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69阅读
  • 0回复

林豆豆:对武汉“720”事件的另一种解释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对武汉“720”事件的另一种解释

作者:林豆豆
来源:摘自舒云《林豆豆口述》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30日

 《新史记》编者按:本文摘录自林豆豆1980年10月20日给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的长信。标题为本刊编者所加。
  1967年武汉的“720”事件是“文革”中轰动一时的大事。毛泽东、周恩来亲临武汉处理保守派和造反派的争斗,湖北军区独立师和保守派组织“百万雄师”并不知道毛泽东在武汉,因不满谢富治和王力的处理,冲击谢、王驻地,危及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不得不乘飞机转到上海,谢富治、王力也脱险回到北京,北京举行隆重欢迎谢王的百万军民大会。随后,“百万雄师”垮台,武汉军区改组。此事对“文革”后来的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林豆豆这篇口述,为这一事件增添了另一种角度的解释。
  说是林彪说的“现在的革命就是革我们原来革过命的人的命”(林彪的原话到底是什么,此且不论)这句根本谈不上触犯刑律的话,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以“改朝换代”,即阴谋推翻人民民主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人民民主事业为目的,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灾难的疯狂行为混为一谈。这不是严重歪曲了历史事实吗?“革我们……”这句话,是出自曾思玉同志等人删改整理成的所谓“八九”重要讲话。1967年8月9日,林彪确实见了曾思玉等,谈了一次短话。这与“720”事件有关。这里,我不能不简述一下“720”事件的真相。
  毛泽东遇到危险为何不离开?
  1967年6月我回北京后,一直听说武汉形势紧张。“720”事件发生前,我听叶群说,汪东兴从武汉急电回北京,大意是说,毛泽东在武汉的安全没有保证,要求中央采取措施。汪东兴说毛泽东已经在东湖边上的一个专用高级别墅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次又要横渡长江,汪东兴、陈再道同志他们劝毛泽东说,水流急,气候又不好,劝他不要游了。他还是要游。
  叶群说:王力和毛泽东住在一个院子里,王力在武汉代表中央表态支持“造反派”,压保守派“百万雄师”。陈再道也不得不服从中央,也表态支持人数少的“造反派”了。可是王力的表态把保守派群众惹火了,群众到处寻找要抓他,要揍他,听说他最怕死,吓得要命,就躲在毛泽东住的院子里,不敢出来。群众一直不知道毛泽东也住在那里,就涌著要往里冲。陈再道为了保证毛泽东的安全,亲自带部队劝阻群众,汪东兴他们要求毛泽东离开武汉。毛泽东不同意,但又不准让群众知道他住在那里。汪东兴、张耀祠连连向北京告急。周恩来知道后,从北京劝毛泽东马上离开武汉。在北京的江青也劝毛泽东离开武汉。毛泽东还是不肯离开。
  这时江青哭哭哭啼啼来找叶群,说“反革命分子”已经快冲到主席住楼,高喊“抓住那个胖子”!“打死那个胖子”!他们喊的“那个胖子”就是主席……江青要死要活地要求林彪、叶群亲自去武汉保证毛泽东的安全。总理亲自找了林彪,他们商量怎么使毛泽东离开武汉,以保证他的安全。
  叶群对林彪说:武汉形势非常严重,主席的安全面临很大的危险,总理召开紧急会议,提议你出面给主席写封信,劝主席及时离开武汉。会议决定空15军(全国唯一的空降兵)赶赴现场。叶群说:陈再道是军队的人,江青他们也知道陈再道和你的关系,陈再道要你题词,你给武汉军区《战斗报》题了报头,突出了武汉军区。陈再道只会打仗,脑子简单、幼稚,他在下面对你搞了不少宣传,想以此推动工作,弄得武汉军区在全国比较突出。他在武汉支持了保守派。主席叫他经常陪在身边,江青他们敏感了……你要赶快妥当处理这件事,必须立即给主席写一封信,劝他离开武汉,不然,为了主席一个人,很快就会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流血事件!现在,江青说陈再道支持“反革命分子”害主席,到时候该说你是陈再道的后台了……
  林彪气得发抖说:他们要整人,什么谣言都放得出来,说陈再道想害主席,胡说八道!
  林彪说:谢富治、王力这些中央文革的家伙到处煽动群众,到处点火、玩火,挑动群众斗群众,这是他们自找的麻烦,主席的安全保证不了,赖到军队头上来了!那么劝主席,主席为什么不离开武汉?他多次说人家不要怕接触群众,他自己为什么不出来接触一下群众?他出来见一下群众,就不会这样出这场事了嘛!
  叶群说:我和总理现在都不清楚主席到底为什么不离开武汉,在这么紧急的特殊情况下,还不让群众知道他住在那里。只听说他又要横渡长江,汪东兴、陈再道不让他游,说是保证不了安全。主席不听,不肯走。又听说是因为那里藏有主席多年来最喜欢的一个……现在不知道这个事是真是假,也不好过问。
  叶群说:总理和邓大姐决定亲自去武汉。江青要你和我也去,怎么办?
