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37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1966.11.15康生对新疆少数派“红二司”战士的讲话

楼层直达
级别: 总版主
— 本帖被 tuffy05 从 新疆 移动到本区(2009-12-26) —
康生对新疆少数派“红二司”战士的讲话

1966.11.15


〖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顾问康生同志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参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五次代表大会和劳动党建党二十五周年庆祝活动后回北京途经乌鲁木齐,于十一月十五日夜在宾馆接见了新疆红二司二百余名革命战士。十一时五十分(乌鲁木齐时间)当康生同志进入大厅时群情激动,无限欢欣。数名维、哈、汉红卫兵给康生同志戴上了新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红二司)的红卫兵袖章,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誓死捍卫毛主席!”“誓死捍卫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誓死捍卫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谁不站在毛主席一边就砸烂他的狗头!”“向自治区党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被接见的有新疆大学星火燎原战斗团、革命造反团、东方红战斗团和外校、外地部分革命小将。接见时在座的还有伍修权等同志。开始时,红卫兵战士给康老和伍修权同志戴上了“新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的袖章,大家热烈鼓掌,不断地高呼:“毛主席万岁!”之后,大家请康老坐下讲。〗


康老说:

我谢谢新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的同志们今天到飞机场去欢迎我。(大家鼓掌欢迎康生同志坐下讲,康生同志不愿坐下)坐下讲,不大方便。要讲话就不坐,我坐着就讲不出话来。(鼓掌,众喊:“一定要康老坐下!”鼓掌)康老坐下又站起来说:坐下,后面的就看不见了,坐不坐由我吧!坐下就讲不了话了。两个半钟头以前,我写了封信。(读信)


新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同志们:

谢谢你们给我的关于“王恩茂同志的检查”。对这个文件,因为今晚招待外宾,来不及阅读,我准备带回北京仔细地看看。

你们很想见见我,我也很想同你们谈谈新疆文化大革命的情况,但我是同好几个兄弟党参加阿尔巴尼亚党代表大会的代表团同机来此,他们有事急于回去,我也要很快的回到北京向毛主席汇报阿党五次代表大会的情况。因此,我无法在此停留,明天(十六日)早上就必须离此返京。这样我虽然很想找你们谈谈,但是时间来不及了,请你们原谅。将来你们到北京来时我们再谈吧!

林彪同志说:“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宣告了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胜利,宣告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破产。”希望你们紧紧掌握着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彻底地批判错误路线,把这场由毛主席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旅途匆匆,恕不多写,以后再谈。

敬礼!


康生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夜十二时


现在交给你们(康老把信往桌子上一放,鼓掌!)。

既然同志们都来了,我就从床上起来跟大家见面,(笑,众也笑)看来要谈话,不谈不象话了。谈什么呢?你们谈呢?还是我谈呢?(请康老先谈)

我先讲。你们看过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没有?(同学:看过!)里面不是讲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你们那里不来,我怎么去?(众笑)毛主席教导我们:先当群众的学生,再当群众的先生。你们看,我还是先当群众的学生好,还是先当群众的先生好?(热烈鼓掌)

我是十月二十六日离开北京的。离开北京的前一天,中国人民大学的红卫兵写给我一封信,提了三个意见:1、要到机场欢送我;2、要叫我到国际方面去串联;(众笑)3、他们说最好他们也派几个代表跟我一块去阿尔巴尼亚去串联。第一、我谢谢他们。因为有几个代表团同去,就不必欢送了,就不必客气了。第二、还是谢谢。我确实串联了,国际串联也是串联嘛!(笑)串联的情况,你们在报纸上也看到了。通过他们的大会,通过我们的贺词,通过在我党二十五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宣传了毛泽东思想。

我们到了亚得利亚海边一个叫里拉的城市,到了××(地名),赫鲁晓夫篡改(漏记)侵犯阿尔巴尼亚主权,背信弃义撕毁条约的这么一个地方,贝拉特,看到了我们帮助他们建立的纺织厂。这个纺织厂他们命名的时候,叫做“毛泽东纺织厂”(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然后我就到了菲里城,我们合作建立的氮肥厂、热电厂,以后又到了法罗那,我们帮助阿尔巴尼亚建立的化工厂、电厂。所有这些厂,我们都串联了!(笑)到了三十几个党,都串联了。

这一次到阿尔巴尼亚,全民欢迎中国的代表团,为什么呢?最重要的,我们这个代表团……。你们从报纸上看到了,是毛主席的贺电。这个贺电,使全体人民都沸腾起来了!(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通过这个贺电,不但对阿尔巴尼亚,对她的党、对她的人民,对党员,而且把参加大会的,凡是祝贺阿尔巴尼亚大会的兄弟党都动员起来了,他们认为毛主席的贺电有国际意义。

参加这个大会,通过这个大会,一方面我们是如实地宣传了毛泽东思想,宣传了毛泽东思想的作用。这些你们从报纸上看到了。

我们的贺词中,我们就把十一中全会的公报的第三部分,就是关于毛泽东思想这一部分全部地都加上了。因为我们又不强加于人,但是我们讲了,我们党对毛泽东思想是怎么样的看法,毛主席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用科学的语言说,什么叫毛泽东思想呢?毛泽东思想就是在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暴风雨般地长时间地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这一点我们可以敞开讲了,在大会也讲,群众会上也讲,兄弟党会议上我们也讲。

