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306阅读
  • 0回复

要宝钟:缅怀文革时代的三位姑娘(河北保定)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缅怀文革时代的三位姑娘》

    文革时代有过三位姑娘,虽非我的亲眷,然而,对她们,我却至今难以忘怀。这就是朱秀兰、单玉兰、安荣珍。
    朱秀兰家住城隍庙街,她在其六姐妹中行三。这个天性正直且刚烈的女子,早在文革前就是全市小学模范教师。在她那黧黑色的天庭饱满的脸上,总是荡漾着和蔼的笑容。 她爱孩子,爱所有善良的人。然而,她同恶人恶事却又水火不容。文革伊始,朱秀兰对我的造反行径曾经很不满,甚至认为我就是一个“反党分子”。大旗杆事件后,在经过我的家门时,她甚至当众冲着这里恨恨地吐过口水。然而,当她对这一切都明白过来后,就马上同我热乎起来。自此,我俩时相过从,以致我有时正在吃饭,她也守候一旁静静地等着。朱家姐妹同我一样也是早年丧母,全凭其父养育成人。因为文革观点相同,朱老对我十分佩服,经常约我去其家里海聊。就这样,我同朱家姐妹平时走得很近。
    文革结束后,朱秀兰因为追随毛泽东的文革路线而遭到清祘,被从校革委会拿下来,而且久久过不了“清查同四人帮篡党夺权活动有牵连的人和事”这一关。不过,朱秀兰尽管为此心情郁闷,但她仍然热衷于教育事业,孜孜不倦地扶植“祖国的花朵”。
    此期间,我同朱秀兰仍然保持着来往。每谈及文革的惨败,对坐的我俩就免不了黯然神伤。后来,这个已经耽误了青春的老姑娘,竟同一个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鳏夫草草结了婚。此事令我大惑不解,我问她什麽原因,朱只是看着我苦笑了一下。朱秀兰搬家后,经过多年我俩才又见面。沧海桑田,此时人情世态已经大变。我在她家里发现,这个不幸的女人虽同其夫同居,然而却不同屋;原来他俩竟已十多年不同床了,尽管双方早已有了一个招人喜欢的男孩子。显得已经十分苍老而且疲倦的这位朋友,有些发颤的双手,捧着她已经珍藏了多年的两本文革资料让我看,这就是《蒯大富同志大字报选》和《要宝钟同志大字报汇编》。此事令我不能不深为感动。
    2009年初秋,我突然接到了朱秀兰一个电话,她的语调平静而自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祥之兆。本来,为避嫌疑,朱是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但我又觉得这个电话也太缺乏实质性内容。没有多久,她的一个妹妹就哭着通知我,其三姐因患结肠癌而离世了。这不能不使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对其绝症竟然一无所知。我顿感天旋地转,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了。
    单玉兰住在离城隍庙街不远的敖山庙胡同。这位窈窕淑女貌美出众,在大街小巷,其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引人注目。文革前,在一次欢送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聚会上,在锣鼓喧天之中,单玉兰胸佩大红花,笑容可掬地出现在大众面前。我的好友贾德普瞪大一双眸子看直了眼,半晌一动不动。我走过去,取笑地用手晃了晃其视线。他转过头来,冷冷一笑:
    “‘人皆有爱美之心’,你这是干什麽?”
我顺口引经据典地调侃他:
“有美女‘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但是宋玉对楚襄王说:‘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
他却鄙夷不屑地啐了一口痰:
“得了吧!其实宋玉最好色,我最痛恨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于是,我故作嗔怒地一把揪住其张风大耳,就如拖着一头膘猪进屠宰场一样,在旁观者的哄笑声中,将这位“孔乙己”硬是拽走了。
