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10阅读
  • 0回复

武鸣县:“庆乐事件”(广西文革处遗官方档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九六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武鸣县革命委员会、县人民武装部错误地把太平公社庆乐大队“213兵团”(四·二二)观点群众组织的派性活动,当成一起“反革命武装暴乱”事件,有计划、有组织、有领导地调动太平、城厢、罗波、陆斡、两江、双桥等公社的武装民兵四百多人进行围剿镇压,致使三十一人被害死亡,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事件的起因
“文化大革命”初期,庆乐大队的广大干部群众,以朴素的阶级感情积极地投入了这场运动。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深入发展,在当时形势的影响下,太平公社分成了“联指”和“四·二二”两大派不同观点的群众组织。“四·二二”观点人员大部分集中在庆乐大队。该大队执此观点的部分群众成立了“213兵团”组织,由黄良美任团长,黄肇祥任政委,常委有黄继廷、黄同理、黄乃珠、黄统洁、黄泽安、黄泽民等人。活动地点在第八、九、十三、十六生产队。当时,全大队有三十多名持枪民兵,其中“213兵团”掌握七支步枪和一挺机枪。但由于县革委、人武部领导对此存有偏见,想方设法要进行收缴。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县人武部在广西壮校召开全县“学毛著”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会议期间,县人武部政委何景学传达了周总理接见广西在京两派代表时的讲话:“四·二二”是革命造反派,“联指”是群众组织。会议结束后,县人武部留下各公社武装部长单独开会,何景学在布置工作时说:“两派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但少数派(指四·二二)不可靠,他们的武器要换肩”。太平公社武装部长陆达京回公社后,向各大队民兵营长传达了何景学的指示,布置收缴“四·二二武装民兵的枪支。庆乐“213兵团”得知这个消息后,黄良美就召开“213兵团”持枪民兵会议,黄在会上说:“各县造反派失败的教训就是上缴枪支,他们(联指)要打我们,手法是首先给县人武部出面收缴枪支,然后消灭你。我们的同志要牢记这个教训,不要上当”。这样,庆乐“213兵团”一直拒绝缴枪。陆达京将此情况向何景学汇报后,何说:“不换不得,要千方百计处理好。可以以武装部检查武器为名换下来”。陆达京根据何景学的指示,对庆乐大队民兵营长黄宝麟作了布置。一九六八年三月五日,黄宝麟按照陆的布置以检查枪支弹药为名,将“213兵团”所持的枪支七九子弹换下美三0子弹,并把子弹药倒出来重安弹头给他们“臭弹”。后被“213兵团”发觉,大为恼火,就将黄宝麟抓来批斗、质问。陆达京闻讯后赶到庆乐做工作才放了黄宝麟。与此同时,“213兵团”的黄泽安等人,闯进黄宝麟的房间,将他持用的一支美三0步枪和子弹拿走,并于一九六八年三月六日发表了一份《关于‘213兵团’接管庆乐民兵营长黄宝麟所持步枪一支的‘严重声明’。》