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00阅读
  • 15回复

天涯连载回忆:一个红卫兵的故事(武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4-13

11
  当我气喘吁吁跑到食堂,里面早已经坐了四五十人在开会,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正在分析局势,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书生气,彭涛坐在这个人的旁边,向我点点头示意我坐下,我知道这个青年叫刘洪生,是武汉大学物理系的,这次他带来了几所大学的援兵过来,接管了在湖大的红卫兵,使原来的中学红卫兵和大学红卫兵真正合并了,给这个队伍起了一个充满战斗激情的名字叫:“红色井冈山”。
  “我们已经派人去中央了,直接找周总理和毛主席告状。”当他说到毛主席三个字时加重了语气,底下坐着的人仿佛打了一剂强心针,个个精神为之一震,刘洪生接着说到:“所以,我们现在是处在黎明前的黑暗,只有抗下来,胜利就是我们的。他们现在可以说是狗急跳墙的搞法,这是吓不倒我们的,搞的越大越好,就是要让中央看清他们的嘴脸。”
  “婊子的,要老子们抗倒,就乐几个人莫样抗得住咧?“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小声的嘀咕着。
  “好,现在由彭副司令给我们分配具体工作。”刘洪生大声的加重了副司令三个字。
  我旁边的人又嘀咕起来“婊子的生怕别个不晓得他是正司令的。”我已经估计到这个人肯定是彭涛学校的人,果然他看着我说:“老丁,你说这次搞不搞得赢啊?”只要认识我的人基本上是十一校联盟的,我安慰他说到:“那哪个晓得咧?说不定搞不起来的,”
  他连连点头说:“是的是的哦。”
   残阳如血,堆在房顶和地下的红砖在夕阳的余晖下,更象是一堆血呼呼的东西,我代着我这个小队20几人已经坐在第二道防线上,左边是理工的张亚东带着他们校足球队和田径队的30几个人,右边是武汉7中、人民中学、大兴路中学,20中几个学校的30几个人。我们的任务是第一道防线(湖大正门--食堂---3号楼)撑不住后撤的时候冲出去,保护我们的人,然后退回来死守。自从彭涛当了这个副司令之后,整个人象着了魔,每天精神焕发,战斗欲望及其强烈,今天本来我们中学红卫兵全部守第二防线,结果他死要冲在前面,加上刘洪生把自己放在第三防线(锅炉房--图书馆)所以他的决定也得到大家认可,我会后特地把他拉到旁边,要他如果顶不住赶快撤回来,哪晓得他对我大声的说:“我要誓死捍卫革命。”我看着大家盯着我的异样的目光小声的骂了句:“你妈的逼,神经。”一溜烟的跑了。
  不过我还是把付小军叫过来嘱咐,要他一定把彭涛活着带回来。
  下午6点20分,听到外面汽车喇叭响成了一片,人声鼎沸,我站了起来,估计老保的百万雄狮已经到了,我和方进刘崧还有几个人爬到食堂楼顶上,看到百万雄狮来了十几卡车人,大热天个个是藤条防护帽,穿着兰色卡叽布的工作服,脚上蹬着黄色麂皮靴子,腰上扎着武装皮带,手里拿着令武汉造反派胆战心惊的“苗子”,在靠近湖大正门的地方停了下来,全部下了车整齐的向大门走过来。皮靴在沥青马路踏出摄人心魄的声音。。。。。。
  “老子算是晓得莫思叫鬼子进村了。”方进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投嘴巴快活。
  “这。。。这。。。这哪里搞的过啊?”旁边一个叫四毛的人已经声音开始发颤了。
   当百万雄狮的人距离大门还有二十几米的时候,从门前垒起的障碍物后面下雨一样的砖块,鹅卵石还夹杂着钢珠飞向百万雄狮的方阵,虽然他们倒下了一些人,但其他人还是低着头用藤帽档住一些石头,紧握着苗子冲向大门,随后又是一队人从大门四周冲了过来,近距离肉搏开始了,由于第一防线把人分成了四块,所以大门被百万雄狮轻而易举的突破,分散的人想聚集一起,可惜晚了,一下变成混战,看着有几个我们的人被苗子戳到地上翻来覆去,这样的情况第一防线不光守不住,估计人都撤不回来了。我和方进他们赶紧下楼,我冲离我30几米远的张亚东他们叫着一起冲第一防线,可惜他摇摇头,示意我和他一起守住第二防线。
