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18阅读
  • 0回复

河北邱县女漫画家文革遭遇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女漫画家文革遭酷刑》

距离河北邯郸有90公里的邱县是个经济落后的农业县,因为历史上没有出过什么名人,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有这么个县。但是2013年秋天,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的两次有关邱县反腐漫画的批示,让邱县和它的“青蛙漫画组”出了名。

2013年8月,100多幅青蛙漫画组的反腐题材漫画被刊登在监察部网站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看到后就邱县廉政漫画作出批示:“(中纪委)宣教室可派员去看看,对可否大范围运用提出意见。”不久,王岐山再次批示:“可否在即将开通的中纪委网站上设廉政文化板块,邱县的漫画形式亦可办成‘网展',这样看的人多,成本低且能互动。”10月3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面向全国征集、推广一批以反腐倡廉为主题的优秀漫画作品。

    因为邱县“青蛙漫画组”被领导点了名,国内很多媒体都前往邱县采访,这让农民漫画家郝增茂很兴奋。郝增茂也曾是“青蛙漫画组”成员,从电视上,他看到自己的漫画作品《硬功夫》被监察部网站采用了,“虽然没得到啥经济收入,我还是很激动,觉得自己的生活特别有意义。”郝增茂对着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镜头说。从记者那里,郝增茂得知了中纪委征集反腐漫画的事情,决定参加。

和徒弟郝增茂相反,“青蛙漫画组”创始人陈跛子和李青艾夫妇并没有感到特别兴奋。

陈跛子这个名字和他腿上的残疾有关,这位河北当地最知名的漫画家脸庞消瘦,眼光锐利,虽然年近80,头发仍然像自己二十几岁在天津求学时的照片上一样,乱蓬蓬的,受帕金森症影响,手抖得厉害。和丈夫身高差不多的李青艾面貌和善,总是带着微笑。

在刚刚得知“青蛙漫画组”有十几名成员上百幅作品被监察部网站采用时,夫妇俩第一反应是:这么多作者的漫画被采用,是不是应该有知情权,并获得稿费?

“是邱县的纪委把作品交到了上面,我们并不知情。”李青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后来我提出,上交以前是不是应该先和我们漫画组打声招呼,一旦被采用也应该有点稿费,这也属于知情权和知识产权吧。”11月底,一笔稿费汇到了“青蛙漫画组”,李青艾没有透露稿费具体数目,“钱不多,漫画的稿费本来就不多,但十几个人都分到稿费了。”

知识分子里倔强耿直的基因

“青蛙漫画组”实际成立30年了,可是在5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雏形。创始人之一的陈跛子,本名陈玉理,1934年出生时髋关节脱臼,因家贫无钱医治,落下残疾。陈玉理说给自己起这个自嘲的笔名,一是不掩己短,二是不忘苦难,自强不息。

在七八十年前的中国农村,残疾就意味着无法承担繁重的农活,陈跛子从小就受到歧视,可是他很聪明,17岁时考入邱县师范,3年毕业后他到邱县附近几个村教书,因性格温和,无法管理调皮的学生,觉得自己误人子弟,陈跛子找到县教育科要求自降工资。“当时他工资有三十几元,教育科领导说‘你这已经是最低档了,没法降了'”,李青艾回忆,“1959年政府号召知识分子回乡支农,他就申请回乡当了农民。后来曲周县文艺创作办公室把他调去工作,看到大家都整天抽烟喝茶看报无所事事,老陈就又辞职务农去了。”

从1957年开始,陈跛子创作的漫画就在中国著名漫画家米谷主编的刊物《漫画》上发表。1958年大跃进期间,陈跛子与李青艾等6人组成“农民漫画组”,任组长,口号是“把街头变成画廊”,在县城大街上画壁画,这一行为比发端于20世纪60年代美国费城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街头涂鸦还要早。

“农民漫画组”也成了后来的“青蛙漫画组”的雏形。不过那个时候,“农民漫画组”的作品主要是歌颂农村建设的内容,并没有涉及反腐。

出生于1939年的李青艾初中毕业后在邱县文化馆工作,比陈跛子晚一年,1958年李青艾的漫画作品也在米谷的《漫画》上发表。1960年李青艾和陈跛子都考入河北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天津美术学院学习美术,陈跛子在雕塑系,李青艾在干训班,主修各种绘画。

1961年,毕业后的李青艾没有回到原单位文化局,而是分配到邱县附近一个公社任妇女主任,监管青年工作。22岁就担任干部,拿着县财政的工资,李青艾被很多人羡慕,可是两年后她辞职了。她说原因很多,一是因为李青艾出身成分是富农,自己递交了两次入党申请书都没有被批准,还有一个原因是工作繁忙,无法从事自己喜爱的绘画。“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当时的干部都有个重要工作,劝说农民们交粮食。”李青艾今天回忆时说,“当时正值大跃进期间,农民太苦了,很多人饿的胃下垂,妇女子宫脱垂,可是上级虚报了粮产量,下级干部就必须到各个生产队去劝说,让生产队上缴粮食。我实在不愿意干这种事。”

