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994阅读
  • 0回复

董保存:郑维山“开枪镇压群众”事件内幕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郑维山 “开枪镇压群众”事件内幕》

1968年早春,河北邯郸磁县县城内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事件——解放军向正在武斗的造反派开枪,并造成人员死伤。时任北京军区代司令员郑维山被指为此事件的主使,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政治变故,耐人回味…… 请看本刊摘自《钓鱼台往事追踪报告》(董保存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一书中的文章。
    “革命”火苗点燃边缘小城
    1971年召开的解决北京军区问题的华北会议,江青居然也以特殊身份参加。会上,她突然指责郑维山(1915-2000年,河南新县人,开国中将)“飞扬跋扈,称王称霸,下令开枪镇压群众”。江青讲到的,即是发生在1968年的“磁县事件”。
    磁县,属河北省邯郸市管辖。它南接河南,西临山西,东望山东,更重要的是,它是我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京广铁路的必经之地。也许正是磁县特殊地理位置的缘故,在“文革”初期的大串联阶段,这里便汇集了上千名外地人员。他们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发表演讲……声势浩大的“革命”烈火,就这样在磁县境内熊熊燃烧起来。
    很快,磁县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形成了对垒局面:一派是1967年3月成立的“磁县无产阶级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县总”;另一派是5月成立的“磁县红色革命造反总部”,简称“红总”。这两派组织都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革命造反派,对方是保守派、反革命派。他们相互攻击、贴大字报、展开辩论,对立情绪逐步激化,导致了一连串武斗事件。1968年初,“红总”更是全面占领县城城区,并以机枪、冲锋枪构成严密的火力配置,封锁控制了全城的主要街道和路口。
    总理下令按“二六命令”办
    1968年2月,磁县武斗已达到近乎疯狂的状态,甚至影响到京广铁路的畅通,后来竟还发生了破坏铁路、拦截列车、抢夺物资的情况……其实,磁县的武斗只是中国当时情况的一个缩影。就在此前,另一条铁路大动脉上的重要枢纽徐州,也发生了类似事件,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等专门下达了“二六命令”。
    2月8日,北京军区代司令员郑维山接到了周恩来的指示电话:“你们马上派一个团到那里(磁县),制止武斗,恢复铁路畅通!可以按‘二六命令’处置……”“首先要耐心地进行政治思想工作,讲清道理,进行劝阻。如劝阻无效,可对空鸣枪警告,令其撤回。在劝阻和警告仍然无效时,可宣布这种抢夺是反革命行动,并采取措施对其少数的坏头头和肇事凶手予以逮捕法办。遇到这些人拒捕和抵抗时,人民解放军有权实行自卫反击……”
    事实上,“文革”开始后,随着一些地方部队“介入”当地武斗,发生了不少造反群众抢夺军用物资的事件。但那时,部队接到的命令是“五不命令”,包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抢枪事件愈演愈烈。因此,看完“二六命令”,郑维山精神为之一振:“这就对了嘛,这个命令早下就好了!对那些破坏分子必须采取严厉的措施。”
    郑维山立马派当时驻防石家庄的63军某团,与武汉军区驻防洛阳的1军某团共同赶赴磁县,执行这一任务。
    军队迫不得已开枪还击
    2月9日9时40分,两个团来到磁县城门外,全面展开了政治攻势。他们对拒不弃城的“红总”,用大功率的喇叭不停广播着“二六命令”。战士们还手拿“红宝书”,身背冲锋枪(枪内是没有子弹的),高唱语录歌,分4路纵队朝4个城门列队前进。而处于劣势的“县总”,则趁机跟在部队后面。这无形中给人一种解放军是来打击“红总”的印象。
    当队伍走到距城楼300多米时,城楼上有人朝队伍开了枪,广播车上有人中弹倒下。“红总”利用已经构筑好的明暗火力点,用步枪、轻重机枪开始向部队猛烈射击。紧接着,走在前排、手持“红宝书”的战士也倒下了。战士们十分激愤,但仍然只能冒险继续进行政治攻势。双方对峙到中午,部队伤亡激增。而几乎与此同时,京广线上的206次列车再次遭到了气焰嚣张的“红总”袭击。
    当负责执行任务的副军长见已无法凭借政治宣传争取两派放下武器、停止袭击列车时,终于下达了向造反派鸣枪警告的命令。但到14时,盘踞在制高点的造反派还在顽抗。部队只好采取措施,封锁这些火力点。
    造反派毕竟不是解放军的对手,立马被打得四散奔逃,“红总”的防线很快就被冲垮了。“红总”成员一个个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被看押起来。当晚,京广铁路恢复安全畅通。
    郑维山被指“镇压造反派”
    “磁县事件”后,严重对立的两派不复存在。1968年3月14日,磁县革命委员会成立,磁县正常的社会秩序得以恢复。但是,关于此事件的各种说法并没有停止,反而越传越凶:有人说,周恩来的意见是对“磁县事件”和“徐州事件”区别处理,就是不要按“二六命令”对待“磁县事件”;也有人说,中央有关部门偏听偏信,只是听了“县总”的说辞,做了错误的开枪决定……
    事隔3年,在1971年1月召开的华北会议上,江青等人又以“磁县事件”为由,诬陷郑维山 “下令开枪镇压群众”,“一贯有军阀作风”,“向中央要开枪权、扫荡权”!在江青等人的煽动下,会议对郑维山进行了“批判和斗争”。有人说,郑维山是血腥“镇压造反派的刽子手”;有人攻击他一直是站在保守派一边的,是反对“文革”的……对此,郑维山保持了沉默,却又被说成是顽固对抗。
    江青等人究竟知不知道郑维山是奉命处理“磁县事件”的呢?应该是知道的。“二六命令”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的,江青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她为何非要把此罪名安在郑维山头上呢?郑维山在后来的言谈中提到,她的真实目的是要把矛头指向向他下达命令的周恩来——这话应该是有道理的。
    据《磁县志》记载,郑维山遭批斗后,1971年9月,有关部门将“磁县事件”在押的48人全部释放,并销毁了所有相关档案。1975年,“磁县事件”的参与者,无论是“县总”还是“红总”,均被当作受害者予以平反……□

来源:钓鱼台往事追踪报告  作者:董保存

http://www.dubaocankao.com/html/news/shgc/2012/1121/3393.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