   “妈个逼,看这个情况赶紧把彭涛他们抢回来。不然。。。。。”刘崧话没有说完,我已经抽出军刺带着方进他们冲了过去,在我右边的中学红卫兵看到我这边冲了,他们也赶紧跟着我们一起杀了过去。。。。
  “打死个婊子,打死个婊子。。。。”穿过篮球场我看到正是混战的彭涛一个手拿着棒子,一个手用武装皮带死命的抽着一个倒在地下的百万雄狮人的脸,我们一群冲过来时气势汹汹,造成一种人员众多的错觉,所以使我们的人精神大振,我用军刺扎向准备戳彭涛的一个人,虽然他的手臂被我刺穿,但还是反手用苗子杆打在我脸上,当时就感觉脸肿了起来,彭涛这时也回头看到,左手的棒子打在那人的头上,血一下溅到我一身,旁边的方进哇哇怪叫着,用一个木棒和两个百万雄狮的人纠斗在一起,从小随爷爷习武的方进,果然不错,用棒子准备去打一个人的头,那个人赶紧用苗子去挡,结果方进快速的一脚踢在他的裆部,那人痛的弓起身子,被冲过来的刘崧一棒子敲在头上倒了下去,方进旁边一个百万雄狮趁这个空档,一苗子戳向方进腹部,方进吓的往后退,结果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人的苗子也没有收回来再戳,而是顺势整个人向前踏出一步,刚好苗子戳在方进肩膀上,当那人抽苗子时,我和彭涛赶过去,我已经杀红了眼睛,一军刺捅在那人腰间,彭涛跳起来一棒子打在那人头上,那人闷哼一声倒了下去。
   这时天色暗了下来,百万雄狮的人越来越多了,刘崧跑过来说:“快跑吧,挡不住了,方进手都抬不起来了,再搞下去,非克了不可。”
  我点点头,拉着“彭副司令”向第二道防线跑去,一下阵脚全乱了,我只听到身后惨叫连连。百万雄狮的人也没有冲过来,估计他们要重新集合再发动第二次冲击。
   好容易回到第二防线,这里本身人就不多,加上我带着冲出去的几十个人只有十来个人回来了,估计这里守不住,我跟张亚东说:“赶紧要第三防线派人过来,顺便把十几杆步枪带过来,”
  天完全黑了之后估计他们不敢冲得蛮狠,过了2分钟派去的人回来说第三防线的人都走了,只有7,8个本校人坚决死守,刘洪生总司令在百万雄狮冲击大门时就说要回武大搬救兵翻墙走了,结果其他人也。。。。
  “死逼儿养的,晓得个婊子会跑,哎哟!”方进边包着伤口边骂到。
  我说:“张亚东,你守3号楼,形式不对就撤,要保存实力啊。”说完我和彭涛方进还有剩下的十几个人回到食堂,彭涛一直念叨:“不该把司令让刘洪生的。。。。。害的老子的人都死了”
  “算了,不让这个位置,你也搞不过百万雄狮的,现在你听我的安排。”我说到。
  到了食堂楼顶,早有10个红卫兵等着了,全部是彭涛一个学校的,其中一个叫王小明的过来打了个招呼说:“队长,桥架好了。”彭涛吃惊的看着我,我说:“伙介,你的人今天当了一下午建筑工人,”我指着食堂楼顶伸到外面民房楼顶的10来米长的木梯子说到,“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革命目的,就是活的还是快活些。”
  “婊子的,我是说分了你30几个人,怎么一下午就看到你这里就20个人,老子还一直想问你咧。”彭涛咕咕哝哝的。
   接下来,我们用杂物和炉子封了上食堂楼顶的楼梯,在百万雄狮几百人围攻食堂时,我们不断的向下面丢石块砖头阻止了一次次进攻,同时也没有闲着每3分钟跑出去一个人,十点半左右,百万雄狮拿来了重机枪向楼顶扫射,我丢了最后一个砖头,装了汽油瓶点着后丢下去,从木梯退出湖大,顺着居民区溜到胭脂路,消失在夜色中,还听着重机枪“哒哒哒哒”在校园扫射的声音,我心中有一种莫明的快感。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04-13