在1967年“二月镇反”的狂潮中,我这不知深浅的鲁莽汉,竟然铤而走险,顶风作案,写了一张炮打“保定地区彻底粉碎反革命组织指挥部”的大字报,毅然决然地贴在了原直隶总督署大门前。当时围观者如堵,挤得水泄不通。然而,人们只是面面相觑,摇头叹息,却无一人敢于呼应。此刻,只见单玉兰手拿一卷纸,闯入人群中,打开来,将其匆匆地张贴在我的大字报旁。众人一看,天哪!都不由惊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结果,我在当天下午,即被人以“反军”的罪名,五花大绑地抓走。而那位姑娘则遭到暴风雨般地摧残和蹂躏。几经批判斗争,单玉兰这个铁骨铮铮的勇敢美女,终于神经失常了。五月底,我在造反派东山再起的洪流中出狱。一天晚上,我在大旗杆广场巧逢单玉兰。但她已经不认得我了,只顾在人群中喋喋不休地演讲,歇斯底里地喊叫。我不由深为惋惜,这个好端端的漂亮大姑娘已经废了。
1973年残秋向尽,支左部队已经撤出地方工作。此时,保定忽然掀起了一股大反三十八军的浪潮。裕华路大街两旁贴满了“血泪控诉”三十八军、“向林彪爪牙讨还血债”的巨幅标语和大字报,一时弄得全城乌烟瘴气。这实际上是“搞臭、压垮、轰走三十八军”这个所谓“六字方针”的继续。有本单位15个人为此找到我,于是大家联名贴了一张迎头痛击这一股歪风的大字报《当头炮喝》。这立刻招来四面八方的围攻。虽然那时大旗杆早于两年前被拆除了,但是原直隶总督署门前又重演了文革初期一番热闹景象。此时,有人在这一张大字报旁,贴了一封来自石家庄的信:
要宝钟同志:
您好!战友们好!
我们以无比激动的心情,在古城保定看到你们的革命大字报,感到温暖,受到鼓舞。
你们在事关路线、事关大局的问题上,顶逆风,战恶浪,勇敢地捍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河北省保定以外九个地区的革命同志,都将保定这一块革命圣地当做“姥姥家”,对你们寄托着无限的希望。
祝您及同志们健康!
河北师范大学革命同学
1973年11月14日晨
当晚,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悄悄来家里找我,送交那一封公开信作者的密函,她的名字就是安荣珍。后来,我听说这一位原河北师范大学66届的 毕业生,被来自省公安局的特工人员秘密逮捕了。然而,不承望,保定造反派完全辜负了河北省九个地区人民群众的殷切期望。到了1976年天安门事件爆发后,整个文革大局已经危在旦夕。而这里却上演了一场“三羊三王闹古城”的丑剧。为了争当保定地市委书记,这几位造反派新贵及其幕后老干部六亲不认,相掐相咬。他们打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旗号,招降纳叛,结党营私,完全中了刘子厚“二桃杀三士”的阴谋诡计,使三十八军支左来之不易的成果,丧失殆尽。这真是“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呀!
    白驹过隙,岁月悠悠。文革时代逝去37个春秋了。然而,“二兰一珍”却在我这“垂垂老矣”的心目中留下了永难磨灭的痕迹。朱秀兰是“洁身自好,郁郁而死”;而单玉兰和安荣珍则是“披发入山,不知所终”。如今,这三位姑娘对于我而言,是越飞越高,高踞云端,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三尊女神了。
    我衷心地崇拜她们!
2013年12月20日晨

     这是我在四十年前收到的署名安荣珍的一封密函。所谓“位卑未敢忘忧国”,吾辈虽已迟暮之年,但理应“老当益壮,穷当弥坚”,安女士的崇高精神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吗?忆昔发动云南“重九起义”和“护国讨袁”的蔡锷将军英年早逝后,曾经临危护送过他的妓女小凤仙,身披黑纱,到灵堂致祭,其挽联曰:“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列位读后亦曾汗颜否?反正我是为之汗流浃背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5fc58b0101axpd.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