1963年,人们开始逐渐能吃饱,双双回乡当农民的陈跛子与李青艾结为夫妻。

惨绝的经历中领会人性
    
彻底成为农民后,陈跛子与李青艾平时种地,业余时间画漫画,还创作一些玻璃画、壁画和雕塑。有时他们的作品还能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玻璃画也经常能卖点钱贴补家用。夫妇两人共同创作的作品也开始用“陈与李”的笔名。平静的生活一直到了1968年,当地“抓国民党”大案的启动。

《邱县地方志》记载: 1968年,河北省邱县“革命委员会”“三代会(所谓工人、农民、学生代表的造反组织)”头头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抓国民党”大冤案。从当年元月到1969年3月,只有12万人的邱县有3835人被打成“国民党”。523户被抄家,1316人被打伤致残,734人被严刑迫害致死,受株连群众达数万人。邱县建党以来六任书记、七任县长被诬陷为“国民党员”。县直局级干部80%、公社干部70%、农村主要干部50%被打成“国民党”。邱县境内“白天路上行人少,晚上处处闻哭声,专政组里棍棒舞,何处不是动肉刑!”成为血雨腥风的人间地狱。

陈与李都被牵扯到这个案子中,因为李青艾出身富农,专政组的头头说,她8岁就加入了国民党,是受国民党指派嫁给出身贫农的陈跛子的,是高级特务。李青艾和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当时还不到两岁的“臭儿”一起被关进专政组私设的监狱,地点就在陈跛子大郭斗村祖宅里。

“邱县三代会头头太坏了,他们为了逼我们承认是国民党,发明了40多种刑罚。”李青艾回忆,皮鞭和棍棒属于最仁慈的逼供手段了,当时最主要的刑罚有沸水浇头、火烧、跪削尖的砖头等等。陈跛子画的系列漫画《农民李六》里,就反映了部分当时的场景--《瓦工活》,画得是李六被专政组面带微笑热情地叫去把砖头削出刀锋,结果削好后,李六的妻子就被押着跪在刀锋上;《找娘》画的是李六去专政组监狱接妻子,结果妻子浑身烧伤走了出来,吓得孩子都不敢相认。《生死离别》画的是李六的亲戚受不了革委会的刑讯逼供,跳井自尽了。陈跛子至今记得,自己的亲戚在自尽时本来快被打捞上来了,可是没想到他自己蹬开救他的绳索,再次自杀了,死得决绝。

《农民李六》系列漫画已经描绘得很温和了,李青艾回忆说,在被关进监狱时她还带着孩子,专政组用李青艾画的油印的漫画捆成火把,一边烧李青艾的胸腹一边逼迫李青艾承认自己是国民党特务。“给我上了好多种刑罚,用火烧这个太疼了,两个乳头都烧焦了,屋里都是烧焦的人肉味。可是我要承认就得乱咬其他无辜的人,我做不出来,他们说我8岁就加入国民党,明显的诬陷,我气愤得不得了,忍着不承认。”昏死过去的李青艾被拖回了9号牢房。儿子“臭儿”饿了一天,想喝奶,李青艾对儿子说,妈妈太疼了,你喝一口试试,不行再换另一边。“结果孩子刚含住乳头,烧焦的乳头就掉下来了。再喝另一边,也堵死了,乳汁顺着靠近腋窝的伤口往外流。”李青艾和臭儿大声哭了起来“那天夜里我们两个人的哭声特别的大”。

又过了几天,一个晚上,看李青艾还不承认,专政组的一位姓惠的头头就说“你不为你自己,难道不为孩子想想吗?”说着就把“臭儿”抢过去带到屋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整的孩子哇哇大哭。然后又把“臭儿”带回9号,当着孩子的面狠命抽打李青艾。“从这以后臭儿吓得说不出话,也不会走路了,我天天抱着他,抱到4岁他才开始逐渐恢复说话和走路。”

在李青艾被审讯关押期间,陈跛子每天都接受批斗,但晚上还可以回家住,大女儿小名叫“蓟”,是当地的一种野菜的名字,李青艾想让她和野菜一样有生命力。蓟当时才5岁,经常被村里孩子打,一次给李青艾送饭,被专政组的狗咬伤了,只能等着父亲晚上回家才得到包扎,村民们怕受牵连,没人敢管。李青艾现在提起来还觉得生气,丈夫的亲属们为了和她划清界限,都当面叫她“地主狗崽子”。

从1968年6月一直关押到10月,李青艾以为自己不可能活着出去了,那时来邱县调查“抓国民党”案的一位军宣队代表发现,邱县三代会在整个案件中有明显伪造证据的行为,就通报上级叫停了这个案子,并把没被整死的人都放了出来,给了一定的经济补偿。李青艾被释放后送到石家庄治疗。45年了,如今李青艾的胸口上的烧伤还没有彻底愈合,经常发炎。