对于这一点呢,我们利用毛主席的贺电的力量对毛泽东思想进行宣传。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利用这个大会宣传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第三,也宣传了你们红卫兵!(热烈鼓掌)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一书记霍查同志,恩维尔·霍查同志,在我走的头一天晚上,宴会的时候,他讲了两句话很有意思,我现在给你们介绍一下。他说,开始听说文化大革命嘛,学校里不是放假吗?原来说是放半年假就差不多了,现在又说到……到什么时候啊?(同学:到明年秋天!)开始想不通,中国人这个事情,学生放下书不读,搞革命搞一年,这不太多了吗?(大笑)以后就想通了。想通了讲了两句话:“革命搞一年,胜读十年书。”(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我看这句话是对的。现在这个学校是个大学校,还有比这学校更大的吗?谁的校长呢?毛主席的校长!(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有的外国党讲:“毛泽东是当代的列宁。”(热烈鼓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说:“赞成还是反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分水岭!”(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总之一句话,毛主席的思想在国际上的影响,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对世界的影响,我们这个红卫兵对世界的影响,在我们国内,虽然想到了,但是体会不了那么深,我现在就体会得比较深了。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不但在你们的一生中,而且在中国的革命运动中,在世界的革命运动中间,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必将载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史册上面去!(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当然,反对毛主席,赞成毛主席的人都有。对于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有两种人。在大会上,有一种说我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的红卫兵糟得很。是什么人呢?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牛鬼蛇神,或者表面上是“左”的,实际上是修正主义的,走中间路线的人。(热烈鼓掌)

有的人在会议上提到毛主席的思想,提到我们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人站起来,他不好不站起来,别人都站起来了。(大笑)双手放在胸前(做姿势。笑);有一种人,他站起来又坐下了(做姿势。笑);还有一种人,听到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就溜掉了。(大笑。)

反对毛泽东思想,在国内有,在国际也有。如果修正主义、帝国主义、反动派、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他们也赞成毛主席的思想那就糟了糕了!(大笑)正因为他们反对毛泽东思想,才说明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毛主席不是常讲:敌人反对我们,那就好了,要是敌人也赞成我们,那就说明我们错了。(热烈鼓掌)

广大人民,全世界的马列主义者,对毛主席的思想和文化大革命,是赞扬的。“好得很”,“糟得很”这是阶级斗争!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通过文化大革命,你们可以懂得,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你们回去想一想。

我这是向你们汇报一下,看我串联的怎么样。(笑)

我曾经根据毛主席和林彪同志讲的,文化大革命非常必要。大概你们从《人民日报》社论、《红旗》杂志社论里就知道了。当面测验一下,好不好?(笑)为什么要进行文化大革命?为什么必要?为什么要进行?毛主席那么样的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反复接见你们,这是为什么?(星火燎原红卫兵宋卫东激动地回答:就是为了反对修正主义,防止修正主义;为了使我们党和国家千秋万代不变颜色。我们要跟着党,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同志讲得对,(有人说: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是啊,都对的,但还差一点,应当更进一步。

你们在大学,中学里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总是学了一些,那么,总是晓得,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主义社会之所以是社会主义社会,就是废除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了一种新的经济基础,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也就是林彪同志所讲的,提倡一个“公”字。因为把地主的土地,官僚资本家的工厂、企业、银行没收了;我们对民族资产阶级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经过这次文化大革命,定息恐怕就要扫除掉了。(同学:××地方定息已经取消了!)那是你们干的,中央虽然还没有明文规定,看来经过你们这么一扫啊……。(笑)中央没有这个规定,但有这个意思。(笑)

总而言之一句话,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新的经济基础,那么一种新的经济基础就必然要求新的上层建筑为这个新的经济基础服务。

封建社会的经济基础,它要求封建社会的上层建筑,为这个基础服务。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就要求这个上层建筑为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服务。社会主义社会,这新的经济基础,是不是设想一下,如果还是旧的上层建筑,能不能为这个新的经济基础服务?(同学:不能!)那就必然要求新的上层建筑为这个新的经济基础服务。如果是新的经济基础,还是旧的上层建筑,旧的上层建筑必然反转过来影响新的基础。如果上层建筑是资本主义的、是旧的,必然使新的基础不巩固,那么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就不巩固。所以上层建筑是影响经济基础的。

我们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果不把旧的上层建筑──四旧罗!──去掉,那么我们新的经济基础就不能巩固,会出现修正主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把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进行到底,使新的上层建筑为新的经济基础服务。这样就会防止修正主义篡夺领导,防止修正主义复辟,保证社会主义不变颜色。

你们讲得很对的,但需要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同你们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总结经验,实际工作的经验,不断提高你们的认识。我们相信,通过这次文化大革命,必然会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必然在中国会大大地发展!(热烈鼓掌)

我给外国的兄弟党讲,革命的基本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政权问题。这一点是大家知道的。那我们没有取得政权时,中国人民跟随毛主席,跟随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武装斗争中,取得了胜利,这一点大家都清楚。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一个人,仅仅是称赞阶级斗争,还不能是一个彻底的马列主义者,还必须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在取得政权之前,革命的基本问题是政权问题。但是,已经取得政权之后,就是已经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之后,过去大家都是这样讲,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之后,无非就是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就好似说,已经取得政权以后,革命的基本问题是政权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但实际上看来,在取得政权之前,革命的基本问题还是政权问题。没有取得政权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取得政权之后,是巩固政权,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逐渐过渡到共产主义。

