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499阅读
  • 0回复

果老说陈再道之子陈东平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的同学为了庆祝母校武汉东湖八一小学迁址60周年(原址在哈尔滨、庐山,为第四野战军子弟学校,校长是罗荣桓夫人林月琴妈妈),除了开会外,还准备出一本“情系八一”的书,央我为书写序,学生执笔写自己的母校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因此我答应了。前天我交了卷,并发表在我的新浪博客上。不想短短一天多引起了同学和朋友们的极大兴趣,纷纷关心起这个几乎被遗忘的角落了。

昨天我收到一个匿名评论,对我为书写的序没提岀意见,只对序文中原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的长子陈东平提岀了看法,说“陈东平是坏衙內、反革命、强奸犯,1984年已被枪决。”我的脑子里“嗡”地响了一声,陈东平小时的模样在我眼前晃荡起来......

解放初,河南省的省会是开封,省军区司令员是陈再道,政委是毕占云。我妈妈那时是烈士遗孀,从重庆军政大学调回老家河南省军区,被安排到军区干部子弟学校当教员,学生中就有陈东平,妈妈说她给陈东平那一班带图画课,“陈东平还聪明,是有点儿调皮,那么大的孩子谁不调皮?”这是妈妈对陈东平的评价。我那时不到上学的年龄,是学校院子唯一的游民,许多学生认得我,而我不认识他们。

那时中南军区司令员是林彪,广东省军区司令员是叶剑英,据说武汉东湖八一小学就是林彪批准建的。

1954年我去武汉东湖八一小学上学,学校归武汉军区管,陈再道是武汉军区司令员,授衔上将,他的几个孩子包括陈东平都在东湖八一小学上学,老大陈东平,老二陈南平都比我大,老三是个女孩和我同岁也是同级但不同班。这个学校的学生一般不打架,不欺负人,不拍马溜须,不打听父母的底细。但我认得了陈东平。那是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追纸飞机,碰到一个高年级孩子的身上,他回身照我脸上就是一拳,打得我眼冒金星,鼻子岀了血,我放声大哭起来。这时给我们教算术的吴老师和陈东平走了过来,用纸给我擦血。

“你为什么打他?还像个大哥哥吗?”吴老师厉害那个高年级学生。

“谁叫他撞我!”那学生犟嘴。

“他不小心你就打他!”陈东平在一旁说,然后说了一句至今我都觉得奇怪的话,“你知不知道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那个高年级学生不说话了。吴老师和陈东平把我领到水管前用水洗掉了我脸上的血迹,临走陈东平问了我一句:“你妈妈是不是陈老师?”我点点头说:“嗯。”

这些回忆在不断咬噬着我的心,我在我的博客上留下这样的评论:

匿名朋友:

谢谢你告诉我陈东平的情况,这些情况我过去确实不知道,谢谢了。但我写的这篇序文,是写陈东平10、1、2岁在东湖八一小学上学时的表现,那时他还是个孩子,还是个乖孩子,你要知道,一个民族连孩子都坏了,那么这个民族就毫无希望了,因此陈东平那时还是好孩子,还值得一写。另外你告诉我陈东平的三项罪恶,都是成年时犯的,不是在东湖八一小学未成年时犯的,并且依照现在的《刑法》,有两项都不能成立,那就是坏衙内和反革命,中国的《刑法》中有坏衙内罪和反革命罪么?显然没有,只有强奸一项是《刑法》所列的犯罪。另外按照基督的教诲,多记亡人的好处,少言亡人的过失,陈东平活了40多岁,人已经走了,还是让我们不提他吧,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这就算不是纪念的纪念吧,不知匿名朋友看到了没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0e9a420102v2dn.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