 12我的家庭
   当彭涛,方进,柳松来找我的时候,已经是3天以后了,在家里面又躺了2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特别是打架后,我都会虚脱一两天,全身无力只想睡觉,到缅甸后才慢慢好了,不然这条命要丢在缅甸北部山区)我一直不敢出门,睡在我家的阁楼上,阁楼旁边就是一个天窗,翻过天窗就可以到隔壁巷子,当时还是怕老保来抓人,回来被大姐又好好教训了一顿,我从小就怕这个姐姐,贸的办法,她不管是骂是打,我都不敢做声,虽然我也是18-19岁了,我还是很敬畏大姐,因为自从父亲去世后,这个家的重担就落在大姐身上了,为了这个家,大姐早早放弃了学业,进了武昌车辆厂当了一个车间工人,与姆妈一起撑起这个家。
  我家原来也算富有人家,父亲在国民党时期是两湖禁烟(鸦片)督察处的一个主任,姆妈是湖南长沙道台(估计是现在市长之类)的千金(姐妹两人,还有一个哥哥)当时姆妈的哥哥也在禁烟督察处工作(财务督算),由于舅舅与父亲是同事关系,所以这样父亲和姆妈认识并且相爱结婚,姆妈年轻时十分时尚,在长沙时是第一批烫发的女性,据姆妈说,她与姨妈待字闺中的时候经常和当时的军阀陆钟麟的姨太太一起打麻将,赢了钱姐妹俩一起去打金镯子和耳环等等,1946年以后禁烟督察处搬到广州,当时父亲在武汉买下花楼街永庆里1号,就在武汉和自己的四弟(我叫四叔)一起开了一家南民卷烟厂,由于父亲生性温和,待人诚恳,乐于帮助他人,解放前对烟厂工人很不错,在48年解放战争期间金圆券贬值,父亲为了发放工人工资开始卖掉家里的东西,甚至卖了姆妈的嫁妆。在解放前,我这个家族里面除了有在国民党政府当官的,同时也有在共产党里面搞地下工作的,姐姐说解放前父亲帮助过不少地下党的人,在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的时候,也有不少当时达官贵人从北方取道武汉逃向香港或是台湾,在我家中转,父亲对朋友都很客气,凡是来的人都好好招呼,解放武汉时听说烟厂的工人组织成纠察队主动来到永庆里保护父亲。解放后我父亲最先响应政府号召,捐出工厂公私合营,父亲当了烟厂厂长,捐出永庆里1号的7间房子,只留了3间。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4岁的时候父亲突然中风,2年以后撒手人寰,家里仿佛天塌下来,姆妈一直在家做太太,没有工作过,但为了这个家也只有想办法养家了,起先姆妈也是拿家里的东西去当,在我印象中亲眼看到姆妈从衣柜里翻出了裘皮大衣等值钱东西出去,东西总归会有卖完的一天,后来姆妈又在花楼街摆了个摊子卖起排骨汤,八卦汤(乌龟汤)专门做通宵下班工人的生意等等,总算是勉强度日,姐姐这时已经上了高中,看着姆妈这样操劳,于是就偷偷报名去了武昌车辆厂当了一名工人。到了65年街道不让私设摊点,于是姆妈去了花楼街的居委会办的食堂卖票,经过近10年的风雨,姆妈1. 6 几的身体硬是被压成了驼背。
  在父亲刚刚去世的头几年,我清楚的记得姐姐牵着我,去找我那个已经当了烟厂厂长的四叔,希望求得他的帮助,但是我们被四婶赶了出来,一直到姆妈出面,他们才给了一袋米我们,并且表示不要再来烦他们。姆妈什么也没有要拉着我和姐姐回了家,关着门痛哭了一场,从此再也没有看到姆妈哭过,我们就这样和同在一个城市里唯一的亲戚断绝了来往。。。。。。。。
  彭涛来时我正在晕晕乎乎做梦,小时候的事情象电影在我眼前摇晃,父亲带我和姐姐去四季美吃汤包,带我和姐姐去民众乐园听戏,我调皮时父亲不会打我,就用他温暖的大手刮我的鼻子,我现在不听话了么?怎么有人刮我鼻子,我大叫一声:“爸爸。。。。”睁开眼睛,只看到彭涛笑眯眯的坐在我床边说:“朋友!莫搞的那客气撒。”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04-13