如果失掉了政权就失掉了一切。如果政权被修正主义篡夺,如果资本主义复辟,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革命就不会彻底,那么共产主义社会就不会过渡过去。这个问题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发展,这个功劳应归功于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热烈鼓掌,呼口号:毛主席万岁!……)

毛主席研究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继承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并且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加以发展了。你们看了十一中全会公报没有,开始的时候,毛主席根据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这个总的纲,通过总路线、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使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胜利。

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的,是触及到人们灵魂的革命。因此我就想到,你们除了串联啊……还要在理论上,在思想上解决问题。首先是想到什么东西呢?到底社会主义社会中有没有阶级?在国际的共产主义运动中,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意见是不完全一致。我们国内干部的意见也不完全一致。在你们看来,你们讲实话,到底有没有阶级?十七年来,有没有阶级?(众:有)表现在哪儿?(众:到处都存在,政治、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那我就反驳你这个论点了。(笑)列宁划阶级是怎么说的?(众:是按经济地位划的)那么根据这个,咱们不是就没有阶级了吗?(众:毛主席发展了)怎么发展的?(众回答不一)这个问题在你们思想中考虑一下。廿年前,我们开了一次土地会议,成立了一个土地法。在我们这个土地法里,按列宁定义划分了阶级,什么叫地主、什么叫富农、什么叫中农、什么叫贫农、什么叫雇农。这个话是对的,我不是说列宁的不对,但是要进一步。在这个土地法里面,地主如果是被没收了土地,参加劳动五年,就可以改变成份。如果一个地主,他也参加了劳动了,表面上也不反对社会主义了,那么是不是这样经过五年,就改变成份了!你相信不相信?(众:不相信!)如果你现在到农村去向贫下中农讲讲,说那个地主劳动了不止五年了,已经二十年了,可以改变成份了,你看行得通行不通?(众:行不通!)行不通,大家讲得有道理的。毛主席对于这个阶级问题是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说,看一个阶级,不仅是从经济范畴的生产资料、劳动力、生产品的分配这方面去看,而且还要从政治范畴,思想范畴来看。对于这个问题,必须看到两个方面。从这个方面看,虽然没有剥削了,没有地租的剥削,但是作为社会的一种力量,还在那个社会里面存在。那么这次文化革命,红卫兵抄了地主的家,资本家的家,还有变天帐。为什么呢?所以说,看阶级不单是从经济来看,而且还要从政治范畴,思想范畴上来看。这件事是毛主席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个伟大发展。(热烈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就是阶级对阶级的专政。那么,既然是阶级对阶级的专政,你这个国家如果没有阶级了,那么这个专政的对象不就没有了吗?那赫鲁晓夫不就对了吗?你如果是全民国家嘛,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了嘛,没有阶级了嘛,可也有些坏分子,也有些流氓,也有些偷盗贪污分子,是阶级还是分子?(众:阶级)那全民国家不就完了!不讲道理!

既然没有阶级,那么无产阶级专政是对阶级的专政,既然没有阶级了。那么这个专政就没有作用了嘛。你是说对外国罗,对外国的话,那么全民国家也能对付一下嘛。

这样,究竟有没有阶级?社会主义社会究竟有没有阶级?这个问题就成为毛主席的思想同一切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甚至是一些好心的,只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当作死板教条的人的分水岭。既然有阶级斗争,怎么能没有阶级呢?既然有无产阶级专政──阶级对阶级的专政,怎么没有阶级呢?

在中国方面来讲,取得政权以后,十七年来,大概进行了以三种范畴为主的阶级斗争。

第一次是在取得政权以后,主要的是以经济范畴为主地进行了阶级斗争。这就是没收了官僚资产阶级的工厂,银行等等。说是以经济范畴为主,不是说没有思想范畴的阶级斗争。这个大概在五六年以后就基本解决了。斯大林的错误就在于在三十年前就宣布在苏联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

第二次、五七年整风反右,这一场斗争主要围绕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以政治范畴为主的阶级斗争。说是以政治范畴为主,不是说没有经济范畴、思想范畴的阶级斗争。根据这个理论,根据这个经验,我们五七年莫斯科宣言中曾经提出来十月革命的九条规律,其中有一条就是要进行思想文化革命。这又是一次。

第三次、就是我们这一次。以文化、思想这个范畴为主,当然联系到经济范畴,当然也联系到政治范畴。实际上,我们现在这个革命叫做文化大革命,是超过了文化革命的范畴,涉及到政治、经济的革命的。

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十七年来我们在三种范畴内进行了三次阶级斗争。所以,修正主义骂我们,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国际、国内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这是修正主义这么说法。但是我们看来,的确是毛泽东思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国内国际阶级斗争中发展的必然结果。这次文化大革命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它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开始的时候,谁叫吴晗写那个剧本的,他不写不行,难受嘛,睡不着觉嘛。(笑)

从国际方面看,开始有一个南斯拉夫,这个社会主义国家脱化变质到成修正主义。如果说南斯拉夫,铁托是个别的事情,那么苏联──列宁缔造的国家,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竟然能够被修正主义篡夺领导,并且向着资本主义复辟!那么这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想一想,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这个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可以不可以被修正主义篡夺领导……。

