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178阅读
  • 0回复

马陵山——从齐魏之战到文革武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们老家地处鲁中南低山丘陵南部、临郯苍平原腹心地带,地势北高南低,以平原为主,很少有山地,所以,在我小时候所看到的,就是一马平川、沃野百里,连块石头都没有,所以,对于山就没有什么概念,如果说有的话,是一种向往和渴望。

如果非要说我们那里有山的话,那就是马陵山了,马陵山离龙门不远,沭河蜿蜒经过村子的东边和南边,从村子向东去,过了沭河,不远就是马陵山,山那边就是江苏了。山势北南走向,绵延向南一直到江苏的新沂和宿迁。山石系砂质页岩,主峰奶奶山海拔184.2米,这就是全县最高点,山上植被不多,光秃秃的,多是酸枣、刺槐,还有老百姓种的地瓜、花生什么的。就这样一个丘陵,是我们县中小学生春游的必选项目,再无别处可去。

        [转载]马陵山——从齐魏之战到文革武斗

据说,位于郯城的马陵山是公元前341年齐魏马陵之战的古战场,齐魏马陵之战是我国古代军事史上以少胜多、以智取胜的著名战役,它以齐国大胜魏国,也就是孙膑把庞涓彻底PK掉而告终,这些年来,特别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围绕那场战役到底在什么地方发生的探讨和争论,突然多了起来,一些学者认为,齐魏马陵之战就在郯城马陵山,史料记载是有据可查滴,出土文物是证据确凿滴,地势地形是符合战况滴,民间传说是源远流长滴,专家研究是形成共识滴。

我对马陵山的兴趣,其实不在这个问题上面,我不是相关学科的专家,没有能力去进行考证,但是,我却对四十年前在这里发生的另一个事件很有兴趣,这个事件的发生地毫无争议,不需要专家去论证,却从不见有人探讨,这就是文革时围剿“马陵山游击队”。

从我小时候,就听说文革时我们县里“八一八”、“大联合”武斗什么的,我们的父辈,也就是五十年代初以前出生的人,几乎都卷入进来,非此即彼,还听说围剿马陵山游击队时动用了机枪大炮,死了不少人。后来,大概是初中,我在看《高山下的花环》时,里面有一段话引起了我的兴趣,作者李存葆是山东五莲人,靠近沂蒙山区,他对那块风土人情和文革历史应该比较了解。这段话是梁大娘对赵蒙生的妈妈说起梁二喜的时候:

“六七年‘反逆流’的时候,二喜他……”

“这流那流俺说不上来,反正是那年夏天。那阵沂蒙山中老虎拉碾,一下子乱了套!老干部一个个都挨批挨斗,越是庄户人觉得好的老干部,越是没个好。你要不是跟他们击反啥流,他们就把你往死里揳!庄户人看不过,便护着老干部,成群结队地沿着沂河往南奔,躲进了大南边的马陵山……

“一天深夜,当年在俺家住过的张县长躲进俺家来了。家里哪能藏住他,二喜便护着他连夜走了。他俩白天藏,夜里赶,一块上了马陵山……没多久,从济南府用大卡车拉来了‘棒子队’,说是要剿灭‘上了马陵山的土匪’。那‘棒子队’多的看不到头,望不见尾。那架势,比蒋该死当年重点打咱沂蒙山半点也不差,甩了手榴弹,动了机关枪,也放了大炮。二喜是让人家用炮打死的。听说那一炮就打死了十多个庄稼汉,就地挖坑埋了。到现今,连二喜的尸首也不知埋在哪里……”

文革期间的这段历史,对于父辈们来说都是一个永远的痛,我也不愿意问起,后来通过查资料、网络搜索的方式,了解到大致过程可能是这样,当然,这还是官方比较认可的说法:

上海一月风暴以后,临沂地区各革命组织联合行动委员会于1967年1月24日夺取了前地委专署的大权,4月9日正式成立了临沂地革委。在如何看待地革委的性质问题上,群众之间产生了极大分歧,一派认为地革委是“大杂烩”、“右倾机会主义的产物”,必须彻底砸烂;一派认为地革委是已经实现了“革命大联合”、“革命三结合”的左派政权,是文化大革命中群众浴血奋战的胜利成果。这样,临沂群众便逐渐分裂为尖锐对立的两大派别:八大组织和六大组织。由于执掌山东文革大权的wxy推行“支一派,压一派”的错误路线,导致两派长期武斗不止,临沂陷入了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最混乱的历史时期。文革中临沂地区的武斗规模之大,波及面之广,破坏之严重,影响之深远在山东乃至全国都极为罕见,