 13
  彭涛笑咪咪的掏出一盒永光烟递给了我,方进柳松也凑过来拿了往嘴上放,使劲的拔了一口,异口同声的说到:"好烟啊".的确,在湖大那段时间我们搞的都是大公鸡和游泳的烟,能够抽永光是很不容易的,
  "彭大司令的气色越来越好,是不是队伍又扯大了啊."我半靠在床上调侃着彭涛,"呵呵......莫掉我的腰子了"彭涛傻笑着,
  "老彭现在风光的很哟,马上要克做报告了,要狠狠的去控诉百万雄师的罪行."方进快人快语的说道.
  "老丁,跟我一起克撒,"彭涛想扯着我陪他一起去.
  "算了算了,伙介饶了我,你不晓得我姐姐这次发了蛮大的火?不让我参加你们的这些革命,等过些时再说,也让我好好休息哈,十几天冒睡个好觉了."我推辞着.
  "今天我们过来的时候,路上气氛还是蛮紧张的,估计武大那边也不一定守的住。不晓得陈壁华她们几个广州丫头怎么样了?"柳松不无忧伤的说到.
  "老子蛮想到武大克看哈."方进叫到,我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主要想看看那个莫鬼刘红生总司令."方进摸着还用纱布缠着的胳膊说到.
  "哈哈......."我们大笑了起来一起说"你是想看广州的那几个丫头吧"........
  8月份是武汉最热的天气,太阳似乎要把自己的全部热量散发出来,使劲的炙烤着大地.白天街上几乎没有人,再怎么有革命激情的人现在都龟缩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手动着给自己散热.所以武汉的文化大革命在夏天变成了夜晚文化大革命,我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无聊透了,加上方进和柳松陪彭涛去孝感参加控诉百万雄师的罪行去了,一个人闷的慌.
  我近段时间不敢和彭涛掺合太近了,他已经在汉口这边名声太大,俨然成了学生们的领袖,天天开会宣传,甚至一些工厂的造反派也来与他联合,但是经过湖大之后,他显得更加成熟了,也没有象以前着了魔一样的一本正经了,也可以大大咧咧和我们开开玩笑了.由于大姐这段时间盯得我很紧,要我每天下午都要帮姆妈把食堂的饭票清点一遍,所以也有些事情做了,二妹三妹这几天和上百个中学生到民众乐园去绝食静坐声援武汉造反派学生,不过我倒是多了一个任务:每天下午3点到民众乐园偷偷给她们送饭,连续4天我都是把饭带到她们一个叫卫敏娟的同学家(民众乐园旁边现在南洋烟草专卖局后面一栋楼),二妹和三妹轮流去吃饭,然后继续去参加她们所谓的"绝食静坐"抗议活动.今天我早早的把饭送去了卫敏娟的家,三妹正和卫敏娟坐在她家的竹床上猛喝着绿豆汤.我放下姆妈中午做好的饭,嘱咐了几声就出来了,看到坐在马路边黑压压的静坐学生们,举着红旗,拉着横幅标语在烈日的暴晒下,个个无精打采的,旁边是好心的一些市民拿来西瓜和绿豆汤给她们做思想工作,劝大家回家....我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二妹,今天刚好想去一个同学家打听学校的情况,也就没有多找,往江汉公园走去.
  刚刚走到江汉公园门口时前面有七八个人追着一个人往这边跑来,手里拿着”家眼”,好像是打群架,我赶忙闪到路边一个小吃店里面,那群人正好在小吃店门口追上这个人,围了起来,这群人年龄和我差不多,一看出手就知道心黑手毒,而那一个人好像一点都不畏惧,头上虽然被开了,鲜血直流,手里的钢尺却也舞的呼啦啦的,没有想跑的意思,使那几个人不敢拢身,这个人给自己打气一样的吼到:"老子在湖大跟百万雄师对冲都不怕,还怕你们几个狗日的.有板眼今天搞死老子......."听到这个话,我不禁伸出头仔细看了一眼,果然有些面熟,仔细一想果然是在湖大时号称打不死的刘荣斌,这个小子也是十一校联盟时来的湖大,为了一个观点和湖大本校的三个学生打的头破血流,最后硬是用不怕死的精神震住了一班比他大两三岁的伢们.
  "大兵,老子们等你半天了,莫样啊?"我叫了一句,操起小吃店捅炉子的大铁钩冲了出来,那几个人一看这个架势,撒丫子就跑,
  刘荣斌看到我兴奋的叫了一句"老丁,你们来了."举着钢尺就去追,我赶紧拉住他说:"还不快闪,就老子一个人."话没有说完,我们也撒丫子向反方向跑去........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04-13