对此,县人武部领导更加认为“213兵团”不可靠,隐藏着祸患。“213兵团”也认为县装部支派不支左,支持“联指”压他们,而保持警惕。由于南宁、武鸣两派群众组织斗争形势的影响,太平公社两派群众组织的斗争也是激烈的,双方都做武斗的准备。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太平公社召开“农代会”,酝酿搞大联合成立革委会问题。“213兵团”认为成立革委会条件不成熟,不派人参加,并提出反对意见。
二十日上午十一时左右,“213兵团”常委黄继廷、黄泽民等三、四十人打着“213兵团”联合指挥部的旗号,到公社提出抗议,并冲进公社干部黄永华(联指头头)的房间搜家,把搜出的两把匕首和两个瓶制的手榴弹拿到公社门外大榕树下展览给群众看。同时,黄继廷、黄泽民还找陆达京来责问,要陆停止开“农代会”,还把黄永华抓走。当时,引起大部分代表的不满,“联指”组织的代表提出要派人去搭救黄永华。经电话向县人武部汇报,人武部不同意,没去成。当晚,黄永华乘看守人员打盹之机逃跑,事态才暂时缓和下来。
四月三十日太平公社成立革委会。由于事前没有把“大联合”工作做好,因此,“213兵团”对成立革委会不满,到处散布说是“派委会”、“伪委会”,是官办的,单方办的。这样,更增加了县、社革委会领导对他们的不同看法。
五月九日,县革委主任、县武装部政委何景学在弄香召开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现场会期间,为了解决“213兵团”问题找了太平公社主任闭乃卿、革委副主任兼武装部长陆达京说:“全县就算你们那里难搞了,你们要想办法,看准了就动手”。并说:“我看你们有些害怕,看准了就办,不能心慈手软”。
五月十三日,县革委召开常委会,主要研究“如何主动地、不停顿地向敌人进攻”等问题。研究决定:以庆乐大队为重点地区,并布置公社了解情况,研究解决办法。
五月二十一日,县革委常委黄仁升在双桥公社平稳大队召开的全县学“毛著”辅导员学习班上作报告时说:“太平庆乐搞白色恐怖,据查明是一大批叛徒搞的鬼”。当陆达京到庆乐摸情况时,向“213兵团”黄肇祥、黄继廷等人传达了县革委、县人武部领导的指示,要他们缴枪,还指出他们乱制造武器是不对的等。由于县、社领导都说“213兵团” 搞白色恐怖,要缴他们的枪,因而更引起他们的不满。
五月二十四日,陆达京和公社武装干事唐美台专程到县革委向何景学汇报,说:“‘213兵团’不愿缴枪,还自己制造土手榴弹,挖工事,人家已有准备了,我们该怎么办?他们还扬言要冲公社、抢银行、夺民兵枪支上山打游击”。何听汇报后说:“尽量做思想工作,如果真的解决不了问题,可以以集中武装民兵办训练班为名,用武力强迫他们把武器交出来。人家能搞你们,你们就不能搞他们!?文攻武卫嘛!要摸清他们的具体情况,在适当的时机把问题解决”。陆达京得到何的指示后,便赶到平稳大队,找正在那里参加学习班的闭乃卿一起回公社,研究以民兵训练班为名,解决“213兵团”的问题。
事件经过与发展
五月二十五日,闭乃卿、陆达京在公社召开革委会干部会议,传达何景学的指示,最后决定在凤阳大队举办公社武装民兵学习班。次日,又召开各大队党支书和民兵营长会议,传达公社革委会议精神,并布置各大队党支书负责外围的堵截和支前任务,由九个大队的民兵营长调集二百八十多个民兵进行拔“钉子”。五月二十七日,先派公社公安员韦伟才到文坛大队去做外围组织准备工作,把庆乐通往县城的要道堵住。派唐美台、磨常荫(公社干部)等人以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为名,到庆乐村侦察情况。