六大组织先是调动8个团43个连队的解放军和济南军区三军赴临战斗团,以及省级11个单位、8个地区、14个县的赴临战斗团,加上本地区12个县的赴临战斗团,共县、团以上88个单位两万多人,动用军用汽车150辆、报话机8部、电台2部,地方的汽车摩托车100多辆,荷枪实弹,围歼临沂八大组织,发动了震撼全省的“三大战役”,此即汤头、白沙埠、大芦湖武斗,死伤甚众。

三大战役后,八大组织的群众一部分被抓捕、批斗,一部分逃离家乡,流浪东北,还有一部分群众和八大联合总指挥部一道转移到鲁南苏北马陵山一带继续坚持斗争;六大一派在wxy的支持下,于1968年1月25日,成立了第二个地革委,在全区各县全面反夺权,各地成立新的革委会。为了巩固夺权,地县区各级还成立了文攻武卫指挥部,到处抓捕八大群众,各地武斗不断。

1969年1月24日上午11时许,当流浪苏北的八大群众回到郯城县莲五、孙堂一带时,地革委从事先组织好的两个民兵师里调集了两千多人,动用八二迫击炮、轻重机枪、大批步枪,向八大群众展开了猛烈攻击,双方的武斗持续五小时二十分钟,地革委武斗人员共打炮弹120多发,步枪子弹六万余发,双方死14人,伤20多人,八大一群众被枪杀后,尸体被拉回郯城,挂在树上示众,并用手枪打靶。

1969年6月22日,八大组织郯城大联合服务团的部分群众,电话通知县革委要回郯城抓革命、促生产,落实《批示》和《十条》,并要求当权者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当他们从东海返回郯城,路过泉源区时,被包围在围子山上,县革委武斗队轻重机枪和火炮一起发射,从早晨打到下午两点多钟。当场打死3人,而后暴徒们又用步枪、刺刀、匕首、石头残忍的杀害了15名负伤的群众,有的被挖眼,有的被砸烂了头,有的被刺刀刺穿了胸膛,情景惨不忍睹。

据1978年12月2日《大众日报》不完全统计,武斗期间临沂地区的群众共有四万多人被抓捕、关押、惨遭毒打,其中有569人被打死,有9000多人被打伤致残。当地驻军中有2000多名指战员也遭到毒打,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打伤致残。临沂成为十年动乱中山东有名的“重灾区”,wxy的错误是十分严重的。1969年五二五批示和《十条》开始纠正wxy在山东的错误路线,1970年1月开始,根据中央指示,山东省各级革委会开始举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深入揭发清算wxy的错误,至此,临沂武斗终于得以平息。

我之所以对马陵之战到底在何处这样的争论不太感冒,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我看来,现在各地方类似的这种争论,事件发生地也好,名人故居也罢,扒开所有冠冕堂皇的外表后,最后发现,大抵只有一个字:利益,要么是官员的政绩,要么是吸引眼球拉动旅游收入。

当然,这倒无可厚非,只要做的别太牵强附会或者胡说八道,但,不管是两千多年前的齐魏马陵之战,还是仅仅四十年前的马陵山游击队,争吵也好,淡忘也罢,我们始终没有看到对生命扼杀和人性践踏的沉痛反思:是什么驱使着原本纯朴、善良的人们反目成仇、同室操戈,像疯狗一样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即使有,也是很微弱的,无数的鲜血和生命就这样湮灭在成王败寇之中,湮灭在利益纷争之中,彷佛,一切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最近,在网上看对龙应台的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一些评价,当然,这本书现在无法在大陆面世。对于历史,不管是事件还是人物,从不同角度,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我们无法苛求哪种解释是完美的,但是,即使看起来哪怕是离经叛道的解读,也给我们理解历史提供了更多的视角。龙应台在谈到这本书的创作初衷时说:“我不管你是哪一个战场,我不管你是谁的国家,我不管你对谁效忠、对谁背叛,我不管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我不管你对正义或不正义怎么诠释,我可不可以说,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

践踏的已经践踏了,伤害的已经伤害了,不能洗刷,也无法挽回,可是,如果不进行彻底的反思,践踏和伤害仍会发生,一如既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bf35fe01015jof.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