14
  在王家巷的一个小巷子里,我拉住了满头大汗还在奔跑的大兵(刘荣斌的小名)问到:“你这是和哪里的伢们搞啊?你原来那些队伍咧?”大兵使劲的咽了个口水说:“莫提了,你们太不够意思了,上次在湖大我们好多战友都被百万雄师的抓了,你们倒是颠的快啊?”
  “唉,那还不是为了把老彭救出去,当时十万火急,都冒的时间通知你们了,把你们给忘了哦;”我尴尬的辩解着。
  “莫提了,这次算我欠你老丁一个人情,”刘荣斌说道:“上次我还算命大,不是在百万雄师操我们后路前翻墙走了,估计也克了回,今天这几个小卵子是我以前在七中的几个仇人,看到老子今天落了单,加上我们原来的兄弟们都打散了,才敢出我的手。换到以前借他们几个胆子试试?狗日的只怕在两站路前闻到老子味道就绕道走了。呵呵”
  “行了,莫鸡巴瞎吹了,你知道现在外面到底是个莫情况啊?”我问到
  刘荣斌递了一根游泳的烟我,我从荷包里摸出了一包永光烟甩给了他,“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了”他表情很严肃的说:“我已经有快一个月冒出来了,外面怎么样我还真不晓得哟。”
  “我到是听到一点点风声,说这次中央把百万雄师定性成反革命组织了。”我说道。
  “真的!”刘荣斌喜孜孜的说:“哎哟,天亮了,平反了,雄鸡又要歌唱了.....甘洒热血谱春秋....欧欧欧......"
  “好了,伙介!事情还冒定咧,晓得又会变成莫样。”我说:“再说,你又不是个莫思领袖,平反也到不了你头上来。当老子不晓得,你纯粹是手板心发痒,哪里闹的凶就往哪里粘”
  “呵呵,那也是”刘荣斌干笑着岔开了话题说:"老彭咧?他正蛮在搞莫思啊?”
  于是我又把彭涛现在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走走走,老丁我请你到老通城吃豆皮克,”大兵拉着我就走,
  “还吃豆皮?现在听说老通城的革命闹的凶哟,已经停业好几天了,要不去五方斋吧,”我吞着口水,确实有些饿了:“那里还在营业,不过你的毛主席语录可要背好点,不然吃不到汤圆还要挂牌子罚站的哟。”大兵张大了嘴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刘荣斌几乎天天去我家,跟方进柳崧他们也混的烂熟,几个人在一起就是抬杠,我几乎要被他们搞崩溃了,总算彭涛回来了,带来关于百万雄师被中央定性成反革命组织的消息,可是武汉市两大势力还是纠缠游斗,互有胜负,百万雄师毕竟代表着当权派,组织又比较严明,加上中央文革小组的反复变更,所以现在基本上两派处于胶着状态,唯一好一点的是没有象前期,造反派从地下转为了地上,也搞起了公开活动,这次彭涛又准备大搞一次,他兴奋的脸上的鸡股雷子都冒其了点点红光,准备再联系“钢二师”“红旗公社”等造反派组织去冲工艺大楼的“钢工总”分部,我真的是不想去了,但是在方进大兵几个人一再的革命盛情邀请下,我还是勉强的答应帮他们再战一次。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04-13