改革开放后,邱县的“抓国民党”大案才彻底获得平反,冤案制造者有的被判处死缓,有的被判处有期徒刑。

吃害虫的青蛙

20世纪70年代初,身体虚弱的李青艾和陈跛子一起,带着几名社员绘制玻璃画,画的内容有韶山冲、毛主席去安源,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一幅玻璃画能卖两元五角,成本是一元八角,每幅画能赚七角,生活开始有了保障。

1979年,陈跛子和李青艾获得平反,两个人落实政策到了邱县文化馆工作,专职绘画。1981年,陈跛子与李青艾再次画起了漫画,“陈与李”仍是他们最经常采用的笔名。

1982年是“陈与李”生命中难忘的一年。这一年,他们结识了华君武、方成等一批美术界名家。华君武鼓励他们一定要扎根农村,从农民群众的生活中找素材;方成则建议他们不要只是自己画,要带徒弟,建一支漫画队伍,专门画农村题材,为广大的农民群众鼓与呼。

受方成的启发,第二年,邱县“青蛙漫画组”成立。为啥叫青蛙?李青艾说:“我们就想,青蛙又能吃害虫,又能唱丰收,是农民的好朋友,跟我们的漫画意义相同。从此以后,我们都是‘小青蛙'。”

如今,在“青蛙漫画组”学习过的“小青蛙”已过千人,这些“小青蛙”遍布邱县各乡镇,他们白天劳作于田间地头,晚上在灯光下思考创作,经过不断地在报刊发表、参加美展,“青蛙漫画组”开始在河北省和漫画圈有了一定名气,个别人还成为新华社的签约漫画家。华君武曾说:“天下画漫画的人不少,农民作漫画的却不多,农民成立漫画小组更是前所未闻。”

因为充满浓浓的生活气息,“青蛙漫画组”的作品得到了中国漫画专家的好评,多次在全国获奖,还频频在报刊上发表,中国最有名的专业漫画媒体《讽刺与幽默》也时常刊登这个小组的作品。陈跛子说:“我们是在生活中画漫画,在漫画中过生活。”一次陈跛子买了个电加热器“热得快”,没想到,刚用一次就坏掉了,他就此事画了张漫画《热得快,坏得快》,商店老板听说后,赶紧上门道歉、退钱。街道旁,邮筒里的信件长期不取,李青艾就画了一幅画,把邮筒的肚子画得大大的,题目是《邮筒怀孕了!》,邮局知道后,立即进行了整改。

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腐败现象的出现,也让反腐漫画成为“陈与李”和“青蛙漫画组”创作的题材之一,这才有了后来“青蛙漫画组反腐漫画登上监察部网站”事件的诞生。但是,虽然“青蛙漫画组”的漫画从来不点名,也不影射具体案件,仍然偶尔会得罪人。有一次陈与李画了一幅《棉铃虫》的漫画,把贪污的官员画成棉铃虫,企业被画成棉桃,结果没几天就有企业领导告到了县委。

说起这30年间“青蛙漫画组”反腐漫画的发展变化,李青艾有些踌躇,“还真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漫画分政治题材,教育题材,幽默题材,反正是有了好创意,就画,并没有刻意去画反腐漫画。”李青艾觉得,最难画的不是反腐,事情摆在那里,讽刺就是了。最难画的是主旋律歌颂题材,你必须把幽默漫画的成分放进去,“搞不好就不好看,很牵强”。

30年来,青蛙漫画组绘制的主旋律漫画还是占的比重大,几万幅漫画中讽刺题材大约占了四成,涉及反腐败的比例就更低了,这次是邱县纪委特意从数万张漫画中挑选出了百幅反腐漫画送到了中纪委。

如今,夫妇两人都以博物馆正高职称退休,每月共有7000多元退休金,生活还算安逸闲适。他们的四个孩子有的在美国工作,有的在政府机关。邱县为“青蛙漫画组”建了一个800平方米的漫画博物馆,每个月还有近50名老成员来聚聚,交流绘画经验,或者一起去当地中小学的“蝌蚪班”培养中小学生画漫画。

李青艾说,虽然自己岁数越来越大了,可是邱县当年“抓国民党”冤案的一幕幕情景,还是不时会浮现在她的脑海,“为什么会出这么狠毒的人呢,发明了这么多酷刑,简直不是人。”李青艾说,“我到省里,省领导见到我说,‘李青艾呀,你们邱县没啥有名的东西,就两样有名,一样是抓国民党,一样是你们青蛙漫画组的漫画'。”李青艾一直觉得,自己的“青蛙漫画组”可以普及一些艺术知识,让邱县的人们变得更有文化,“这样就不会出现这么多坏人了”。

她说,现在最想做的,是把她和孩子在文革时受的罪一项项都用漫画画出来。 ★

http://news.china.com/history/all/11025807/20140421/18457873.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