股黑风袭击着市场。很多人去抢购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五灯收音机,这些商品一度造成脱销。单是中百二店,一月八日上午三个多钟头,就有一百三十多人去买手表;过去一个月只销售一百多台缝纫机,而一月一日至八日就卖光了九十五台……。其它商品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这些严重情况引起了革命造反派同志的警惕。他们认识到,这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这是陈丕显、曹荻秋等人耍的大阴谋。他们妄想用经济主义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的黑货,来腐蚀群众,转移斗争的大方向,破坏生产,破坏财政金融,扼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枪声就是命令!”一月七日,正是斗争的关键时刻,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红革会、首都红卫兵第三司令部驻沪联络站、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驻沪联络站、上海市炮打司令部联合兵团等革命造反派的同志,不约而同地来到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同银行革命造反派的同志大联合,迎头痛击经济主义黑风,打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他们同银行的一小撮混蛋开展了面对面的斗争。当夜发出了紧急通令,宣布从一月七日下午五时起,在没有接到中央指示以前,银行不得发放补发工资和其它补发的福利费用;工会经费、工厂基金、集体积累资金一律冻结。当天下午,银行闸北区办事处向分行提取一百万元现金,当权派已同意拨给,在将要装车时,被革命造反派同志发觉后,坚决制止了。这一系列革命行动好得很!它保卫了国家资金的安全,保障了金融、市场的稳定。
  八日,开始了反击经济主义黑风的强大宣传攻势。九日,三十二个革命造反团体发出了《紧急通告》。毛主席亲自决定向全国广播这一《紧急通告》和《告上海全市人民书》。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为此给上海各革命造反团体发来了贺电。毛主席的声音,给了革命造反派战士以无穷无尽的力量。革命造反派战士决心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命运,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命运,把社会主义经济的命运,紧紧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经过几天的激烈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到银行乱提款的风煞住了,市场情况也已日趋正常。很多任务人同志提高了觉悟,以革命利益为重,纷纷把领去的补发工资等退回银行。
  这是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胜利,这是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大联合的胜利,这是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的又一新胜利。现在,银行的革命造反派及革命群众,和各革命造反团体一起,正在乘胜追击,为彻底粉碎上海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而斗争,为彻底铲除这一股反革命修正主义黑风的根子而斗争!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革命造反队总部供稿)


  请看赤卫队一小撮领导人的一个反革命大阴谋

——工人赤卫队上海总部委员李诗音的坦白交代

  编者按:在上海市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一手策划下成立的所谓工人赤卫队,究竟干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看了下面这篇惊心动魄的材料,人们就可以看得很清楚。赤卫队一小撮领导人,企图策划一次大规模的反革命罢工事件,以达到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革命人民、破坏生产、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以保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这种阴谋已遭到了可耻的破产。我们希望广大赤卫队员擦亮眼睛,起来揭露赤卫队内部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坏人,不要再上当了!
革命造反派的同志们,应当把广大赤卫队员同一小撮领导人区别开来,把赤卫队中暗中组织秘密破坏活动的坏人同一般受蒙蔽而愿意悔改的中层骨干区别开来,对于起来揭发赤卫队中一小撮坏人的赤卫队员,应当采取欢迎和帮助的态度,允许他们改正错误,参加生产,走上革命的道路。

  1、三停(停工,停电,停水)的目的:
要造成这样的三停,就是要拿工人赤卫队在这件事上,孤注一押,最后一张王牌,使全市处于瘫痪状态,迫使市委为工人赤卫队收回名誉,迫使市委宣布工人赤卫队的一切行动是革命的。这样做,势必要造成更大的影响,比安亭停车事件更大,使中央不得不关心这一件事。这样做,中央决不能置于不顾,它一定要派人来上海现场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它根本的目的,就是企图给中央增加压力。