五月二十六日,“213兵团”得知公社集结武装民兵于凤阳大队,觉得事态严重,也加紧准备。当晚在黄明修家召开兵团会议,会上由黄良美作了防卫动员。最后决定:把人员编成班、组,分配好枪支、弹药,派黄彩瑶等人外出联系找武器弹药回来充实。
五月二十七日上,“213兵团”分别派黄彩瑶、黄继廷、黄和清、黄运文等四人去东风农场,黄乃铁、黄肇广二人到县城联系要武器。此一行动,被驻守在文坛大队的韦伟才获悉,亲自同文笔片独女屯民兵班十四人,埋伏在通往庆乐村的路口。午夜一时许,黄彩瑶等三人携带二十多公斤炸药和五百发雷管回庆乐,路过独女屯时,被民兵抓获,捆绑拉到文坛大队办公室关押。后来觉得在大队办公室关押不保险,即派民兵将黄彩瑶等三人转移到“芭等”山沟隐藏。由于值勤民兵看管不严,黄继廷乘机逃跑回庆乐报告。“213兵团”立即组织人员前去搭救,但没能救到。最后他们也抓走文坛民兵黄朝灵回庆乐关押。当晚,坛槐屯的民兵又把到县城要自来水管的黄乃铁、黄肇广抓获。陆达京获悉后,就在凤阳大队召开各大队民兵营长会议介绍文坛发生的情况,并布置说:“事态正在发展,要作好行动准备,强迫他们交出武器,同时要注意防止他们夺民兵的枪支。”气氛越来越紧张。在这种情况下,闭乃卿、陆达京认为时机已成熟,决定提前武装进攻“213兵团”。
五月二十八凌晨三点,陆达京布置任务:由林常秀(供销社干部)组织带领八名尖兵班先行进攻,要求天亮前拿下庆乐烈士墓阵地,天亮后救出文坛民兵黄朝灵,收缴“213兵团”黑枪黑弹。二十八日拂晓,兵分三路出发,一路由闭乃卿率领文墟、林渌、林琅、朱董等大队民兵连直向坛槐、板旧、文笔一带包围;一路由庆乐大队民后连插到坛审一带堵截,韦伟才率文坛民兵向庆乐包抄过来;一路由陆达京率领葛阳大队民兵排三十多人插到复石、上下黎,实行全面包围。
“213兵团”由于二十七日晚到文坛大队搭救黄彩瑶等人不成功,就召开兵团紧急会议,研究防守措施。决定组织力量加强内外线巡逻放哨,外线由黄肇祥、黄益美、黄乃珠等人到烈士墓地带埋伏。当林常秀带领的八名尖兵班进入烈士墓地带时中伏被抓走,缴去八支步枪,除当场放走二人外,其余六人被绑架到庆乐与黄朝灵关押在一起。
二十八日天一亮,闭乃卿、陆达京等率领的三路兵先后进入阵地,指挥部设在烈士墓附近,安上了电话机,随时将情况向县革委、人武部汇报和各大队通报。“213兵团”见到已被包围,立即召开兵团会议,研究采取措施:一、派黄辉麟等四人去割电话线,断绝他们与外边联系;二、组织布防,由黄明修带一个组在黄锦楼旧房一带守卡;黄统洁带一个在九队一带守卡;黄肇祥带一个组在黄国停家一带守卡;黄继廷带一个组在黄月勾家一带守卡,互相响应,进来就打;三、看管好林常秀等人,不能给跑掉,他们放我们的人,我们也放你们的人,他们杀我们的人,我们也杀他们。会后,派黄辉麟等人去割电线的行动被陆达京发现,陆即下令鸣枪警告。枪响后,村里有很多人跑到烈士墓附近围观。陆达京为了发动政治攻势,安上高音喇叭进行广播宣传,并派人到文坛将黄彩瑶以及其从东风农场带回的炸药、雷管到烈士墓给群众观看,要他们回去动员其亲人出来交枪。结果“213兵团”仍不放人也不交枪。
