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23阅读
  • 0回复

广西水电设计院“火种”大楼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区水电设计院“火种”大楼事件
(官方处遗档案)


一九六八年二月下旬,南宁的“联指”、“四·二二”两派群众组织的大联合,取得了一些进展,少数单位还成立了革委会。但由于派性膨胀,两派问的武斗时有发生,且日趋严重。同年五月先后发生了五月三日“四二二”到六九三六部队抢枪,“联指”下令阻截误击解放军汽车,造成一些战士死亡的“五·三事件’。五月四日“联指”发动所属组织到长岗岭军械库,“行启封民兵武器”八千多件的“抢枪事件”。五月二十日“四二二”武装人员炸毁“联指”据点华强路粮店“五·二0事件”。五月二十七日“联指”武装人员打“四二二”三中据点的“三中事件”。五月三十日“四二二”武装入员化装解放军,偷袭“联指”林业据点,杀害十三人,炸毁林业厅大楼,造成惨重后果”五·三0事件”。这些事件加剧了两派的矛盾。
“五·三0”事件发生后,“联指”于五月三十一日在指挥部召开会议,总指挥颜景堂(广西大学学生)会上介绍了“五·三0”事件的经过及其经验教训。及“联指”常委潘玉臣(区监委干部)在会上的发言中都提出要对“解放区”(按:“四二二”对其控制地的自称)“全部武装戒严、封锁,把他们控制起来”。
与此同时,“联指”所属组织,特别是红卫片的一些组织,要求指挥部对“四二二”采取制裁、报复行动的呼声很高。六月上旬,由总指挥颜景堂主持召开了几次“联指”常委及常委扩大会议,讨论攻打“四·二二”据点问题,因意见不一致,未作出决定。
六月十一日,广西革筹小组、广西军区负责同志接见。“联指”和“四二二”两派负责人,宣布破获了“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筒称反团)反革命集团案的消息。“联指”常委们听了非常高兴,认为这是对“联指”在政治上的“最大支持和关怀”,对“四二二”在政治上的“最大的打击”。六月十二日在商业厅礼堂“联指”召开了各分团头头会议,由颜景堂传达了这次接见的内容。
“联指”指挥部获得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关于破获“反团”的公告材料后,于六月十五日由颜景堂主持召了“联指”常委扩大会议,颜在会上介绍了军区破获“反团”的情况及其一些成员的姓名,并说“反团”成员已经打进“四二二”各级组织,最近“四二二”指挥部里一些愿意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的头头被排斥,说明“反团”已控制了“四二二”指挥部。颜还说,我们对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破获“反团”的公告要有个态度,利用这个公告大造舆论,进一步揭露“四二二”中的坏人。会上许多发言者都认为,公布“反团”案,对“联指“是极大的鼓舞,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要掌握有利时机,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分化瓦解“四二二”组织,争取受“蒙蔽”的群众,进行大检举大揭发,深挖“反团”。会议决定以“联指”指挥部的名义就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破获“反团”公布发表表态文件(即后来形成的“总攻击令”)。同时,会上又对拔除“四二二”的“火种”据点问题进行了讨论。发言者认为,基层组织要求惩罚“四二二”的事已吵了半个月了,常委再不动就要失去群众了,“火种”是埋在“联指”区内的一颗“钉子”,里面大多是外县逃来的亡命之徒,混有“反团”,这是深挖“反团”扩大线索的机会。