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196阅读
  • 0回复

小平头(萧宏):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1:母亲萧稚梅 1958年4月于柳州)
  

   2009年2月9日晚上22时54分,母亲走了,走的平静安祥。在人生的旅途跋涉了83个年头后,她终于摆脱了尘世间的一切羁绊和烦扰,彻底解脱,到另一个世界"得大自在"了。这其中有对亲情的眷恋,对信仰的坚守,还有癌症晚期病痛的折磨。
    
   八十功名尘与土,三千里路云和月。时至今日,回首母亲人生来路的瘴雨尘烟,荣辱起伏,让人惊叹重重逆境中母亲是如何一路坚持过来的。
    
   1926年11月12日(农历九月二十一日),母亲出生于长沙一个书香世家。外公萧景勲,早年留学日本,时任湖南长沙邮政总局副总管。母亲出生后,为了纪念在长沙湘雅医学院难产而亡的静梅外婆,外公给母亲取名为稚梅,意为稚嫩的梅花—— 冰肌玉骨,凌寒留香!
    
   后来外婆的亲妹妹王静德因仰慕外公的才华而成为续弦。一年之后生了舅舅萧承烈。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2:外祖父萧景勲 1927年于长沙)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在舅舅出生八个月后,外公病故。外公作为萧家长子,英年早逝,栋梁折损,家道因此而中落。母亲与舅舅由静德外婆独自抚养。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3:外祖母与母亲萧稚梅 1948年5月于衡阳)
    
   家庭的变故,命运的磨砺,使母亲和舅舅从小自立自强。在兵荒马乱、颠沛流离的年代,母亲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学业;舅舅12岁就由衡阳赴桂林,考上中华民国空军幼校。(抗战时空军幼校迁址四川灌县青城山,校长蒋中正),后赴美国学习航空。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4:外祖母与舅舅萧承烈 1948年2月于上海)
    
   抗战爆发,长沙沦陷。母亲随外婆由湘入桂,逃难至柳州,后经宜山、独山、贵阳,千辛万苦才抵战时陪都重庆。
    
   在宜山去贵州独山的路上,母亲和外婆乘坐的卡车星夜兼程,在颠簸中后门门拴失灵,致使背靠车门的母亲在睡梦中摔下车导致手臂骨折。然而全车人因此意外滞留而躲过了当晚前车被土匪抢掠的劫难。
    
   抗战期间,母亲在四川岳池县中学边代课边学习,完成高中学业。其时,在中共地下党员、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的影响下,母亲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投入到抗日救亡的进步事业中。
    
   抗战歌曲《在太行山上》唱道:"紅日照遍了東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母亲这一代知识青年,将"从不畏惧、絕不屈服,堅決抵抗,直到把日寇逐出國境,自由的旗织高高飄揚。"(《八路军进行曲》)作為自己年轻时前仆后继奋斗的理想。
    
   抗战胜利后,母亲由川返柳,在龙城中学参加柳州地下党,积极投身参加了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组织的罢工、罢课、罢教、策反、散发革命传单以及护城迎军等多方面的斗争。以致1949年年底,母亲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而拒绝了专程由广州来柳接母亲的外婆,作为空军家属一同撤往台湾的要求。一面之别,海峡阻隔,母女、姐弟分离近四十载。
    
   今日之果,昨日之因。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建国之初的五十年代,百废待兴,母亲满怀激情地进入柳州市政府工作,成为一名机关干部。
    
   但母亲生性耿直、不遛须拍马、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个性,以及她的独立意志和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决不苟且的精神,加上中共柳州地下党的背景,(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把以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地下党员,从得胜的红色阵营中暗地里逐步排挤、清除出去的一个总战略)何况再加上国军空军家属的家庭背景,注定了母亲五十年代末被开除出党、扫地出门——下放到柳州郊区窑埠排灌站的厄运。
    
   十六字方针出笼的背景。1949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如何处理南京市委领导的地下党,当时是康生向毛泽东提出报告,说许多地下党存在严重问题,南京、福建、广西、云南是重点,请示毛应如何处置。毛的批示就是这十六个字:"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有人曾经拿这十六个字问过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2003年谢世的李慎之先生,他不无感慨地说:"怕不止是南京,是对全国地下党的。"
    