二十八日上午十时许,陆达京下令强攻,由陆达京、唐美台、刘治远率领,兵分三路进攻,闭乃卿坚守烈士墓总指挥。唐美台带领的庆乐民兵进攻到四队时抓得“213兵团”黄俊贵。经过一阵攻打,无法攻进“213兵团”据点。在强攻中民兵黄凉杰、刘永忠、黄朝满三人中弹负伤,葛阳大队民兵刘金虎中弹死亡。闭乃卿等人见强攻不下,决定停止进攻,传令民兵撤回烈士墓一带待命。民兵全部撤回后,葛阳大队民兵见到刘金虎中弹死亡,怒火中烧,把已打得遍体鳞伤的黄彩瑶用枪托、木棒活活打死,将尸体扔进附近的牛滚窝里。将抓到的黄俊贵、黄和清送到公社关押。晚上九时许,有一帮人冲进公社将社两个人拉出院内进行毒打,黄和清被当场打死,黄俊贵被打昏。
五月二十九日,闭及卿、陆达京带领的民兵,对“213兵团”实行围而不攻,双方处于对峙状态。
五月三十日,双方仍处于对峙状态。
五月三十一日,双方也处于对峙状态。当天,县革委常委、人武部副政委宋志锋,县革委常委黄一确,县人武部干部苏惠文、黄乃初等四人,受何景学的指示到庆乐大队了解情况,解决问题。他们先到烈士墓找到陆达京,动员进行谈判,陆不同意,没有谈成。
六月一日上午,宋志锋等四人在闭及卿、陆达京的陪同下,到庆乐村周围巡视,并给“213兵团”黄良美写了一封信,约定黄良美于六月二日上午在村内面谈。下午,宋志锋等四人返回县城向何景学汇报,并约定晚饭后再去庆乐,后来黄一确推说有事没去,宋等三人再次到庆乐。这天,闭乃卿、陆达京派唐美台、韦伟才到两江公社去借六0炮,准备轰击“213兵团”据点。唐、韦两人先到双桥公社平稳大队找正在那里参加学习班的两江公社武装部长李庆新联系,李庆新请示县革委副主任黄仁修同意后,写给借炮条子。唐、韦连夜乘县粮食局汽车到两江公社云川大队借炮。大队民兵副营长韦健生带领民兵六人,携带六0炮一门,炮弹三发,捷克轻机枪一挺,步枪五支随唐美台、韦伟才乘车于后半夜到达庆乐烈士墓处,次日早架炮等命。
这天晚上,“213兵团”召开常委会议,会议决定:如谈判不成就突围逃命。
六月二日上午,宋志锋等三人按约定在九队黄美星家与黄良美面谈。面谈中宋向黄良美传达了县革委领导的指示,大意是:两派要搞大联合,要制止武斗;两派中的坏头头由两派群众揪出来,两派抢去武装民兵的武器今天下午四点钟要交出来,不交出来,由两派头头负责。黄良美听后,提出要公社先放人和解除围攻,然后他们才谈判、放人。宋志锋等人与黄良美面谈不成功,就到烈士墓找陆达京,也把县革委领导的指示向他作了传达,但双方都各持已见,没有执行。黄良美将谈判的情况向兵团作了传达。大家认为县革委来谈判没有诚意,想和平解决看来是不成的,“联指”已安了炮,黄彩瑶等人被打死,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现在只有突围逃跑才是唯一的出路。
下午二时许,“213兵团”三十七人在典良美带领下,携带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五支,土制手榴弹百余枚突围,经伏岜屯向新联、林琅大队方向逃跑。下午四时许,陆达京得到情报,随即向县武装部汇报,武装部指示:他们携带枪支逃跑,性质变了,要组织追捕。这样,闭乃卿、陆达京立即作了追捕布置:由陆达京、韦伟才带领葛阳、林琅民兵七、八十人向罗波公社西边大队的弄灶一带追捕;闭乃卿、唐美台带领庆乐民兵和在庆乐参战的双桥公社合美大队民兵、两江公社云川大队民兵班赶去林琅堵截。