“火种”大楼里武器火力不强,比较好打,易于速战速决,打下它,红卫片的制高点都控制在“联指”手里,通往长岗岭和宾阳公路的道路也就通了。还有的人说:破获“反团”公告一发表,打“火种”就有理由了,这次“火种”完蛋了。会议决定攻打“四二二”“火种”据点,并由“联指”指挥部副总指挥李家海负责组织、部署实施攻打“火种”的各项工作。成立攻打“火种大楼“前线指挥部”,“联指”指挥部派何唯钦(广西艺术学院干部,外号何大炮,“联指”武斗参谋)参加“前线指挥部”工作(即前线指挥),其它成员由红卫片负责人李青(区手工业合作社干部)及参战的各大组织负责人组成。
六月十七日,广西区革筹小组、广西军区发布《关于破获反革命集团“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革命案件的公告》。同一天,“联指”指挥部发布《关于彻底摧毁蒋匪反华革命集团“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的总攻击令》,同时散发了署名“联指调查员”的“关于‘中华民国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反革命集团第一批材料”传单。《总攻击令》中明文勒令“盘据在解放路、‘造文楼’、展览馆等据点的国民党残渣余孽,立即缴械投降,不得抗拒,抗拒缉捕者,就地处决”。这个《总攻击令》成为“联指”全面发动武斗的动员令也是武力消灭“火种”据点的作战命令。
六月十八日下午,“联指”指挥在自治区人委礼堂召开各基层组织头头会议。颜景堂在会上讲了当前的形势和“反团”已控制了“四二二”指挥部,干了一系列坏事情况,号召立即行动起来向一小撮阶阶级敌人发动更猛烈连攻。会上散发了“联指”指挥部发布的《战斗口号》,要求各组织迅速翻印散发、刷写。这样,对于攻打“火种”问题,既作了军事部署,又有了舆论的动员。
六月十九日上午,李家海派何唯钦、甘世棣(武斗参谋)等在区京剧团二楼会议室召开攻打“火种”的战斗动员、部署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联指”保卫处长刘盛华、沥血红卫兵副司令张德强、后备军司令王沈宾(外号星星)、后备军尖刀连长、独立八三一红卫兵头头以及崇左县武装民兵连负责人、红卫片副总指挥和军事预问、水电设计院“红水院”、区电业公司“红全球”、水电厅“红旗团”、广西日报、地质局等参战组织的负责人等二十余人。何唯钦在会上讲了攻打“火种”的“理由”,并强调指出对攻打“火种”只能说是红卫片自已采取的行动,不能说是“联指”指挥部决定的。会上“红水院”、“红全球”、“红旗团”的头头,分别介绍了“火种”大楼内平面布置、工事修筑及武器配备情况。最后何唯钦作了具体部署,他宣布当天上午十时以前红卫片实行戒严,封锁所有道路,由“红旗团” 派人切断通向“火种”大楼里的水、电及电话线路。十二时前完成对“火种”大楼的包围,先开展政治攻势,广播《郭促投降书》。如拒绝投降,则于下午二时正播放《百万雄师过大江》语录歌曲,发射信号弹开始武装进攻。兵力部署:主攻队伍由“联指”保卫处、沥血红卫兵、后备军、独八红卫兵、冶金局武装排担任,佯攻由崇左民兵连担任,水电学校、水电设计院、交通学校、十四中后备军、电业局、电业公司的武装队伍,分别担任各个方向的阻击任务。散会后各组织头头立刻回去进行部署。
六月十九日中午,“联指”各路武装队伍接部署陆续到达指定地点集结,完成了对“火种”大搂的包围。十二时,“联指”的高音喇叭发起政治攻势,广播声称“火种”大楼是反共救国团的据点,受蒙蔽的群众赶快离开,否则你们将和反共中救国团同样下场。同时,反复向“火种”播放《郭促投降书》。下午二时播放《百万雄师过大江》歌曲,信号弹腾空而起,正式向“火种”大楼发起进攻。打了一个下午没有攻下“火种大褛”,八时左右何唯钦派自已的警卫员连送两次炸药包,将大楼封门炸开一个缺口。突击队乘势冲锋去,后备军司令王沈宾当场腹部受伤(后因伤重死亡),其它人也未冲进去,因天时已晚,便停止了进攻。
