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00阅读
  • 1回复

恽仁祥:读《我从文革中走来》书稿有感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恽仁祥:读《我从文革中走来》书稿有感

蔡方根、倪根菊两位同志:
尊嘱拜读了你们的大作,写了一点心得,全文如下,请指教。恽

我用了几天时间拜读了蔡方根同志编著的《我从文革中走来》书稿,感受颇深。首先是苦大仇深的蔡方根同志对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深厚的阶级感情,全身心地投入了毛主席、共产党发动和领导的国际无产阶级革命史上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从书稿可以看到江西省文革的全过程。蔡方根同志用大量史实,把江西省文革中的两个司令部、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两个阶级的斗争生动地展现了出来,读来感到生动和感人,说明作者有深厚的唯物史观。江西文革的全过程,同全国其它省市的文革基本是一个模式:毛主席在世时,不管走资派以及各种反动势力如何破坏,都能胜似闲庭散步予以解决。但毛主席去世后,走资派和各种反动势力,采取造谣、栽赃等恶劣手段,制造反革命舆论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篡夺了领导权。打着“平反冤假错案”的幌子,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和一小撮拒绝改造的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扶上台,窃取了各级领导权,同时利用走资派及文革期破坏文革的一小撮打砸抢分子,打着“清理三种人”的旗号,把大量忠于毛主席、紧跟共产党、社会主义建设各条战线的骨干打下去,甚至进行法西斯屠杀。从此,逐步改变了共产党的性质,成了法西斯党、分产党、卖产党,资产阶级一统天下。人民重受二茬罪、重吃二遍苦。《我从文革中走来》用大量活生生的事实,生动地展现了文革这一全过程。因此,这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反映真实的文革的好书。
近些年,不少人在深入研究为什么文化大革命在不少地区和部门变成了“武化大革命”?这也是一小撮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和各种反动势力攻击、诬蔑、否定文革的主要“根据”。事也揍巧,也是江西省参与当年江西军管的发表了一本否定文革的书《赣水苍茫》泄露了天机。就是那位被誉为“大事不糊涂”的叶剑英,他一方面大肆攻击“文化大革命十年期间,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掩盖他和邓小平反对文革的罪行。叶剑英于1967年2月10以军委秘书长的名义在京西宾馆召开各大军区负责人会议,他滥用职权扣压了《关于军队在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夺权斗争中不准任意开枪的规定》,而捏造了“毛主席最新指示”(被与会同志称“沒有文件的文件”),蒙蔽各地支左部队大肆屠杀文革派,变不准开枪为大肆屠杀造反派。例如“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吴端山少将按照自己(对没有文件的文件)的理解,把‘战略部署’具体化,对南昌军分区布置说:‘你们抓人要有计划,一批一批地抓,不要零打碎敲,声势要大,影响要广,通过抓人,取缔组织,他们一下子就跨了’”;“江西省军区按照(所谓)中央要求的精神己陆续派岀军代表联络员进入全省223个重点单位。然而,这些军代表、联络员下去后,表态支持保守派的有207家,支持造反派的只有一家,其余未表态”;“军队介入,不仅没有能够迅速稳定局面,反而使武斗由棍棒升级为枪炮,愈演愈烈”; “省军区、军分区、武装部支持一派,打击一派,私下发枪,并由各公社武装部组织农民进城,‘农村包围城市’,武斗规模越来越大……”。(选自程万里编著2012年12月《时代出版社》出版、北京市昌平印刷厂印刷《赣水苍茫》第2至4页)。
蔡方根同志在书中把由叶剑英一手煽动屠杀文革派的血腥场面无情揭露了岀来,可以说是各省市走资派血腥屠杀文革派的一个缩影,很有代表性。因此,唯有大屠杀策划人叶剑英才能统计岀“文革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
文革一开始,从“五.一六通知”、“十六条”以及大量中央文件和中央领导讲话,都反反复复强调要文斗。不要武斗;要抓革命,促生产,促战备,促各项工作。毛主席还亲自给周总理写信,全文如下:
恩来同志:
    最近,不少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来信问我,给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牛鬼蛇神戴高帽子、打花脸、游街是否算武斗?
    我认为:这种作法应该算是武斗的一种形式。这种作法不好。这种作法达不到教育人的目的。
    这里我强调一下,在斗争中一定要坚持文斗,不用武斗,因为武斗只能触及人的身体,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只有坚持文斗,不用武斗,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才能斗出水平来,才能真正达到教育人民的目的。
    应该分析,武斗绝大多数是少数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反动分子挑动起来的,他们有意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降低党的威信。
    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
    请转告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
                                        毛泽东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我从文革中走来》一书,用事实无情揭露了走资派为开脱破坏文革和抵毁党的威信的罪责,而編造了大量诬陷和栽赃文革的谎言。因此,该书是为文革正名的一本好书。


恽仁祥           2015年7月30日于北京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8-21