  林彪气得发抖:一个领袖这样不争气,干这种……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我就不去,也没有本事处事这些乌七八糟的事。这是他自找的,我是个军人,不能跟著他去丢那个丑。你也不要去。总理心脏不好,每天累成那样,劝总理也不要去。现在国家这么乱,有那么多大问题需要总理来处理。主席在那里为了出风头,胡来,弄得中央领导只顾忙他个人的事去了,弄得党不党、国不国了!谁的话他也不听,他更不会听我的,我什么事也管不了,我也没办法……
  叶群在旁边一直小声劝他说:你小声点呀,这些话要是被窃听了,不得了呀。你脑子里也千万别装这些东西,不然,你这个性子,到时候憋不住,就冒出来,就该闯大祸了。
  林彪还是大声说:江青自己为什么不去?
  叶群说:她还不是怕死!现在群众恨死中央文革了,她要去了,群众照样揍她。
  叶群说:我也不愿去……去了我怎么说话?
  林彪说:保证主席的安全,避免流血事件要紧。你立即告诉陈再道、吴法宪、余立金,要部队不惜一切代价绝对保证主席的安全,保证避免流血事件……
  “真是好险啊!就是几分钟!”
  接著林彪根据他和周恩来磋商的结果,看了武汉地区的军事地图后,立即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劝其速离武汉,并派刚被揪斗过的邱会作同志带上信立即乘飞机去了武汉。
  林彪、叶群找他们专门谈了话,要求他们保证主席、总理的专机绝对安全飞行,同时一定要绝对保证好总理和邓大姐的安全。
  周恩来、邓颖超、邱会作、余立金见了毛泽东后,给他看了林彪的信,劝其速离武汉。
  当时毛泽东宅邸周围的交通线都被堵塞了,陈再道亲自指挥部队劝阻群众。余立金、刘丰和当时15军参谋长萧前同志等具体负责部队指挥。周总理吸引了群众的注意力,邓颖超给部队讲话,给群众做工作。趁此机会,经过萧前等挑选的几个非常机敏、非常熟悉地形的司机开车,萧前等在前面先行开路,余立金等陪护毛泽东乘车在后,从庭院小后门绕小路,七拐八拐,通过偏路僻道,高速安全地把毛泽东护送到因怕受冲击而事先被部队严密封锁了的空军机场飞机旁。余立金等陪护毛泽东刚出庭院后门,后门就被如潮如涌的群众堵塞了。余立金事后对我说:“真是好险啊!就是几分钟!”
  部队严格按照亲临机场的周总理的关于“不呼口号,层层坐在机场四周”的命令,安静坐在地上等待。部队有的干部要求毛泽东见见部队,毛泽东没露面,也没吭气。在非常紧张、肃静和神秘的气氛笼罩下,他悄悄径直上了飞机。本来,早在“文化大革命”前就有毛泽东不能坐飞机的中央决定,这次因无法通过火车站,情况特殊紧急,要求毛泽东破例坐飞机了。在余立金等陪护下,按照毛泽东的要求,飞机直抵上海。汪东兴、张耀祠安排刘某某去上海,把她密藏在一个高级小楼里。毛泽东由张春桥、姚文元等人陪侍。我亲耳听到当时空4军的江腾蛟和余立金等人是怎样骂刘某某的。
  毛泽东被秘密护送出武汉东湖别墅时,军队顾不上去管王力。王力吓得哆哆嗦嗦,还是被追赶的群众打得鼻青脸肿,狼狈逃窜到一个小山上,腿也摔伤了,藏在草堆里。听叶群说,王力是江青他们最红的人,坏得很,坏点子多得很,到处表态支持“造反派”,整老干部,反军乱军,但是部队还是救了他一条命,不然,被群众揪住了,就把他剁成肉泥了。他和江青他们在中央文革搞的秘密就查不清楚了(听叶群说,王关戚垮台后,江青他们对王关戚的关押和审讯都是非常绝密的,只有主席和江青他们几个人知道,连总理都不知道,叶群和林彪也始终不知道,而且江青他们不准任何人过问)。救过王力的军区保卫干事对我说:没想到王力这么怕死,这么不相信当兵的,只顾自己逃命,在草堆里才搜到他,要是群众抓到他了,早把他打死了。
  王力回北京时,江青、康生和李讷等亲自去机场迎接,江青并和王力手挽手绕场一周。
  以上所述关于“720”事件的情况,是匆忙从上海回北京一天的余立金亲自对我说的,因他无时间见叶群,就要求我转告叶群。他同时给吴法宪汇报了以上的大概情况。我听叶群、林立果也说了同样的情况。林立果说他是从余立金等空军的人那里听来的。
  林彪气得连站也站不住
  约7月22日、23日,江青、康生、谢富治、王力等中央文革的人策划举行了连续两次的百万人大会,煞有介事,蒙骗糊弄千百万人,欢迎被群众打得鼻青脸肿、狼狈溜回北京的王力“胜利返京”,同时嫁祸到陈再道头上。说“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伙同武汉地区党内一小撮走资派顽固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猖狂反对中央文革”,诬陷陈再道“操纵”“百万雄师”中一小撮坏人疯狂地镇压革命群众,制造了震惊全国的“720”反革命事件,诬陷陈再道“想害毛主席和中央文革领导同志”,把陈再道押送北京,对陈再道进行残酷揪斗和凌辱。
