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69阅读
  • 0回复

左辉《叛逆曲——献给左派》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李维改  《我的文革日记》

1966年11月25日  星期五

今天早上在山大食堂门口看到一张大字报,题目是《炮轰中央文革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行为》。大字报说,北京航空学院“八一纵队”连续贴出《质问中央文革》的大字报,攻击中央文革,说中央文革执行的是左倾路线,是在挑动群众斗群众。大字报声讨北京航空学院“八一”纵队的反革命行为。

还看到一首诗,题目是《叛逆曲——献给左派  》,作者左辉。作者是不是山大学生?此诗写得很鼓舞人心,抄如下。


《叛逆曲——献给左派》  左辉

(一)

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是天生的叛逆。
脚步,紧踏着《国际歌》的节拍,
烈火映红了战旗……
旧世界的叛逆者,
向左看齐——
向左!
向左!
哪是谁在向右?
向右,就是我们的敌人!

          (二)

那是一个阴冷的午夜,
天,黑沉沉的,
大地,在密密浓云下战栗。
橘子洲头,一个青年徘徊着,
沉默不语。
他默默地,
默默地向北方望去。
十月革命的炮火,

滚动着,
燃烧着——
在他的胸腔里。
要粉碎旧世界!
要解放人间所有的奴隶!
他握起了笔,
握起了笔啊!
饱蘸着滚滚湘江水,
写下了——
“革命无罪”
写下了——
“造反有理”……
于是,
湘江怒吼,
湘江狂呼,
湘江咆哮,
湘江欢歌;
“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
呼声似雷霆滚滚,
震撼着整个大地!
呼声里,
他举起了革命造反的火炬,
点燃了井冈山的熊熊篝火。
十万名年轻的叛逆者,
跟着他,
举起了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的大旗!
双拳——
要砸碎枷锁和铁链;
泥脚——
要踏平三座大山!
惊涛骇浪……
狂风暴雨……
铡刀前,
看——
“阎王殿里敢造反”的铿锵誓言;
绞索下,
看——
“老子是旧世界的叛逆者”的壮语豪言!

爬雪山,
过草地,
流鲜血,
冒生死……
三十年——南征北战,
三十年——转战万里。
草鞋冲进了南京总统府,
红旗插上了北京的天安门!
什么封建地主,
资产阶级,
帝国主义,
都——滚他妈的蛋!
我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是天生的叛逆。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三)

疆场上,
父兄们白了头发;
红旗下,
成长起我们一代叛逆者。
莫要说——
“父辈打江山,
儿孙图安逸。”
莫要说——
“往昔风浪高,
而后路平直。”
江南三月啊,
虽说是
绿柳……
银帆……
杏花雨……
日月潭边,
还是浓云密密。
今日中华啊,
虽说是——
花开四季春,
红旗遍城地;
世界上,
还有三分之二严冰覆盖的大地;

有张牙舞爪
横行霸道的豺狼;
也有在洞穴里,
磨牙的毒蛇。
看!香风吹来了……
醒一醒,
同志!
谁要是追求安逸,
谁就会滑下去,
变成蛆虫!
看!红旗引路,
但也有丛山峻岭,
荒草荆棘…….
紧急集合!
旧世界的叛逆者,
向左看齐!
向左!
向左!
那是谁在向右?
向右,
就是我们的仇敌!

(四)

滚开!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
认错人了!
我们不是同志!
是——
仇敌!
钢丝床,
睡软了你当年的骨气;
小汽车,
使你忘记了雪山和草地!
还记得老旱烟的味道吗?
怕早忘了
世界上没解放的奴隶!
不!
我们和你不是“自己人”!
我们是——
旧世界的叛逆!
而你——
连骨头缝里都发了霉!
是——
我们革命队伍里的——
败类!
不要再炫耀你的历史功绩,
你背叛了历史,
历史也要背叛你!
是时候了,今天,
今天我们就要清除你——
腐败的垃圾!
不要在那里含冤叫屈,
胡说什么
“革命要和风细雨”。
停止发言!
你——
资产阶级的保皇派!
革命——
不是在林荫道上的散步!
它不是在皎洁月光下
一对情人的海誓山盟,
它不能那样温温柔柔,
甜甜蜜蜜。
革命——
不是学舌鹦鹉的歌唱,
它不能那样轻轻飘飘的,
——专靠舌尖出力。
革命——
它不是横占内外,
货物和金钱的交易;
它没有买卖的自由,
不能买它七尺或八尺……
革命,
不能象你们那样,
理解和行动.。
革命——
是刀!
是枪!
是搏斗!
是流血!
是暴力!
它——
不是生就是死!
这就是我们
对革命的理解!
诅咒吧 !
辱骂吧!
拿着高倍数的放大镜,
对运动挑剔——
尽情把革命战士打成
“反革命分子”!
取毒蛇的舌头,
当作你们的笔。
恣意的歪曲,
造谣打击!
说什么我们——
“反党“
“反社会主义”……
挨骂家常事,
顶多——
头落地!
蛆虫只能变苍蝇,
叛逆到底是叛逆!
收起你们“善意”的忠告,
收起你们廉价的口号和标语。
可爱又可敬的先生和女士:
公园里,
有随波荡漾的小舟;
被窝里,
可以作消魂的迷梦;
讨论讨论饮食的重要性,
或是给宝宝织一件毛衣。
闲来时,
有扑克和象棋。
啊!
也许能尝到战斗的乐趣。
假设不能过瘾,
来,
拿上木刀,
扛上木枪,
作一番军事游戏。
“杀!”
“杀!”
“杀!”
激昂慷慨的吼声,
听起来,
也真他妈的痛快淋漓!
但是,
调子高了些,
会不会引起失眠?
或是被误认为——
也是无法无天的叛逆?
危险啊!
危险!
可爱的“保”字派的先生和女士,
还是把脑袋缩进蜗牛“保!”的壳子里
“保!”
“保!”
先保我自己!
看!
四海翻腾云水怒,
五洲震荡风雷激!
暴风雨,
暴风雨!
——暴风雨来了!

  (五)

最痛快的事情,
是放一把革命的大火。
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是天生的叛逆。
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青年,
青年时不造反,
更待何时?!
快!
戴上当年父兄们造反的袖章;
快!
接过当年父兄们的红旗,
紧紧捧着光辉灿烂的
“毛泽东选集”
跟着我们伟大的旗手
毛主席——
走一程新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