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34阅读
  • 1回复

温磊:情系八一(序)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武汉有一片净土,她的名字叫东湖,60年前,我们的前辈选中了这块地方,作为他们子女受教育的学校校址,因此在东湖湖畔的南望山下,矗立起了一所学校——中南军区干部子弟学校,1956年改名为:武汉军区东湖八一小学。从此,天南地北的、拖着鼻涕的、才穿上缝裆裤不久的孩子们,离开了爸爸妈妈来到了这所学校,和同学们在南望山上栽下的马尾松一道茁壮成长起来。什么是孩子?孩子就是国家和前辈的希望,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将长辈的知识灌输给他们后代的无私行为。东湖湖面拂过来的暖风拍打着教室的窗户,寝室里的暖气在温暧着我们的被窝,我们早上排好队,广播里的《骑兵进行曲》演奏完了以后,开始跟着老师做早操,这时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从南望山上爬了上来,新的一天开始了......亲爱的同学们,尊敬的老师们,你可记得这是哪一天哪一月哪一年?那値得我们记忆的每一天,就这样悄悄地从我们身边溜走了......许多著名人物的子女曾在我们学校上学,他们有毛主席的女儿李敏,叶剑英元帅的养女戴晴,陈再道上将的儿子陈东平、陈南平、女儿陈小平,他们的父亲有名望,不等于他们可以特殊,他们仍是普通学生,和同学穿一样的衣服(供给制时),吃一样的饭菜,住一样的寝室,睡一样的床铺,和同学们一起上课,一起游戏,毫无特殊之处。至于社会上流传的我们学校的学生没亊就坐在一块比谁爸爸官大,纯粹是以大人的小人之心度孩子们的君子之腹,我们在一块吃、住、上课数年而不知同学的父亲是干啥的,比比皆是,哪有比谁爸爸官大的事情发生?孩子们再平等不过啦,如果都向孩子们看齐,那世界就大同啦!共产主义就实现啦!日月打着滚向前跑着,东湖的秀美景色依旧,我们和南望山上的马尾松却都不知不觉长大了,现在我们已年过花甲左右,在社会上成了将军、教授、大学校长、党务工作者、董事长、政府官员、教师、医生、作家、演员.......啊!他们不管现在如何地璀灿闪亮,他们可都是当年从东湖八一小学走岀来的啊!

在这喜庆之际,不要忘了我们的父母和敬爱的老师,还有我们可亲可敬永远忘不了的老校长林月琴妈妈(罗荣桓元帅夫人),吴朝祥妈妈,是他们陪伴着我们抚育我们长大的啊!

啊!可爱的东湖!难忘的东湖八一小学!梦中常常缠绕我的第二母亲!

(作者为武汉东湖八一小学六0届同学温磊(现名雒新岭),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0e9a420100rf0c.html#cmt_2140887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1-15
孙行玲
小学时,我们根本不关心同学的出身----虽然那时填表必有“家庭出身”一项,但我们没这概念,没有那么复杂的思想,那会是那么简单和单纯。因为苏联的“变修”,国家间的争论引伸到国内,就是怎么反修防修,办法就是要大讲特讲阶级斗争。随着阶级斗争的深入,我们的脑子里阶级的烙印越来越深刻,同学间的交往也有了新的内容,意识到出身的重要性,人因而也就分了等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初中时学校分班都贯彻了阶级路线,一至三班基本是工人子女,四班基本是中小学老师子女,五班基本是文体届人士的子女,六班基本是高级知识分子子女,七至八班基本是商业系统的子女,九班基本是军队子女,十班是其它小学时,我们根本不关心同学的出身----虽然那时填表必有“家庭出身”一项,但我们没这概念,没有那么复杂的思想,那会是那么简单和单纯。因为苏联的“变修”,国家间的争论引伸到国内,就是怎么反修防修,办法就是要大讲特讲阶级斗争。随着阶级斗争的深入,我们的脑子里阶级的烙印越来越深刻,同学间的交往也有了新的内容,意识到出身的重要性,人因而也就分了等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初中时学校分班都贯彻了阶级路线,一至三班基本是工人子女,四班基本是中小学老师子女,五班基本是文体届人士的子女,六班基本是高级知识分子子女,七至八班基本是商业系统的子女,九班基本是军队子女,十班是其它子女,出身不好的多在这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