  2、三停的策划过程、行动计划、幕后策划:我原来在八个单位的联合宣传组工作。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约十一时左右,我回到总部睡觉。顺便到王玉玺办公室去看看。进门,看见里面人很多,有总部的人,也有最近几天新抽掉到总部工作的人,也有公用、铁路等及各分部的负责人。正在开会。
  会议的发言中心正在围绕停工事情的争论。
  有坚持要这样做的讲法,也有不同意这样做的,但前面的意见,占多数,占上风。
  还有谈论关于条条停工或块块停工的比较,那一种方法方式更能造成声势。
  有人讲到电水问题和倒粪工人停工问题。但遭到另一部分人的反对,认为这样做要直接影响到广大市民群众的生活。我也认为,这样做是不行的。我在里约呆了半个多小时。随后,王玉玺就委派我和另外两个同志到安亭去。在场开会的公用分部负责人,还特地打电话回去,叫来一辆轻便车,把我们送走。
  等我从安亭回来,已经是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五时左右了。
  昨天晚上的会怎样开始,怎样结束,我就不清楚了。
王玉玺是总部的负责人。当时会议怎样开始,幕后人等我都不清楚。

  3、行动的实际情况:
  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十二时以后,我从联合宣传组骑车到康平路走一圈,看见四面都是人。我再回到总部。原来是打算睡觉。但看到总部很多人,因此,我到了二楼王玉玺办公室。王玉玺不在。由总部另一负责人潘月法在听电话。房里人很多,有总部的人,也有新从各区抽调上来的总部工作人员,也有公用、财贸、邮电等等各部分的负责人。
  约三点钟,即十二月卅日清晨。我看许多人在催问潘月法下决定,而潘月法恰忙于打电话接电话。在忙乱中,我把电话接过来,我说:“电话我来接,你和大家研究!”
  因此,我把电话放在地上,我躺在铺上接电话,并把电话情况记录在工作手册上。约五点多钟,在场的铁路分部的人说:“铁路已停了,队伍正在集中。”
  这时潘月法说:“现在这样,这里有五只电话,各区的人大家分头去通知,立即把队伍集中,拉到康平路四周去。”
  当时,我也说:“各人自己去通知各自的分部吧!”在场的公用分部的人说:“公交实际已停了,车子开不出,赤卫队都被造反派包围了,并有人被他们抓走了。”
  我通知南市区,要他们把队伍拉出来,但遭到抵制。
  我通知机电二局,对方说,已经有队伍在康平路了,家里的正在通知集合。停工事未提。
  邮电分部负责人在电话里对他们提篮桥那面的邮电工人说:“铁路已经停了,你们也停好了,东西不要送,把队伍集合,并通知其它各区(指邮电)。”
  这时,接待总站来电问:“总部已决定停了是吗?”
  我说:“现在各区在通知各分部,已经决定停了。”
  我又说:“你那边也尽快通知下去。”
  不一会,接待总站又来电:“吴淞已经停了。徐汇区我已通知了呵!”
  其外,黄浦、杨浦、虹口、长宁、卢湾、静安、郊区各县各分,有的未通知,有的电话无人接。郊区都未通知。
  普陀区,有人进来说,已经通知了,但队伍无法集合,人不多。
  闸北区,有人进来说,也通知队伍集合了。
  执行情况:
  铁路约十二月三十日早上五时左右开始停。
  吴淞约十二月三十日早上,在铁路以后(5点30分)开始停工。
  邮电部门十二月三十日早上六点钟不到开始停。
公交决定的听他们分部的人讲,车子已经开不出了。后又补充说,有点已停了,有点照常开。

  4、对赤卫队这个行动属于什么性质:
  赤卫队总部在康平路事件上,决定采取停止交通,停止生产这一行动,是直接违背十六条和十条的,是直接对抗党中央一再强调指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的。抓革命、促生产这个指示,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提出并一再指示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不去充分利用四大民主搞文化大革命,而采取这种大罢工的形式,是直接违背毛泽东思想的反毛泽东思想的行为。它是极其严重的。如果这种计谋一旦全部实现,它将为我们国家带来无法计算的损失,在国际上、政治上造成无法弥补的极坏损失和影响。赤卫队总部这个行动的实质和这件事的本质,是反党、反毛泽东思想、反无产阶级专政的反革命行为。
  捍卫毛泽东思想工人赤卫队上海总部委员  李诗音 (化名陈杰)
  一九六七、一、五、

  (文中错别字没有改动)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