所以我们说,社会主义社会是有阶级斗争的。这种阶级斗争不仅仅表现在经济范畴,也表现在政治范畴;不仅仅表现在政治范畴,也表现在思想范畴。

我向兄弟党说明了,这次文化大革命完全证明了毛主席这种天才的预见。

这次文化大革命,所以必要,所以必然产生,毛主席之所以发动这次文化大革命,他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他根据我们国内的实际,阶级斗争的实践,根据国际阶级斗争的经验,他就天才地预见,没有取得政权以前,革命的中心问题是政权问题,夺取了政权之后,还是政权问题。离开了政权问题,那就什么问题都谈不上了。

我向外国党的同志们讲的时候,没有象这样长篇大论地讲,把这个思想讲了讲,大讲就拿人家当学生了嘛。在咱们家中就可以讲讲。……(漏记)

就是说这个红卫兵抄资本家的家,现在几个大城市,天津呀、北京呀、上海呀、武汉呀,抄了资本家的家,光抄出黄金就是一百二十万两,就是六十吨,白银十二万吨,这还不包括银元。银元美元的数字我忘记了。据说……我没有调查,据说有些红卫兵拿过来一看,不知道这个是美元,就烧掉了一些。(笑)大小枪支一万多支。(众惊)一万多支,其中包括有炮,(众更惊)其中包括有机关枪,特务用的电台呀,就是收发报机,几百架。材料不在我身边,一下子记不清了。

成绩是伟大的,但是你仅仅把这些成绩向外国兄弟党讲,还是不够的,还是从理论上、从马克思列宁主义来讲,从毛泽东思想来讲。

大概是在×××(地名)要作一个报告,没有作,最后在告别宴会上我就讲了,但不完全是这个。

毛主席不是讲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儿来的呢?就是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中来的嘛。你们搞红卫兵呀,搞红卫兵呀,破四旧呀都是。当然你们要想发展到毛主席那样,比较难啊,但是你们从这样一点,那样一点,从群众中来,经过毛主席这么一总结一发挥就出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笑)毛主席不是讲群众中来,从群众中来,从哪里来?从你们那里来嘛,你们一点没有,我怎么来呢?(笑)

我想,最后一点就是我刚才讲的,当前的文化大革命,它是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客观存在,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

我刚才讲了,通过我们十七年来的经验,就看出来了,社会主义社会中间有经济范畴的阶级斗争,有政治范畴的阶级斗争,就必然有思想范畴的阶级斗争。当前的文化大革命,它是经济范畴的阶级斗争,政治范畴的阶级斗争的更深入的更高级的一个阶级斗争的发展。这种阶级斗争深入到每个人的灵魂中。由此,我们就进一步地了解了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我们自己就亲身体验到这个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这是一步步深入的。他证实了毛主席的预见,也使我们逐步认识到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的规律。

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点呢?通过这一个斗争,就把毛主席的伟大思想深入到亿万人民群众中去,广大劳动群众、革命知识分子更高地掌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掌握了毛泽东思想。这一件事是史无前例的,这件事情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一个新阶段。人民掌握了毛泽东思想这个力量,任何敌人是打不倒的。

我在天安门上看到红卫兵检阅,每一个人,一面走,一面举着这个(举起《毛主席语录》)。(鼓掌)我就想,人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拍着语录本)结合起来了。(热烈鼓掌)这个力量帝国主义惧怕,修正主义诬蔑。千百万人把毛主席思想和他们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防止修正主义篡夺我们的领导,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使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变颜色,社会主义革命能够进行到底,逐渐地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最重要最重要的保证。(热烈鼓掌)

这个运动之所以伟大,这是保证社会主义社会不被修正主义篡夺领导,不被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在我们国家复辟,改变我们无产阶级的颜色;使我们能够跟着毛主席的思想,能够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这件事情,不单在中国方面有重要意义;就是在国际马克思列宁主义运动中间,在一切社会主义国家中间,在国际上也有重大意义。所以修正主义惧怕我们,连我们这五十几个学生在那儿也害怕了,在苏联,只有五十几个人,他们都要赶走。对毛泽东思想他们害怕得要死嘛!你看修正主义这样子,报纸上就没有嘛。智利的革命学生组织了红卫兵,拉丁美洲也有,墨西哥的学生也要组织红卫兵,非洲的学生在中国的留学生也搞红卫兵。回非洲去,不知走到那一个什么地方,走到……(伍修权说:埃塞俄比亚的首都)那些非洲人象你们一样,戴的红袖章,穿的兰褂子,打扮成你们这个样子,就跑到那个地方去了,非洲那个地方,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就在街上走,被美国佬看到了,就照相,当下红卫兵就和他们打架,就打了一场。(笑)这件事,在西非地区,引起国际骚动。

所以保证不被修正主义篡夺领导,不让资本主义复辟,社会主义不变颜色,在于人的革命化。人同毛主席的思想,人同马克思列宁主义结合起来了。这件事是很大的。

这是我讲的第二点罗,第三点是什么啦?(回头问随行人员)忘了,不管它顺序吧!(笑)

第三点,是使我们晓得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下面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正如五七年毛主席所讲的,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社会,要成为这样一种情况,既有集中,又有民主,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这样的一个局面。

这种民主同资产阶级的民主根本不可比拟的。同一般的,不但是修正主义讲得,就是一般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过去所想的那种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那也是很不相同的,想不到的。通过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这种民主超过了巴黎公社的那种民主。

现在是这样子罗,那的确是,不管你是什么权威也好,不管你是什么老革命也好,不管你有什么资历也好,只要你离开了毛主席的思想,离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批评嘛!就炮轰嘛!哈哈。(长时间的暴风雨般的热烈掌声,高呼口号:“炮轰区党委!火烧王恩茂!”“炮轰区党委!火烧王恩茂!”)