为了攻打和爆破“火种”大楼,前线指挥部派人于十九日晚和二十日上午分别审问了水电厅医生陈秀、设计院总工程师翁恺明、工程师陈元嘉、杨曾道,要他们提供大楼里工事构筑,火力布置、大楼的建筑设计结构等情况。
六月二十日拂晓,又继续进攻。因久攻不下,下午从“联指”保卫处带来两个在押的“俘虏”,何唯钦命他们送炸药包炸大楼,立功赎罪,他们连送了几次炸药包,将大楼西部一至三楼的墙壁炸塌。据守在大楼里的人失去抵抗能力,从楼上打出白旗投降。“联指”的“十八勇士”在张德强率领下,押着两个送炸药包的俘虏走在前面,冲上大楼,到了三楼,将两个俘虏打死,然后将投降的人押出大楼,至下午五时左右结束战斗。
在这次攻打“火种”大楼的武斗中,“联指”死亡三人,“四·二二”死亡七人。武斗结束,被俘人员被押出大楼之后,除三名中学红卫兵遇救被释放之外,其余的先后惨遭杀害。据守在“火种”大楼里的“四·二二”人员有:水电设计院工程技术人员十九人,工人三人,区水电学校学生四人、区电业局一人、电业公司二人、送变电工程处二人、广西大学教员一人(女,设计院干部家属)、南宁十六中学生六人、陆川县来的二十八人、共六十六人。其中武斗被打死七人,武斗结束前后逃跑七人,投降后获释三人,投降后被杀害者四十九人。武斗结束后,当何唯钦的警卫员发现有人枪杀“俘虏”时。立即向何作了报告,何不但不加制止,竟然说“不管他”。颜景堂在现场发现枪杀“俘虏”的情况,也不制止的走开。“火种”组织的头头蔡玉华、纪福贵二人被俘后,押到水电厅招待所,水电设计院的温登真等对他二人进行了审问,之后也加以杀害。除了杀害被俘人员外,把街道上糖烟店的售货员也当作“反团”拉去杀害。
六月二十一日,“联指”指挥部召集常委及有关人员开会讨论尸体如何处理问题。有人主张运至郊外穴理,有的人不同意那样做,恐怕日后一旦被揭露,难逃罪责。经过讨论,决定将尸体丢下邕江灭迹,由何唯钦和“联指”常委任树人负责处理。当晚九时多,何唯钦带着武装人员和两部汽车到水电厅会同任树人找来“红水院”“红旗团”“红全球”等组织的人员,将尸体装上汽车,运至广西军区后面江边丢入邕江,由任树入负责点数,共六十二具。
六月二十八日,《广西联指报》发表了“六月天兵征腐恶—盘踞在水电设计院大楼上的一小撮蒋匪‘反共救国团广西分团’匪徒和美蒋特务分子反革命罪行”及“要扫除一切害人虫”等文章,并刊登了“罪证照片,谎称水电设计院大楼是“反共救国团的重要据点”,“美蒋特务情报站”,“屠杀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的匪巢”。文章中点名历数其“反团罪行”的有9人,无辜被杀害的街道糖烟店的售货员,被扣上“反共救国团”情报员的罪名。从大楼里收集到的水电工程设计资料,被当作缴获的“准备发往海外专供特务用的”“特种情报资料”拍成照片刊登,从陈元喜工程师工会会员证上撕下的照片,刊出时变成“反共救国团”干将梁××的丑相。攻打水电设计院“火种”事件,是一场大屠杀,也是一桩大冤案。
在一九八三年四月开始的广西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及其后进行的整党中,对于攻打“火种”大楼事件造成惨重处果的决策者、指挥者都作了严肃的处理。其中颜景堂追究罚事责任,依法判刑,何唯钦属犯打砸抢错误,绐予开除党籍和行政上开除留用察看处分,李家海已病赦,不再追究其责任。其他主要责任者也分别受到党纪、致纪处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955a6e0101k5wg.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