   柳州地下党的遭遇就是显著的一例。
    
   1949年11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39军115师344团解放了柳州。12月9日,在武汉组建的柳州地区党政领导机关南下到达柳州;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柳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柳州市警备司令部、柳州行政区专员公署正式成立;19日,中共柳州市委、市人民政府正式对外办公(柳州市委隶属柳州地委领导,1950年2月至1951年4月隶属广西桂北区委领导,1951年4月后隶属广西省委领导),柳州市委书记由南下的地委书记李一平兼任。
    
   原来的地下党柳州城工委的骨干如:书记梁山、组织委员胡习恒、宣传委员韦竞新、调查研究委员熊元清等全部都没逃脱"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的命运。梁山文革中被打成"叛徒"。即使他们当中少数有幸熬过"文革"的长夜,他们已"消化"、"淘汰"得差不多了。那是一代人啊,他们一生中的大好时光也已耗尽,历史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声深长而无奈的叹息。
    
   比如母亲的引路人,四川岳池中学国文老师刘准,国学根底深厚,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是1927年由柳直荀(毛泽东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之李淑一的丈夫)在湖南湘潭介绍入党的老地下党员,(在广西是党龄最老的中共党员)抗战胜利后由川返柳,在柳州龙城中学以老师的身份从事地下工作。中共建政后他被贬到大苗山融水县中学教书,文革时更被诬陷为"出卖柳直荀的叛徒",惨遭迫害而几度自杀未遂。一生不得志直至终老于大苗山山区小县城。
    
   地下党柳州城工委宣传委员韦竞新,是我在龙城中学(文革期间改名柳州七中)的语文老师,这个当年南宁师院毕业就投身革命、才思敏捷的青年,中共建政后历次政治运动惨遭迫害,熬到文革后已是凌角全无、疾病缠身、谨小慎微、苦度风烛残年的老头,直至含冤去世。
    
   "革命吞噬自己的孩子"!在毛泽东的棋局上,作为地下党的自己人,也成了毛利用后抛弃的棋子。他们在上世纪40年代抗日救和反对国民党独裁的学生运动中成长起来,但是他们满怀希望迎来的新天新地容不下他们单纯的热情和理想,满腔的热血换来的只是被猜疑、被迫害甚至被虐杀的命运,他们被救世主和红色新朝弃如敝履。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反胡风、反右以来一直到 "文革",接连不断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当中,受害者历来不限于党外的民主人士和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大量昔年在"国统区"参加地下党的热血青年,都成了打击对象。上述这十六字方针,就可以看作是破解这一历史谜团的钥匙之一。
  
   到文革时整个广西地下党被中央文革打成"叛徒集团",随军南下的军头韦国清在广西一手遮天,制造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酿成屠戮十万造反民众的广西文革大屠杀惨案,其中是与毛泽东对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一脉相承的。此是后话。
    
   六十年代初,在随市政府工作队到柳州郊区河东乡搞"四清"运动中,母亲与父亲王承舜相识相爱并结婚。一九六二年,随着我的出生,短暂的幸福又被突如其来的噩运粉碎——一年之后,父亲患直肠癌辞世。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5:母亲和父亲 1961年于柳州)
    
   出生丧母,幼年丧父,壮年丧夫,人生大悲,莫过于此!可是母亲却如凛冽寒风中傲雪怒放的腊梅——身处逆境而从不言悔,乐观坚韧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孱弱的躯体承担着沉重的家庭重担,含辛茹苦地拉扯我们兄弟俩成人。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6:哥、两岁的我与母亲 1964年4月17日于柳州)
    
   犹记得一九六八年夏,经医院检查母亲体内长瘤,需到广州手术摘除。其时广西两派武斗正酣,铁路交通几近瘫痪。我尚小,哥哥正在二中身陷武斗派仗脱不了身。危难之际,母亲再次显示出处乱不惊的过人胆识,独自一人赴 广州中山医学院动手术。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7:母亲时年48岁 1974年11月24日于柳州)
    
   八十年代初期,母亲患造血机能障碍症(血小板减少),久卧病榻,几度病危,但死神硬是在母亲顽强的求生意志面前退避三舍!
    