  江青他们以毛泽东和中央名义逼林彪出席大会。林彪气得连站也站不住,扶著栏杆。周围许多人暗中议论纷纷,因江青他们在,不便靠近问。萧华见林彪站也不能站,脸色不正常,萧华等人便深为关切地悄悄叫我端把椅子给林彪坐著。所有的人都站著,唯独他一个人坐在天安门城楼上,孤零零的。我就端了椅子在旁扶著林彪坐下。萧华理解林彪此时的心情,担心林彪虚脱晕倒,便近前问候,问需不需要吃药?当时萧华被李讷为首的那伙人快轰倒了,林彪就让记者给他和萧华一起照了一张相——后来这也成了江青严加追查的一条罪状。江青、李讷、蒯大富等气势汹汹地亲自查问叶群和我为什么把萧华拉到林彪身边、照相。
  江青还以毛泽东和中央文革名义要求林彪作大会讲话,林彪没有理睬。
  同时间江青以及被部队救了一命的王力等人反而倒咬一口,提出了“揪军内一小撮”的反军乱军的反革命口号。《红旗》杂志抛出了他们“揪军内一小撮”的反革命文章。一时间,全国掀起了“闹派”抢枪、冲击军事机关,揪斗军队老干部,打死打伤指战员的高潮。
  大会回来后,林彪问叶群:那么劝主席离开武汉,他为什么不离开?事情怎么这么奇怪?
  叶群说:我听说还是主席要横渡长江,汪东兴、陈再道保证不了安全,不让他游。陈再道和罗瑞卿一样,政治上幼稚,头脑简单,只知道一心一意保证主席的安全,不知道别的利害关系。陈再道唯恐保证不了主席的安全,可是江青反说他操纵反革命分子想害主席,谁相信这种事?
  叶群说:听邱会作、余立金、刘丰等人讲,群众高喊“抓住那个胖子”!“打死那个胖子”完全是指王力,因为有很多追寻王力的群众不知道王力长得什么样,群众的头头就叫他大胖子,群众根本不知道主席住在那里。江青故意把王力说成主席,陷害陈再道,是为了支持王力和造反派压保守派,整军队的,威吓强逼和欺骗部队支持造反派。
  林彪说:尽是些鬼怪事!弄得动用这么大的军队……
  叶群说:主席到底为什么不离开武汉,具体原因我还搞不清楚。大约1968年底后,叶群带著我多次问过汪东兴。汪东兴开始只字不露,后来当著我对叶群说:别墅里有一个……主席舍不得离开,怎么劝也不行。过去主席一去武汉,就舍不得走。几乎每年要去一次,一去就住几个月……九大后,林立果给我讲了同样的情况。
  林立果说:主席在武汉演这场戏,整陈再道,不是整陈再道一个人,而是为了做给军队看的。那么多群众互相残杀,死于非命,地方那么多老干部和陈再道等军队老干部被斗得那么惨,家破人亡。他还在寻欢作乐!这太重色轻国了!与幽王无故点烽火有什么区别?!总理、首长(林彪)和军队把他救护出武汉,他不放心,也可能不好意思回北京,却去了上海,住在最高级别墅里,由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他们陪著。可是他一天也离不开……就叫汪东兴用专机把刘某某等人立即送到上海,藏在一个小楼里,怕江青知道,弄得江腾蛟、余立金很为难。他把好心好意保证他安全的陈再道弄到北京斗得那么惨,他疑心太重了!他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任何不同意见,除了江青和几个“秀才”,他谁也不相信。
  这件事在许多人的心里并非什么秘密。提起这件事,不禁想起法国历史学家圣博甫和鲁迅的话。
  圣博甫说: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形成,往往由于“许多细小的暧昧的不可捉摸的原因”。他举例说:“假如古代埃及女皇克留帕拉特拉的鼻子生得矮一点”,“历史的进程也许会成为完全另一种样子。”
  鲁迅在《阿金》一文中说:“我一向不相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那些古老话。……殊不料现在阿金却以一个貌不出众,才不惊人的娘姨,不用一个月,就在我眼前搅乱了四周邻里,假使她是一个女王,或者是皇后,皇太后,那么,其影响也就可以推见了,足够闹出大大的乱子来。”
  有关“720”事件情况,在我要陈述的重大历史事件真相中,比较起来,还只是件小事。关于此事,我不在现场,均听他人所说,且记忆有限,以核实为准。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article/224/226868.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