县里获悉“213兵团”人员逃跑后,县革委、人武部领导何景学、黄仁修、李秉科(县人武部副部长、军管会主任)、程远锡(县人武部副部长)等人,立即指挥,电令毗邻太平的城厢、陆斡、罗波等公社调派武装民兵参与堵截追捕;电令集结在双桥公社平陆大队的武装民兵连严密戒备,防止突围上山的人员向南宁逃跑;电话通报各公社加强戒备。同时,还向宾阳县思陇公社武装部求援,后由公社武装部长带领民兵开进上江片,在联桂大队一带布防堵截,不让他们往宾阳方向逃窜。
六月三日上午,陆达京带领的民兵和罗波、陆斡公社增援的民兵先后到达罗波公社四陈大队、太平公社林朗大队一带,四百多名民兵对“213兵团”逃跑人员进行了包围。可是,“213兵团”的大部分人员已经逃跑到爱沙林场地带,只有少部分处于包围之中。在围歼战中,“213兵团”的黄夏莲腿部中弹死亡,黄平安头部被子弹穿伤。名路民兵抓到黄金凤、黄秋兰等十多人。
六月四日上午,陆达京命令太平公社、云川大队的民兵向爱沙林场方向继续追剿。民兵到达爱沙林场后与宾阳思陇公社民兵会合,开展全面搜山。在搜捕中,又抓到“213兵团”的黄官睛、黄益美、黄乃珠、黄秀花等十金人。在看守中,黄官睛被民兵拉来斗打,当场被活活打死。
六月五日,从爱沙林场押解被抓人员回公社关押。被抓人员黄继恩、黄继联被绑在公社门外的大树下示众,后被民兵用木棒活活打死。当天下午,接到宾阳县思陇公社武装部电话通知,说在太守抓到黄继廷、黄肇祥二人。陆达京即派潘崇德带领民兵十多人,前去领人。
六月六日,同贵大队民兵报告,在同贵 岩发现黄良美等人,陆达京即派唐美台带领林渌、文墟大队民兵排赶往抓捕。七日清晨到达岩,先抓到黄秋兰、黄秀菊二人。经过审问,得知黄良美等人躲在岩山洞里面。唐美台立即布置进行包围。先向洞内喊话,黄辉麟出来投降。黄良美等人没有出来,唐美台即令民兵向洞内开枪,洞内还了一枪。接着民兵用冲锋枪向洞内扫射,洞内的黄生睛中弹死亡。黄良美等四人见势不妙,才从洞内出来,当天押解回公社关押。至此,“213兵团”逃跑人员,除在山上被打死的以外,已全部被抓获。
同日,林常秀和文墟大队民兵曾地金等人,将关押在公社的黄益美、黄乃珠出来批斗,最后用木棍将他们打死。
六月十日,太平公社心革委会、“农代会”、“全体贫下中农”、“全体民兵”的名义联合公布所为《庆乐“213反革命”武装暴乱的真相》的材料。材料以假乱真、造成很坏影响。
这天上午,闭乃卿和公社干部陆桂堂等人,到庆乐大队布置抓所谓“幕后指挥者”的问题,他们先同大队党支书黄永周、民兵营长黄宝麟研究,闭说: “你们大队当前阶级斗争很复杂,一定要充分发动群众深挖阶级敌人,揭开阶级斗争盖子,揭露‘213兵团’幕后指挥者进行斗争,以教育群众”。在闭乃卿的授意下,黄永周下午召开了大队干部会议,传达闭乃卿的指示。
六月十一日,大队召开生产队干、民兵排长、贫协组长会议,传达六月十日大队干部会议精神,统一思想,决定斗争对象。经讨论,最后决定以黄乃家、黄和星、黄和春、黄月行、黄元勋、黄肇烈、黄有伦等七人为重点斗争对象。
六月十二日,召开群众斗争大会,大会由黄永周、黄宝麟主持。黄永周在会上作了题为“关于庆乐大队阶级斗争”的报告,并宣布黄乃家等七人为斗争对象,押上台令交待问题。在他们交待问题时,黄宝麟拿一把铁制缧纹板手,对黄乃家、黄和星、黄和春背部各打一板,接着一帮民兵、群众就拥到台上,用木棍、板凳把黄乃家、黄和星当场打死,把黄和春打昏。黄和春昏醒后,又被看守的民兵黄以桐等人补打至死。