  15
  一九七0年四月   天完全黑了下来,几天的雨连绵不断,南国的阴雨天加上潮湿闷热的天气,使人从头到脚,甚至从肉到骨头都泡的发胀。
  
  “妈的,该死的鬼天气”大兵嘟哝着。
  
  “嘘---”蛇头阿帮用胳膊使劲的擂了一下大兵,对趴在旁边的我和方进柳崧说:“好了,快了,再过十几分钟我们的货车就要过来了,”并且指着30多米远的检查站说道:“等下货车在前面那个亮灯的检查站停下来检查,检查完了后,我们那个司机会故意找碴跟他们吵起来,把检查站人的注意力引开,你们赶快溜过去翻到车箱里面,记得只有5分钟,看你们自己运气了。过了中国站,在香港那边基本上不会检查什么了,这是拖猪的车子哦”阿帮停了停对我说:“好了,快把另一半钱给我吧。”
  
  “给,这是300元”我把放在军裤腰里面已经透湿雨水和汗水的一沓五元钱递了过去。蛇头阿帮的死鱼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接过钱小心的放进了内衣的暗包里,“唉,兄弟啊,不要说我不提醒你,你们过去后找个地方先换掉你们这身绿军装,哼,还戴着个破红袖章,那边可不能靠这个混饭吃哟,好了,我也该走了,一路顺风啊。。。。。”说着,他象蛇一样慢慢消失在后面林子里。
  
  “个婊子子的,真是精的象蛇,应该少给他100元的”大兵小声的嘀咕着。柳崧接过话说:“那也是应该给的,别个是吃这碗饭的,陪老子们在这里潜伏了两天了,不容易哦........"
  
  “好了,准备了”方进指着远处转弯处说,果然前面转弯的地方开过来一辆大货车,一摇一摆的缓慢行使,象个喂饱的水牛,车灯在转弯的地方一闪一闪似乎牛眼在眨巴着。
  
  “1---5”大兵兴奋的说:“喂,就是这个车,闪的车灯信号也是我们约定的。”
  
  “还不晓得上不上的克哟。”柳崧接着说:“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大兵也接着话说道。
  
  货车开到前方检查站慢慢停了下来,两个检查人员(大陆公安)走了过去,先用手电筒照了照车厢,看了看无非是过关手续,驾驶证照等等,而我们四个人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我们知道偷渡香港成败在此一举了,大兵还不忘贫嘴“嘿嘿,老子们跟百万雄师对冲也冒的这紧张哦。现在手脚倒有些哆嗦了,嘿嘿”
  
  司机是个大胖子,顺从的按照要求配合检查着,我们所隐蔽的方位在检查站的东北方30-40米的水沟边(罗湖桥边),而检查站平行的西边有一个探照灯塔,探照灯每隔3分钟会扫过桥面,我们现在只有等司机和检查站的争吵赶快爆发了。
  
  经过和阿帮三次探查,对探照灯的时间我们已经心里有底,我们知道躲避探照灯光圈的最好方法就是,随着光圈外围的黑影顺势移动。
  
  这时,胖子不晓得用了什么方法,找起检查站的茬,和他们吵了起来,似乎要动起手了,而这边探照灯刚好从我们藏身处扫向西北方向,事不宜迟“走”我拉了方进一把,一跃而起大兵柳崧紧跟着我,我们几乎是趴着到了桥边,借着黑暗快速移动到货车尾部,清楚听到前面吵的不可开交,我们四个仅用了1分钟就悄无声息的上了车,车厢里面也没有阿帮所说的猪,而是放着几十个空空如也的塑料大桶,天助我也,我们分别钻进空桶龟缩了下来,虽然心在狂跳,毕竟是上了驶向黄金海岸的大船...........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5-04-13

  16  司机最终还是向检查站的人员赔了礼道了歉,不然这辆货车还真的出不了检查站,不过司机演的这场戏也应该到此为止,因为争吵的时间已经超过了5分钟。
  
  车子终于缓缓启动了,检查站的人还用白话不干不净的骂着,我心里也乐开了花,同时有一股莫名的惆怅升了起来,我很清楚,这也许真的是一条永远无法回头的不归路.........
  