我举一个小故事。

《红旗》十三期社论发表以后,在工人体育馆召开了一个十万人的大会,(同学:十月六日)有个小孩讲,(同学:十三岁,扬州人。伍修权同志:对!十三岁,扬州人。)那个小孩相当沉着,(笑)她讲了,她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他父亲不赞成。我就问她了,我说你兄弟、姊妹几个?她说四个。我问她了,你是老几?她说老二。我说是不是你母亲喜欢老大,或者喜欢老四,她不喜欢你?她说不是。她父亲──(同学:监委的,是监委)对,是督察委员。那个扬州的地委书记对文化大革命是有抵触的,她父亲是跟着跑的,所以我就反问一句。那么她就接着讲了。“你过去是革命的,我赞成;你现在不革命了,我就反对!”(热烈鼓掌)这个十三岁的小孩能懂得这样一个道理,可见文化大革命使毛主席的思想深入人心了。我就问她,是不是他不喜欢你呢?她说不是。不是那为什么呢?她说我们的观点不同!(笑)哈哈!她和我谈了话以后,这个小孩就把她这个毛主席纪念章给我戴上,戴到现在(指胸前的纪念章),我还戴着出国串联呢!(笑,掌声)

这样的一种大民主,你哪个国家敢实行!你说这个赫鲁晓夫……(大笑)赫鲁晓夫行不行呢?勃列日涅夫行不行呢?修正主义的爪牙现在这个日夫科夫──保加利亚的──行不行呢?捷克的参加大会的毛德里斯行不行呢?匈亚利的卡德尔行不行呢?东德的乌布里希行不行呢?你试试看,只三天就垮台了。(大笑)

这个文化大革命的意义,使我们懂得什么叫做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因而也才懂得了毛主席所讲的既有集中,又有民主。那么我们现在有没有集中呢?(众:有)集中在毛主席的思想上。那有没有民主呢?你看这个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众:大串联)大串联。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的心情舒畅。有没有统一意志呢?(有)毛主席的意志,那末有没有这个个人心情舒畅呢?我看你们就有点心情舒畅,(笑)也有个别人心情不舒畅的。(笑)他不舒畅,就给他治病嘛,治好了心情就舒畅了。(有人喊:王恩茂现在心情就不舒畅)以后就会舒畅了。(笑)

有个红卫兵讲了,那是哪个地方?文化部嘛,文化部的萧望东嘛,他说,我不是黑帮,我还是有功劳的嘛。有个红卫兵讲,我们斗你,不是要把你斗成右派,是要把你斗成左派!(热烈鼓掌)我们的同志革命的心的确是好的,谁愿意把同志斗成右派呢?右派的帽子还是少一点好嘛!毛主席思想的左派嘛!(热烈鼓掌)

当然现在开始这样的一个局面了,那还要进行努力了,还要发展了,去实现毛主席所讲的,既有民主,又有集中;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这么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这一点,我们从这个文化大革命中就认识到了,看出这个问题了。

那么这是一点了,还有一点呢?五七年党里面有这么个文件,这个文件没有发表,叫做……“事情正在起变化”,还是这个……我忘了是哪个文件了,就是五七年整风反右的时候,是“事情正在起变化”,还是……当时是两个中央文件,一个是……,这里面毛主席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就是社会主义社会要建设,必须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广大的革命知识分子的队伍。这个问题,五七年到现在十年了。十年中间,检查我们做的怎样了,你说这十年中间一点儿也没有做,那不是这样的,但是力量还不够,这个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但是这个队伍不大,这个队伍还不够坚强,还不够。为什么说是也培养了一些呢?同志们,这个东西就可以看出来了。那个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了,在国际方面影响之大是我们想不到的。对自然科学来说,我们看到了,咱们试验成功的人工合成胰岛素,这个北京的同志大概都知道。这件事情,美国、西德搞了二十年,我们只搞了一年多,就搞成了。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美国的一个科学会议上,有人报告这个问题,他们有一个科学家说是中国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不能象过去那样看了。

最近还有上海的人工合成苯,这件事情,也是科学上三大革命取得的伟大成绩。

那么最最重要的就是现在的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这件事情,使帝国主义震惊的不得了。英国资产阶级有一个说法,他说,这次科学实验,它总是象楼梯似的,一级一级地才能上升。他说现在中国把这个楼梯给烧掉了,一跃进呀,就跃上去了!(笑,热烈鼓掌。)

