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797阅读
  • 0回复

路熙栋:“文革”时济南的“改名”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济南文史》2007年第2期 总35期

作者:路熙栋  时间:2007-5-12

  “文革”初期,济南各中学的红卫兵走向街头,横扫“四旧”。他们到处张贴标语、传单、集会演说、发表倡议书,提出要把带有“封、资、修”色彩的老字号及娱乐场所的名称,更换为有革命意义的名字。短短几天,商店的字号、影剧院的匾牌、路巷口上的街名都当“四旧”被砸烂,一场改名热席卷济南大地。现在来看当时被改的名称,真令人哭笑不得,越是哭笑不得,越能显出当年的荒唐。

  当时,济南市辖有四区:历下区、市中区、天桥区、槐荫区。这些区名有的缘于济南掌故,有的缘于区内的知名建筑物,有的缘于该区所处的位置和特征。应该说,这些区名合情合理,无可挑剔。但在红卫兵看来,这几个区名全不“革命”!于是他们将市中区定名“红旗区”;历下区在红旗的边沿,理应起保卫的作用,便取名“红卫区”;天桥区在济南的北部,是葵花向阳的地方,取名“向阳区”;槐荫区位于济南西部,在当时“东风压倒西风”流行语的启发下,于是这个区改名叫“东风区”。

  “大观园商场”中“大观园”3字,仿照了《红楼梦》里的地名,是地地道道的“封资修”黑货,理所当然要坚决取缔,于是被红卫兵改称“东方红商场”;“?字巷商场”的“?”字,与德国法西斯旗帜相似,于是改名“太阳升市场”,两个商场,一南一北,南北呼应,正好形成了“东方红,太阳升”的佳语。“中苏友好电影院”也因与苏联关系破裂而改名叫“反修电影院”;“明星电影院”成名成家的名利思想太严重,被改名为“红星电影院”;新市场内的“天庆大戏院”改名“红旗剧场”;“青龙桥剧场”改名“解放影剧院”;“大同戏园”中的“大同”二字,有阶级斗争熄灭论之嫌,于是改名“红卫剧场”;“聚丰德饭庄”改“工农兵饭店”;“瑞蚨祥布店”改“工农兵布店”;“奇美理发店”改“永红理发店”;“精益眼镜公司”改名“红星眼镜商店”;“老茂生糖果庄”改名“革新糖果门市部”;“皇宫照像馆”改名“红艺照像馆”;“铭新池澡堂”改名叫“东风池”,甚至连闻名遐尔的千佛山也难逃改名的厄运,取了个“向阳山”的名字,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红灿灿的一座向阳山,却展出了一个悲戚戚的收租院,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还有许多人怕别人说自己不革命,于是将爹妈给起的、本人用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旧名改为有“革命色彩”的新名,以示与旧风格旧习惯的决裂。诸如“红卫、向东、向红、英姿、学军、为民、红展、党生(市里还有一位“领导”叫“x造反”)等等新名,一夜之间涌进了各个派出所,使户籍警们为给更名者改动户口而忙个不停。说起这场改名运动,笔者不禁想起一桩往事:昔时单位中有人名“x贵宝”,本人嫌此名太封建,铜臭气太浓,便托人给改名叫“x旭东”。改名后翌日,笔者在上班路上远远看到此君,欲喊其同行,又猛然想到他已改名,便改嘴喊“旭东——”数声,谁知此人听后毫无反应,笔者加快脚步赶将过去,问他听到喊声没有?他说好像听见了,但不知是在喊他,我听后哈哈大笑道:“你不是叫这名吗?”此君一阵脸红,木然说道:“听旧名习惯了!”

  改名这场运动,随着文革的结束而被人们忆为一场闹剧。“文革”结束后,那些遭遇改名的老字号、老剧场、老街巷也都纷纷恢复了原名。当年那些热血沸腾的改名者,虽然大多改去了红色名讳,却在自己历史上留下一个“曾用名”。也罢,就让这个“曾用名”记录着那段难忘的岁月。

http://ws.jnzx.gov.cn/html/2014/wangshizhuiyi_0124/628.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