   历经磨难,否极泰来。八十年代中期,母亲身体奇迹康复,正应验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民谚。这不禁让我感叹中国那句古话,"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最近二十多年来,是母亲人生中少有舒心安稳的晚年!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8:外婆、舅舅、舅妈与母亲、我 1994年夏于广州四叔公家)
    
   一九八九年春,分离失散四十年的外婆、舅舅回大陆团聚;一九九二年母亲去台湾探亲;一九九四年夏,在广州与外婆、舅舅、舅妈再次相聚;九五年夏天临出国前,我专程陪同母亲前往阔别五十年的四川,看望了在成都的三叔公、三叔婆及所有亲戚;一九九八年夏,我们母子在台湾相聚;二00一年秋,母亲赴丹麦探亲。
    
   在丹麦与母亲朝夕相处的一年中,我们母子俩得以促膝谈心,袒露心历路程。在北欧漫长的冬夜围炉叙旧,母亲常常回忆起家族及个人年轻时代的种种过去……怀旧之情,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陪母亲在北欧各国旅行,身处社会民主主义体制的国家,耳闻目睹人民安居乐业,福利健全,社会和谐,环境优美如童话的国度,经历过内忧外患的母亲对比反思,感慨万千。
    
   二战后,法西斯主义灭亡,帝国主义衰落,世界上剩下三种社会制度展开了和平竞赛。第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第二种是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制度,第三种是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竞赛的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胜利,既演变了资本主义,又演变了共产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正在改变世界。二十世纪末,社会民主党以在大多数欧洲国家竞选执政、使欧洲和平进入民主社会主义的历史性成就,告慰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天之灵。欧盟十五国中英国、法国、德国、瑞典、芬兰、奥地利、葡萄牙、荷兰、意大利、丹麦、希腊、比利时、卢森堡等十三个国家曾是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执政。

反思中国,为什么1949年以后至今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们这个民族总是刹不住车的疯狂,被一次又一次裹挟着驶向灾难的卡桑德拉大桥?
  
   为什么德国人扬弃了的马克思主义不适合现实生活的部分,为什么法国人扬弃了的无产阶级的暴力,为什么俄国人扬弃了的列宁主义,中共要当作神物供养着?当作旗帜高举着?
    
   尤其当母亲从海外披露资料获悉,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对地下党的"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十六字方针,带给她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相隔半个多世纪,面对闻所未闻的这十六个字,困扰母亲多年的疑惑才迎刃而解。
    
   民主、自由、富强,不正是母亲那一代人年轻时为之奋斗、追求的理想吗?殊途同归,由此母亲对我在海外从事民运,对于孩儿收集、整理广西文革大屠杀史料,母亲深明大义地赞同和支持。
    
   值得欣慰的是,在当年圣诞节于瑞典南部一个小城教堂,历经风雨和磨难的母亲,古稀之年在异国完成了人生的最后洗礼——在信仰的道路上,如荒漠遇甘泉,终于受洗皈依主耶稣基督!成爲上帝的僕人。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9:2001年圣诞节母亲受洗皈依主耶稣基督 )
    
   二00二年冬天丹麦机场送别,看着两鬓染霜、步履蹒跚、渐去渐远的母亲单薄背影,伤感之情,油然而生。岁月无情,母亲确实老了。
    
   记忆中母亲从小对孩子的教育,不是严加管教,也不是溺爱娇惯,而是鼓励我们自立自强地到社会上去闯荡。"舍不得孩子打不了狼"是小时候常听到的母亲的口头禅。因此对我九五年远赴丹麦,母亲虽然不舍,但却没有半点的迟疑,全力支持我的选择。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十四年过去,期间聚少离多,曲指可数的几次短暂团聚,让我内疚不能侍奉母亲晚年于床前的遗憾。
    
   去年十月,母亲身体不适入院检查,已是肺癌晚期。
    
   今年大年初一,妻子代我飞回柳州探视病重的母亲。
    
   春节我挂越洋电话给母亲拜年,医院病榻上的母亲神志还清楚,只是话音已是颤巍巍地:"……我撑不了多久啦,我想见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今年能回来吗?!"我听闻心如刀扎,泪如泉涌……
    
   直到母亲弥留之际,她还望眼欲穿地盼望着与她心爱的儿子见上一面。
    
   是啊,追求自由就意味着要选择和付出代价!
    