有的工厂里面搞技术革新,我们在农村,农民呀、工人呀,创造发明。

总而言之一条,十年来──去年十一月的时候,我到天津去了,我到天津的工厂里见到工人学习毛主席的哲学。这件事,在五七年整风反右中,在五八年曾经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工人学毛主席的哲学。我开始去上海求新造船厂,有一个车间这样做了,我就同他们开了一个座谈会。然后,我就到了天津,天津一个仁立毛织厂──就是织毛料子的──还有一个食品加工厂,他们自动地学习毛选。我在天津曾经开过两次座谈会。这一点,有时候我们在学校里的时候,讲毛主席所讲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比如我们在学校也就是说哲学从哪里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是从哪里来的?比如我们在学校里讲课的时候讲,矛盾是绝对的,平衡是相对的,这个抽象地讲也可以理解,也可以懂,但是怎样去把它说得那样生动。仁立毛织厂的工人同志,他们讲得实在生动得很。事隔快有十年了,我总是还是记得他的这次话的。他首先讲了,他说仁立毛织厂是个老厂。的确是比较老的,解放前就有这个厂。解放后生产一直上不大去。那么他们学了毛主席著作以后,特别是学习了《矛盾论》以后,他们就找这个主要矛盾,主要矛盾到底在哪个地方?他们也开了座谈会,你讲这个是主要矛盾,他讲那个是主要矛盾,纺织车间讲它的是主要矛盾,织布车间讲它的是主要矛盾,究竟主要矛盾在哪个地方?以后就经过调查研究,也是经过从群众中来,才晓得主要矛盾在哪儿呢?在纺织车间。纺织车间上不去,织布车间织布常常受到限制。那么纺织车间是什么问题呢?机器不好,人力不强。后来调整了一下,纺织车间的问题解决了。可是,过不了两个月,织布车间又跟不上去了,他们就想到了:大概是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啦,矛盾是绝对的。然后在织布车间这么一搞,生产就又上去了。因为他们才知道了矛盾是不可怕的,矛盾还真正地能够发展生产。

去年十二月间,我到天津去了。在那个工厂里面正在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工厂里面有黑板报,黑板报上写得很好。有一个工人,学习毛主席的语录,学习毛主席著作,他就讲了,他说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总要占用一点生产时间的,或者是正式的生产时间,或者是一些生产准备时间。你们在搞革命的时候,还耽误一年学习呢!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是个减法,从生产中间总要减减,减出时间来学习,但是学了以后怎么样呢?三种变化;人的思想变化了;人的思想变化了就技术革新了,机器技术变化了;技术变化了怎么样呢?生产就变化了。三种变化嘛!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呢,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是什么呢?是个乘法。所以从表面上看呢,是个减法,就好似你们这个样子,半年多没上课了吧,你说这是不是个减法,可不就是个减法嘛。(笑)但是从你们这个文化大革命来看呢,是个什么东西呢?是个乘法。很生动地把这个辩证法,这样子具体应用了;而且是有一个人,他用一个事迹来解释。

所以六二年的时候,我们的党校校长杨献珍──他是我们的敌人。他一直骂我,把我骂得一塌糊涂,这是其中一条罪状,就是说我在工人中间提倡学习毛主席的哲学,“工人怎么能学习这个东西呢?那不就庸俗化了,表面化了!”他反对我,我当然高兴了。(笑)其实这并不是我创造的,是人家工人创造的,我不过开了几次座谈会,支持一下嘛!我看这个减法、乘法,对我们来说,看得很清楚也就正如霍查同志所讲的了,“革命搞一年,胜读十年书。”

所以我们说,这几年,我们培养了一批新的革命知识分子。但是呢,这个运动还不大。到底怎么样完成毛主席五七年提出的这个任务呢?也就是大量地培养无产阶级的新的革命知识分子,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化队伍。现在看起来,从我们这个文化大革命中间,人才辈出。我很佩服你们开大会的时候,理科的立刻就写出那么一篇短短的文章。尤其有些红卫兵的大字报,词句很好,我们也看了。这个人才,整个中国现在在这样一个大革命,这样子一个熔炉噢!政治火焰的熔炉中间,才能创造出来!所以看到了,毛主席的这个任务,我们找到了一个法子了,就是通过这样一个文化大革命,大量地培养无产阶级的新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化队伍。这一点,已经看出这样一个作用来了。当然,我们离完成还有距离。

这是我要讲的一点。还要讲的一点呢,这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以苏修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有直接关系。这是直接的反对美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因为帝国主义有两手政策,第一是战争威胁,第二手是和平演变。演变经过什么呢?经过我们党内的、我们国内的那种资产阶级当权派人物,即是赫鲁晓夫式的人物。那么我们文化大革命这么一扫呢,就清除了帝国主义在我们国家和平演变的这种社会基础。修正主义在我国干什么东西呢?搞这……叫做什么东西呢?(回头问随行人员)修正主义把和平演变叫做什么呢?(猛地想起)“颠覆活动”。修正主义要在我们这里面搞颠覆活动。过去找过嘛,找过高岗,找过饶漱石,找过彭德怀;这次文化大革命,你们看,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你们大字报上也有吗,找过彭真,找过陆定一嘛。这个文化大革命这么一扫,把修正主义颠覆活动的基础就扫掉了。那这不是对反对修正主义有直接关系吗?