  五分钟后驶出了香港方面的检查站,向九龙方向开去,莫看现在香港好像很不错,不过七十年代的香港真他妈不怎么样,从罗湖到青衣(地名)基本上跟内地的农村差不多,崎岖小路不说还要翻几个山,车就这样一晃一晃的开着,催人睡意,我渐渐眼睛也睁不开了,朦胧中还听见方进“吧唧吧唧”嗒叭着嘴,估计在梦里面还在喝着“小桃园”的鸡汤,现在我最放不下的是我的姆妈、大姐和三个妹妹,可能我再也冒的机会帮家里搬运过冬的蜂窝煤了,也许再也不能在姆妈累的时候帮她捶捶背了,家里就我一个男子汉,再有人欺负妹妹们我不能为她们出头了..........想起平时和她们嬉戏打闹我的心又飞回那个一衣带水的江城...........
  
  六八年的十一过完,武汉也越来越不平静了,彭涛一直再策划行动,准备搞垮工艺大楼的“钢工总”广播站,无奈百万雄师也掌握了一些消息,所以这段时间在工艺大楼安排了上百人,同时也调集了人手对彭涛他们设在中心百货大楼的广播站进行了“脉冲”似的冲击,虽然有惊无险,但是,我们这些朋友每天提心吊胆,不敢睡觉,一有空闲就轮流打盹,,方进已经变成了大胡子,柳崧的头发象刺猬样的竖倒。最要命的是刘荣斌,眼睛通红通红的,象狼样的冒着凶光,见谁瞪谁,已经有了神经质的前兆,我有几次都被他瞪得心里面发毛,关键是他手里紧紧握着用三尺来长打制的“日本刀”。 
  
  “婊子养的,他已经四天冒把刀子放下来过了,上厕所一个手捏雀雀,一个手捏刀子。”方进小声的跟我嘀咕着
  
  “你代乐里嚼莫思啊??”刘荣斌一下冲到我和方进跟前恶狠狠的叫了起来“昨天说老子玩刀子,今天又说老子玩雀雀,老子非砍了你!”我当时差点笑岔了气,连忙站起来拦在两人之间一本正经的说:“大兵,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不可沽名学霸王,你今天莫样搞的象个霸王咧?再说,革命战士哪有自己人砍自己人的撒?
  
  “就是的撒”围上来了十几个战友把大兵往旁边拉。
  
  “毛主席真的说了的?”大兵还瞪着眼睛再问
  
  “王妖精(王跃进),你告诉他是不是的。”我跟旁边的一个战友叫着
  
  “是的,毛主席这样说的。”王妖精用十分纯正的湖南话摇头晃脑的说着:“载饮臧洒随,有十五章鱼,万你臧江.........."
  
  "呕你爸爸的气呀!不是这首诗”方进自己都忍不住了:“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哈哈哈哈。。。。。”旁边的人都哄堂大笑,王妖精的脸涨的通红。
  
  "好了好了,你们这些剩勇,把力气用到冲钢工总克,自己瞎闹莫思撒?”好久冒露面的彭司令大义凛然威风凛凛的站出来教训了大家一顿。人群一轰而散.......老子一看方进又和刘荣斌勾肩搭背的一起晃起来了。
  
  我把彭涛扯到旁边冒的人的地方说:“要就赶快冲工艺大楼,时间越长越不好办了,你搞了这长时间就从来没有主动出击过,我发现。”
  
  “莫慌,不打无准备之仗撒,现在就是叫你商量这个事情的”说着把我拉到三楼一个房间,里面已经有7、8个人吵吵嚷嚷,都是“钢二师”和“红旗公社”的几个头。
  
  最后经过争论拿出以下方案。
  
  1“钢二师”和“红旗工社”的人明天中午12点冲工艺大楼,尽量集中优势兵力在短时间完成彻底捣毁“钢工总”广播站。
  
  2彭涛和我带领我们70几个人到六渡桥附近阻击百万雄师的增援,务求用最小的伤亡争取2-3个小时的宝贵时间
  
  看来又有一场恶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