   妈妈,孩儿终于理解您年轻时的追求和选择……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但一定要有勇气选择如何走完余下的人生。而就我们个人而言,坚持对专制主义说不,坚持走完此生与专制主义永不妥协之路,难道不是我们人生的意义之所在吗?从孩儿投身民运、公开广西文革秘档文稿的那一刻起,"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情境便由此萦绕心底,至今未偿淡漠。
    
   自古忠孝两难全。母亲大人,恕孩儿不孝,在您病重期间不能床前侍奉,在您撒手人寰之际,不能为您送终。人生最大的憾恨莫过于"子欲孝而母不在"!关山阻隔,生前不能尽孝,百年不能奔丧,天人永隔,锥心之痛,莫过于此!
    
   中国的民众何时能免于恐惧的自由?海外的流亡人士何时能自由的、有尊严的回国尽孝、奔丧?——这才是中共构建"和谐社会"的当下必须直面的试金石!
    
   这些年来,家族长辈逐渐凋零,先后驾鹤西去。去年十一月,外婆以102岁的寿龄在台湾新竹仙逝。想必現在外婆和母亲已在上主的懷抱中重逢,再續母女情了!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图10:外婆与母亲 1992年夏于台湾新竹)
    
   所幸萧家三代都是天父的子民,都能从容面对蒙主承召的日子。圣经说:生于尘土,归于尘土。西方格言也有:"把死亡放在你的枕边"。(put the death beside your pillow.)因为这样,人们才更清楚什么是生,才懂得如何去活!
    
   生于忧患,逝者如斯。
    
   母亲這"一代人",几乎经历、见证了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悲欢离合的大事件:八年抗战、国共纷争、土改反右、文革乱世、八九"六四"……个中悲欢与历史沧桑,令人泣歌。一滴水珠能映出太阳的光辉,谁说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历史不是一个时代民族历史的缩影?!
    
   撒手西归,阴阳两隔,咫尺天涯不可逾,从此生死两茫茫。今后再也见不到母亲鲜活慈祥的面容。
    
   我们给未来不可预测的事情冠以"命运"两字,是因为我们在命运面前的确毫无选择,或早、或晚、或突然、或意料之中……
    
   我们至死爱恋的,近在咫尺和远在天涯的亲人,我们终将一一告别,甚至并没有机会告别,某个意外,命运无常的手,轻而易举就把我们分开……
    
   母亲的身世可谓非凡传奇,她的一生,是有追求、有尊严、有信仰的一生,是命运跌宕起伏的一生。我由衷地钦佩和惊叹,对亲爱的母亲怀着深厚的感情和敬意。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每人也将面对死亡。如果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拥有什么,我希望能拥有母亲霜雪稚梅般的坚韧淡定。有了这份坚韧,我便多了一分勇气,多了一分超然,多了一分只要活着就不悲悲戚戚的从容……
    
   慎终追远。冬夜提笔写这篇追思母亲一生的文字,包含了我对往事故人的点滴记忆与深深的缅怀,也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母亲个人历史的某些雪泥鸿爪……母亲的人生经历象电影蒙太奇的画面一一闪过、定格,历历在目,鲜活如昨。
    
   在母亲的遗像前,遥祭心香一柱,瓶插腊梅几枝,点燃烛光一片。此时周遭传来教堂晚祷的钟声,窗外哥本哈根的夜空,大雪纷飞,一如迎风傲雪的梅花漫天飞舞……
    
   那是母亲傲雪坚忍、魂归天国的化身——稚梅不死,只是凋零!
    
   往事并不如烟。分离这么多年,孩儿终于以这样一种方式,完成了我们母子之间的心灵交流,但愿曾经沧海、历尽沧桑的母亲在天之灵,能感受到这一切。
    
   妈妈,愿主与你同在,在前往天国的路上请一路走好!阿门!
    
    
   2009年2月9日
   冬夜于哥本哈根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全文完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2/xiaopingtouyehua/1_2.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