另外,帝国主义也好,修正主义也好,它们说我们好战。我们这个文化大革命是要备战的。我看这一点是说对了。你们相信不相信?我看,你们这个革命,是一个政治上的战备动员。现在提倡这个串联嘛,要徒步嘛!徒步串联嘛,看来徒步串联特别重要,不仅是锻炼自己了,到处宣传啦,也跟工人、农民学习,而且锻炼行军嘛。哪有那么多汽车让你们打仗去坐?哪有那么多火车让你们去坐?(笑)是一个思想上、政治上的战备动员。

那么,从这一点,也就讲到了,这个问题要看你们啦。美国帝国主义天天这么设想,根据苏联的经验,天天这样设想,希望从中国第三代──第三代就是指你们。看来,第一代搞修正主义,搞和平演变比较困难了;第三代大概有希望!(下面有人回答:妄想!)这么一搞就把第三代的希望也搞掉了。(笑)当然啦,是不是真正彻底搞掉了,这靠你们,看你们是不是迅速地掌握毛主席的思想。但是这件事确实是帝国主义它自己讲了。这样一搞,美国人也讲,它们的资本主义再过二十年就垮台了。这个文化大革命,对于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是有根本意义的。

这是一点。还有一点是毛主席经常提倡的抓革命促生产。这一点从什么道理讲?从物质变精神,精神反过来变物质。我们从哲学方面来看看,很清楚,人的精神那当然离不开物质了。否则就会变成修正主义、唯心主义的东西。但是反过来说呢,人革命化了以后,就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这个问题,我去年在天津的时候,问工厂的工人,问近邻的农民,他就很容易懂这个问题。因为你就讲这个嘛,学了毛主席的著作,人变了,机器变了,生产变了,那是什么东西呢?那是精神变物质很具体很具体……他这个比起在学校里边看得还清楚。导弹核武器,这样快就搞出来,美国从原子爆炸到导弹发射经过十年,苏联经过五年,我们只经过两年,实际上还没有两年。为什么使帝国主义那样吃惊,因为人的精神革命化了。这种精神,毛主席的这种思想被群众所掌握了,它就会必须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所以抓革命、促生产,一定搞得好,是不用怀疑的。所以这一点在开始的时候,很相信这个问题,同志们也很相信。说是最近有一个社论,(同学说:《再论抓革命促生产》),《再论抓革命促生产》,因为的确是这个样子罗。这个问题,这个道理很简单,人的革命化,必然会变成物质力量,只要把这个力量组织得好,那就是一种。(漏记)

这是一条。最后一条,通过实践。在这次文化大革命中,就必然会使马克思列宁主义得到更大的发展。在毛主席的领导下面,毛主席的思想会在运动中间经过群众掌握之后,可以更大地发展。不可能设想,这样大的运动,马克思列宁主义不发展。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从实践中来的,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中来的。这样一个运动怎么能不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正如我刚才讲的嘛,阶级和阶级斗争的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面的大民主的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面如何培养知识分子的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面怎么防止修正主义篡夺领导权,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怎么反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和平演变、颠覆活动;怎么把精神变物质,抓革命促生产的问题。这一系列的问题,它就必然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外国我就讲了这么一些,没有这样长篇大论地讲,只是扼要地讲了一下。当然讲的时候嘛,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它就赞成了,假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它就不赞成了。

所以总起来说,这一次我离开北京时,红卫兵给我一个任务,叫我去国际串联,到底怎么样,还要靠他们评论,但是我做还是做了一些。有时候讲一天,一天也相当劳累,一天要讲四次话的,每到一个地方,人民全城欢迎中国代表团,赞扬毛主席的贺电,所以结果怎么样呢?一到那个地方,人家先给我招待一下,吃一杯酒,就讲了,人家讲话,你不能不讲吧!讲一次,然后在群众大会上又讲,人家讲话你又讲;开完会吃午饭,又讲一次;吃晚饭又讲一次。一天四次。(笑)成绩到底怎样呢?我刚才不是说了,回去要向毛主席报告,到底做得好不好,自己还很难说罗。那一个任务我也没有完成,上飞机也没有把他们带走,我也不知道人家赞成不赞成,也不能带去。但是不带去也一样,你们在国内搞,通过报纸呀、社论呀、广播呀、通信呀,国际的影响那还是很大的。

所以,总的看来,赞成毛泽东思想,赞成我们的文化大革命,赞成我们的红卫兵;还是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我们的文化大革命,反对我们的红卫兵,成为一种国际的阶级斗争,已不仅是在中国的阶级斗争。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同志们做得好罗!自然罗!我在工作中间有没有缺点,那……,要不就不革命,不革命你就没有缺点,就象庙里的那个泥菩萨。(笑)你们不是常讲嘛,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嘛,怎么能没有缺点呢?没有错误呢?列宁都讲过嘛,上帝都允许青年人犯错误。(笑)也可能有。主要看大的方向,大的方向是什么呢?就是同志们所讲的,要防止修正主义篡夺我们的领导,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要把社会主义社会革命进行到底,要把毛主席的思想、毛主席的路线贯彻到底,彻底地把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打垮,消灭掉!(热烈鼓掌)

我冒充先生喽,讲到这里。(热烈鼓掌)我还交待一下,在飞机场上,同志们给我的材料“王恩茂同志的检查”还有你们刚才给我的这些材料,一下子叫我一次吃下去,(笑)消化不了(笑),我还是带回去。

这件事要是出在你们身上,……我不是给大家常讲吗?你们不要觉得我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不一定都是对的。我们自己的错误也不少罗!就是不要找保姆,既然不要找保姆,也不要找保男嘛!(大笑)红卫兵就是要敢闯嘛,敢想、敢干嘛,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嘛!