六月十三日,黄永周、黄宝麟、余有春(民兵副营长)、黄肇福(五队贫协主任)、黄寿松(大队副业主任)等人开会,研究把抓获关押的人员到文墟集镇游斗的问题。最后决定以黄存美等六人为游斗对象,并定于六月十四日进行。
六月十四日上午,庆乐大队派民兵黄以桐等四人,将所谓的“213兵团”暴乱人员黄存美、黄乃铁和所谓“幕后指挥者”黄有伦、黄肇烈、黄清扬、黄统辉等六人押解到文墟集镇游斗,最后在文墟戏台下全部被打死。
六月十四日至十八日,太平公社革委会文墟小学举办了所谓“阶级斗争展览”,展出缴获“213兵团”的轻机枪、步枪、弹药、土制手榴弹、土雷、匕首等,名曰“实物馆”;将所谓“213兵团”反革命武装暴乱集团“首犯”黄良美、黄继廷、黄肇祥作为展品展出,名曰“活人馆”。组织各大队群众参观,企图盅惑群众对“213兵团”人员的愤慨。
六月十九日下午六时许,唐美台派庆乐大队民兵黄凉杰等六人押送黄良美、黄肇祥、黄继廷三人回大队。黄良美怕半路出问题,要求暂不送回去,但没得到同意。在押送时,当黄良美等人刚走到邮电所门前公路坡上,就被聚集在那里的凤阳、文墟大队韦天源、曾地金等几十名群众拦截,用木棍、家具等将黄良美三人活活打死。
自此之后,庆乐大队还以追查所谓:“213兵团”外线组织和“反共救国团”等为名,继续打死持有“213兵团”观点的人员。
六月二十八日,庆乐大队得知“213兵团”人员黄秀梅外逃到宁武被抓获关押在公社时,便通知黄肇善(伏岜十一队治安员)由他派黄雅崇等八名民兵,带着大队介绍信到宁武领回队里斗争,当押解到县砖瓦厂地界时,就拉到罗仙岭上用木棍活活打死。
六月三十日,黄肇善继续派民兵持大队证明,到宁武公社新甫小学,以所谓“213兵团”外线组织人员为罪名,把在那里当老师的庆乐人黄雅颂抓捕,当押解回到县砖瓦厂地界时,就拉到罗仙岭上将其打死。
七月一日,黄雅崇等六人,以批斗坏人为借口,将关押在大队的黄雅禧、黄雅存、黄肇煜等三人拉到第七队晒场将他们打死。
七月二日,黄肇善又派民兵到墓定水管所,也以所谓“213兵团”外线组织人员的罪名,把在那里当工人的庆乐人黄肇珊抓捕,押解回到陆斡公社覃内村附近时,将其打死。
七月五日,黄瑞依、黄瑞庆等人,将关押在大队的黄彩珍、黄汉选等人以拉回本队进行批斗为借口,当押到半路时就将他们打死。
七月十七日,林渌大队把在林渌水库工作的庆乐人黄肇喜,以所谓“213兵团”外线组织成员的罪名拉来批斗,在批斗中被打死。
事件的后果
“庆乐事件”给庆乐大队的人民群众造成了一场严重的灾难,有三十人被迫害致死,一人受枪伤。县社革委全调动参加“围剿”的民兵,中弹死亡一人,枪伤四人。一大批干部群众及其家属遭受迫害和株连,蒙受了不白这冤,影响了安定团结,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
一九八三年,我县开展了处理“文革”遗留问题工作,县委于一九八三年九月九日作出了《关于对一九六八年太平公社“庆乐反革命武装暴乱事件”平反决定》。,从此,这一冤案得到了彻底平反。对受到打击迫害和株连的干部、群众,恢复了政治名誉;对被迫害致死的干部、群众,做好了善后工作和平反昭雪。对主谋策划、指挥者和杀人凶手,按照党的政策,已分别给予党纪、政纪的处分。从而消除了不良影响,促进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955a6e0101km32.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