林伯野:亲身经历话文革,是非分明史料珍

     江西南昌的老党员、老朋友袁正平同志转来了蔡方根同志的一部书稿《我从文革中走来》,希望我读后写点感想。我经历过军队院校的文化大革命,前些年除编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网文摘编》外,还发表过《怎样正确认识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长篇论文。但是读完这部二十八万多字的书稿以后,却感到受益良多。
蔡方根同志是江西省文革中真正的造反派之一,他坚决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执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作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受到毛主席、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和支持。他和战友们一起夺了旧省委和省政府走资派的权,参加了省革委会的领导班子,是省革委常委之一。并当选为第四屆全国人大代表。但是在毛主席逝世后不久,由于党和国家政局的突变,他就受到一连串的诬陷和迫害。1976年10月23日,他就被隔离审查。之后被抄家五次。后来又说他是“江青反革命集团”在江西的骨干,犯了“阴谋颠覆政府”罪,被逮捕法办,起诉公审,判刑13年,这真是天大的冤案!刑满释放后生计艰难,最后回乡务农,现在己是75岁高龄的老人了。他以老病之身,写出近三十万字的回忆文革经历的书,这是对革命事业的又一个重大贡献。
这部书的主要优点是真实、具体、生动地反映了江西文化大革命的全过程。它是一部能帮助人正确认识第一次文革的好书。它是非分明,史料珍贵。它说明了:
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对文革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和具体指导是英明正确的。在第33节,介绍了周总理接见江西代表时宣读并具体解释了中发(1967)243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差干决定》。在第34节,又详细记述了毛主席视察江西的许多重要指示。这个文献充分说明毛主席是坚决反对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是坚决反对打、砸、抡、抄、抓,更反对随便杀人的。毛主席的教导是使文革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巨大动力。
二、党内、军内和政府中的走资派,是使文革出现偏差、失误和最后反功倒算的罪魁祸首。书中用大量事例说明了党内、军内和政府内都有为数不多的走资派,他们竭力破坏文革,或布置其子女组织假造反真保皇的群众组织,或直接发号使令,调动军队向造反派开枪,调动农民进城围攻造反派,或者直接否定毛主席、党中央关于江西文革的重大决定。毛主席逝世不久,在1979年2歹20日,以江渭清为书记的江西省委向邓小平己经控制了实权的中共中央提交要撤消毛主席亲自批发的中发(1967)243号文件的报告,获得批准。从此在江西和全国就大刮翻案风,众多革命群众残遭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江西全省共有300多个群众组织被打成反革命组织,有4200余名革命群众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予遭逮捕。被打死2000多人,打伤16000余人。走资派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第一次文化大革命充份发动了群众,锻炼了群众,取得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成绩是很大的。但是从后来被某些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全面否定的结果来看,还需要进行第二、第三、甚至第四次文化大革命。所以这本书的重大意义还在于可以使人民把今后的文革搞得更好些。
      在社会主义时期,文革为什么需要搞许多次?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都有说明。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其自身基础上己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不但要在经济方面继续革命,而且要在道德、精神即文化方面继续革命。马克思指明了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
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中,也精辟地论述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阶级还仍旧存在,而且还要在各个角落存在好多年。---消灭阶级不仅仅是驱逐地主和资本家,__这个我们己经比较容易地做到了,__还要消灭小商品生产者。可是对于这种人既不能驱逐,又不能镇压,必须同他们和睦相处,可以(而且必须)改造他们,重新教育他们,这只有通过长期的,缓慢的,谨慎的组织工作才能作到。--战胜强大而集中的资产阶级,要比战胜千百万小业主容易千百倍,而这些小业主用他们日常的,琐碎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腐化活动制造着为资产阶级所需要的,使资产阶级得以复辟的恶果。”
   毛泽东同志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和列宁的理论。毛泽东在1974年12月20日会见丹麦首相时说:“总而言之,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搂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了。--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他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因此才发动了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并且认为文化大革命,还要搞好几次,才能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毛泽东说:“现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谁胜谁负,要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才能解决,姑果弄得不好,资本主义复辟将是随时可能的。全体党员,全国人民,不要以为有一、二次,三、四次文化大革命就可以太平无事了。千万注意,决不可丧失警愓。”(《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卷第351至352页)
   所以,我认为这本书对今后的文革,也是有参考价值的。

写到这里,必须说明:我不认为中国人民当今的任务是搞第二次文革。按毛泽东的教导,文革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才能进行的。在资本主义己经复辟,无产阶级专政己不存在的条件下,如何继续革命?毛泽东也早有教导、他说:
“在世界上,不论什么国家,不论什么地方,哪里有压迫,那里必定有反抗;哪里有修正主义,那里必定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同它对抗;哪里用开除党籍等等分裂主义的方法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那势必产生新的卓越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产生强大的革命政党。出乎现代修正主义者和现代教条主义者的意料之外的变化正在发生。他们正在造成自己的对立面,而最终势必会被他们自己所赞成的对立面所埋葬。这是一条必然的规律。”
《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第四0六页)
我认为,在今天,是否拥护和实践毛泽东的这段话,是判别真假革命者的试金石。

             九十一岁老兵林伯野
                   2015年8月13日于北京

http://www.maoflag.cn/portal.php?mod=view&aid=152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