对于这个文件,(指“王恩茂同志的检讨”)我现在不能细看,你们的工作到底怎么搞法,大概你们自己要问我,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要问我,大概是有这个想法的。这一条我告诉你们,第一,我已经离开二十天了,这个文化大革命一天一个发展,一天一个变化;你看主席几次接见红卫兵,我没有赶上,你看三号这一次,十号这一次,十一号这一次,我都没有参加;我走的时候,中央开会还没有完呢!中央不是开会吗?在北京开会,这个大概你们学习报纸的时候都知道的,还没完我就走了。所以有时候中央有些什么最后决定,我不好乱吹嘛。(笑)如果吹的不好,你们在整我的时候,这就是口供嘛!(笑)本来我就没有心要犯错误,你逼着我犯错误嘛!(笑)

所以离开二十六天的这种变化,是很大的,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新疆的事情,我不那么清楚,我刚才看了看你们那个东西,看了个题目,有个“九三事件”是怎么回事呀,我也还弄不清楚。

只有一条,坚持毛主席的路线,彻底地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只要把这个总纲掌握住的时候,大方向就对。

卡拉奇那个地方交通不方便,《人民日报》这些时候我没有看见。我在从巴基斯坦到这里来的飞机上──我们自己的飞机──从一号到十二号的《人民日报》带上了,在飞机上带着,我在飞机上才看了。我看你们新疆到北京去串联,有一件事很好嘛,新疆的同学到天山上去挖了一棵……两棵?(同学:两棵)挖了两棵松树送给毛主席,这个事情嘛,又有经济,又有文化,这个是非常好的,我还是在那个报纸上看的。从和田到乌鲁木齐,经过天山,看那个天山上确实有松树,(笑)这点也还是我的一个常识,一个知识。因为我脑子里面那个天山上象那个昆仑山一样,光光的,没有东西。(笑)昆仑山也许有东西。我们在飞机上看到这个天山上边确有森林,很怪的啦,我请教了一下,它那个松树长在山的这边,(一同学:向阳面)不是向阳面。(笑)为什么山的那面没有,这边就有呢?道理是这样的,那边的雪水少,这边的雪水多。所以,我看到报纸上新疆的同志也有维族的,也有其他族的,哈族的吧?还有汉族的同学们。你们这个大学校的、中学校的同学们,我看这个事情你们都懂。现在不晓得你们新疆到北京去的都去完了没有呀?(同学:没有!)还有多少?(同学:还有中学生;中学生不让去了,中学都开学了……)我说一下噢,我现在不知道,我不负责任,据说现在允许去了,是不是?(同学:允许去的,中学开学了,象这儿的农二师、八一中学,现在都要开学了,这是事实。)在新疆呀?(同学:是!)那太容易了嘛,你不上嘛!(笑,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革命造反有理万岁!”)你那样说,说你那个地方是个小学,我要上毛主席的这个大学!(大笑,热烈鼓掌)

有没有一半?到北京去的有没有一半?(同学:有!)包括中学生的有一半吧?(同学:有!)从乌鲁木齐到北京有多少路?(众回答不一)八千里路要走嘛,我今天在路上看到有人背着背包走了。(同学:走了好多了!)八千里路要走起来要……?(同学:一年)还要宣传啦,还要跟工人呀,农民呀,革命先辈学习啦,有的时候还要休息一下。但是,这是干革命!这个八千里路要走多少天啊?(众回答不一,伍修权同志说:六个月)大概半年不行。

康生同志讲完,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赴疆串联的一同学问:中央是否有这样的指示,把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和牛鬼蛇神都赶出城市?

康老回答:“没有这样的指示”。(这位同学拿出乌地区红卫兵总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三日颁布的(66)纠字第四号通令交给康生同志看。按:这是多数派组织发出的通令,发出后得到自治区党委的配合执行。但这是一个严重的通令。新大革命造反团及其他革命“少数派”社团都发出通告,宣布这一通令无效。)这位同学作说明说:“这个通令发出后乌鲁木齐公安机关配合行动,乌鲁木齐不但是把五类分子、牛鬼蛇神的往外赶,还有的不是五类分子、牛鬼蛇神也往外赶。我们地院‘东方红’、北航‘红旗’的同志与自治区党委联系多次却没有解决。我们认为这样做是不合适的,我们找王恩茂同志多次,十一月十三日找王恩茂等了八个小时都没有解决,我们觉得这是形‘左’实右的,特别在现在自治区有些单位才刚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些在前一时期被打成‘反革命’、‘右派分子’、‘反党分子’的还没有平反。发出这一通令是不是符合中央指示的,我们向您请示。”

康生同志答:“我知道中央没有这个规定,这是情况不了解。运动中把群众打成‘反革命’、‘右派分子’、‘反党分子’、‘真右派,假左派’的人不能划成牛鬼蛇神,这些还是革命的。别那样讲,不对。我们自己(指红卫兵组织)不能这样讲,即使这里有牛鬼蛇神,这时也不好处理。”

(又有人说,王恩茂同志说:“你替我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我当第一书记也是不容易的,不然你们当书记试试看。”请康老反映给毛主席,好好批评批评他。)

康生同志说:“好。这样说共产党也不好当。全人类的命运交给了我们,不仅不好当,有时命也要牺牲。革命怎么那么容易!”



〖这次亲切的交谈至十六日晨二时半(乌鲁木齐时间)。结束后,红二司八农造,一中造等赶来,康生同志又与之作了十分钟的交谈。农学院革命造反团,农学院革命火种造反团等单位的同志也陆续来了。想问问题,反映情况人很多,时间已是深夜两点半了,康生同志还须于十六日早晨乘机离乌返京,就只好结束了这次接见。〗

(根据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红二司新疆大学革命造反团《革命造反报》记者记录整理)
一九六六十一月十六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