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76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一位九·二女战士的血泪控诉(无锡)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要和阶级敌人拚到底!——一位九·二女战士的血泪控诉

李晓航附记:文革期间的许许多多罪恶,都是在“革命”的名义下公然行之,因为有了“革命”的幌子,罪恶便成为合理合法。从下面这个真实的自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在那个癫狂的年代里,一个无锡的造反派组织对其对立的组织的一位女性进行的人身侮辱和摧残,实在令人发指。

按:在彻底摧毁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决战阶段,旧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派”,和中国赫鲁晓夫的垂死挣扎相配合,竭力打乱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妄图实现“重振朝纲”的黄粱美梦。他们勾结和操纵“六·二六”、“红总”中的一小撮坏头头以及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武斗事件,疯狂地向我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反攻倒算。“六·一九”血洗二八公社的严重事件,就是他们反革命面目的又一次大暴露。
在“六·一九”事件中,那些对待无产阶级专政怀有深仇大恨的家伙,干出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和蹂躏我五名“九·二”女战士的法西斯罪恶勾当。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和革命群众,在这种血淋淋的事实面前,必须想一想为什么?必须想一想怎么办?我们既然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揪出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及其总后台中国赫鲁晓夫,当然也完全懂得怎样收拾这一小撮坏家伙。
下面,就是受摧残和蹂躏的一位女战士的控诉。

我听说党中央和毛主席派调查组来了解无锡文化大革命的情况,我的心无比激动,我留下了兴奋的眼泪,我千遍万遍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今天,我要用血和泪来控诉一小撮“走资派”和“红总”“六·二六”及我厂“1022兵团”中一小撮反革命暴徒的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暴行。
我叫方++,今年四十岁,是无线电厂的炊事员。我出身在贫农家庭,旧社会受尽了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和剥削,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把我从苦大仇深的火坑里救出来的。毛主席、共产党是我们穷人的大救星。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坚决听毛主席的话,坚决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起来造一小撮“走资派”的反。现在我是二八公社的红色战斗队员。但是阶级敌人对我们坚决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非常害怕,非常仇恨。就在六月十九日的这一天,阶级敌人向我们发起了突然进攻。
六月十九日,他们攻占了我厂保密大楼后,便将我从三楼一直拖到楼下。这批暴徒在“1022兵团”反动头头的指挥下,兽性大发,用木棍把我打得全身没有一块好肉,几次死去活来。可是暴徒们还不死心,继续用皮鞭抽,用脚踢,最后竟惨无人道地将我的衣服剥光,把我赤身裸体拖到五爱广场,捏我的奶,踏我的肚皮,挖我的阴道,拔我的阴毛。这时候,暴徒们发现旁边有一堆黄沙,一个暴徒指着黄沙恶狠狠地说:“给它塞进去。”说完,立刻就有两个暴徒把我的两只脚撕开,另一个家伙抓起一把黄沙就往我的阴道里塞。当时,有一个群众实在看不下去了,脱了一件衣服给我遮身。但这批暴徒扑上去就把那个群众打了一顿。他们剥掉了我这件遮身衣服,又将我拉到市中心去示众。一路上群众曾给我穿过四条裤子,三件上衣,但都被他们一件一件撕个精光。开始,我还能自己走,以后就走不动了,他们便将我倒拖着往前跑。这时,我已接近昏迷,但他们的叫声还听得很清楚。有一个家伙说:“把她举起来示众!”马上,就有几个人把我举到台上,并无耻地叫喊:“免费参观裸体,欢迎光临,欢迎拍照。”他们还疯狂地逼我“坦白”,问我:“你们头头分配你什么任务?”我理直气壮地回答说:“我的任务是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我们的工厂!”在我严词斥责下,这批暴徒恼羞成怒,竟丧心病狂地把我拖到台下,让许多人压在我的身上。有一个暴徒卡住我的脖子,一批流氓摸我的奶,挖我的下身,拗我的手指头和脚指头,把我的头发一把一把地拔下来。当时,我就昏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等我醒来过来,已在第二人民医院里。我用手扒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只见我厂还有四个同志和我躺在一个房间。
暴徒们真是丧尽了天良,他们在医院里大肆造谣,说我弄死了两个小孩,企图靠说谎话来蒙蔽不明真相的群众。后来,在我义正词严的怒斥下,他们无言以对,张口结舌。当我进一步揭发了他们的罪行后,暴徒们暴跳如雷,嚎叫着:“打死老保!”举起棍棒对我又是一顿毒打。一个二十多岁的六兵团主力军,把我的药水、药品全部摔掉。更惨的是他们竟用癣药水涂在我的伤口,使我痛不可忍。
在病房里,我天天要挨一顿皮鞭。窗子不能开,一开,窗外的石块、砖头就飞进来了。暴徒们还恶毒地用盛饭的罐头装满滚烫的开水,拨到我的胸部上,把我的胸部烫坏。在这个医院里,不知有多少革命群众,同我一样遭到暴徒们的毒打和摧残啊!后来,经过“九·二”革命战士努力营救,终于使我在二十三日那天离开了虎口。二十四日上午,同志们又将我送入“九·二”野战医院。经过精心治疗,我终于脱险了。
外面有个谣传,说我死了。我没有死。我还要继续闹革命,一小撮阶级敌人尽管能摧残我的身体,但动摇不了我的革命意志!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为了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我要同阶级敌人拚到底!
革命的同志们啊,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血淋淋的事实究竟说明了什么!!?血海深仇一定要报!我要控诉!我要向毛主席控诉!我要向全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控诉!
我强烈要求毛主席派来的亲人接见我们,要求亲人为我们伸冤报仇!

(据二八公社四日讯)

       本文原载1967年9月13日《无锡九·二》

转自李晓航的博客

http://home.blshe.com/blog.php?uid=5157&id=14498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